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554章 去去晦气
    “人是不可能什么都喜欢的,但是却可以去了解。你不妨问问方潇看看他是不是真得什么都喜欢?”这连语也是喝了一口茶后开口说道。

    “比我嘴厉害的人不多,但是连公子你绝对算是一个。不过可惜啊,若是你们兄弟齐心说不定方潇也要退避三舍,但是你们终究一个有勇无谋,一个却是个废人。”齐八也是端起茶杯笑着开口说道。

    那连语也是一点都不因为这废人二字而生气,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而写这句话的司马迁是个阉人呢。”

    齐八也是深深看了这连语一眼后说道“我算是明白,为什么你连语现在能坐在这里和我指点江山了。日后你一定能走得更远,但是也会更加难。”ii

    连语也是又押了一口茶后说道“这茶味道不错,想来是武夷的红茶吧。这茶长的地方难,所以这味道也是独特啊。”

    齐八自然也是听懂了这连语话里的隐喻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有意思,这边的事情定下来后您要回北边了吧。”连语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我的身份特殊,若是有人想要往我脑袋上泼脏水也是方便的。既然如此还不如把这地方给让出来,由着他们去。”

    “那您怕是已经晚了,这少林的人不是已经死了吗?”这齐八也是笑着开口说道。

    连语也是眉头皱了皱,他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但是他也是估摸着牵扯不到自己,但是这齐八现在当面开口显然是有了什么风言风语。于是他也是开口说道“齐兄这边有消息了?”ii

    “消息自然是有的,而且对您还不是很有利呢。”这齐八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这外面已经在传是你与这丐帮中的势力勾结对着少林不利,目的就是为了那么一点可笑的地盘。”

    “确实是一个很烂的谣言,但是确实很有效。”这连语也是摇了摇头后说道。

    齐八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确实,人们总是喜欢听一些对自己有利的消息,而不是一些正真正确的消息。”

    连问听完后也是开口说道“既然如此我要早些离去了。”

    “您还真是谨慎。”齐八也是笑了笑后说道,“放心吧,没人敢在思问阁闹事,纵然是有了方潇的六扇门也不行。”这齐八说得很缓慢,却有着一种独有的味道,让人感觉到不一样的特色。ii

    而这个时候一个小厮也是跑进来在这齐八身边耳语了两句,这齐八的眼睛也是微微眯了一下,而后挥手让这个小厮退下。对着连语开口说道“那个连兄你恐怕没法那么快离开金陵了。”

    “怎么了?难不成方潇也认为是我做得?”这连语也是看着齐八开口说道。

    齐八笑了笑后说道“那倒不至于,只是你那弟弟现在在陆绸那。”

    “这倒是出乎我的预料,我以为他摆脱后应该回去找赵正菲的。”这连语也是开口说道。

    齐八也是看了这连语一眼后说道“你还不明白吗?不是他见了什么人,而是他说了什么话。他在那边承认了你们牵扯少林那件事情。而且丐帮的石步宝就在那,石步宝为了让方潇解除对丐帮的怀疑这两天都快住在六扇门了,现在你清楚了嘛。”ii

    连语的脸上也是第一次露出了凝重的神色,他不知道自己的弟弟为什么会承认这么一件事情。他确实走不了了,他清楚这件事情若是因为他一走了之,那么必然会挂在他的身上。因为刘玉田会这么做,毕竟丐帮和少林都需要安抚,与其找出一个可能得罪更多人的凶手,还不如将这个罪名推到一个异族,且已经离开的人身上。

    “看来我真得走不了啊,只是我那亲爱的弟弟还真是给了我一个大麻烦。”这连语也是开口说道。齐八也是笑了笑后说道“既然如此连兄还是在我这住下吧,一来呢可以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骚扰,而来在这里您能和方潇真正地一对一对话啊。”

    “恩,我想马上见方潇。你能帮我安排吧。齐兄。”连语也是笑着点了点头。ii

    齐八也是笑着开口说道“那个这个不麻烦,这是连兄我是个商人啊。而且您上次不是赚了很多钱吗?”

