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总裁改行当侦探 > 第90章 工地出事
    最新网址:www.wx.l</p>他几乎感觉到自己陷入了万丈深渊,他想出来,但是他又爬不上来,他想继续沦陷下去,但是他又担心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冷轩昂特别的烦躁非常恼火,说道:“我有没有去红旗广场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他的这话说出来,像是特别的胡搅蛮缠一样,没有任何的道理和逻辑思维。显得他一点都不冷静和理智。这让冷弘光和冷麒娱两个人,同时回头看了一下。

    呆坐在旁边的助理叶西晨也是用奇奇怪怪的一种眼神,看着冷轩昂。

    他们三个人,同时在想一个问题,冷轩昂是发神经的吗?和之前冷静理智睿智的冷轩昂相比,如今的冷轩昂好像就像一个男版的泼妇。

    他们三个人又不敢说出来。因为他们知道,说出来之后,冷轩昂会更加的烦躁和恼火。

    冷轩昂吼叫了这么一句之后,反而保持了安静,拉着一张脸,好像别人欠了他的钱一样。

    冷弘光也懒得说话,按说年龄也大了,开车子的时候如果说话的话,他怕车子会出问题。

    这辆车子是冷弘光的车子,本来开车子不应该冷弘光亲自开车子的,但是要去红旗广场郊区,容不下那么多人,所以司机就没有跟着过来。

    如果叫助理叶西晨开车的话,叶西晨现在都慌慌张张的,恐怕会出问题。最关键的是冷轩昂神圣叨叨的,根本就不在状态,所以冷弘光决定还是开自己的车算了。

    四个人来到了红旗广场现场,果然看着一堆堆的脚手架散落在地上,现场像是打狗散场一样。

    满地的脚手架的碎片、杆子,还有绳子,好像被人打过劫一样。

    现场有一些工人还在,有一些人受伤了,现场有护士在急救包扎,因为人实在是太多,都去医院的话,车子里都装不下,有一些在流血,所以必须分批离开,现场急救。

    看着护士包扎工人的伤口,冷轩昂的心里特别的难过。

    他觉得就是他犯的错一样,他在想,如果昨天他能够来到红旗广场现场检查一下脚手架是否安全,那一定不会出问题。

    可是他撒谎了,他根本就没有来红旗广场现场,他去看了倪若楠和倪力扬回来太晚了。

    冷轩昂像是疯了一样,跑进洗手间,抱着头,居然流下了眼泪。

    他非常后悔,但是他又不知道他该怎么做,难不成,昨天不要送倪若楠回去吗?如果是那样的话,他的心里又不放心。

    他几乎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冷轩昂躲在洗手间哭了一阵,他觉得他不应该如此躲避,毕竟他不仅仅是红旗广场项目的负责人,他还是红旗集团的总裁。

    爷爷冷红旗把重担交到他的肩膀上,把这个非常重要的项目让他来负责,他必须要拿出胆量和胆识来。他更不应该逃避。

    冷轩昂立马洗了一把脸,抬起头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他觉得自己太过窝囊了。

    擦干了脸上的水,定了定神,冷轩昂深呼吸,立马打开了洗手间的门。

    可是正当冷轩昂打开门的时候,门口站着一个人,这个人是助理叶西晨。

    叶西晨一直在洗手间的门口,他听不见冷轩昂在里面做什么,但是他知道冷轩昂一定是心里很不舒服。

    冷轩昂的心是软的,看着那么多工人受伤,冷轩昂一定是大发善心了。叶西晨看着冷轩昂出来了,才松了一口气。

    叶西晨立马就走了过去,扶着冷轩昂的手臂说道:“冷总,你没事吧?如果身体不行的话,到车上休息一会儿,现场交给我们三个人就行了。”

    这是哪里的话?我作为总裁我去车里休息,让助理二叔还有堂弟三个人去忙活现场,那么关键时刻要我这个总裁做什么?

    冷轩昂拉着一张脸非常的愤怒,看着叶西晨说道:“不用你管!我作为总裁,我干嘛要去车里?走!”

    冷轩昂说完之后,一甩手就往现场走去。他勘察了一下现场,认认真真检查了一下脚手架。

    他发现脚手架上面的铁丝好像并不是自然断裂,脚手架上面的铁丝,如果是自然断了的话,应该是参差不齐的断裂口。

    可是现在发现好几处铁丝都是非常的整齐断了,很明显,看得出来脚手架上面的铁丝,并不是自然断的,而是人为的用剪刀剪掉的。

    冷轩昂伸出手,在脚手架上面的铁丝断裂口摸了一下,他感觉到非常的平缓,这很明显这个剪刀也非常锋利。

    根据断裂口的痕迹,看得出来是用专门剪钢丝的剪刀剪断的,是什么人把钢丝故意剪断,让脚手架承重救摔下来呢?

