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这位神仙请淡定 > 官家有匪(12)
    是那座宫殿里的女子。

    殷兮摸了摸下巴,是那个昌灵公主啊。

    他们身后跟着乌泱乌泱的一群人,进去的只有皇帝和公主。

    宁寿宫的太后准备了不少吃的,两人特意过来陪着吃饭的。

    殷兮照旧掀开瓦片看看,下面的人很和谐,和太后有说有笑的。

    宛若一家。

    昌灵公主的表现没有一点异样。

    吃完饭皇帝就走了,昌灵和太后聊了很长时间才离开。

    按召国的规矩,若公主在十八岁之前未嫁出去,就要在宫外另修府邸搬出去。

    昌灵十岁出去学武,一去十一年。如今刚刚回来,太后自然不能放人离开。

    不过宫外的公主府依旧修建,现在已经竣工,昌灵还没有搬出去。

    昌灵有意留在皇宫,太后要和刚回来的女儿亲近亲近,两者一拍即合。

    她住的宫殿是离宁寿宫最近的,也是以前公主住的地方。

    进了宫殿,昌灵第一时间遣退宫人,在外面装了一天,毫无形象的躺在床上。

    “宛灵~”

    宛灵这个名字和妧零同音不同字,当时的妧零也是因为这巧而又巧的名字与她相识相交。

    刚刚有些睡意的宛灵突然坐起来,在她坐起来的一瞬间,宫殿里所有的亮光消失。

    “宛灵~”

    宛灵感受到从门外吹过的风,听着千回百转的声音,紧了紧衣服,努力平复突然升腾起来的情绪,“谁!出来!”

    “宛灵~”

    声音依旧,不多说,只是叫着她的名字。

    宛灵心里越来越寒,鸡皮疙瘩都被这一声声叫的鼓起来。

    “宛灵~”

    “谁,出来!谁装神弄鬼的!”

    宛灵的声音非常大,她不单单是在给自己壮胆子,同时也希望守在宫殿外面的人听到声音进来。

    可她注定要失望了。

    无论她怎么喊,怎么叫,都没有人进来。

    声音还在继续,而且越来越冷,越来越阴森。配着阴暗的宫殿,更显恐怖。

    宛灵怕的不行,坐在床上左右划拉,碰到什么东西都砸到地上,发出刺耳的破碎声。

    不一会儿,随着她名字而响起的都是哗啦声,那声音一直持续到天亮。

    当黎明破晓时,殷兮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绕着皇宫出去。

    宫人准时进门,准备叫醒宛灵,宫殿门被晨光推开,满地碎片。

    宫人大惊,惊得失了声,小心绕过碎片走到公主床前,不由得叫了一声:“公主!”

    殷兮睡了一上午,下午下楼的时候,听到客栈里喝茶的客人津津有味八卦着皇宫里的事情。

    “你们听说了吗,皇宫昨晚啊闹鬼了!”

    “唉!这话说不得!要是被人听到可是会被砍头的!”

    “怕什么,都是这么说的,公主的宫殿闹了鬼,将那公主吓得一夜没合眼啊!”

    两名茶客说的正起,旁边也凑过来两个人,“怎么回事啊,说说!”

    茶客甲撸了撸袖子,要大讲特讲的意思,“我叔叔家的那个侄子家的儿子的大姑姑就在宫里当差,听说昨晚啊公主听到有人叫她名字,那声音凄厉又哀怨,就像是厉鬼要索命一样,公主吓得大叫,奇怪的是——”

    茶客甲突然停下左右看看,其余的茶客催促他,“快说啊!”

    “急什么!那公主叫了一夜,那些宫人愣是没听到一点声音!”

    茶客甲像是讲故事一样模拟一下厉鬼叫声,吸引更多的茶客过来。

    “第二天一早宫人一进门,满地碎片啊。你们说说,宫里的东西就算再精致,落地根针还有个响呢,更何况还是在大晚上,能听不见吗!”

    “真闹鬼了啊!”

    “是啊!”

    “那万一是东西少,声音轻呢!听不见也正常!”有人抛出疑惑。

    “满地碎片!满地碎片!它不是一块两块啊!我听我叔叔家的那个侄子家的儿子家的大姑姑说啊,今天上午那些宫人把碎片收起来打扫一遍宫殿,里面没有一个摆件了。”

    “宫里最不缺的就是那些易碎东西,你们说说,这么多,能是一点点声音吗!茶客甲翻了个白眼,喝口茶。

    “那宫里的守卫也没听见吗?”

    “都说是闹鬼闹鬼!鬼在你身后你能不能听见看见!”

    问话的茶客一个激灵,向身后看一眼,缩了缩肩膀。

    “说不准啊是宫里的冤魂呢,那里面吃人不吐骨头,保不住是那个妃子啊宫女啊逮到公主了!”

    “有可能有可能啊,今年不就在宫里死了一个吗,听说是手脚不干净动了里面的东西被人打死的!”

    “是的是的,那个宫女就是被公主下令打死的!”

    话题一转,茶客纷纷议论上别的了。

    殷兮听了一会,听不到有用的信息走出客栈。

    刚出客栈她就被人拦住了,拦着她的人一身红衣,带着银白面具,看着不想个好人,邪气的很。

    殷兮被突然出现的卓栩吓了一跳,反射性后退两步。

    “妈呀,干啥!”

    “妧零姑娘——”

    “有事好说,别乐!”

    卓栩刚刚翘起来的嘴角立刻拉了下去,嘴角抿成一线。

    殷兮等了一会儿他不吱声,念叨一声离开。

    卓栩跟着她,也不说话,走哪儿跟哪儿。

    殷兮逛了成衣铺首饰铺,手里拎了不少东西,见到卓栩还跟着她,殷兮停下,做好和他一直对峙的姿态,“你有事就说。”

    卓栩又要笑,这是一种多年养成的习惯,可见到殷兮要闭眼睛强压着,“我的武功废了,这些日子多谢你的保护。”

    这都已经说完了,还有吗?

    殷兮一脸懵的看着他,跟她半天就为了这句话?

    卓栩沉了沉心,“我想请你继续保护我。”

    “你身边不是有暗卫吗?”

    殷兮向他左右看一眼,四周的房顶上潜伏这不止四个人,目光就差点没有死盯在他身上。

    还找她干嘛?

    被她保护有瘾?

    殷兮可记得自己似乎没为他收拾过什么人,只是一路陪着走到帝都。

    “你能发现他们说明你的武功比他们还要高,你在我能放心。”

    “你上次那个造型就是在他们保护下弄的?”

    卓栩暗沉着眸子盯着她,点点头。

    那确实挺废物的。

    殷兮把东西放下,突然伸手抓着他的手腕。

    卓栩挣扎一下,没有挣开。

    从手腕出缓缓涌入一股热流,顺着手臂蔓延到全身,卓栩感受到那种力量突袭到心脏,传来一种相互和应的熟悉。

    怎么回事?

    卓栩想再感受一下,但是殷兮没抓多长时间就松开了,卓栩皱了皱眉,有着面具的遮挡也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殷兮的眉间出现一种疑惑不解。

    “你……”卓栩想让她再把刚刚的力量再让他感受一下,可殷兮已经把东西拿起来,说道:“走吧。”

    搜狗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