    连语也是知道这齐八是嫌自己上去捞的钱多了。于是也是从袖子里取出了几张银票后说道“这么些就算是我剩下几天叨唠地费用了,我这个人好茶,不好酒。所以还请齐兄多准备些好茶,毕竟这北面可是不容易吃到。”说着也是用取出了一张银票这很明显就是茶叶钱了。齐八笑着将这些收下后开口说道“晚上你就能见到方潇了,不过能不能说服他,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连语也是点了下头后说道“是这么一个道理,这也是我应该做得。”齐八也是满意于这个连语的态度,笑了笑后就往外面去了。而连语也是一口一口地慢慢喝着茶,双眼微微眯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ii

    那边方潇也是一会儿后收到了这齐八寄来的东西。齐思瑶也是站在一边显然是帮着参谋着,“两个消息,一是这连问在陆绸那说这件事情是他们做得,二是这连语要请坐做客。还真是一个有意思的消息啊。”

    方咏宁也是挠了挠头后说道“鸿门宴?”

    “不至于,在思问阁摆鸿门宴,那是看不起谁啊。”齐思瑶也是笑着开口说道。

    方潇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没错,而且这齐八的话里显然也是觉得这连语可能确实和这么一件事情没有关系。不然齐八就算不把这连语绑了带过来,也绝不会代表这连语请我过去。”

    “看来齐八那边还有一些消息。”齐思瑶也是狠狠地咬了下牙齿后说道。

    ii

    这齐八也是开口说道“算了,他毕竟是思问阁的人,不是我方潇的人。”

    “但是我可是她的小姐啊。”这齐思瑶也是依旧不满意地开口说道,毕竟对于女人来说,有些东西错了就是错了。没有什么立场的关系。方潇对此也是没有要帮着那齐八申辩的意思,也是笑了笑后从自己的书房里取了自己的扇子就要出门。

    齐思瑶也是看着方潇开口说道“这么早就去吗?”

    “顺便也是去看看那齐八,再者还不走那石步宝估计要来献宝了,我不想听了他的话后影响我自己的判断。”方潇也是开口说道。齐思瑶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那我也去。”

    “我也要去。”方咏宁也是开口说道。

    “你待着。”齐思瑶也是开口说道,“我要去找那齐八好好聊一聊。”ii

    方潇知道这个时候的齐思瑶也是劝不住的,于是也是让人牵来了一匹快马,将和这齐思瑶一块上马后就往那城外而去。方咏宁也是默默地在心里画圈圈诅咒了一下这两个人后也是找那苏忧怜告状去了。

    这边齐思瑶也是第一次和方潇共同乘坐一匹马,一时间也是兴奋地难以控制自己。都忘了她想去这思问阁完全是想要教训一下这齐八。这边方潇也是让这马跑得很快,不一会儿就到了这思问阁。下马后也是直接走进了那大厅内,和上一次不一样方潇也是在这大厅里停了一下,后面又跟着那齐思瑶自然也是让这些人都认了出来。一个个都是人精,自然也是献宝似得走出来问好“方公子(方大人),我是李府的,我是乾坤镖局的等等。”方潇也是随意地应了一下后,这齐八也是从上面叹了一个头后开口说道“姑爷,您终于来了,先上来吧。”ii

    “怎么齐八现在都看不见我了吗?”这齐思瑶也是站出来说道。

    齐八看见齐思瑶也是忙翻身跳下这围栏后开口说道“齐八给小姐请安了。”

