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山头凤 > 第四十八章 心里不准有别人
    第四十八章  心里不准有别人

    逼仄昏暗的房间里,只有烛火在不停地跳动着,晦暗的光将那坐直了的身影拉到墙上,只有火光在摇晃,卿月坐着一动不动。

    他看着凤兮嗫嚅这嘴好像再说什么,身子凑了过去,就听见两个字,“沉衍……”

    于是他把手收了回来,藏在袖中,看着凤兮发烫的脸,暗自捏紧了拳头,面上一言不发。

    凤兮啊凤兮,你还是忘不了他啊,你这样,要我如何完完全全爱上你?

    想着想着,窗外就听到了雨滴落地的声音,一声,两声……打在芭蕉叶上,打在青青瓦石板上。

    雨声越来越大,差点盖过了狭小房间里突然响起的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气声。

    像是终于做出了妥协,卿月偏着头,看着床上面色潮红的人,眼里竟是百般温柔。ii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将手放在了凤兮的身侧,像是要确认什么一样。

    说来也很神奇,他刚把手放过去没一会儿,凤兮便扒开了被褥,准确地摸到了那只冰冰凉凉的手。

    她抓着他的那只手,就往自己的脸颊上放去,这只手好像怎么也焐不暖和,让睡梦中的她忍不住蹭了蹭。

    看到她这无意识的动作,卿月突然就释然一笑,哪怕她忘不了又怎样,现在在她身边的,是他啊。

    想着,卿月就借着那只被她压在脸上的手,手指一弯,掐了一下那红彤彤的小脸。

    心里烦躁的凤兮,被他这么一捏就更烦了,这玉石难道成精了?怎么还会掐她的脸?

    凭着想要看看自己脸贴着的是个什么玩意儿的好奇,凤兮挣扎了半天,终于微微睁开了眼,一看到她脸压着的东西,本该是惊讶的,奈何凤兮异常平静,许是被热糊涂了吧。ii

    她摇晃着身子跪坐了起来,把玩着那只手,嘿嘿笑了两声,说话也有些不明不白。

    “嘿嘿,我认识我认识!这个是卿月……”

    凤兮红这个脸,又翻来覆去看了几次,最后对着那只手终于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对面的卿月好笑地看着她,弯了弯手指,凤兮大惊道“不是不是!这不是卿月!”

    “那卿月在哪呢?”

    听她这么大叫,卿月耐心的出声循诱她,就好像在教导一个懵懂无知的孩童。

    “卿月,卿月在——”凤兮也聪明了一下,顺着手看上去,一眼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璨若星河的眉眼,激动地丢开捧着的手,张开手臂就抱了上去。“卿月在这呢!在这呢!”ii

    突然被抱的卿月,也是一愣,然后又笑了开了,抬手揉了揉凤兮的脑袋,醉了的凤兮,也蛮可爱的。

    从他抓住他的手的那一刻起,他就认定她了。

    “呜呜呜……”凤兮小脑袋靠着他的肩膀,猝不及防就哭了起来,“好痛,我好痛……”

    凤兮嚷着,卿月揉着她脑袋的手突然一顿,她的声音听起来那么悲伤,却又那么……清醒。

    也罢,她不愿醒来,他就陪她演下去吧。

    “哪里痛?”卿月还是柔声哄着。

    该是凤兮一愣了,她不可置信地一把推开卿月,她不信,刚刚那么明天他看不出来她是装的!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揭穿我!你明明看出来了!”ii

    凤兮带着哭声朝他吼着,怎么连卿月都也要骗她!

    卿月心疼她这样。

    不管她张牙舞爪,长手轻轻一捞,就把她抱在了怀里。

    “别怕,凤兮,我不会骗你的……”

    他轻轻拍着她的背,像哄着一个毛躁的孩子。

    也不知道那时候的卿月,是如何平静地讲这句话说出来的。

    凤兮在他怀里挣扎着哭了一会儿,似乎又没了意识,趴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

    卿月意识到她的安静,低头试探着叫了一声,“凤兮?”

    怀里的凤兮毫无动静。

    下一刻就感到胸口一片湿热,心里一顿,连忙将她扶了起来。ii

    !

