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林家的算计
    林家的待客大厅之中,人不算多,但能坐在此处的,却没有一人是无名之辈。

    当谢远等人走进去的时候,客厅之中顿时一静,诸多含义各不同的目光扫视了过来。

    “六家势力,果然不过十,周师兄说的倒是挺对。”

    李晟看了一眼客厅之中的景象,除了暂时空着的主位,还有六伙人各据一方,便嘀咕了一句。

    “天阳门?”

    坐在左首上位的一个黑冠青年,听到门童的唱喏,第一个目光凌厉的扫了过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不过很快他又冷哼一声转回头去,倒是他身后的两人有些不自在的略微扭了扭头。

    这一幕看的谢远暗自摇头,演技真差,还好柯烬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情况。

    “此人是谁?”

    齐欢、周生生等人都没见过柯烬,此时不由问道。

    众人已经之前设下了屏障,倒不用担心别人偷听,谢远闻言略微解释了一二。

    “他就是那所谓的襄东伯世子?”

    这两日有王朝来客的消息已经从青州席卷而出,甚至整个极东之地都有耳闻,毕竟那传说中的东荒王朝已经和极东之地隔绝了悠久岁月,这等消息自然会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齐欢等人也听说过,却是此时才得以见到所谓的襄东伯世子。

    “他背后的那青年男女是不是昨日袭杀你之人?”

    李晟却是看柯烬背后的两人有些眼熟,于是问道。

    “是,不过我自有打算,你们装作不知道即可。”

    李晟点点头,忽的目光一转,忍不住骂道:“这狗日的也在,老子正找他呢,逮到机会非揍他一顿不可。”

    谢远一怔,顺着李晟的目光看去,不由疑惑,“你什么时候和秦观有矛盾的?”

    李晟所骂之人正是秦观,不过今日秦观却不是一个人出现的,他此时正百无聊赖的站在一个中年人的背后。

    而这中年人谢远却是也见过,之前在神陨之地,正是他带领着秦家强者。

    谢远没记错的话,这人应该叫做秦雷,是秦家的现任家主,也是秦观之父。

    听到谢远问话,李晟不由摆手道:“别提了,还不就是上次在不周山,事了之后我和胖子又回见龙镇溜达了一圈,结果又遇到了秦观,这逼也是个小心眼,我不就跟胖子刚好评论了他几句被他听到了,然后,咳咳……”

    “揍了你们一顿?”

    “差不多吧。”

    李晟脸色不太自然的说道。

    谢远大概知道他没有说实话,不过也懒得追问。

    秦观也看到了天阳门众人,他倒是没有在意李晟,看到谢远的时候却是一怔,脸上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你是……姜夜?”

    秦观开口道。

    谢远也不知道两人有没有见过,因此只是漠然的点点头。

    “你竟然回了青州?”秦观若有所思的说道,“看来最近局势果真有些反常。”

    秦观自言自语般说完,又再次看了一眼天阳门众人,随即微微眯起了眼睛,“怎么不见田幸?”

    谢远大概知道他的想法,但李晟却以为这秦观是在挑衅,当即就冷哼道:“秦观,若你还想动手,我倒是可以奉陪!”

    “动手?”秦观一怔,随即似想起了什么,似笑非笑的说道:“那倒是不用了,被扒光了衣服吊在城楼上这种事,我看上一次也就够了,毕竟还是得给你们天阳门几分面子的。”

    “你……”

    被当场拆穿,李晟老脸大红,若不是还拉着唐世嫣的小手舍不得放开,只怕已经冲上去了。

    齐欢等人都是面色古怪,显然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

    谢远也有些意外,又有些好笑,随即摇摇头。

    也还好是李晟和田幸这两个厚脸皮了,寻常人等遇到这种事恐怕都要影响道心了。

    “呵,有些人不知天高地厚,若今日还能完好出现,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谢远还未说话,柯烬的冷笑声已经响了起来。

    “世子的意思是……”

    秦观想到了某种可能,却是不可置信。

    “本世子可什么都没有说。”

    柯烬自然不会承认。

    “这……”

