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无限装备 > 第134章 日后再说(二合一)
    “枫儿?”

    云不流见云枫的身体直直倒下,下意识去扶。

    那是印进身体里的本能。

    在其他人看来,云枫只是单纯的两个字,或者说…单纯的一个人物,甚至一个坏到骨子里的角色,没什么印象,没什么感情,死了也就死了。

    不过在云不流眼里。

    云枫代表的不只是单纯的一个名字,也不是无关紧要的一个路人甲,而是他十多年岁月喜怒哀乐的一部分,人生的一节,就如左膀右臂。

    他亲手结束了那段岁月,那一段父子情。

    心里的滋味,五味陈杂。

    并不快乐。

    很难受。

    每个陌生的,无关紧要的名字背后,可能都是别人的青春,别人朝思暮想的存在。

    云枫对于云不流来说,很重要。

    看着倒下的云枫,他心中苦涩。

    从那已经面无血色,苍白青紫的死人脸,是那么熟悉。

    比从前那个在自己身前嘤嘤学习,动不动就用一双水墨大眼好奇地,看着自己的那张熟悉的脸,略微成熟,不过这张脸的轮廓…熟悉得线条…

    仿佛让云不流见到了曾经那个可爱灵动的孩子。

    那时候…

    云枫多少次给予云不流惊喜?

    曾经云枫看到自己杀一只兔子都会流泪,不忍…

    那时候云枫看到街边乞讨,甚至那祈祷之人有很大概率是骗子…都会显示自己的善良,帮助那些可能是骗子的乞丐…

    那时候,云不流一边骂他妇人之仁,心慈手软没有好下场,一边又觉得很欣慰。

    那时候,云不流每天监督云枫修炼,学习炼药…一次次严厉的教导,终是晚上狠不下心偷偷潜入云枫的房间给他上药,梦里的云枫喃喃自语:师父,我会努力…您别生气…师父,我爱你…你就是我这一生最亲的人,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我要努力…

    云不流偷偷抹了多少眼泪?

    每当云枫有所成就,有所突破,比赛取得胜利…

    云不流多少次向好友炫耀,看吧,这就是我的孩子,我亲手教大的孩子,他是我的骄傲!

    一幕幕…

    那尘封的记忆!

    之前云不流已经有些忘记的过往,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这…就是他的孩子!

    …

    云不流对自己的眼光,一向很自信。

    只要是他认定的,那他就完全选择信任。

    哪怕后来云枫背叛,欺师灭祖,甚至要对他生死相向。

    他心里的第一个想法不是云枫性格变了,而是…他有什么苦衷。

    之前他就说过,也认真思索过。

    和云枫相处的那段时间,陪伴云枫成长的那段时间,他从未亏待过云枫,各方面都做到最好。

    严厉教导,感情的倾注…

    他都问心无愧。

    云枫有一个幸福温暖的童年。

    直到成年…

    云不流实在想不通,这么一个人,怎么突然就会黑化?

    就因为自己对他严厉?

    就因为那所谓的…成圣品炼药师的方法?

    不可能!

    这…在云枫的过往性格里,不可能成为他黑化的理由。

    他潜意识里,其实是相信云枫的。

    正如他相信自己的眼光。

    在上官秀儿之前,如果问云不流,这个世界上他最信任的人是谁。

    他会毫不犹豫地回答…

    云枫!!!

    云不流对云枫的信任达到了怎样的程度?

    举个例子。

    例如…

    如果云不流有一个媳妇,有一天他回家看到云枫和自己媳妇赤身果体在家里,云枫如果说他是被陷害,而且两人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云不流都信。

    哪怕世人都说,他被戴了绿帽。

    只要云枫说一句他没做什么亏心事。

    他还会选择相信云枫。

    人的一生中,如果遇到一个真正能让你信任的人,这种人…就如云不流和云枫,那你是幸运的。

    当然,很大概率…这种能让你真正信任的人,很少遇到,甚至没有!

