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顾忌(求订阅)
    “林师妹似乎无恙,元力也还在……”

    齐欢略微感受了一下林清浅的气机,沉吟道。

    “虽然不知道为何林师妹没有被强迫的迹象,但肯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隐情。”

    周生生摇头。

    几人倒是都认同这种说法,十数年的相处,他们都太了解林清浅的性格。

    林清浅也看到了天阳门几人,不过只是眼神微微一动,并没有什么表示。

    “我之前听过一些消息,说是可能与林惊龙的坟墓有关……此事你可知道吗?”

    谢远没有再看林清浅,转向周生生问道。

    “林惊龙的坟冢?”周生生一愣,思索道,“当年林惊龙陨落之后,曾有一种传言,说逐日魔教遗留的大量宝藏都被林惊龙藏匿,但藏在何处却是无人知晓……”

    “莫非他们以为就藏在林惊龙的坟冢之中?”齐欢疑惑道。

    “那倒不是。”周生生摇头,“毕竟林惊龙的遗物和衣冠是被运送回青州安葬的,只是有种说法,说是也许关于那宝藏的线索很可能隐藏在林惊龙的遗物之中……

    那时林惊龙虽然陨落,但威名犹在,拥护者也是甚多,倒是无人打敢这种念头,可现在岁月变迁,已经过了二十年,却是不好说了。

    此外,还有一种说法,你们应该听过……”

    “什么?”

    “说是惊龙剑,便是打开那宝藏的钥匙。”周生生笑道,“但是现在看来,我在想,说不定惊龙剑是打开林惊龙坟冢的钥匙也不一定。”

    众人微微点头,若是如此的话,许多事便能解释的通了。

    “但林师妹的惊龙剑好像并不在她身边。”

    齐欢忽的说道。

    众人一怔,唐世嫣疑惑道:“应该是被她收进了储物戒吧?”

    “这世上不是所有灵器都能被收进储物戒的,惊龙剑便是如此,寻常储物戒根本无法承载,只会让储物戒炸裂。”齐欢摇头。

    “还有这种说法?”唐世嫣吐吐舌头,“看来是我用的灵器太低级了呢……”

    “大部分人的灵器都达不到这种等级,你不知道也正常。”李晟笑道。

    在几人低声议论的时候,那大厅的中央,已经站立了五六个青年,甚至秦观也在他老爹威逼的眼神之下,满脸无奈的走了上去。

    “林家主,且等一等!”

    齐欢看了一眼谢远,见他没什么表示,只是闭目不知道在思索什么,便直接出声道。

    “你有何事?”林镇州皱眉看了过来,“莫非你们天阳门弟子也有意参与招亲?”

    “清浅作为我等的师妹,我们却是必须问清楚。”齐欢肃然道,“此次招亲之事,林师妹是否出于自愿?”

    “关你天阳门何事?”

    齐欢的口气近乎质问,此时众目睽睽,林镇州的脸色也就变得不太好看。

    “若是自愿,我天阳门自然无话可说。”齐欢冷声道,“但若是你们强逼于林师妹,那就休怪我天阳门翻脸!”

    “清浅是入了天阳门没错,可你们也别忘记了,她首先是我林家之人!”林镇州也有些怒了。

    “你们若真把林师妹当作家人,今日我等也不会出现在此地了。”齐欢冷笑。

    林镇州脸色阴沉了一瞬,随即又是淡然道:“既如此,你听好了……清浅,此次招亲之事可是你提出?”

    天阳门几人一怔,不由看向林清浅。

    林清浅依旧沉默,但在林镇州的眼神注视下,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林师妹,你……可是有什么苦衷?”齐欢一时无语,随后问道。

    林清浅那漆黑的眼眸一一扫过天阳门众人,随即摇头,轻声开口道:“你们走吧。”

    齐欢皱眉,又仔细看了看林清浅的脸色。

    可惜林清浅表情满是淡漠,好似什么都不关心的模样,他却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若是没什么疑问,便请退下吧。”林镇州沉声道,“齐欢,我林家不愿与你天阳门为敌,但不代表我们真的怕了你天阳门!”