    秦观先是震惊,随即又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

    他回想了一下,不由皱眉,他知道是哪里不对了……天阳门众人的神色不对。

    若田幸真的出了事,那天阳门的众人不可能如此平静,只怕早就和柯烬拼命了。

    在青州甚至整个极东之地,天阳门那毫无道理的第一条门规十分出名。

    柯烬作为外来之人不懂此事,但秦观却是察觉到了不对劲。

    不过他并没有拆穿,只是不知又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

    在场其他人却是没想到那么多,闻言都是议论纷纷起来,不知道天阳门怎么又和柯烬干了起来。

    宗族与宗门一向关系都不太和睦,自从宗门崛起,宗族便日渐式微。

    谁也说不清这两者之间有没有关系,但青州宗族与天阳门之间来往极少却是事实。

    相比之下,青州宗族反而与城主府更为亲近。

    “姜师兄,不知你对青州宗族是否熟悉,需要我介绍一二吗?”

    “除了秦家的人,我还知道那边白色衣服的是朱家,那朱蓟在神陨之地见过一次,他背后的两个青年也有些眼熟,其他人却是不知道了。”谢远微微点头。

    几人找了一处区域落座,齐欢也开口道:“朱蓟是朱家现任家主,修为深不可测,算是这青州城中有数的人物,他背后那两个青年是朱家年轻一代最杰出的人物,一个叫朱俊凡,一个叫朱俊宇,原本还有一人,不过好似陨落在了逐日城。”

    “除了朱家和秦家以及那柯烬,剩下三方势力都算是这青州城内新崛起的宗族,那银发老妪是谢家的太君,实力较强,另外的两家是柯家和赵家,都是最近才崛起的家族,实力一般,”

    谢远点点头表示了解,只是多看了那谢家几眼,说不定这具身体原本的身份还跟对方沾个远亲也不一定。

    又等了约莫小半个时辰,这期间还有几个二流家族到来,不过看那般模样也就是来碰碰运气,万一林清浅就看上了他家家族的子弟呢?

    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

    “哈哈哈,感谢各位的到来,今日事务繁多,所以有失远迎,诸位见谅!”

    一阵爽朗的笑声响起,随即一个华服皓首老者便是出现在了前厅,径直走上了主位。

    “林镇州,这一年修为暴涨,据说已经突破六合之境,是林家如今的主事者,按辈分应该是林清浅的三爷爷。”

    周生生轻声说道。

    谢远颔首,林镇州他也在神陨之地见过,对于对方的印象极差,可能是因为长得丑吧?

    唔,也不对,好像这林家之人他就没一个看着顺眼的……

    难道都是因为长得丑?

    谢远总结了一下,随即确定,就是这样的。

    “林家之前的族长是他们的大长老,不过据说已经接近大寿期限,久不露面,却不知道还活着没……”

    齐欢也补充了一句。

    在林镇州身后还跟着不少林家的强者,之前在门口迎接的林苟和林清逸也在其中。

    看到天阳门众人,林清逸顿时色变,眼睛瞪得滚圆,那其中的仇恨意味毫不掩饰。

    “你看他像不像一条狗?”

    谢远和李晟同时开口道,随即两人一愣,都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齐欢等人也有些忍俊不禁,特别是那林清逸还咬着牙,这么一看还真有点像。

    林清逸虽然不知道天阳门众人在笑什么,但也知道多半不是什么好话,冷哼一声强行扭过头去,显然也意识到光用眼神并不能几人怎么样。

    此时,却发生了另外一个插曲让众人颇为意外。

    自那林家的队伍之中忽的跑出一个少女,直奔柯烬所在的方向。

    少女正是林清雨,在所有人愕然的眼神之中,她竟是直接投进了柯烬的怀抱,一脸的甜蜜。

    “这……”

    现场顿时响起了一阵窃窃私语声。

    虽说修士一般不太在意繁文缛节,但似这般场合公开亲密还是有点惊人,更有有心人注意到林清雨的发髻已经变为了妇人模样,更是惊讶。

    难道说……

    林镇州的脸色也变得不太好看,但此时众目睽睽他却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瞪了一眼林清雨便轻咳一声开口道:“诸位……”

    (有一部分重复,一会就改过来,不用担心,谢谢理解)

    ……

    林家的待客大厅之中,人不算多,但能坐在此处的,却没有一人是无名之辈。当谢远等人走进去的时候,客厅之中顿时一静,诸多含义各不同的目光扫视了过来。

    “六家势力,果然不过十,周师兄说的倒是挺对。”

    李晟看了一眼客厅之中的景象,除了暂时空着的主位,还有六伙人各据一方,便嘀咕了一句。

    “天阳门?”

