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大唐吃属性 > 第157章 让村民骑马
    郑真笑吟吟的看向黄盟。

    既然是商贾,那肯定钻钱眼里了。

    对方一定会迫不及待的答应。

    今天要是赢了,那以后就能稳压王青云与崔建。

    看,你们输的,老子给你们赢回来了。

    你们丢了王姓七望的面子。

    我跟崔璨给找了回来。

    “不赌!”

    黄盟想都没想就摇头拒绝了,然后继续赶路。

    郑真与崔璨一愣。

    不赌!

    我艹,这小子不赌。

    他敢不赌。

    二人愣神回来,黄盟等人以经走出挺完了。

    忙催马追上去道:“为何不赌?”

    “没兴趣!”黄盟头也不回的说道。

    郑真与崔璨对视一眼,嘲讽道:“你是怕输吧,做不到就做不到,非要装模作样。”

    程处默道:“你们两真傻,明明会输,我大盟兄弟干麻要赌。”

    尉迟宝林也道:“就是,赢了没一点好处,输了要赔十八匹马,你们到是挺会打算。”

    “呃……”

    郑真与崔璨被呛了一下。

    一想也对,刚才的赌约,确实是自己占了便宜。

    只说人家输了赔上马匹,没说自己输了如何?

    谁会干这种有弊无利之事。

    于是郑真忙改口道:“我们输了赔你们一样的多的马匹,现在可以赌了吧。”

    黄盟转过身来,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简单的吐道:“不赌,划不来!”

    又不赌!

    划不来!

    一样的赌注凭啥不赌。

    二人正要说话,只听黄盟又道:“除非你们赔价值五倍的钱财,在加上你们的坐骑。”

    “五倍!”

    郑真跟崔璨脸都抽搐了。

    一匹健马百十贯钱,十八匹就是差不多两千贯了。

    五倍就是一万贯。

    他们哪来的这么多钱。

    家族里是有,但也不是这么给他们挥霍的。

    所以二有犹豫了。

    这赌注有些大了。

    “怎么不敢吗?我还以为五姓七望都是很有钱,都是很有魄力,原来不过尔尔。”黄盟奚落一声,然后继续赶路。

    少年,你们还是太年轻了。

    程处默也道:“表哥,下次自己做不到的事就别随便乱说,对了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自己不欲,那啥不给人。”

    崔璨想喷血。

    你个大文盲,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帮表哥我吗?

    挤兑我干什么?

    崔璨不由的攒了些怒火。

    与郑真对视一眼。

    眼神交流了一下,对方眼中都是不甘。

    一起是一万贯,分摊是五千贯。

    好像也不多。

    重要的是他们不会输呀。

    差点着了黄盟这个商贾的道了。

    这家伙是想吓唬他们,让他们知难而退。

    二人想到这里,一咬牙道:“谁说我们不敢赌,有本事不要赖帐,等下我们找百姓做证,大家起誓。”

    黄盟的嘴角微微上扬。

    很快他们就到了赵家村。

    村民得知黄盟等人来了,纷纷赶来。

    “各位父老乡亲,大家来做一个见证,今日我郑真、崔璨与黄大盟立一个赌约,如若黄大盟今日之内学不会骑马,那他的十八匹健马就归我二人所有。”郑真高声喊道。

    赵家村的百姓们一时议论起来。

    有好事的问道:“如果你们输了呢?”

    “如果我们输了,我们赔他十八匹马,五倍价值的财物,还有我们的两匹马。”郑真道:“我知道黄大盟帮过你们,不过你们也要公正,不能偏袒,否则这赌约便不作数。”

    “那你们两个输定了,小郎君乃是仙君转世,别说一天了,半天就能学会。”

    “就是!就是!要啥一天,半天就拿下!”

    帮理不帮亲,不存在的。

    不管黄盟是输是赢,这帮腔总不会错。

    赵家村的村民们自是笃定黄盟会赢。

    虽然他们自己也不太相信,不过还要是支持黄盟。

    郑真与崔璨心里膈应得慌。

    说过的公正呢,这还没比,你们就开始捧黄大盟了。

    过份了!

    “你们如此笃定他能赢,莫非他上次就学会了骑马?”崔璨问道。

    村民们都摇头道:“没有,上次小郎君不知道从马上掉下来多少次,而且腿都踮麻痹了,如果学会了,早将马骑回城了。”

    “就是,这个你可不能冤枉小郎君。”

    虽然村民们这样说,不过郑真与崔璨还是有些狐疑。

    反而有些踟蹰了。

    黄盟站出来道:“大家静一静,毕竟这二位是大家族出身,从来就不相信我们这些平头老百信,所以大家散了吧。”

    “咳咳!谁说我们不相信百姓们了!”

    崔璨恨恨的瞪了一眼黄盟。

    这话要是传说出,他崔家不得损了名声。

    “就是,我们并没有不相信大家,只是你黄大盟以经学过骑马了,即使没有完全掌握,那也学会了一半,在练一天未尝不能学会,所以这个赌约有些不公平了。”郑真面不改色的道:

    “除非赌约的金额改一下,我们输了只赔十八匹马的钱即可。”

    崔璨暗暗给郑真投出一个赞许的目光。

    我郑老弟可以。

    这很机智。

    “原来五姓七望也这么市侩。”黄盟汕燃一笑道:

    “这样吧,你们怕我以经掌握了骑马的技巧,不如你们二人从村民中选一个成年男子,让他们上学驾驭马儿,如果他一天之内学会了,能控制马儿来去自如,那便算我赢了,如果他驾驭不了,那便算是我输了。”

    让村民来学骑马!

    这到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平头老百姓,能摸着马以经是不易。

    没人教授,根本不可能学会。

    这一回郑真与崔璨无话可说了,于是二人点头答应。

    然后随便指了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八岁的老实憨厚男子道:“就他了。”

    这个村民看着老实巴交,目光也不灵光。

    应该也不怎么聪明。

    别说给他一天,就是一个月也未必能学会。

    黄盟也不理二人的小聪明,并没有否决。

    正要打开箱子,给马装备上工具。

    这时程处默等人道:“大盟,这个行不行,要不然别赌了。”

    “没事,大家不用担心,我说可以就一定可以,大家先来帮我搭下手,我来给马匹上点东西。”说着黄盟以然打开了箱子,露出里面的装备。

    众人往里瞧去,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黄盟又让村里打过铁的铁匠过来,告诉他马蹄铁装到马蹄上。

    铁匠叫上自己的儿子当下手,将马栓起来,然后挨个钉上马蹄铁。

    “这是给马穿鞋子吗?真有搞笑,如果这样就能学会骑马,那我把这铁都吃了。”郑真与崔璨还看不出任何名头,所以对黄盟这个怪异举动又开始了奚落嘲讽。

    黄盟道:“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主动想吃铁的,不知道等下应该给你做什么配菜搭着。”

    “哼!笑吧,等下你就笑不出来了,我到要看看你想怎么一天内学会驾驭这马匹。”郑真冷哼一声,不过目光却从来没有从黄盟跟那匹马上挪开移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