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听闻娘子要劈腿 > 第一百九十章:逼退
    她的马虽然也是上品,但差玉龙雪马还是有些距离,离歌用了这马兴许她就追不上了。

    随着一声号角,所有人都在森林前集合。

    今日的比试内容是骑射,以最终狩猎数量最多难度系数最大为胜。

    开始之后,所有人选择了不同方向策马扬鞭的冲进了幽暗的森林之中。

    离歌身后背着箭镂,一只手捏着弓牵着缰绳,一只手抽打马儿使其加速。

    最开始,身周围还能有几声鸟叫,之后连麻雀在树枝上走动的声音都消失。

    这是四周有人来了。

    她嘴角微微抿起一丝冷意,策马停下,似发现猎物一般,吐着兴奋的气息。

    如今冬雪已经开始融化,四周绿色配着白色,在两种颜色中间,还是很好寻找到第三处颜色的,她抽出箭娄里的长箭,随便对准一个方向,却快速的矫正了方向对着暗中的人发出警告。ii

    暗中之人没聊到她会突然将箭射向自己,惊慌错开,箭插进了身后的树杆中,狠狠插入了一半。

    离歌策马继续前进,她这是在警告那些人,她知道他们在暗处盯着。

    此时一只狍子从草丛里跳过,见到她,慌乱跑开,离歌就站在原地等着,果然那狍子最后又转了回来。

    她笑着收下了第一个猎物,傻狍子。

    随着不断深入,她收获是猎物越来越大,玉龙雪马已经无法承担这份重量。

    她只好割下猎物的头颅,抛弃尸体。

    此时林中一阵狼嚎,血腥味吸引了上层食肉动物。

    被狼群包围,玉龙马受了惊吓,不停的摩擦着自己的前蹄,准备冲出狼群。ii

    此时无数黑衣人涌出,手里握着银刀,齐齐对准了她,她也算是有心理准备,狼、人齐攻,她倒是没有慌张,扬起鞭子策马就迎面冲去。

    玉龙雪马后退用力,弹跳过半个狼群,猎物被狼拖走一块,幸好玉龙雪马没被伤到,她们狂奔起来,身后黑衣人紧追不放,她皇室森林,她有些陌生,随便选了一个方向就一直奔着那个方向跑。

    皇室森林虽然没有真正是森林大,但若是在里面迷路,那跟在真森林是没什么区别的。

    她倒是不怕迷路出不去,而是怕耽搁时间。

    只是,越跑越觉得不对劲,只要她一偏离方向就会有黑衣人冒出,打消她去那个方向的想法。

    直到,她的面前出现一道悬崖,她也才真正知道女皇的用意。ii

    女皇想制造她不幸坠崖的现场。

    “毒母!”耀进不来,但她知道毒母一定就在附近。

    果然,听到她是召唤,毒母显身,一步步朝她走来。

    黑衣人已经露出身影,带着狼群围攻而上。

    离歌抽出四支箭矢,快速瞄准黑衣人,随后又是四支,黑衣人显然没料到她的箭法如此精准,看着自己同胞接连倒下,黑衣人大怒,吹了声口哨,蜂拥而上。

    此时,离歌想起爹爹说过的话,若是本事学不到家,就只能等着被人分食,此时她才方觉得有一身本事的重要,也十分庆幸,在遇到这种场面时,她不是懦弱的发出求饶声。

    她跳下玉龙雪马的马背,抽出匕首与黑衣人交手,凭借娇小的身子,十分灵活的躲过无数次的致命一击。ii

    毒母似作为局外人,一直在一旁看戏,但毕竟不是她的人,她也没有要求要求她出手相帮。

    她与黑衣人战了几个来回,退回了安全的距离,计划着如何突破重重包围。

    “嗷呜~”

    森林另一头,女皇正与国师商谈,独孤廉看向狼嚎的方向。

    “今日这狼似乎有点多。”

    “皇室森林虽然没有真正的森林大,但距这相隔不远就是真正的森林,或许是混进来的狼群。”

    “伤了皇女贵女,或者,某位王爷,可不好。”他似顺便提及,却意有所指。

    “如今骑射比赛已经开始,如今驱赶野兽怕也来不及,不若就作为考核的一项。”女皇知道他这是出于警告意味的提醒,但她乃一届女皇,做出是决定,不到逼不得已之时,岂会轻易更改。ii

    这边,离歌看着越来越近的狼群,玉龙雪马焦躁不安的长鸣。

    毒母走到她的身边,与她站在一起,周身淡而薄的黑雾缭绕,她伸出手,却是将所有力量都打在了离歌的身上。

    “呕~”她单膝跪地,捂住心脏吐出一口黑血。

    她没想到,这毒母不但不对她相帮,还会恶下毒手,果然是她轻易信了那人。

    毒母凝出一抹冷笑。

    “我毒母从来都没认可过你,若是今日你有实力活着出去,我毒母也无话可说,甘愿受你差遣。”

    若不是因为此人,她现在应游走在世界各地壮大毒门。

    她背过身消失,在暗中观察了片刻,彻底离开。

    ii

    黑衣人有些懵,从一开始以为是个轻松任务,到觉得任务难以完成,再到任务突然迎来尾声,他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离歌原地坐下调理身体,毒母这一掌几乎要了她的小命。

    黑衣人此时却步步紧逼。

    她只能起身不停后退,玉龙雪马嘶吼着,面对狼群的紧逼,它也十分的难受,想来这次终于能寻个好主子,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却不想头一日就倒霉透顶。

    它也是见过些大场面的马,怒吼一声冲上前与人拼死,离歌见一只马都有此意识,紧咬牙口,捏紧匕首吃下一颗快速恢复内伤的药丸,此前,她早想过会出现各种状况,所以身上准备也算齐全。

    她紧随其后,与黑衣人交手,这颗药丸能持续恢复她的内力,甚至比之前还要充沛,但只能维持半个时辰,且副作用极大,半个月都可能无法使用内力。

    “呀啊!”匕首与剑相撞,她用力刺破对方的防御,直袭对方的致命点。

    节奏越来越快,她也满腹伤痕,玉龙雪马一身雪白的皮毛上,有它的血,也有她的血,还有他的血,挥洒全身,已经将它染红。

    一只狼跃起,一口咬上玉龙雪马的后腿,它哀嚎长鸣,后退用力弹飞咬在它后退上的狼,一瘸一拐的走到离歌身边。

    离歌与黑衣人因为内力的碰撞而弹开一段距离。

    她摸着玉龙雪马的头。

    “你是一匹好马,若是能一起活着出去,你就是我并肩作战的兄弟,以王爷的待遇养着你。”

    玉龙雪马似听懂了她的话,高兴的长鸣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