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涿鹿之平民迭起 > 第169章 嘚瑟!让你嘚瑟
    噗嗤,你这人,什么嘛,哪是这样说的,什么笑一笑十年少,你不笑就多活了十年,笑了就少活十年。照你这么说那岂不是不能笑了,还有你这人真自恋,哈哈。小云月本来最后还想一本正经地说道六毛两句,可刚说完想到六毛的刚刚多情的搞怪,还是忍不住又大笑了起来。

    而六毛被小云月这样一下子戳破却是一点也不尴尬,也是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要是不这么说你不就不会笑了。说罢还故意装模做样又说了句,你看啊,我直接说笑一笑十年少,你笑一笑就多活十年,不笑就少活十年,我这样说你不是没笑吗?

    噗嗤,你这人还真挺逗的。小云月看到六毛一本正经的样子又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是吧!这你都笑啊。六毛张大眼睛用力眨了眨说道。

    怎么?不可以吗?小云月一听嘟住嘴巴有些凶凶地说道。ii

    没有没有,唉!我被你整了,你不应该笑的,你现在这么一笑我刚刚那番话就无地自容了。六毛带有几分纯真地说道。

    活该!谁让你刚才笑我的。小云月心里想到,不过嘴上却是惊讶地说道,可我也没看见你无地自容啊?

    是吗?哦,我是说我刚刚那番话无地自容,现在它说出去已经没了,自然就是无地自容了呗。六毛惊讶又显得非常无辜地说道。

    哼!你这人脸皮倒是挺厚的。小云月又生气了。

    哈哈,那看来我冬天不用怕冷了,对了小妹妹你刚刚是在叫我吗?六毛顺嘴一接却也是不想要再耽搁时间和小云月闲扯了,话题一转便问道。

    什么冬天不怕冷?小云月还在想脸皮厚和冬天不怕冷有什么关系呢,又听到六毛的这句话,眼角一翻,翻了个白眼说道,不是叫你叫谁啊?咦哟!谁是你小妹妹啊!你这人蔫坏。ii

    六毛摸了摸鼻子,心说有吗?我怎么感觉我最纯洁?不过算了,也不知道这人是谁,还是赶紧问清楚她的目的,然后尽早走人吧,虽说和她说话也挺有意思的,不过现在也还真不是这有意思的时候啊,何况虽然知道她是个玩家,可也仅此而已了,再怎么说游戏和现实还是有区别的,虽说目前和她聊天感觉还不错,但鬼知道自己是不是因为她在游戏里设定的这一副面孔,这一套装备呢?和她貌似也没有多么想要发展下去的兴趣,何况眼前可的确是有一大堆事情呢?

    这里涿鹿游戏中玩家的相貌当然也并不是和现实中一样的,不是说为了防止在游戏中的冲突而延伸到现实中然后被报复,而是既然进入游戏里了那么就是一个全新的,就要以一个全新的姿态去迎接这个游戏,而不是说来到涿鹿这个与之相比完全陌生地方却还是用先前的思维去对待,一个新的样貌也更是涿鹿在给玩家寓意来到新的世界要换一种思维方式,当然了,涿鹿里玩家的相貌虽然和现实并不一样,但却也并不是说完全不一样,若是亲近相熟的人仔细看的话还会发现往往都能够看到一点影子出来。这就像是,ii

    涿鹿源于现实,却不等于等同现实,涿鹿依托现实,却不代表延续现实。

    是吗?呵呵,看来还真的有可能是主角之一六毛的女主要出现了么?这六毛也是的,说是这么说,觉得自己完全对小云月没兴趣,有也是兴趣不大,可六毛事情不是很急吗?呵呵,这都和小云月聊了多久了,这若是实在对小云月没有兴趣往下发展,可这心里想的会是这样吗?还用得着一次次地告诉自己还有事情,事情还很急什么什么的吗?

    哈哈,人家不说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吗?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你这么漂亮跟个天上下来的天仙一样,当然要叫你小妹妹了,小家碧玉么?对了,小妹妹找我是?

