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总裁改行当侦探 > 第93章 观察嫌疑
    最新网址:www.wx.l</p>葛菲深深啜泣了一声,说道:“怎么样害死了我丈夫的,我不知道。请权警官和冷总帮帮我,让那个贱人绳之以法!”

    当权警官和葛菲在说话的时候,旁边正在被急救的一位工人,时不时往这边看了看,而且脸上露出了非常愤怒的表情。

    冷轩昂和倪若楠一直在观察中,好像那个工人的眼睛是瞪着着葛菲的。

    工人眼神里面的感觉,看上去特别的恐怖。这是有多大的仇恨才会有这样的眼神?

    倪若楠冲冷轩昂眨了一下眼睛,冷轩昂愣是没有抓住倪若楠的意思。

    倪若楠又慢慢走过来,站在冷轩昂的旁边,用肘关节撞了一下冷轩昂的腰部。

    冷轩昂低头,看着她的眼睛,轻声说道:“你怎么了?”

    倪若楠微微一笑,压低了声音,踮起脚,用手挡住工人的视线,神秘说道:“你猜那个工人为什么恨葛菲?”

    冷轩昂瞪大了眼睛,扭头,一扭头之间,冷轩昂的下巴碰到了倪若楠的额头。

    倪若楠猛地低头,脸上火辣辣的,而冷轩昂用手摸了一下下巴,嘴角上扬。

    过了一会儿,冷轩昂扭身,看着倪若楠轻声说道:“我觉得那个工人可能和高海儿有关系。”

    “哦!我知道了!”倪若楠迅猛抬头,一抬头之间,刚好看到冷轩昂鹰一样的眼睛盯着她,倪若楠的脸又一次红了,低头。

    冷轩昂微微一笑,说道:“你知道什么了?”

    倪若楠终于缓过劲来了,又变得很正常,抬头,看着冷轩昂说道:“那个工人喜欢高海儿!”

    冷轩昂先是一愣,而后嘴角再次上扬,因为冷轩昂也是这么想的。

    从葛菲这里虽然没有问到别的东西,但是已经问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那就是高海儿。

    警务人员把高海儿从警车上拖了下来,权警官对高海儿进行审问。

    权警官对高海儿说道:“是你在安福的杯子里面下了毒,让安福浑身乏力,另外你也把脚手架上面的钢丝给剪断了,这样安福就摔死了,对吗?”

    “不是!权警官,我既然下毒,为什么还要让他摔死?”

    高海儿刚开始的时候使劲地否定。可是权警官却是一直在逼问着,到最后高海儿一下子崩溃,哭了起来。

    高海儿就对着权警官大声地说道:“对!就是我下的毒,我把毒药放进了安福的杯子里,也是我找人把脚手架面的所有钢丝给剪断的。”

    权警官抬头,叹了一口气,问道:“为什么?”

    高海儿带着眼泪大笑,说道:“我很他!,既下毒,又剪断钢丝,双重保障安福去死!”

    “为什么这么做?”权警官的声音里带着责备的语气。

    高海儿又一阵狂笑,解释:“因为安福来勾引我,把我勾引到了让我怀孕了,却不让我生孩子,他也不离婚,逼着我把孩子打掉。”

    “安福是为了维护他的家庭。而你是第三者。”权警官接了一句话。

    高海儿低头看了看肚子,又抬头,一颗眼泪滑落而下,说道:“当我的孩子没了,医生告诉我,我以后没有生育了。”

    权警官深深叹气,无尽的悲哀,反问:“所以这就成为你杀人的理由?”

    高海儿又是一阵狂笑,说道:“我一个以后不能做母亲的人,把安福这个刽子手给弄死,一命抵一命,我有错吗?”

    权警官终于松了一口气,抬起头看了看蓝蓝的天空。

    在郊区的,天空是蓝蓝的,空气也是好的,但是就在这种蓝天下,居然会有人问权警官这个问题,杀死一个人会有错吗?

    权警官又叹了一口气。

    警务人员把高海儿收押归案。

    可是过了一下,那个工人居然直接冲了过来,抓住了权警官的手说道:“权警官,不是我姐的错,是我干的!”