    林清浅没有表态,齐欢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又退了回来。

    “现在怎么办?”

    天阳门几人都有些无奈。

    “要不直接动手,带走林师姐算了?”

    李晟随口说了一句。

    他本来以为其他人不会理他,但齐欢和周生生闻言对视了一眼,竟是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咦?”李晟顿时眼睛一亮,“你们也是这样想的?”

    “未必不可行。”周生生沉吟道,“林师妹极有可能是有着某种顾忌才没开口,此事牵扯复杂,但有时最直接的方法也往往最有效。”

    “我也是如此考虑。”齐欢微微点头,“我已经通知了门内,不多时必有强者来援,我们几人联手,林家毫无防备之下应该能成功。”

    “我、你、姜师兄还有李晟,若是再加上林师妹,都是五行战力,而林家五行强者不会超过三人……呃,姜师兄应该还没有突破六合吧?”

    齐欢说着,又不确定的问了谢远一句。

    他们对谢远的印象,还停留在上一次不周山时那惊世一剑,而源地发生的种种事情还没有那么快传回青州。

    当时谢远展露的修为是五行巅峰,虽然过去这么久了,但在齐欢的固有印象里,五行破六合是最难的一道坎。

    青州曾有无数宗门之主,终其一生数百年都无法突破六合。

    因而齐欢下意识的认为谢远应该还停留在五行。

    一直闭目的谢远终于睁开了眼睛,他此时才接收到刚才几人的对话,没有回答齐欢的问题,谢远直接摇头道,“先不要动手,再等等。”

    “怎么了?”

    齐欢一愣,之前明明是谢远表现的最冲动,怎么这时谢远却是改了主意。

    谢远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跟众人解释。

    从陈万峰出现之后,谢远就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刚才他闭目的时候,却是悄然发出了神识,将整个林家都查探了一遍。

    而得到的结果……让他有些心惊。

    只是他现在还不能确定,林家这些布置究竟是冲谁来的?

    想了想,谢远换了种说法道:“就算我们成功救到了清浅,如何逃离?况且你只计算了林家的强者,但在场如此多家族,还有陈万峰,你确定他们会袖手旁观?”

    “只要和林师妹汇合,我们拖延一段时间等待宗门强者到来当无问题,就算你说的这些强者都出手,他们也不敢对我等下死手……”

    “你怎知他们不会下死手?”谢远叹息一声。

    “不至于吧?”周生生摇头道,“在这青州,有几人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我天阳门弟子下杀手?”

    那是以前……

    谢远在心中默默补了一句。

    这里只有他清楚,从季有德埋伏他开始,有些事就已经变了。

    况且,谢远担心的并不是自己,而是齐欢等人。

    没有人知道张青木死在谢远面前,给他带来了多大的冲击……

    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该死的老狐狸……”

    谢远想到了张青木,就莫名的有些烦躁。

    他不得不承认蒋天明至少有一点说对了,自那日过后,他……再也不可能将自己摘出去了。

    “总之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谢远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来,“听我的,先看看再说。”

    不等齐欢再说什么,谢远已经迈步走了出去,直接来到了大厅中央,站在了秦观身侧。

    “老夫没认错的话,你是齐天盛的弟子姜夜吧?”林镇州看了一眼谢远,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又有何事?”

    “无事,只是也想参与招亲罢了。”

    谢远看了一眼距离更近了一些的林清浅,淡淡道。

    “你也要参与?”林镇州愕然,随即失笑,“我还以为你们天阳门只有赵无极才……说起来他今日竟是没有出现也是出乎老夫的意料,也罢,你想参与就参与吧。”

    秦观也奇怪的看了一眼谢远,不过什么都没有说。

    就在林镇州转过了视线,正准备开口的时候,又有一人从座椅上起身,也来到了大厅中央。

    这一人的出现,却是引发了一阵哗然。

    柯烬!

    林镇州的脸色也瞬间难看,他看了一眼站在原地有些呆怔的林清雨,勉强笑着问道:“世子这是何意?”