    他一下子没有了头绪,他立马就拿起了手机,他要报警,毕竟工地死了人,必须要让警方知道。

    大概是过了半个小时,权警官带着一群警务人员来到了现场,警车停在了红旗广场的现场外,红旗广场拉上了警戒线。

    权警官一下来就检查了脚手架,完了之后,才和冷轩昂打招呼。

    权警官仔仔细细看了现场所有的设备,他发现了一个问题,所有设备都是完好无损的,唯独脚手架上面的铁丝有多处断裂,这很明显是人为的。

    可是这个人呢?

    权警官所观察到的和冷轩昂观察到的是一模一样的。权警官扭头看了看冷轩昂,发现冷轩昂今天的状态完全就不在状态。

    权警官叹了一口气,抬起头看了看还没有倒下来的脚手架,又低着头看了看地上散落一地的脚手架的铁杆子。

    他扭头看着冷轩昂又叹了一口气说道:“轩昂,这个是你负责的第一个项目,你怎么不看着一点呢?”

    脚手架倒了,还好就死掉一个人,如果上面的工人没有做任何的防护措施,全部摔下了全部死了。那这个项目还能进行下去吗?

    冷轩昂听了之后,精神恍惚,但是还是理智战胜了主观,冷轩昂定了定神,说道:“我也不想出事情的,可是我昨天应该来一趟的。”

    冷轩昂说到这里,就没有说下去了,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也不知道该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把自己的负罪感给推了。

    他觉得他没有必要推掉这个责任,他认为始作俑者就是他。

    因为他是管理者,他管理整个项目,在头一天做脚手架的时刻,他完全没有想过来到现场,看一眼。

    他感觉到自己不够接地气。如果能够学会接地气一些,都不至于发生这种情况。冷轩昂有着深深的自责。

    权警官是什么人?当然能够看得出来冷轩昂非常自责的表情。

    权警官又想了想说道:“轩昂,你也不要太自责了,毕竟这种事情就是意外而已。”

    说不定冷轩昂昨天来检查了一遍,也会有问题呢。

    “都是我的错。”冷轩昂看看满地苍凉。

    “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脚手架的事情,而是我们要想想这个人为什么会摔下来。对了!谁摔下来了?”权警官话锋一转。

    “安福!”冷轩昂倒是记得这个名字。

    权警官皱眉,摊摊手,道:“为什么偏偏就是包工头安福摔下来呢?或许这不仅仅是一张简单的脚手架倒掉的案件,而是有人谋杀。”

    也许是权警官接触的谋杀案太多了,总是会想到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冷轩昂一听,老毛病也犯了,也许真的有人故意要害死安福的。

    那么要害死安福的人是什么人呢?那就要调查安福这个人平时得罪了什么人。

    两个人商量了一下,安福得罪了什么人都不清楚,特别是冷轩昂,见都没有见过安福,只是听说了而已。

    因为到一线的工作,都不是冷轩昂自己亲自来的,都是助理叶西晨来管理的。助理叶西晨倒是见过的安福。

    冷轩昂想到这里,立马就冲着站在旁边,帮护士一起忙活的助理叶西晨,招了招手。

    助理叶西晨赶紧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对着冷轩昂说道:“冷总,什么事情呀?”

    冷轩昂稍微想了想,看着叶西晨说道:“你和安福认识吗?你们熟悉吗?”

    叶西晨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当然认识。”

    毕竟这个项目是安福和叶西晨直接,接触的。

    冷轩昂看了看地上散落的铁杆子,又和权警官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冷轩昂立马就说道:“那么安福和工人之间相处得怎么样?”

    这个问题问出来,助理叶西晨一下子就变了脸色,他想起了昨天的一些事情。

    昨天工地发生的一些事情,让叶西晨现在都特别的不愉快。

    叶西晨理描述,昨天白天在搭脚手架的时候,安福一直在下面指挥,看着上面的工人搭脚手架。

    有些人比较灵活,有些人不是那么灵活,有些人动作快,有些人动作却慢了一下。

    安福就指着上面不灵活的工人,使劲地骂。

    阿奴也没有多高的文化水平,他说话的时候也是比较粗鲁,骂人就骂得特别的明显,比如说骂这个人笨,骂这个人没有人教育,或者直接骂这个人就不是个东西。

    弄得脚手架面的工人特别的生气,甚至有的工人和安福对骂起来。

    叶西晨记得清清楚楚,中午的时候,有一个工人在扎板铁丝的时候稍微动作慢了一些,安福看见了,立马就大声说道:“你到底有没有吃饭呀,怎么动作那么慢?这饭让你白吃的吗?!”

    工人抬起头,看了一下天边,立马又低着头看着安福,一脸的愤怒和不情愿大声地,说道:“什么叫白吃的?!我们辛辛苦苦干了一上午的活,吃一顿午饭不是应该的吗?!”

    “吃饭不干活,不就是白吃啊!不要吃饭好了!不知好歹!”安福粗鲁大吼。

    工人冷笑,回答:“合同里面明明说了要包吃包住的。所以你不要以为给我们吃一顿午饭就是施舍。”

    “不要啰嗦,吃了饭就好好干活!”安福的嗓子很大。

    工人又顶了回来,道:“不是因为吃了午饭我们就应该好好干活。”

    安福捡起石头,他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