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根在东方 > 第115章 锱铢必较
    柳义章与吴雨桐来到练武场时,战士们刚刚列队完毕,吴雨桐跑上前去,拉着李淑贞的手,上下打量,惊呼,“淑贞,你像换了个人似的,怎么一下子就这么漂亮了呢?”李淑贞被雨桐夸得怪难为情的,一脸娇羞,怂恿道,“雨桐,你跟我一起学武术吧?”

    “我才不学呢,我有你师傅就够了。”

    李淑贞不禁一愣,好奇地问道,“我师傅是你保镖?”

    吴雨桐闻听,咯咯笑了起来,她伏在李淑贞的耳边小声说,“你说的对,他是我一生的贴身保镖。”

    李淑贞登时明白了,原来柳义章已经有了自己的女人,是自己误会了他,那他约我在种子山里打转转又是什么意思?李淑贞对柳义章的无限幻想瞬时化成了泡影,美好的心情也一落万丈,强忍着没让眼泪流出来,她用手背抹了下眼睛,强笑着对吴雨桐抱怨,“今天的风太大了,吹得人都睁不开眼。”ii

    吴雨桐点点头,“是啊,这春风猛一阵轻一阵,让人捉摸不透。”

    柳义章站上了榭台,他大声宣布,“所有队员都听好了,现在正式进入集训时间,集训等同于战斗,练武场就是战场,你们每一位都是敢死队员,必须全身心投入,凡是出现不认真、偷懒、消极应付等恶劣情况,视为违反战场纪律,立即遣返回原部队,没有下不为例!集训时期的战场纪律由我的助手吴雨桐同志监督和执行,之所以这么严格,是因为我们是一支肩负着特殊使命的武术别动队!大家听清楚了没有?”

    “清楚了!”

    练武场气氛一下子严肃和紧张了起来,战士们谁也不敢拿自己军旅生涯开玩笑,就连一向自由散漫的吴雨桐也像换了个人似的,小腰板挺得笔直,自己被柳义章委以重任,关键时刻,绝对不能掉链子!ii

    李淑贞更是为自己荒唐的单相思而自责,柳义章此刻大义凛然的威严形象,跟上午与自己单独相处时的嘘寒问暖,判若两人,一定是自己一往情深而误会了他,他有雨桐这样漂亮聪慧的女人怎么会再来撩拨自己呢?她暗自告诫自己,不许再心猿意马了,要把对这个男人的爱慕藏在心底,从现在起把他当作师傅,努力习武,让他为我骄傲!

    这时她听见柳义章喊道,“李淑贞同志你到前面来!”

    淑贞赶紧跑到榭台前,向柳义章敬礼。

    柳义章平静地说道,“淑贞,我演示动作的时候,你就跟两位队长一样站在最前面,学会后再回到你的民兵队伍指导他们,明白了吗?”

    李淑贞大声喊道,“谢谢师傅,淑贞一定认真学武!”ii

    柳义章每教几个动作,就停下来,由柳兴章和柳徽章带领各自的队员进行反复练习,他背着手进行全场巡检,对动作不规范的队员进行指导,当来到李淑贞的民兵方队时,发现李淑贞的每个动作做得都非常到位,他欣慰地朝她点点头,吴雨桐不时用手绢给柳义章擦汗,李淑贞目不斜视,眼角的余光扫了吴雨桐一眼,心里羡慕极了。

    李文忠这一觉足足睡了一下午,他来到练武场时,柳义章正在教最后一组动作,他看到战士们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吴雨桐背着手认真地监督着战士们的训练,柳义章教完后跳下榭台,快步走向李文忠,“李团长,我有件事跟你商议。”

    李文忠苦笑着说,“义章,只要不喝酒,啥事都好办。”

    柳义章充满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没想到李团长喝不得急酒,将来战争结束了,你我还有柳昚咱仨要经常一起聚聚,那时候可以慢慢喝。”ii

    李文忠无不佩服地说,“义章,我是看明白了,真人不露相,你喝了那么多烈酒,下午的课一点也没耽误,佩服。你找我有啥事?”

    柳义章指了指鼓楼,“我想让邱伟带人把它收拾出来,给我当临时办公室用。”

    李文忠摇摇头,“义章,我们不是说好了嘛,团部就是你的办公室,咱俩公用,有事商议起来也方便,再说了,鼓楼的空间那么狭窄,里面放下一张桌子,人都没地方坐了,不行!”