    云不流以前听到某某人被兄弟坑害,被女人欺骗,被渣男渣女玩弄,亦或者被谁谁谁背后捅刀子之类…

    他都会不屑一笑。

    你能被欺骗,能被背叛,怪得了谁?

    只能怪你自己眼睛瞎了,眼光有问题!

    有时候,明明背叛你的人,已经多次显露出阴险的嘴脸,所有人都知道欺骗你的人的嘴脸,兴许还会提醒你,可你却偏偏沉迷在幸福中,刻意忽略…甚至潜意识根本就知道…可是自己还是心存侥幸,抱着万一的心理…任由别人一点点玩弄,最后被伤害,被刺激…不是很正常吗?

    他最看不起这种人,被伤害了还说什么世界是罪恶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女人每一个好东西之类…

    脑残!智障!还怨天尤人!

    所以,云不流不轻易信任他人,可是一旦能得到他的信任,那证明…他真的很信任那个人,无论如何他都会信任。

    曾几何时,云枫的背叛,云枫义无反顾的背叛,让他都有些怀疑自己的眼光。

    但是,他还是选择信任。

    直到方才…云枫背后偷袭,才把云不流最后的信任消磨殆尽。

    他才真正接受…其实他的眼光可能也有问题的现实!

    云不流内心其实很无奈…

    无奈自己看错了人!

    他承认,自己终究是凡眼肉胎,终究会犯错!

    他真正想清理门户…

    可是,当手插进云枫胸膛,将对方心脏捏成碎片的时候,当他看到云枫的表情,居然是高兴…当云枫说他终于解脱。

    当云枫话里有话…仿佛欺师灭祖并非本意,再看到魔道生物不管不顾云枫的死活时…

    他明白了!

    云枫这事…真的不简单。

    以云枫平时的性格…

    绝对不会是嚣张跋扈,绝对不是无脑。

    “枫儿…”

    云不流悲切低吼,在台上抱着死去了的徒弟。

    轻轻摸着那张看似已经成熟,轮廓间时不时有几分稚嫩的脸。

    他还是个孩子!

    “师父…”上官秀儿上台,静静走到云不流身边。

    “节哀,我知道你和云枫师兄的感情,不过…他终究对不起你!”

    “不…你不懂…”云不流摇摇头。

    本来就不年轻的脸,老泪纵横。

    上官秀儿张了张嘴,不知道如何安慰。

    云不流摸了摸云枫的脸颊。

    然后手缓缓滑到云枫的手指。

    那里,一枚储物戒指镶嵌着蓝色的空间宝石,灿灿生辉。

    取下!

    “枫儿,你放心,不管你受到了什么冤屈,受到了什么胁迫,从今天开始,为师必还你清白!”云不流道。

    随后,他神识一扫…

    抹除了云枫空间戒的印记。

    “开!”

    空间戒颤抖了一下。

    打开。

    一个蓝色烟雾为门户,仿佛镜子的空间界面出现在云不流眼前。

    “现在…为师就还你清白!”云不流道。

    他还是相信,云枫并非有意与他反目。

    可是…

    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发怔!

    因为…

    空间戒指里…

    居然是…

    空的???

    “怎么是空的?什么也没有?”

    云不流愣住!

    “噼里啪啦…”

    云不流在储物戒指里寻找,什么也没有,空空如也。

    答案?

    云枫说的答案呢?

    怎么没有?

    “莫非!不是这枚戒指?”

    云不流不死心,在云枫尸体上摸了半天。

    除了这枚戒指,他的确找到了另外一个储物器,不过那不是戒指,而是一条腰带。

    可是…腰带里除了一些药材,还有炼丹的器具,也没有所谓的答案!

    难道云枫是为了死之前,还气云不流一把?

    自己死了也不让云不流安心?

    不…

    云不流选择相信云枫!

    “师父,他的尸体怎么办?云枫他欺师灭祖…”上官秀儿道。

    “秀儿,你信师父吗?”云不流打断上官秀儿的话。

    “信,自然信!”

