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500章 风波不断
    “唉,这话可是要小心些。”金公公也是伸手在这刘玉田的身边示意了一下。对此刘玉田也是点了点头,毕竟这些话也就是相互间打趣,他也是知道这些东西拿不出手。而后两人也是往这楼上去了。

    待到两人坐定,一个捕快也是走到这刘玉田的面前耳语了几句。“怎么了?”金公公也是看到了刘玉田的脸色微变,也是开口问道。“这酒怕是没有办法吃了,这城南出现了几具死尸,还不知道是那一边的势力。我也是要去查看一下了。”

    “那还真是扫兴。这样吧,咱家也是陪着刘捕头一块去看看吧。这种事情能让刘大人都面色微变,看来这件事情一定小不了。”金公公也是笑着开口说道。

    刘玉田白了这金公公一眼后说道“你早晚也是要去的,既然想那就一块吧。这金陵城里出了事情你东厂还没有风声,那一定是有问题的。”ii

    金公公也是不生气于这刘玉田的话,也是点了点头,同这刘玉田一块走了出去。到了和门口金公公也是回身说道“带上些点心,毕竟咱家和刘大人都没有吃午饭呢。”这边东厂的人也是把马车预备好了。金公公上车这功夫,刘玉田已经上了马往城南去了。在马车上的金公公脸上也是浮现了一些凝重地表情,因为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么一件事情。显然他的手下不可能玩出这么大的事情不和他汇报。而陆家要是有这么好的手段,就没有必要多此一举来找自己。难道是巧合?可是这个巧合则是把这陆绩语往别处逼啊。想到这里这金公公也是觉得有些头疼,故而伸手在自己的太阳穴上摁了摁,这头疼也是稍微稍微缓解了一些。这马车也是吱吱呀呀地往远处去了。

    而在另一边,方潇也是也是弯腰,避开了这破军的一枪。这边北极的剑又是过来了这剑风也是快了一些,连方潇的衣摆也是被斩掉了一些。方潇也是抬手一剑梦中游,一剑从下而上划出。破军和这北极也是没有时间反应也是赶紧出招抵挡。两个人也是被这一剑给逼退了数步。方潇也是眉头微微皱起,要是他没有受伤,这一剑必然要让这两个人付出不小的代价。但是现在却仅仅只是逼退了两人,这让方潇有些不满意。而对于这两个人也是吃惊,他们并不知道方潇原来有多强只当是方潇没有受伤,当能以一人之力挡住两人也是足够了。ii

    “剑仙传人名不虚传啊,要是让你再成长一段时间,怕是超越剑仙也不是不可能啊。”这北斗也是把剑一抖,一道剑光也是在这地面上划出了一道长痕迹。方潇也是看了这北斗一眼后说道“北斗七星确实厉害,但是没有了阵法的北斗七星是不是实力也要差一些啊。”

    “你不是已经试过了吗?”破军也是拿着一柄长枪,剑也是已经被他归了鞘。冷冷地看着方潇说道。

    “别紧张我就是简单说一下,要不我们先休息一会儿?”方潇也是看着他们说道。

    “你倒是聪明,但是我不想给你这个机会啊。”这北斗也是剑锋一收,一招星耀九州就甩了出来。方潇也是一招醉卧寒床,身子向后摆,将着北斗的剑气就往后面一送。自己这是靠着这一招身子已经到了这破军的面前,但是破军也是早就预备着,这一枪也是对着方潇的胸膛刺去。方潇想要挥剑,但是却发现自己的剑已经被这北斗给缠上了。身子也是只能一扭想要对着北斗出手。但是这一枪就只能闪了,但是这一闪的距离显然不够,当这枪快要到这方潇的身体的时候,一把剑也是就这么挡在了这方潇的身体和这一枪中间。徐湘的声音也是适时地响起“方潇我的救命之恩,你自己记着啊。”ii

    “你来的这么慢还好意思说?”方潇也是一剑将这北斗震开后与这徐湘站到了一个地方。

    徐湘也是将这破军架开后说道“你这也不能怪我啊,我也不知道陆绩语这么早就出发啊,你们谁家出丧这么早啊。”

    “你睡过了头就给我老实一点。”方潇也是白了这徐湘一眼,而徐湘也是顿时安安静静地站在了方潇的边上。这边北斗也是看了这徐湘一眼后说道“没有想到这魏国公的小国公都成了这六扇门的走狗了啊?”

