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总裁改行当侦探 > 第92章 谁下的毒
    最新网址:www.wx.l</p>“权警官,我做完晚饭之后把碗洗了就回家了,我可不需要做夜宵,”安宁扶着墙壁,不让自己摔倒,胆战心惊说道,“我虽然家里没有老婆,但是我还是得好好休息,不像安福,回家之后还有两个女的呢……”

    安宁说到这里的时候,没有说下去了,他觉得自己多嘴了。

    不过,冷轩昂听了之后,觉得有些尴尬,没有说话。

    倒是权警官听到的时候像是抓到了一个重要的证据一样,立马就伸手抓住了安宁,说道:“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哪句话?”安宁的身体在寒颤。

    权警官急切说道:“我是说最后一句话,你再重复一遍。”

    安宁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他以为权警官又怀疑他了,他又吓得浑身发抖,说道:“权警官,真的不是我下的毒,也不是我干的,你看我样子,我连钢丝我都剪不断了。”

    权警官索性直接说道:“你刚才说安福有两个女人,对吗?是怎么一回事?”

    安宁松了一口气说道:“是呀。安福有一个原配,还有一个情人。”

    安宁和安福,是同一个地方的人,安宁之所以能在这里做饭,是因为安福把安宁从老家带出来的,他们都是同一个姓氏的。

    安福在家里有一个原配,名字叫做葛菲,葛菲凶神恶煞,邻居都怕她了。安福在城市里面又有一个情人,名字叫做高海儿。

    那是因为安福挣钱之后才找的。

    “情人?说说情人的情况。”权警官很感兴趣。

    权警官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冷轩昂却脸红了,毕竟,冷轩昂连一次正式的恋爱都没有谈过,听着有关女人的事情,他觉得尴尬。

    安宁笑了一下,不像之前紧张了,娓娓道来:“这个高海儿呀,这小娘们特别的娇嫩,我们听这个小娘们讲话都起鸡皮疙瘩呢。我的这个兄弟啊,真的是太会享受了。”

    冷轩昂早已害羞别过脸,权警官反而催促安宁多讲一些。

    “继续!”

    安宁真的对安福特别熟悉,接着说道:“有钱好啊,不像我就孤家寡人一个。回去的只有打打麻将什么的……”

    安宁叽里呱啦说了一堆,说起安福的这些花边新闻,他便兴趣满满。

    不过,权警官不想听了,权警官抓到了一条有用的信息就够了。

    权警官带着早已听不下去的冷轩昂离开了厨房,又回到了广场现场脚手架旁边。

    冷轩昂环顾四周,发现权警官不着急了,问道:“权警官,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权警官猛然抬头,看着冷轩昂说道:“接下来我们就等待着警务人员把送夜宵的那个外卖员抓过来什么,看这些毒药是不是送外卖的放的。另外我们也派了警务人员出去把原配葛菲和小三高海儿都抓过来。”

    冷轩昂想了想尴尬笑了笑,说道:“权警官,我想原配葛菲就不用吧?哪有原配会被会把自己丈夫给毒死的。”

    “那可说不定!”权警官不放过任何一个值得怀疑的人。

    冷轩昂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再说也没有机会下手呀,刚才安宁不是说了吗?原配葛菲还在老家呢。”

    权警官不太同意,说道:“我觉得,不能够放过任何一位嫌疑人。也有可能凶手就是原配葛菲呢?”

    权警官说完之后,就拿起了手机,发了一些信息,布置了一项任务。

    大概是过了半个小时,有一个女孩子骑着粉红色的电瓶车来到了红旗广场现场。刚开始的时候,冷轩昂看不清楚脸。

    当女孩子把电动车停在了场外,直接跑了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冷轩昂终于看清楚了女孩子的脸,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倪若楠。

    当冷轩昂又一次看到倪若楠的时候,他有一些惊喜,他觉得在红旗广场都能够看到倪若楠,那是一种天大的意外。

    他觉得这是上天安排的他们两个见面。冷轩昂的眼睛直勾勾,一直盯着倪若楠跑过来。

    倪若楠跑过来的时候,头发往后面倒,整个人非常的清爽,动作也非常的轻盈。她跑步的动作,也显得特别的活泼可爱。

    冷轩昂第一次发现,倪若楠充满了活力,而且活力无比。

    “咳——”

    也许是因为发现冷轩昂一直盯着看,像个傻子一样,权警官咳嗽的一声,冷轩昂才反应过来。

    这个时候倪若楠已经来到了权警官和冷轩昂的面前。

    倪若楠看见冷轩昂一点都不意外,因为她早就看清楚了冷轩昂站在这里。

    倪若楠劈头盖脸就对着权警官说道:“权警官,你们把我抓过来到底什么意思呀?不会怀疑我把这些脚手架给弄倒在地上的吧?”

    “哈哈——”冷轩昂居然忍不住笑场了,不过,权警官看了冷轩昂一眼,冷轩昂又不笑了。

    倪若楠倒是继续辩解说道:“我可不会干这种缺德事,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倪若楠的话,冷轩昂当然是相信的,倪若楠绝对不是那种阴狠毒辣的人,绝对不会干这种缺德的事情,可是权警官却不会这么认为。

    在权警官的眼中,无论是和自己关系有多么好多人,甚至自己最亲的人,他都是怀疑的。

    权警官公事公办一样,看着倪若楠说道:“你昨天送了夜宵来这个工地,对不对?”