    坐在左首上位的一个黑冠青年,听到门童的唱喏,第一个目光凌厉的扫了过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不过很快他又冷哼一声转回头去,倒是他身后的两人有些不自在的略微扭了扭头。

    这一幕看的谢远暗自摇头,演技真差,还好柯烬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情况。

    “此人是谁?”

    齐欢、周生生等人都没见过柯烬,此时不由问道。

    众人已经之前设下了屏障,倒不用担心别人偷听,谢远闻言略微解释了一二。

    “他就是那所谓的襄东伯世子?”

    这两日有王朝来客的消息已经从青州席卷而出,甚至整个极东之地都有耳闻,毕竟那传说中的东荒王朝已经和极东之地隔绝了悠久岁月,这等消息自然会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齐欢等人也听说过,却是此时才得以见到所谓的襄东伯世子。

    “他背后的那青年男女是不是昨日袭杀你之人?”

    李晟却是看柯烬背后的两人有些眼熟,于是问道。

    “是,不过我自有打算,你们装作不知道即可。”

    李晟点点头,忽的目光一转,忍不住骂道:“这狗日的也在,老子正找他呢,逮到机会非揍他一顿不可。”

    谢远一怔,顺着李晟的目光看去,不由疑惑,“你什么时候和秦观有矛盾的?”

    李晟所骂之人正是秦观,不过今日秦观却不是一个人出现的,他此时正百无聊赖的站在一个中年人的背后。

    而这中年人谢远却是也见过,之前在神陨之地,正是他带领着秦家强者。

    谢远没记错的话,这人应该叫做秦雷,是秦家的现任家主,也是秦观之父。

    听到谢远问话,李晟不由摆手道:“别提了,还不就是上次在不周山,事了之后我和胖子又回见龙镇溜达了一圈,结果又遇到了秦观,这逼也是个小心眼,我不就跟胖子刚好评论了他几句被他听到了,然后,咳咳……”

    “揍了你们一顿?”

    “差不多吧。”

    李晟脸色不太自然的说道。

    谢远大概知道他没有说实话,不过也懒得追问。

    秦观也看到了天阳门众人,他倒是没有在意李晟,看到谢远的时候却是一怔,脸上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你是……姜夜?”

    秦观开口道。

    谢远也不知道两人有没有见过,因此只是漠然的点点头。

    “你竟然回了青州?”秦观若有所思的说道,“看来最近局势果真有些反常。”

    秦观自言自语般说完,又再次看了一眼天阳门众人,随即微微眯起了眼睛,“怎么不见田幸?”

    谢远大概知道他的想法,但李晟却以为这秦观是在挑衅,当即就冷哼道:“秦观,若你还想动手,我倒是可以奉陪!”

    “动手?”秦观一怔,随即似想起了什么,似笑非笑的说道:“那倒是不用了,被扒光了衣服吊在城楼上这种事,我看上一次也就够了,毕竟还是得给你们天阳门几分面子的。”

    “你……”

    被当场拆穿,李晟老脸大红,若不是还拉着唐世嫣的小手舍不得放开,只怕已经冲上去了。

    齐欢等人都是面色古怪,显然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

    谢远也有些意外,又有些好笑,随即摇摇头。

    也还好是李晟和田幸这两个厚脸皮了,寻常人等遇到这种事恐怕都要影响道心了。

    “呵,有些人不知天高地厚,若今日还能完好出现,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谢远还未说话,柯烬的冷笑声已经响了起来。

    “世子的意思是……”

    秦观想到了某种可能,却是不可置信。

    “本世子可什么都没有说。”

    柯烬自然不会承认。

    “这……”

    秦观先是震惊,随即又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

    他回想了一下,不由皱眉,他知道是哪里不对了……天阳门众人的神色不对。

    若田幸真的出了事,那天阳门的众人不可能如此平静,只怕早就和柯烬拼命了。

    在青州甚至整个极东之地,天阳门那毫无道理的第一条门规十分出名。

    柯烬作为外来之人不懂此事,但秦观却是察觉到了不对劲。

    不过他并没有拆穿,只是不知又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