    徐湘也是微微一笑后说道“这话就错了啊,我魏国公府世代受皇恩,为大明朝出点力不是应该的吗?再说了我是帮着方潇,和六扇门有什么关系。倒是你们北斗七星什么什么时候变得唯利是图了?这真是有意思啊,是不是只要出钱相杀谁都可以啊,那你应该找我们啊。我们什么钱都出得起,现在反水行不。”ii

    “果然是方潇的朋友啊,这一张巧嘴我也是甘拜下风。可是我北斗有一个毛病,那就是拿了人家的钱,我就一定要办了事情,所以徐公子得罪了。”这北斗也是一剑也是奔着徐湘刺去,这也是吃了没有消息的亏,他那里知道这徐湘的本事在地榜也是前列,而且这扬州之行就属他没有受什么伤。所以他现在的状态可能别方潇还要厉害,果然这北斗想要一击毙命的一剑却被这徐湘抬手一剑给稳稳地挡了下来。而这徐湘的嘴角也是勾了一抹笑意,这剑身也是玩命地一撤,抬手一掌也是拍在这北斗的胸口。这北斗也是连着倒退了十余步,一口血也是喷了出来,抬手指着徐湘道“你!你竟敢!”

    “我怎么了?别用你们那套江湖规矩,老子本来就不在江湖里,再者说了。生死决斗,我也是只是出了一掌有没有用暗器已经很客气了。”徐湘说着还想动手。这边破军也是提着北斗往后面掠去。这便围着轩辕尘的六人看到这北斗受伤这心思也是开了小差,本来这阵型就少了一个人,现在心思还一偏,这阵法自然是稳不住了。其中这功夫最差的文曲也是直接被轩辕尘给一掌拍了出去。而剩余的人也是忙把这文曲一带就逃走了,毕竟只是赚钱要是把这命给搭上就不值得了。陆绸见此也是眼中划过了一丝阴鸷。但很快消失低下了头。陆绩语也是看了一眼这面前倒下的几个出言不逊的本家人和已经低下头的陆绸心中也是划过了一丝计量。开口说道“白凤安排人把这边的尸体给打扫了,出发。”于是这一支车队也是继续往前面去了。ii

    徐湘也是跟着方潇到了这陆绩语的车厢里。“多谢徐兄了。陆绩语欠你一个人情。”

    “你少来这套,在扬州欠我的命有空先还上吧。”徐湘也是白了陆绩语一眼后靠在了这车厢璧上。而陆绩语则是笑着说道“剩下的路就短了。咏宁有空唱一曲花园会吗?我初次遇到墨兰也是在花园。”

    方咏宁也是笑着点了点头后唱道“赵美容站花台大怒不休,骂一声高怀德无义之徒。曾记得你时不至弃官逃走,同你的母亲沿路哀讨乞求。穿一件破烂衫遮不住你的羞丑,到晚来宿古庙寒风冻肉。有八月十五日皇太生寿,满朝中文武臣庆贺千秋。你在那府门外不顾羞丑,身背草怀抱瓢来把亲求。我二哥他生来仁义广有,念在前情带你进府才把亲求。太夫人她待你恩高义厚,少夫人她待你如同手足。老皇太她见你终日忧愁,命奴家陪伴你花园闲游。下棋玩不过是夫妻恩厚,谁叫你站花台辱骂不休。在我府吃的是香甜美酒,穿的是绫罗衣遍体风流。是这等好荣华你无福消受,一顿饱忘却了百日之忧。高怀德站花台不禁大怒,骂一声赵美容黄毛丫头。你二哥杀王乐一十七口,才将你一家人下在监狱。你二哥在金殿夸下海口,独一人上高平借父的人头。高少爷闻此言气冲牛斗,一骑马一杆枪赶到中途。”ii

