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殿下当嫁 > 第92章分别(文后有微番)
    腊月初一,滞留潞州城足足九个多月的许含最终还是踏上了前往绵州的路。

    自从她受伤清醒后,她那位便宜娘亲就只回来看过一次,而且一回来就是冷着张老脸,一进来便训个没完。她倒是很理解她这老母亲的心情,毕竟自己好端端的竟然跑去鬼门关一游,任哪个当父母的都会接受不了。

    她回绵州后,每隔六七天她就派人催她一次。每每她都假装没看到,继续跟在谢玙身边混吃混喝。

    当然,她不回绵州,还因为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没干。年关了,绒花坊和伊人坊的分红即将到手,她正忙着……数钱。

    大焱国通行的银票分为十两、二十两、五十两、一百两四种,许含手里拿着的却并非是银票,而是大通钱庄的收据。

    一千四百万两银子!当她拿到那张票据时,眉开眼笑,直到上了马车,离开潞州城,她都还捧着那张票据不肯撒手。

    “小姐,这是刚才离走时,殿下让我转交给你的。”小陆见他家傻小姐终于把大通钱庄的票据收入怀里,小心翼翼地放好,才从怀里取出一只小小的荷包递给她。

    许含满脸疑惑,想到刚才离开时谢玙那副高深莫测的神情,顿时猜想这荷包会不会是他给自己发的一些年终奖,毕竟对于他的新政以及考成之法,她都功不可没呢!

    “他还说什么了没有?”她一边急不可耐地打开荷包一边问道。

    小陆歪着头思索了一下摇摇头:“除了嘱咐我小心照顾小姐外,倒是没有其他的了。”

    荷包里面是一张浅黄的贡纸,这种贡纸只有皇室才可用。她眉头微微皱起,什么事竟然还用贡纸写?她迫不及待地打开那张折起来的纸,只见最上面一行苍劲有力地写着两个大字:欠条。

    她“啊”了一声,眨了好几下眼睛,似在确认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欠条?”小陆凑过来瞅了一眼,也是满脸不可置信,“小姐,你什么时候借了殿下的钱?”

    “我没借!”许含当即回道。

    可她眼睛却一目十行地看了下去,那小气的殿下竟然把给她看病的钱写成了欠条!而且下面竟然还有她的签名和私章!

    “我什么时候签的名?我什么时候盖的私章?”

    她抓狂地瞪着手里的那张纸,惊讶得嘴巴都能吞下一颗鸡蛋了!

    小陆指着她手里的荷包惊讶道:“小姐,荷包里还有一张纸。”

    许含一听,更是着急,生怕又来一张欠条。好在另一张纸上写着的只是他留给自己的信,并非是欠条。

    “瞧瞧!这就是你的好殿下,真是小气抠门跟只铁公鸡一样!不对,他简直就是个土匪!他怎么就不去抢呢!想当初他受伤时我还救过他呢!他咋不把那些钱给算进去呢?还有后面他住我的,吃我的用我的,这些我都还没跟他算账呢!”

    小陆闻言,满脸严肃:“小姐,这怎么能比呢?你救殿下那是为了天下着想,可殿下救你……”他想了半天,许含白了他一眼,无奈他实在想不出用什么词来形容,只得摊了摊手,“殿下会救小姐,完全是出自殿下善良的本心。”

    “哈,他那小气样儿只在你这里才善良!”许含气嘟嘟地将手里的两张纸一扔,冷哼道,“真是气死我了!偏偏挑在我去绵州的路上给我,明摆着不想让我过个好年了!”

    小陆乌黑的眼珠转了转,收拾起那两张被她甩在车垫子上的纸条,瞧了一眼,突然说道:“殿下从来不给其他人看病,除了当今陛下,就只有小姐一人了。收这点银子已经算是便宜了。减去这些钱,小姐不还有五百万两吗,难道这些银子还不够小姐花?”

    “你懂什么?这可是我在这里赚的第一桶金,有了这些钱,我可就是腰缠千万的土豪了,被他这么一打劫,我就只剩个五百万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恨恨地捶着车壁,暗暗骂着那个深藏不露的铁公鸡。

    看着她一脸懊恼,小陆指着指着上面的名字和私章问道:“小姐,你如今名字也签了,还按了私章,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说起签名和印章,她就更气了。

    “我真是个猪脑子,签名跟印单怎么能随便写呢!”一想到这事她就更恼自己了,都怪自己,怎么不长点心。

    她的字一直不算好,平日无事便会随手写写画画练练手。那日谢玙拿了张贡纸进来,说是让她写副字挂起来,也不知道她当时怎么就头脑发热,还真就写了副字,盖了章。

    但她从未写过书法作品,便先在一旁打了个草稿,那草稿就成了如今的欠条,而且还是一式两份的……一份在这里,另一份肯定在他手中。指不定现在的他正坐在书房里拿着那一份欠条笑得跟只老狐狸呢!

    还真被她说准了,此时的谢玙正坐在书房里,手里拿着的正是她的欠条。虽然这欠条是他写的,但后头有她的签名和私章,这样的欠条在大焱律法之中也是有法律效力的。

    “主子,难道你不怕许小姐恨你算计了她吗?”万芳实在忍不住了,他家殿下竟然连许含的银子都算计,而且一算便是几百万,虽说留了点银子给她过年,可人家辛辛苦苦攒了一年的钱就这么被他牢牢套住,任谁也会恨得牙痒痒的。

    “恨便恨吧,总比她什么都不记得好。”谢玙将欠条放入一只与送到许含手里的一模一样的荷包,眼底闪过一丝精明,淡淡笑着说道,“她要这么多银子又有何用?我帮她留起来也算是帮了她一个大忙。”

    “……”万芳对他家殿下的脸面完全放弃了,他真是庆幸自己没被他家殿下盯上,否则指不定早就算得死死的了。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通报。进来的正是负责后勤的元冬。

    元冬长得英武俊秀,是典型的大焱女子模样,但只有少数人知道,他其实是男子。他天生力气大,被谢玙从宫外搜罗进来时,他一眼就看中了这个好苗子。果然,精心培养后,他就成了自己最得力的下属之一。

    “殿下,行李已全部准备齐全,随时可出发。”

    “好,通知元春,按计划走。”

    “属下领命!”

    许含离开潞州城的半个时辰里,谢玙带着元春元冬一行百余人骑上马,冒着冽冽寒风往南而去,他们这一次的目的地是大焱国最南端的两个城——华州、琼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