    倪若楠使劲点头说道:“对!没错。”

    隔壁城市离这里非常近,骑电瓶车大概十几分钟就到了,倪若楠看见工地上这个单子特别大,所以她就接了这个单子。

    大晚上的,很少有人会接这么偏僻的地方的单子,但是倪若楠发现有那么多单子都在一起,接下来就很多钱,倪若楠也就接下了这个单子,纯粹是为了钱。

    但是,她打死都没有想到会招惹到警方。早知道如此,她才不会接这个单子呢。

    权警官点了点头说道:“你为什么在快餐盒里面下毒呢?”

    倪若楠听到这个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她不知道权警官在说什么,怎么突然之间说起下毒的事情了?

    对于倪若楠来说,快餐盒里面是什么东西,她都不知道,她看都没有看过,从来没打开过,从来没触摸过,怎么可能下毒呢?

    倪若楠赶紧摆手慌慌张张非常的紧张,说道:“权警官,真的不是我下的毒,你们确定就是快餐盒里面有毒吗?”

    倪若楠的这句话,让站在旁边的冷轩昂一下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冷轩昂立马就扭头,看着叶西晨还在那里处理工人的事情,立马招了招手,叶西晨又走了过来。

    冷轩昂若有所思说道:“安福,平时喝茶的杯子呢?或者安福还吃了别的东西吗?”

    叶西晨想了一下,立马想起来了,安福确实有一个黑色的杯子,是保温杯。

    他经常放在旁边的凳子上,而安福自己却躺在躺椅上面,眯着眼睛看着工地上面所有人干活。

    有时候安福会躺在椅子上睡觉。甚至有时候安福会打起呼噜。旁边经过什么人,他都不知道的。

    有时候有些人跟安福开玩笑,会把安福的杯子藏起来,安福一觉醒来就没有发现他的杯子。

    叶西晨想起了这些,全部告诉了冷轩昂。冷轩昂点了点头。

    他一直在思考,会不会有人在杯子里面下毒了呢?

    要知道这种毒药是慢性毒药,喝了之后,不会立刻死掉,也就是让人的精神委靡,让人体力不支,第二天上脚手架的时候,因为体力不支就更容易摔下来了。

    然而,冷轩昂想来想去,就是想不到凶手。

    权警官皱着眉头,想了又想,似乎想到了什么,立马就对着叶西晨说道:“除了被开除的工人和安福有什么矛盾,其他的工人还和安福有矛盾吗?”

    叶西晨拍了一下脑袋,认真回来回忆了一下,还真的没有发现有第二个工人和安福顶过嘴,也没有发现其他的工人对安福特别的不满意那种。

    当然,稍微的有一点点情绪不满意,那是有的。但不至于要害死安福。矛盾特别的激烈的,只有被开除的郭宾实。

    权警官深深叹了一口气,这个案子又变得云里雾里。

    大概过了一会儿,葛菲来到了现场,一脸的忧郁,精神也不是很好。

    虽然平时对丈夫安福在外面的所作所为,她有些看不惯,并且知道丈夫安福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小三,并且这个小三还怀上了孩子,但是听到丈夫去世的消息,葛菲还是伤心了起来。

    葛菲是爱丈夫安福的。

    看着葛菲一副无精打采的表情和黯然失色的感觉,权警官稍微问了一些问题。

    权警官说道:“你恨你丈夫吗?”

    葛菲一下子哭了起来,哭的声音有些发颤,无法讲话。

    等葛菲哭完之后,权警官又说道:“你和你丈夫之间发生过什么矛盾吗?你想过要毒死你的丈夫吗?”

    葛菲又是一下子哭了起来,哭得伤心欲绝。总之,她泣不成声,没有讲一句完整的话。

    权警官觉得和葛菲沟通,特别困难,问葛菲是问不出来什么的。

    不过,当权警官放弃了不想问了,葛菲又擦干了眼泪使劲抓着权警官的手,说道:“权警官,你一定要帮帮我,我知道高海儿怀上了孩子,不归你们管。但是——”

    葛菲啜泣了一下,接着又说道:“我一个妇道人家,我不知道该找谁帮忙。我丈夫逼着高海儿去把孩子打掉,可是高海儿不听——”

    什么?

    冷轩昂听着觉得特别尴尬。

    权警官倒是兴趣十足,催促:“接着说!”

    葛菲摸了一把眼泪,接着说道:“我丈夫直接让高海儿喝了打胎药,孩子就没了,高海儿痛恨我丈夫,就离开了他。”

    “然后呢?”权警官兴趣很浓。

    “然而,我丈夫也没有想到,打掉这个孩子,就让高海儿没有了生育。高海儿怀恨在心,我想,我丈夫一定是高海儿害死的。”葛菲痛苦地大哭起来。

    权警官还是不放过她,追问:“高海儿是怎么弄死安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