    柳义章见李文忠考虑问题只看表面,他苦笑了一下,只能耐心解释,“李团长,我和雨桐这半个月都要靠在练武场,我负责教练,雨桐负责督练,她那么小的个子,站那儿也看不到多少人,只能不停地转圈,很辛苦的,如果她站在鼓楼上,整个练武场都在她的视野内,她是不是既省力又能更好的督练?”ii

    李文忠赶紧点头称是,他诚恳地对柳义章说道,“我这又犯教条主义错误了,你也不用找邱伟了,他在山上训练新兵呢,我忙上安排后勤的战士把鼓楼收拾出来,给你和雨桐使用。”说完,匆匆地离开了,李文忠一边走心里一边骂自己,“李文忠啊,李文忠,你为什么不直接听义章的,还要让他解释半天,以后只要是义章的建议,你必须无条件无异议地执行!”

    柳义章看了看表,已是下午五点半了,战士们练得也差不多了,他走上榭台对下午的训练进行了总结,“同志们,今天的学习就到这儿,大家的基础动作练得都很好,明天开始学习‘柳氏拳法’与‘柳氏刀法’,那都是我多年在练习和实用中提炼出来的精华,无论拳法还是刀法,都是在基础动作上演练出来的招式,因此我教的这些基础动作大家务必练好,俩位队长和各小队长,要时刻盯紧自己的队员,基础动作还不到位的晚上加班练,对于今天的训练,我要表扬两位同志,一位是李淑贞同志,大家知道她是我们的友军,也是我的徒弟,虽然是位女同志,但她比你们任何一位练得都要好,我要表扬的另一位同志是吴雨桐,她的督练工作完成得非常出色,不苟言笑,严肃认真,对大家的训练起到了很好的督促作用。大家要记住,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我们没有那么长的时间去练习,但通过十三天的武术集训,学会后,日后再加以苦练,在战场上就一定会少流血,少牺牲。”ii

    柳昚与宋晓菲早已从山上回来,他俩见柳义章与吴雨桐工作得热火朝天,不好意思上前打扰,就坐在山门外的大石头上百无聊赖地看着山景,眼神里再也没有了起初的诗情画意与烂漫,诗词仅仅在有意义的生命里才能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所有感人的文字都是在奋斗的生活中得以提炼和升华,柳昚与宋晓菲都感到了彷徨,尤其是宋晓菲,三个多月前吴雨桐告诉她要参加志愿军,并且是文艺兵,宋晓菲就央求她也帮自己也搞个文艺兵指标,俩人很顺利地通过了政审,吴雨桐是舞蹈演员,宋晓菲是话剧演员,在三野文工团培训了一段时间后辗转万里来到了朝鲜,对革命充满了无限激情和憧憬,跟着吴雨桐来到牧鹿原,认识了柳义章、柳昚等人,特别在来牧鹿原的路上,与柳昚一见钟情,一路上有说不完的心里话,遇到险情的危险关头,柳昚紧紧地把她和吴雨桐挡在身后,那刻的柳昚,在宋晓菲的心中是那么的高大英勇,就是一位英雄,接触下来,宋晓菲发现柳昚还写了一手好文章,是七十七军的笔杆子,对诗词歌赋也颇有造诣,俩人志趣相投,感觉上天真是眷顾自己,在异国他乡遇见知音,可是自从昨天正式接触柳义章后,仅仅两天的时间,宋晓菲就发现自己看向柳昚的目光越来越少,而柳义章的音容笑貌在自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吴雨桐在南京的时候就经常跟自己谈起柳义章,说他就是个传奇人物,自己不但不信还取笑她花痴,到了牧鹿原,吴雨桐更是无时不刻地缠着柳义章,也不知吴雨桐用了什么手段竟把冰冷如霜的柳义章征服,俩人现在是举案齐眉,并肩战斗,自己心里竟然对吴雨桐产生了强烈的嫉妒,宋晓菲很迷茫,柳昚与柳义章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柳义章行事不拘小节,就是跟敌人面对面的时候也能镇定自若,嬉笑怒骂,当时觉着这个人很不靠谱,现在想想,那才是智勇双全,特别是吴雨桐分析柳义章与柳昚的关系的时候,宋晓菲觉着吴雨桐看人的眼光很毒,柳义章是深藏不露的真英豪,而柳昚充其量就是个酸秀才。再看看众人对义章的态度,李文忠是团长,义章是他手下的营长,李文忠当着军首长的面明确表态把团长的位置拱手相让,请求柳义章指挥五团,而柳义章不但不领情,还变相地批评了李文忠,可见柳义章的头脑是非常的清醒,最令宋晓菲折服的就是中午喝酒时三个男人的表现,柳义章是豪气冲天,来者不拒,尽显男儿本色,最令宋晓菲失望的就是追求自己的柳昚,不但自己不喝,还把杯中酒都倒给了柳义章,说什么能者多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