    你真会说话,油嘴滑舌的一看就是经常这样到处哄女孩开心。最讨厌你这种人了,哼!小云月这次听完六毛说的话后反而觉得六毛这家伙是一个花心大萝卜,对六毛说了一通反话气鼓鼓地便转身离去,再也没心思理会六毛之前对他的冷笑。ii

    六毛本来见到小云月笑着说自己真会说话还挺高兴的,可她说完这句话却是一下子话题反转,说自己是个花心大萝卜,六毛也是一下子傻眼了,心想自己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是个花心大萝卜?可反应过来正要说上几句,但却听到她冷哼了一声便立马转身就走。

    得了,这下子玩砸了,本来还想拿这个不知道哪来的小女孩练练自己的口舌,可没想到最后不但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更还是被他当做了一个什么花心大萝卜,。。自己都不知道萝卜是长什么样好吧!还花心呢?哪里来的花心。

    算了算了,这次经验总是也没有完全白费,起码六毛知道了做人还是要老实点好,不然兴许什么时候就给玩砸了。

    而内科学这档子事情六毛也是终于再度轻快地踏上了去他店铺的路上。ii

    不过话说这小女孩到底是找自己来干什么的呢?六毛最后又是忍不住自语说道。

    很快回到自己店里,六毛本以为能看到他们这些人呢,起码1485和17926不说,可最少2587,3569或是大毛二毛他们总要留个人在家看店吧!可现在店门没锁,店里的人却是一个都没了。

    六毛仔细地在店里转了一圈却也还是没有发现任何人留在店里,而幸好这店里值钱的东西也就是这些蜂蜜,而蜂蜜却也早已经因为之前的事情而被集中到一块全部给烧掉了,所以此刻就算是店铺门被打的很开,可还是也没什么可担心的,都没有东西,就算再有灵风这种小偷那么又能怎么样呢?他根本偷不了任何东西。

    咦?奇怪,怎么自己突然想起这个灵风了呢,他不是死了吗。ii

    我日,自己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老是想这些没用的,踏马的!话说他们没在店里又是去哪了,还是赶紧找到他们才行。

    六毛又跑到了自己的另一家店去看了看,可却依然还是店铺大门常打开,而里面却是一个空空荡荡。

    但说实话刨出了这两个地方,六毛也实在是想象不出来他的这些店员不在店里又会跑到哪里,而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游戏又不像是现实还有电话,可以来个千里传音,而不知道他们在哪,就算游戏里还有千里纸鹤送信,可又怎么送过去给他们传信呢?

    千里纸鹤传音:游戏中两方建立一个联系(类似于精神契约这种)之后,可以使用千纸鹤进行千里送信传音。

    而因为建立这种联系需要到官方指定的nc处办理(可以理解成现实中新户开通手机号需要到营业厅办理)才能使用,而平常这些人又都在店里,就算不在也知道他们在哪里,这样六毛哪里会想到去和他们建立这个联系呢?ii

    不过现在还却必须要找到他们这些人,否则此刻晕晕乎乎的六毛还搞不明白到底他在挣脱心魔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什么情况才会把自己一个人抛离这里,而甚至现在还弄得自己找过来还无从找起。

    便捷的方法既然用不了,那么就用愚笨的方法呗,事情总是要去做的,若做都不做,那么难不成还要等着他们自动上门吗?虽然他们会回来,但六毛可等不起,何况谁知道现在这些人又会不会再回来了,总归都把自己这个老板丢下了一次,这万一再来个,这让六毛等到什么时候?

    传信是用不了了,而真要在玉林城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找下去那么这也根本是无异于大海捞针,鬼都不知道能够找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所以就算是用笨办法可笨办法却也不是这么用的,排除法,他们这些人总不是被绑在一个地方不能动的人,而是可以四处活动的人,那么找他们自然要想想看这些人到底会去什么地方,可能会去什么地方,又会和谁在一起在什么地方。ii

    本来也都只是自己店铺里面的员工,那么他们这些人要去哪里自然也就只是店里还有住的地方,不过店里又管住,这倒是省了一个环节,可不管店里也找过了,根本没有,那么就是他们这些人可能会去什么地方,很正常嘛,下班了,都想要放松放松,而放松自然是去热闹的地方去看热闹,去玩去乐了。但一般就算是同事关系比较好的,可也很少有所有店员一块去商业街玩乐的事情发生,除非是店里内部组织的大团建,这样子店员们才会所有人都一起出动,而现在六毛又没组织大团建,那么说明他们这些人可能去的闹市的这个可能也变成了不合常理,可以排除掉了。

    而这么一来便会只剩下最后的一个结果,那就是他们这些人和谁在一起然后在什么地方。而这些人还必须是能够吩咐所有店员的,起码要保证大多数的店员都能够听他的,如此才会即使有个别不愿意的也会不得不听然后所有人一起跟着这个人去哪里,那么就简单了,只要分析找出了这个人,那么他们在什么地方不就简单了许多。ii

    哈哈,分析到这里,六毛还真有些得意,心想果然有能力的人到哪里都不怕,嘿嘿,这不要不是自己能力不错,分析的很到位,对这眼前的事岂不是要跟个盲人摸象一样难过了?都根本看不见又怎么去知道哪里有象,又怎么去摸呢?