    凤兮塌软着身子被他扶着,脸上全是斑驳的泪痕,她就那样湿润着眼看着他,嘴上勾着凄惨的笑,任由眼泪一声不吭地往下掉。

    卿月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那时候只觉得她那么无助,而自己的热情突然想被泼了一盆冷水,他清楚地知道,她的眼泪,是为了沉衍。

    卿月从来就不是个爱做吃力不讨好的事。

    当下眼神一冷,胡乱地擦去她脸庞上的泪珠,起身就要离开,他也生气了。

    他怎么会不生气呢?

    自己心爱的女人,此刻想着别的男人。

    心本就是冰封起来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就突然多了这些复杂的感情。ii

    以前只觉得,只要笑着,一切就都好了。

    见她要走,凤兮伸手扯住了她的衣袖。卿月皱着眉正要回身拂开她的手,哪知她突然一下就扑了过来,那红烈的唇猛地就贴了上来!

    卿月大白一瞬间一片空白!

    唇齿相碰的那一刹,卿月有些吃痛回过神来,想要推开冲动的凤兮,奈何她扣着他的脖颈,怎么也推不动。

    凤兮第一次,也不懂技巧,卿月单手握着她的腰,只觉得是一只狗,在啃着他的嘴。

    强行将她拉开,卿月皱眉,心里的怒气更盛了“凤兮!”

    然而凤兮并不就此罢休,她挣扎着又要往他嘴上凑,嘴里还不听地说着“卿月,卿月你不要走……?”ii

    闻言,卿月的心也软了几分,低下去头,额头抵着她的,看着她迷糊不清半睁开的眼,认真道“我不走,你也不闹了好不好?”

    凤兮早就哭的眼睛肿了,看不清卿月的脸,听到的声音,感觉就点点了头,停下了挣扎。

    卿月心里倒苦笑了一声,此刻说不动情是假的,可是凤兮不是为了他,他心里清楚,宁可忍下那份冲动。

    凤兮迷糊,他可清醒的很。

    心里有人的凤兮,他宁可不要。

    凤兮也抵着他的额头,眼神里既是着急不安,又是一片清明,她说“卿月,那日你说娶我,我现在答应好不好?你娶我,你娶我好不好?”

    卿月一时没有回话,窄小的屋子里,他们二人就这样头抵着头,四目相对。ii

    卿月看着她带着期待的眼神,拒绝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他终究还是冲动了啊。

    卿月抬手按着她的脑袋,再次确认了她的决定,“想清楚了吗?嫁给我,心里就不能装着别人,连沉衍都不可以!”

    卿月的语气里有了强硬,说到底他也是吃了醋的。

    他给她余地,他也说过,愿意等她想清楚再做决定。

    凤兮也不再流泪,使劲睁大了眼看着他,也是一脸认真。

    她本就不记得沉衍,又何来念想只说?

    卿月虽然冲动,倒也没完全失去理智,他又问了一遍,“想好了吗?”

    凤兮依旧不出声,直勾勾看着卿月的眼睛,此时的她再清楚不过了,她不是为了沉衍,此时就是单纯想要嫁给眼前的男子,这个凡事为她着想的男子。

    随着凤兮重重地点头,屋里的气氛恢复了些许安和。

    男子笑着勾了一下凤兮的鼻尖,宠溺道“别哭了,哭起来真难看!”

    凤兮闻言,一下就破涕为笑,扯过卿月的衣襟胡乱摸了摸脸,笑道“再难看你都得娶,你答应了的,可不许骗我!”

    卿月越加弯了眉眼,揉了揉她的发顶,说“是是是,不骗你,一辈子都不骗你!”

    ……

    这晚,凤兮屋里的烛光亮了一夜,摇曳着的烛火拉长了两人的身影,墙壁上的影子,十分亲昵。

    后来卿月才明白,他这一生,说过的最大的谎,就是承诺了娶她。

    倘若时间重来,他一定不会在这个时候,一口就答应了她。

    作有话说

    本故事第二阶段了就要开启了,卿月凤兮虐虐虐!沉衍凤兮也虐虐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