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总裁改行当侦探 > 第59章 乐氏案发
    最新网址:www.wx.l</p>冷红旗拍拍冷轩昂的肩膀,语重心长说道:“还好我叫你二叔去检测了一下,否则的话,还真的不知道会有这种事情。”

    “你看看吧?倪若楠就是想用儿子倪力扬作为筹码拴住你,嫁进我们家里。你清醒一点吧。”冷弘光接着附和冷红旗的话。

    ……

    冷轩昂不敢相信听见的,他拿着化验单立马冲了出去,直接来到了红旗医院,找到了做亲子鉴定的这位医生。

    医生可以拿性命保障,化验单没有任何的问题。并且医生表示,如果怀疑的话,还可以做第二次亲子鉴定。

    冷轩昂有些失落,从医院里面出来。他抬头看看天空,现在天色已晚。他的心里又开始想念那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倪力扬了。

    虽然每次去看倪力扬,倪力扬都和他聊不到几句话。可是他依然对那个长得和他自己一模一样的孩子倪力扬有着特别的感情。

    他觉得倪力扬已经在他的心中生根了,无法拔掉。可是医生又说这不是他的孩子。

    冷轩昂非常落寞一样,走在夜色当中,回到了家里。他没有搭理任何人,连和爷爷冷红旗招呼也没有打,就回到了房间里休息。

    他觉得他应该不再想孩子的事情了,他应该好好上班,用充实的工作,来填补他心中的失落感。累了,也就不会再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的确,爷爷冷红旗说得对,不是自己的孩子就不是,再去纠缠也没有作用。冷轩昂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去看倪力扬。

    可是,这一天,正在上班的时候,忽然之间,接到一个电话,这个电话不是别人打来的,而是乐氏集团打过来的。

    从电话里多次的一个消息,乐氏集团的儿媳妇喻靖雁过世了,并且是死在喻靖雁自己的房间里。

    喻靖雁可还没有到达去世的年纪,怎么可能突然之间就死在房间里呢?最关键的是经过法医的检查,喻靖雁居然是中毒身亡,中的是彼岸花的毒。

    这是谁下的毒手?喻靖雁不会傻到自己去吃彼岸花吧?

    冷轩昂听到这个消息,感觉到生命的无常。

    冷轩昂匆匆忙忙赶到了乐氏别墅,一眼就看见乐思菱和奶奶苏英一起坐在客厅里等候着。

    乐思菱看着冷轩昂跑进来,非常激动跑了出去,一下子投进了冷轩昂的怀抱里。

    她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她从来没有如此依赖过一个人。乐思菱感觉到眼前的冷轩昂就是自己的救星,冷轩昂来了,一切都有了希望。

    因为喻靖雁出事了,苏英又年纪大了,乐思菱束手无策,不知道该找谁帮忙,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冷轩昂,所以给冷轩昂打了电话。

    而苏英却报了警,并且通知了儿媳妇喻靖雁所有的娘家人,传达噩耗。

    冷轩昂被乐思菱抱着,有些尴尬,但是,看着乐思菱哭成一个泪人儿的样子,又不忍心推开。毕竟,乐思菱的妈妈喻靖雁刚刚去世。

    冷轩昂也就任由乐思菱抱着。大概是抱了几分钟的样子,权警官匆匆忙忙从警车上下来,直接跑了进来,一手拽开冷轩昂。

    权警官才不管冷轩昂和乐思菱搂搂抱抱是不得已还是在谈情说爱。

    警官直截了当对着冷轩昂说道:“冷轩昂,怎么每次死了人都要见到你呢?”

    冷轩昂稍微笑了笑说道:“我也觉得是,但是这一次真的跟我没有关系,我是乐思菱的朋友,过来帮忙的。”

    权警官点点头,浑身上下打量了一下乐思菱,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他隐隐约约听说了,这两家人的关系还可以,或许这两个人还真的在谈婚论嫁。