    “这还差不多,先上去我在和你好好聊聊。”这齐思瑶也是白了这齐八一眼后说道。那齐八也是点了点头就跟在那方潇和齐思瑶的身后往上面走去。

    “正在小房观文卷,耳听门外扣连环。用手开门来观看,抬头得见女天仙。家住在山西太原府,狄家庄前有家园。爹爹名叫狄栋远,母亲康氏老安人。卑人寒窗把书念,磨穿铁砚坐破毡。一十五岁入庠院,二十岁上点解元。狄仁杰草字扬名远,只为赴试奔长安。听一言来心喜欢,却原来新科一解元。走近前来把礼见,尊一声相公听我言。相公今日来投店,神灵指点天配缘。若不嫌奴容貌贱,小房成就美良缘。才子佳人宿一晚,我保你鳌头独占点状元。听一言心喜欢,这位娘行非等闲。她讲道才子佳人宿一晚,保我鳌头独占点状元。自古道深山出俊雅,茅屋草舍出公卿。撩衣进前成姻眷,猛然想起古圣贤。自古道头上有青天,巡查人间善恶严。撩衣且到书桌案,一心只想把圣贤观。”这边的清倌人也是忙唱了一段有意思的曲子,将这大厅里的众人拉回去。但是这边的人虽然没有望着上面,但却一个个心思涌动,心说这方潇这次来到底是什么事情。ii

    这边齐八也是先把二人带到了董不懂的房间,董不懂也是正喝着茶,那边的声音他也是听到了,所以也是站着笑着看向齐思瑶和方潇说道“小姐和姑爷回来了啊。”

    “董叔。”这齐思瑶也是忙上去开口说道,“您坐下吧,我要跟您告状,这齐八不把我当成一回事。”

    董不懂也是点了点头说道“他这么不像话啊,那我帮你管教他。齐八怎么一回事啊。”

    “师父我冤枉啊。”这齐八也是开口说道,“我就是第一下没有看见小姐,这后面我不都亲自下去给小姐请安了嘛,若是小姐还不满意,那齐八只能负荆请罪了。”

    齐思瑶也是开口继续说道“不是这件事情,是你故意藏了消息,你说你是怎么知道这连语和那件事情的无关的?”ii

    “小姐这只是我的猜测,所以我也是仅仅是个姑爷推荐了,没有确认啊。”这齐八也是开口说道。这边方潇也是拦住依旧怒气冲冲地齐思瑶后说道“好了,你既然都代表他请我过来了,那这件事情也是解决一下吧。”

    齐八也是扭身去请那连语了,这边三人也是听着外面那清倌人唱着。“听一言来红破脸,止不住珠泪儿洒落胸前。走近前来把礼见,尊一声相公听奴言。都只为吴刘结亲眷,不幸奴的夫命丧黄泉。兄长接回临清店,可怜我守寡有了三年。今见相公来投店,好似风吹云散得见青天。听一言来心好酸,年幼守寡本为难。走近前来把礼见,尊声娘子听我言。你本是寡妇女婵娟,我本是寒窗读书男。寡妇罪非浅,岂不知头上有青天!讲什么头上有青天,你我本是天凑缘。相公不嫌容貌贱,二人配就美良缘。娘子说话理不端,休把桃园当杏园。家中现有女婵娟,停妻再娶理不端。相公此去必做官,三妻四妾又何妨?家中现有女婵娟,她为正来我为偏。讲什么她为正来你为偏,她与我结发原在先。一无冰人月老仙,二人怎配美良缘!昔日有个吕奉先,凤仪亭前戏貂蝉。无有冰人月老仙,二人配就美良缘!任你说得莲花现,卑人稳坐钓鱼台。撩衣且上书桌案,无廉无耻最多端。一见相公上桌案,他春心不动也枉然。顾不得羞丑赶桌案,向前拉就绣蓝衫。若不与奴成姻眷,奴家跪死地平川。”这么一曲唱罢,这齐八也是推着连语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我们终于见面了,方潇,方公子。”这连语也是开口笑着说道。

    方潇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我也是很期待,见到这连问的哥哥,现在看来没有让我失望。”x767ex9540x4e00x4e0bx201c剑仙神捕x722ax4e66x5c4bx201dx6700x65b0x7ae0x8282x7b2cx4e00x65f6x95f4x514dx8d39x9605x8bfb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