    可自己就不一样了,现在分析到这里,这象在哪里不是眨眼间就能够看见的事情,那么又何愁摸不到它?

    然,某些时候就是不能够嘚瑟,否则这个事情还真不太好办,变成了瞎嘚瑟。

    能够让自己店员听他的六毛想了半天也无非就是张大富还有王钟踉,前者店员他们都知道是自己的师傅,虽然是个记名的,可他们却也都知道自己对张大富有多在意,所以一旦有什么事情那么张大富吩咐下去他们还真的会听他的,而后者则是玉林城的城主,城主啊!这什么概念?别说是张大富多么多么了不起,可张大富再了不起,再有钱,但却又和他们这些店员有什么关系,若不是张大富和自己有关系,就算张大富富可敌国,可却终究是别人的,而六毛自己才是自己的,于此又怎么会听这个什么很厉害富可敌国的人?ii

    然,王钟踉虽然财富远远不如张大富,甚至他也和六毛并没有什么关系,因此六毛这些店员按理说也可以不用搭理他,毕竟不是说别人的终究是别人的,而自己的才是自己的嘛!可王钟踉这家伙是城主啊!就算和六毛没什么关系,可他需要和六毛有什么关系吗?他若是开了口,这些店员敢不听他这个城主的?开玩笑!就算六毛在前面顶着命令他们不要听城主的,要听自己的,自己才是他们的老板,可结果百分之一万会是他们这些六毛的店员会炒了六毛,不让六毛当自己老板,我去!就因为六毛这个老板,要让他们和城里面最大的城主去对抗,他们脑门是被门挤了也不能这么干啊!

    而除了他们两个,六毛掰着指头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还有谁能够绕过自己而去对自己的所有店员命令,让他们听他的,那么既然判断出了是他们两个人,那就更简单了,因为其实也可以把他们看做一个人,因为此刻因为六毛的事情他们都聚在一起,那么也就是说找到他们一个就会找到他们一群。那这就简单了呗,找一群人还不简单吗?ii

    可他们踏马的在哪呢?这自己去哪里分析他们会去什么地方?却是六毛找了一圈之后发牢骚似地说道。

    城主府没有,张大富下榻的住所也没有,甚至问他们这些留守的下人们也是根本不知道他们这些人此刻在哪里,天啊,根本就没回来好吧。而除了这两个地方,六毛又哪里去想他们能去哪里呢?我勒个去!别说是王钟踉,就是张大富平常经常去的地方六毛和他也并不是太熟,有哪里知道呢?

    不过万幸,六毛这一圈下来也总算没有白跑,起码他若不白跑这一圈,恐怕还听不到此刻路边两人的交谈,而这个交谈对六毛便是关键。

    嗨!听说了吗?咱们官府今天又升堂了,似乎听说是因为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蜂蜜事件开的堂。路人甲在路边对着他的同伴说道。ii

    咦?是吗?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路人乙本来正忙着自己的摊位,可见到隔壁摊主突然走过来对自己这么一说,也是十分诧异地说道。

    就刚刚啊,你刚才没看到就在咱们这条街有一大帮人走过去吗?那就是官府押的这次事件中的一干人。这下轮到路人甲诧异了,开口说道。

    咦?刚刚?不对啊!我一直在这里啊,我怎么,,哦,我想起来了,我刚刚去了里屋收拾东西,这不刚把摊位上的东西摆好吗。路人乙惊讶地开口可说道半路突然想到自己刚刚的确是没在,说完正准备继续整理东西呢,可发现此刻街上也是没啥人,猜想估摸也是因为路人甲说的这个事情都去围观了,得了!不整了,看街上现在也没啥人,走吧,咱们也去围观去。想到这路人乙又是说道。ii

    路人甲一听自然觉得好了,反正他的摊位也没啥东西,也是巴不得去看热闹呢,不过看着隔壁这么辛勤,想着自己过去倒是有些显得懒惰的样子,便也没好意思过去,可此刻隔壁摊这么辛勤竟也是打算去了,那么他还哪里有拒绝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