    权警官不想这些了,直接问乐思菱,喻靖雁的房间在哪里,乐思菱和苏英立马带着权警官和冷轩昂去了喻靖雁的房间。

    喻靖雁的房间,在二楼最里面的一个房间,这个房间比较隐秘,推开窗户一看,外面是一片花园。

    花园里面长着许多颜色特别鲜艳的花朵,有各种各样颜色的,其中有一种花特别的鲜艳非常红,这种花看上去似乎非常熟悉。

    权警官皱着眉头想了想,对了!这种花就是彼岸花。

    苏英喜欢花,家里办酒席或者办喜事的时候,就会从自己花园里面摘一些花进来摆在客厅里。

    平时,有专业的人士在里面打理花园,打理花园的人是一位老员工名字叫做关永昌。

    关永昌在文氏别墅里面也生活了很久的一段时间。

    具体说,有几十年了,苏英年轻的时候,关永昌就开始在花园里面工作,一直到现在年龄也很大了,但是一直没有娶妻生子,一辈子就献给了花圃事业。

    此时此刻,关永昌依然在花园里面喷洒水。

    当关永昌发现喻靖雁的窗户打开了,好像有人看着外面,并且听得到窗户里面传来了声音,关永昌回头看了一下,拉着一张脸,显得阴森恐怖。关永昌从来没有笑容。

    权警官的眼神和关永昌的眼神相撞了一下,权警官又低下头,开始往里面走,走到里面卧室里,一眼就看见一具女尸体躺在地上,歪七劣八躺着。

    权警官蹲了下去,发现死者喻靖雁的鼻孔处流了许多鼻血,鼻血跌到了地上,看得出来地上是滴状的血迹。

    冷轩昂也蹲下了,左看、右看,发现喻靖雁的脸色苍白,嘴唇乌黑。

    冷轩昂有一些害怕,伸出了手,在喻靖雁的鼻孔处试探了一下,的确,断气了没错。

    冷轩昂又摸了一下喻靖雁的鼻孔处的鼻血,血已经凝结了,颜色也暗淡,这说明去世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因为时间越久,血液的颜色越深沉。

    紧接着,严法医来到了现场,提取了血迹。

    权警官又在房间里面转悠了两圈,摸了摸桌子上的化妆品,化妆品摆放得很好,没有任何人动过。

    他又看了看地上的东西,地上没有一丁点灰尘,看不出来有挣扎过的痕迹。

    不过,权警官观察了一下死者喻靖雁的姿势,她双脚胡乱摆在地上,双手也是看上去杂乱无章的摆放着,可以看得出来,死者喻靖雁在临死之前,还是挣扎过。

    这就很难判断了,是有人谋杀呢?还是自杀呢?

    如果是自杀的话,不应该挣扎,可如果是谋杀的话,一定会挣扎的,但是……也不一定!

    权警官一下子脑子里面有些胡涂了,不知道该如何判断目前的这一起案件。

    也许死者喻靖雁自杀的时候觉得很痛苦,当她发现要死的那一刻,就开始后悔了,所以拼命地挣扎,想要叫喊,但是就是叫喊不出声音,是这样吗?

    不过,是什么东西让死者喻靖雁叫不出声音来呢?

    这个问题又让权警官卡住了。权警官的眉头皱了起来,一直盯着地上的死者喻靖雁看。

    冷轩昂蹲在地上一直看着死者喻靖雁的脸。

    这一张脸,看上去也算是标志的,在喻靖雁这个年纪的女人里面,还算得上是高贵优雅的一个女人。

    冷轩昂记得,就在前几天,刚刚和喻靖雁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而现在喻靖雁却躺在了地上。

    冷轩昂又一次觉得生命无常,他感觉到应该珍惜眼前人。

    冷轩昂缓缓站了起来,抽了一把纸巾,擦掉手指上的死者的血迹,把红红的纸巾仍进垃圾桶。

    不过,当冷轩昂扔纸巾的时候,发现垃圾桶里面有许多白色的纸巾。

    冷轩昂瞬间凑近垃圾桶,又蹲了下来,把垃圾桶倒了出来,一地的纸巾散落在众人的眼前。

    冷轩昂看了又看,这很明显,这些纸巾都是擦过鼻涕、眼泪的。

    也就是说死者喻靖雁哭过,这是哭了多久才会弄一垃圾桶的纸巾呢?也许哭了一个晚上。那么死者为什么哭泣?

    冷轩昂想了想,他依稀记得一件事情,那就是死者喻靖雁应该是想念大女儿乐双。

    就在前几天,喻靖雁去大女儿乐双的坟墓祭拜过,并且那几天喻靖雁的情绪并不是很高。

    冷轩昂记得清清楚楚,和喻靖雁在同一桌吃饭的时候,喻靖雁一点都不高兴。

    喻靖雁并不是不满意冷轩昂,而是因为她心里有事情。

    一方面是因为苏英嫌弃这个儿媳妇;另一方面喻靖雁在事业上也不是很顺,本来以为儿子乐骏死了,大女儿乐双也死了,乐氏集团总裁的位置,理所应当是她的。

    喻靖雁也是一个事业心特别强的女人。但是没有想到苏英却把总裁的位置给了还在读大二学二年级的孙女乐思菱。

    冷轩昂一直在想着这些前因后果,这到底是谁下的毒手?要么是谋杀,要么就是自杀。

    那么谋杀喻靖雁的这个人很有可能是苏英。因为苏英早就看不惯这个儿媳妇。

    如果说是自杀呢?喻靖雁为什么自杀?因为想念大女儿乐双,想见到乐双,所以自杀吗?那也不至于吧?

    喻靖雁会不会想到要变成鬼魂,才能够见到大女儿乐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