    倪若楠和冷轩昂同时发现,冲过来的这位工人,就是刚才一直在瞪着葛菲的这位工人。

    倪若楠和冷轩昂互相看了一眼,都笑了,因为他们俩全都猜错了,人家是姐弟。

    在权警官的审讯之下,工人全招了。

    原来剪断脚手架上面的钢丝的人,就是高海儿的弟弟高杨。在安福保温杯里面下毒的高杨。

    本来高杨只是想长期潜伏在工地里,天天给安福下毒,让安福慢性死亡,可高杨看着脚手架,救动了立马让安福死去的念头。

    因为他了解安福的作息时间,和行为习惯,他知道第二天安福要上脚手架指挥。

    他深夜起来,精确计算了一下应该剪断多少钢丝,脚手架才不至于立即倒塌。

    他算好了数据,避开监控器,把钢丝剪断一些,只要脚手架上面达到一定的重量,脚手架便会倒塌。

    高杨大学毕业,学的是数学专业。本来可以找一份很好的工作。

    但是因为姐姐高海儿受了委屈,安福玷污了姐姐,甚至让姐姐以后没有的生育,还对姐姐不闻不问,一脚踹开了姐姐,他怀恨在心,起了报复的心理。

    高杨读大学的学费,全部都是姐姐高海儿提供的。姐姐高海儿一直在做安福的情人,从而赚取了金钱。

    弟弟高杨一直感激姐姐高海儿。

    在家里,高杨最尊敬的人就是姐姐高海儿。但是没有想到姐姐高海儿却落到如此下场,高杨的心里觉得特别亏欠姐姐。

    他发誓要为姐姐出这口气。那么要报复,就得让安福慢性中毒去死。即使死不了也要让安福残废。

    案子终于有了结果,权警官带着人犯高杨离开了。

    工地的工人包装好的,没有什么事情的,也离开,严重一点的就坐着急救车回到了医院。

    工地剩下叶西晨、冷轩昂和倪若楠。叶西晨一直在旁边收拾着整个场地,倪若楠也往外面走,想要离开现场。

    可是冷轩昂跟了上去,一直跟到倪若楠的电动车的旁边,看着倪若楠跨上电动车。

    冷轩昂上前抓住倪若楠的手说道:“你要回去了吗?”

    冷轩昂像是没问一样,这个问题真的太傻了。这里一脚都跨上了电动车,不是回去干啥?

    倪若楠笑了笑,说道:“是呀,我得回去接着送外卖,如果有什么生意的话,你就介绍给我,可以吗?另外等一下我还得去接孩子了。”

    倪若楠不忘了拉拉生意。

    冷轩昂点了点头,不好再说什么,冷轩昂这个人确实很不会聊天。他心里有很多话想要说,但是他不知道从哪一句话说起。以至于,他变得哑口无言。

    倪若楠发动电动车,但是倪若楠戴上帽子之后,又把帽子摘下,露出一张纯洁无瑕的笑脸,看着冷轩昂,说道:“你今天会来看我和倪力扬吗?”

    冷轩昂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很激动说道:“当然!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必须来看你和力扬。因为你和力扬在我的心中已经根深蒂固……”

    他说在这里就没有说下去了,因为他觉得这话太肉麻。

    倪若楠羞涩一笑,没有说什么,直接把安全帽带上,那样便挡住了飞满红霞的脸蛋,倪若楠发动电动车,徐徐离开。

    冷轩昂嘴角上扬,一直看着电瓶车消失的方向,直到电瓶车变成了一丁点粉红色,他才缓缓转身。

    就在冷轩昂一转身之间,他吓了一大跳,因为助理叶西晨站在后面,露出一张奇奇怪怪的笑脸。

    叶西晨终于明白了,冷轩昂每天晚上在干什么呢,原来他是去见倪若楠了。

    冷轩昂下班之后去了隔壁城市Y市看倪若楠和倪力扬,他不希望助理叶西晨跟在旁边,主要是他怕叶西晨打小报告。

    毕竟叶西晨和爷爷冷红旗的关系好像也很好。

    叶西晨应该不会不回答爷爷冷红旗的话,这一点,冷轩昂早就了如指掌。

    为了避开叶西晨,他让叶西晨先回去,看着叶西晨开着车子离开了,冷轩昂才开着车子去隔壁城市Y市。

    叶西晨开着车子回到自己家里,可是刚刚到家,就接到了董事长冷红旗的电话,冷红旗让他去一趟红旗别墅。

    他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他知道下班之后被董事长冷红旗叫唤,一定是有非常严重的事情,要么就是工作上出现了重大的失误,要么就是为了总裁冷轩昂。

    反正,无论是工作上面的事情也好,以及冷轩昂私人方面的事情也罢,两者都挺为难的。

    作为一位小小的助理,他不知道何去何从。

    如果说站在董事长冷红旗这一边,实话实说把所知道的全部都告诉董事长冷红旗,他觉得对不起总裁冷轩昂。毕竟他是冷轩昂的助理。

    如果他站在冷轩昂的这一边,帮助冷轩昂瞒着所有的事情,在冷红旗面前,他又觉得有些心虚。

    再说,他又怕因此而丢了工作,毕竟红旗集团还是由董事长冷红旗说了算。

    如果没有的这份工作,他可混不下去。毕竟他家里也很穷。

    他一直在想着问题,忽然之间抬头一看,发现红旗别墅已经到了。他赶紧踩了急刹。

    紧接着就听见有人开门。

    他心里居然跳了几下不规律的,谁开门?

    冷阿姨弹出一个头对着叶西晨说道:“叶助理,你总算来了,董事长一直在催我看你有没有到来呢?”

    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知道事情一定很严重,否则的话,也不会让冷阿姨三番五次来看他。

    他心里有底了,他豁出去了。要不就是一死!他决定,这个时候他不能够撒谎,在最紧张的时刻,他觉得一个人实话实说就不会出问题。

    比起和冷轩昂之间的感情,他觉得选择温饱问题保住自己的工作比较好。出了事情,他决定和冷轩昂一起承担。

    他定了定神看着保姆冷阿姨说道:“我知道了,阿姨,我这就进去见董事长。”

    “快进来吧。”冷阿姨也显得有一些着急,赶紧把门全部打开,拎着一双拖鞋放在地上。

    冷阿姨觉得拿拖鞋的时间也是时间。节省这点时间就让董事长冷红旗可以少等一些时间。

    他心里是紧张的,他怕什么呢?那要看董事长找他做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