    “如果有一天师父要杀你,你觉得是真的吗?”云不流再问!

    “不信,哪怕师父真那么做了,也会有苦衷!”上官秀儿毫不犹豫地道。

    “那如果是你,你将来要做对师父不利的事情…你让师父相信你,你是无心的,你认为…师父会信你吗?”云不流再问!

    “会信,当然会信,师父从来不轻易信人,也从不轻易收徒…除了云枫,就只有我这么个徒弟,您曾经说过,我是你信任的人,如果有一天我被天下误解,你也会选择信我!”上官秀儿道。

    “我信任你,就和信任云枫一样!”云不流道。

    “徒弟知道,可是…”

    “我说,云枫这事背后,肯定有其他故事,你信不信?”

    “信!”

    “那好,找副棺材来,把你师兄的尸体收敛…为师发誓,无论背后有魔道或者有仙道妖孽…都一定要把这事,查个清楚!”云不流看着云枫惨死的尸体,发誓道。

    “是!”

    ……

    陈家村外!

    一条不算宽阔的泥土路上。

    这是进入陈家村的主要通道。

    五个斗篷人如风一般行走。

    步伐诡异。

    行动迅速。

    一步三四丈之远。

    若是云不流在此,一定能认出来。

    这就是方才在一旁观战的五个魔道生物。

    “长老,方才为何要对云枫见死不救?”一个魔道生物问那中间的魔道长老。

    “是啊,属下也不解,云枫好歹是个圣品炼药师,救下来,对圣教有益无害!”

    被称之为长老的人神态自若。

    “哼,一个天生反骨之人,救他干嘛?”魔道长老掌心摊开,一枚蓝色宝石的储物戒指静静躺在他手心。

    “嗯?这是…云枫的戒指?长老何时调包了?”有人惊异地问。

    “你忘了…长老还有一个名头,神偷圣手,偷偷调包一枚戒指,不算什么!”另一个人拍马屁的同时,还不忘问:

    “只是不知,长老调包这枚戒指,有何用?”

    “肯定是不想让其落入他人手里,毕竟…一个圣品炼药师的藏品,可不简单,云枫死了,但是他的藏品可不能丢,长老是为了保全圣教最大利益,只是…”

    “长老为何说他天生反骨?我看云枫挺忠心的,不惜偷袭他最敬爱的师父,甚至还为此死亡!”有人不解。

    “忠心?哼…你自己看看!”

    魔道长老言罢。

    将手中的空间戒指随意丢给旁边的人。

    旁边的魔道生物不解其意,打开了空间戒…

    过了一会。

    他脸色大变!

    “这…这…好个云枫,看不出来啊,不仅将他假意臣服圣教的苦衷刻写空间戒之内,还将他从圣教打探到的诸多情报秘密也一并刻在戒指之内…”

    “还以为他忠心耿耿,是个可造之材,没想到,狼子野心!!!”

    “还好长老慧眼如炬,识破了云枫的计谋,不然…可要坏大事!”

    “那家伙,真该死,本来还为他的死而感到可惜,现在看来,死不足惜!”

    “可恨!”

    其他魔道生物知晓了云枫的作为,心中愤怒,恨不得鞭其尸泄愤。

    中间的魔道长老却依旧淡然。

    平静地道:

    “我从开始就感觉到,云枫突然提出要报复其师,就有些古怪,后来…很不巧的是,我看破了他的计!”

    “长老神机妙算!”

    “妙,接下来就简单了…偷偷把他的储物戒指调换,然后跟着他,看他在云不流面前表演,直至死亡,最后…让他含冤而死,永不翻生!”

    “就像看一个小丑一样!”

    “他还以为他的手段有多高明,还以为自杀之后,可以让云不流发现其储物戒指,还他清白,可云枫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最后他不仅死了,而且…关于他清白的这个秘密,永远,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不管是魔道,还是正道,他注定遗臭万年,注定被载入史册,当做反面教材,来提醒后人…收徒别收欺师灭祖类的云枫!”