    “本世子既然是站在此地,自然也是有意参与招亲。”柯烬淡淡一笑道。

    “世子说笑了,既然世子已经和清雨私定了终身,又如何还能和清浅成亲?”

    “私定终身?”柯烬摇头道,“林老才是说笑,不过是夜晚寂寞,有人自荐枕席便快活一番,如何算得上私定终身?”

    林清雨的脸色瞬间煞白,林家众人闻言都是有些群情激愤。

    “混账,你说什么!”

    “清雨乃是我林家四小姐,岂容你如此羞辱?”

    林镇州抬手压下了林家众人的骚动,但脸色也是阴沉,“世子慎言!”

    “若是林老觉得不妥的话,我也可以纳林清雨为妾,总之不会委屈了她就是,不过眼下,本世子倒是真心想娶林清浅为妻,怎么,林老是觉得本世子没有这个资格吗?”

    柯烬丝毫不在意林家众人的目光,笑道。

    林镇州一时无言,正犹豫的时候,陈万峰忽的凑到林镇州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林镇州脸色数变,又看了几眼柯烬,忽的平静下来,点头道,“既然世子是如此想法,那老夫就不再说什么了。”

    众人虽然好奇陈万峰到底跟林镇州说了什么,但既然林家人都没意见,他们自然也不会跳出来说什么。

    况且,在场还真无人敢得罪柯烬。

    不提他那货真价实的王侯家世,单是他自己便是六合强者,足以让人敬畏。

    “林老,现在可以说说这招亲到底是怎么个章法了吧?”

    场下的青年都已经站了多时,朱俊凡有些不耐的问道。

    众人也都是看向了林镇州。

    “呵呵,诸位不用心急,老夫这便说。”林镇州正色道,“其实今日本来设立了诸多关卡,为的就是替清浅选择一位无论是人品、修为、家世还是心志都上乘的夫君……

    不过此刻,老夫观在场的八位俊杰,各方面俱都是上上之选,若是再一一考验毫无意义,所以……”

    “呵呵,老友我看你就别卖关子了,大家都是修道之人,爽快一些也无不可。”朱蓟笑道,“你就直接说要如何才可成为让林家满意的女婿吧。”

    “其实也不是要我林家满意,而是要让清浅满意才行。”

    林镇州又说了一句无人会信的鬼话,随即话音一转道,“其实很简单,便看谁最心诚足矣。”

    心诚?

    在场众人先是一愣,这个如何看得出?

    但随即看林镇州笑而不语的模样,不少人都是回过味来。

    ……

    “若是林老觉得不妥的话,我也可以纳林清雨为妾,总之不会委屈了她就是,不过眼下,本世子倒是真心想娶林清浅为妻,怎么,林老是觉得本世子没有这个资格吗?”

    柯烬丝毫不在意林家众人的目光,笑道。

    林镇州一时无言,正犹豫的时候,陈万峰忽的凑到林镇州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林镇州脸色数变,又看了几眼柯烬,忽的平静下来,点头道,“既然世子是如此想法,那老夫就不再说什么了。”

    众人虽然好奇陈万峰到底跟林镇州说了什么,但既然林家人都没意见,他们自然也不会跳出来说什么。

    况且,在场还真无人敢得罪柯烬。

    不提他那货真价实的王侯家世,单是他自己便是六合强者,足以让人敬畏。

    “林老,现在可以说说这招亲到底是怎么个章法了吧?”

    场下的青年都已经站了多时,朱俊凡有些不耐的问道。

    众人也都是看向了林镇州。

    “呵呵,诸位不用心急,老夫这便说。”林镇州正色道,“其实今日本来设立了诸多关卡,为的就是替清浅选择一位无论是人品、修为、家世还是心志都上乘的夫君……

    不过此刻,老夫观在场的八位俊杰,各方面俱都是上上之选,若是再一一考验毫无意义,所以……”

    “呵呵,老友我看你就别卖关子了,大家都是修道之人,爽快一些也无不可。”朱蓟笑道,“你就直接说要如何才可成为让林家满意的女婿吧。”

    “其实也不是要我林家满意,而是要让清浅满意才行。”

    “其实也不是要我林家满意,而是要让清浅满意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