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爹地快来,巨星妈咪住隔壁 > 第1113章 缥缈又真实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几天不见,影坛新晋巨星变成护工了?

    还是给一个魔头当护工?

    这要是让记者知道了,那这新闻得惊爆全社会:    女明星落魄变天价护工,日薪十万!    宁染见南辰一脸复杂的表情不说话,以为他是不信,赶紧继续解释:    “我说的都是实话,他真的同意每天给我十万。

    我这闲着也是闲着,每天十万的收入很不错了呀。”

    “你闭嘴!”

    南辰实在听不下去了!    宁染:“?

    ?”

    我又说错什么了?

    这年头还不让人说真话了?

    “我说的都是真的……”    “闭嘴!”

    “你什么身份,竟然给阮安西当护工!”

    南辰冷声问。

    宁染想了想,一脸认真问南辰:“我什么身份?”

    南辰更气,你什么身份你自己不知道?

    还反过来问我?

    我砸那么多资源,把你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小演员培养成巨星,你现在给人挡护工?

    十万块钱一天,就把你买了?

    “十万块很多吗?”

    南辰问。

    宁染一脸认真:“是啊,很多了。”

    南辰快要气疯了!    果然这女人没什么出息!    只要自己不看着她,她就秒变没追求的村姑了!    南辰一把拉住宁染的胳膊,不由分说,拽着就往外走。

    “你干嘛呀!我不走!”

    宁染挣扎,不肯走。

    就算是每天十万,昨天加今天,那也是二十万了!    这钱还没结到呢,怎么能走?

    我又不是傻子!    奈何南辰劲大,宁染根本不是对手。

    虽然一路反抗,但还是像只弱小的小鸡,被老鹰抓着,所有的反抗都显得力不从心,毫无意义。

    “你放开我,不放我在叫非了!”

    宁染威胁道。

    南辰不听。

    “非……”    ‘礼’字还没叫出来,嘴就被男人给捂住了。

    南辰眼里快要喷出火来,恨恨地盯着宁染。

    宁染有点怵。

    不管任何时候,惹恼眼前这个男人,那肯定都会很麻烦。

    只好笑着解释:“我的工钱还没结到,你至少得把钱结了,不然我不是白干了?”

    南辰:“……”    这死女人是掉到钱眼里去了?

    还怎么都捞不上来了?

    “你不许再给他当护工。”

    南辰冷声说。

    “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又没收入,又无聊,挣点钱养活自己,有什么不好?”

    宁染振振有词。

    “我一天给你二十万,买你不给他当护工!”

    南辰冷声道。

    宁染愣了一下,然后笑了。

    这是白桦事件以来,她是第一次真正的笑。

    她突然明白,原来这个男人还是疼她的。

    虽然他竭力掩饰对她的关心,可他骨子里就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

    所以他才因为她陪阮安西来医院而震怒。

    所以他才因为她给阮安西当护工而感到耻辱。

    所以他才不惜出更高的价格来买她从这医院里滚出去。

    她如果只是一个对他来说毫不相干的人,他不会做这些事。

    如果他真的把她当成杀母仇人,他更不用这样做。

    但他做了,因为他也不甘心。

    宁染展颜一笑,明媚得如春花绽放。

    久违的熟悉的笑容,让南辰心里的阴霾瞬间消失许多,竟然看得呆了。

    她本该如此笑的,她本应如此开心,这才是她该有的生活状态。

    宁染就那样看着南辰,傻傻地笑着。

    这一秒能看着他笑,也是极好的。

    人生困苦,快乐终究短暂,能开心一刻,便好一刻。

    至少他此刻就在眼前,活生生地站在她眼前。

    她可以为此一笑。

    南辰呆呆地看着傻笑的女人,良久没能说出话来。

    女人得寸进尺,趁其发愣,猛地向前,抱住了他。

    他身体一僵,一动不动。

    宁染就那样紧紧地抱着,感受着他的气息。

    他微微闭上眼睛,淡淡的橙花香味涌来,如梦如幻,缥缈又真实。

    那是魂牵梦萦的味道,灵魂深处的味道。

    此生不忘,来生还想期望。

    “我很想你。”

    宁染附在他耳边轻声说。

    南辰没有回应,几番相伸手去回抱她,但终究没能下手。

    有护士经过,看到过道里俊男靓女相拥,本想说这是公共场合,注意言行举止。

    但一看女的太过漂亮,男的太过帅气,这活脱脱就是偶像剧在现实中上演,也就不忍心打扰,悄悄绕身而过。

    “你抱着他干什么?

    放开!”

    后面传来一声断喝,竟然是穿着病号服的阮安西跟出来了。

    “放开!”

    阮安西再次出声。

    南辰真是快要气疯了,这个病殃子怎么还不去死?

    刚才要杀他,现在还阻止人家拥抱?

    你这管得是不是也太宽了?

    宁染根本不理阮安西,还是紧紧地抱着南辰。

    这多抱一会是一会,过了这个村,怕就没那个店了。

    “你不要抱他,他是个混蛋!”

    阮安西骂道、    “你有病吧?”

    宁染也觉得扫兴,忍不住骂道。

    一想这话骂得有点废,阮安西一直有病啊,不仅是现在有病,从认识他的那一天起,他就有病的。

    而且还不是小病,是随时会死的那种病。

    “你是我的护工,你不许抱他!”

    阮安西也是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好像阻止人家相拥很不合适,就找了一个听起来很滑稽的理由。

    “她现在不是你的护工了,你不配。”

    南辰冷声道。

    “我付她一天十万的护工费,她现在是我的员工,就得听我的话!”

    阮安西说。

    “我付她一天二十万,她现在是我的司机,她得听我的。”

    南辰说。

    宁染一惊,我这又成司机了?

    我这技术自己开还好,要是当专业司机,您确定敢坐?

    “她不会同意当司机的,因为我现在加价了,每天三十万!”

    阮安西恨声道。

    “我四十万!”

    南辰毫不示弱。

    和我比钱多?

    我本身第一豪门是吃素的?

    你一个小流氓和我比?

    你也不打盆水照照自己什么德性!    “我一天五十万!”

    “我一天六十万!”

    “八十万!”

    “一百万!”

    宁染听得眼睛发亮,原来打工挣钱这么容易的吗?

    二位爷这是说着热闹呢?

    还是真的会给?

    口说无凭,劳动合同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