    旁边的魔道生物,对于长老的手段,再次刮目相看!

    更加畏惧!

    “不…你们只猜对了一些…”魔道长老却冷笑一声:

    “你们真以为,我跟着他,只是为了看他陷入深渊,只为看小丑表演?”

    “长老还有何高见?”

    “告诉你们也无妨,我跟着他,其实初衷并非看他去死,也并非让他真正身败名裂!”魔道生物轻轻地道。

    “长老的意思?”

    “我原本打算,跟着他…看他和云不流见面,在他和比试之后,无论输赢,我都会出手解决掉在场所有人,让云枫彻底背上欺师灭祖的罪名,永不翻生,或者挟持云不流,将云不流也炼药修为也提升至圣品,让他们在余下的时间里,为魔道认真效命,反正在圣教的原定计划上,云不流已经入了圣教俘虏的名单,这样做,一举两得!”

    云枫说云不流被盯上,是他偶然发现云不流被记载在黑名单上,他无法再淡定,要想办法通知云不流。

    “那长老后来为何改变主意了呢?”

    “很简单,有两点原因让我改变了主意,第一…我发现云不流,其实更有趣,更适合接替云枫的位置,毕竟…云不流可是真正的圣品炼药师,和云枫那个…燃烧寿命,强行提升炼药修为的伪圣品炼药师不同,云枫没多少时间可以活了,而云不流…寿命更长,能给圣教提供更久的服务,那我为何不舍弃云枫呢?他活着…可要浪费圣教不少救命资源!”

    原来如此!

    “第二…那个瞎子!”

    “嗯?瞎子?”

    “你们注意到坐在云家和徐家中间的那个瞎子了吗?那个人…深不可测,原本我也以为他之前普通人…可是后来,我发现他怀里的小狼崽,居然隐隐约约,有圣道波纹在流动…若是我们强行动手,今天我们五个,恐怕要交代在那!”魔道长老凝重地道。

    “您说…那个白狼,是圣级生物?”

    “没错!而且…修为比我高!”魔道长老重重地道。

    “一个圣道生灵,居然都只是那个人的宠物…可以想象,那个人多么恐怖!”

    众人真沉默。

    深不可测…

    “难以想象,一个普普通通的陈家村,居然藏龙卧虎…哎,回去后一定要告诫魔道之众,以后千万别招惹陈家村这边,甚至别再这带活动了!”

    难怪,他之前会对苏檀鞠躬。

    难怪他们魔道中人突然那么讲道理,讲规矩。

    “那刚才,他为何不对我们出手!”

    “或许…是对我们没有兴趣,或许…他忌惮圣教的力量,不过我认为,他更多的是对我们没兴趣…这种人喜欢隐居,喜欢闲云野鹤的生活,只要你不去惹他,不去触碰他的底线,基本没事!”

    “也是,近几年绯月帝国和天香帝国摩擦不断,他又是生活在天香之内,若是他有心想管,绯月早就灭了…”

    “长老,你说…他会不会坏我们的事?”一个魔道生物问。

    “应该不会…当然,如果真到了那时候,我们这边自会有人对付他,我们…圣教可从不惧战!”

    ……

    陈家村!

    “感谢师父,若不是您,徒儿兴许已经尸骨无存!”云不流对苏檀鞠躬。

    一切都因为苏檀,他才赢了。

    “不用谢。”我就想吃一桌好吃的饭菜。

    “本想在你胜利之后借一借你的徒弟,不过现在……你们似乎还有其他事要做,那我就先不借了!”

    师徒俩正在处理云枫的尸体。

    丧葬之类,很麻烦。

    “丧葬之事,有徐家帮忙并不困难…”云不流道。

    “还是算了,日后再说!”苏檀道。

    除了上官秀儿,他还有云楚这丫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