    “这是《游花园》吧。”陆绩语也是开口说道,眉头也是微微皱了皱。

    方咏宁也是看了这陆绩语一眼后说道“我常听灵若姐姐说,陆公子不喜欢听曲子,今日一见看来并不是如此啊。”

    “这很重要吗?”陆绩语也是简单地划过了,只是这眼神中的哀伤是逃不掉的。方潇也是微微点了点头后说道“你墨兰姐姐一直都记挂着陆兄,你唱这个曲子怕是不合适吧。”

    “但是陆公子对墨兰姐姐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且不说墨兰姐姐是不是对付我们,单说陆公子不信任一个喜欢自己的女子,就应该听这个曲子。”方咏宁也是瞪了这陆绩语一眼后说道。

    陆绩语也是摇了摇头后说道“咏宁说得对,我走到现在,永失我爱,这是我自己活该。咏宁你继续唱吧,我想听完。”ii

    方咏宁见到陆绩语这样,也是有些感伤,遂叹了一口气后开口唱道“只杀得你二哥走投无路,只杀得你二哥下马哀求,只杀得你二哥把婚姻许就,才将你狗贱人许配鸾俦。哪知道你年大来少爷年幼,实实的不称少爷的心头。高怀德你不要胡言乱道,赵美容奴本是淑女窈窕。头辈爷名赵高谁人不晓,二辈爷赵怀庆人称富豪。三辈祖名赵霸残唐来保,一杆枪挣来了金牌名标。四辈爷吾的父指挥官诰,我的母亲也曾受过阜王封号。我大哥赵匡胤天下走到,我二哥赵匡义智广才高。生下了赵美容癸亥年号,千金体配花郎奴好心焦。是蛟龙你就该身入海岛,是大鹏又不能展翅飞高。你好比燕儿身小你的翅也小,怎比奴似鸿雁常在云霄。宦门后来求乞令人好笑,高怀德你好似朽木不雕。赵美容你不要表家门,高少爷本是那将门出生。头辈爷本是高唐胜,二辈爷高文举是进士出身。三辈爷白马银枪高士吉,他与陈孝拜仲昆。”ii

    而马车这个时候也是吱嘎一声停了下来。“公子到了。”马车夫的声音也是响了起来。陆绩语也是第一个人跳下了马车。而方潇一行人也是跟着他走了下去。陆绩语一个人在这和和尚身后缓缓地走了。而家丁们也是也是把这坟地打开了,而墨兰的棺材也是抬了过来。苏忧怜、齐思瑶也是站在一边抹泪。方潇也是稍微安慰了她们两句后也是走到了远处。

    陆绩语则是随着这棺材放下后,也是第一个铲了土盖到了上面。而后不一会儿这一座新坟就建好了。陆绩语是让众人都退远些,他要和这墨兰聊一会儿。方咏宁也是有些感伤,一个人跳到了这不远处的一棵树上开口唱道“我的父名叫高鹞子,刘主驾前为大臣。一人执掌两口印,带管三千鹞子兵。高少爷本是将门后,哪些事不如你赵姓之人。穷花子。贱人。说着说着心头恨,手提银枪刺贱人。心中只把奴才恨,你是我高家惹祸根。头次你打死柴王父,带累为娘逃出门。多蒙皇太恩义盛,才将皇姑招儿为亲。比什么武来争什么胜,夫妻恩爱如海深。越思越想心头恨,活活气死我年迈人。母亲在上容儿禀,且听孩儿说详情。游园观花来散闷,她不该要儿下棋定输赢。又要与儿把武比,她全然不念夫妻情。她说她是皇王女,不该许配我高门。骂我别的都不恨,骂我花郎恼人心。她二哥从前时不至,逃尽天下避难星。俺怀德目下时不至,并不想依靠她赵门。怒气不息出府门,我要做个惊天动地之事显才能。”ii

    方潇也是听着曲子开口说道“咏宁这个曲子好啊,他陆绩语早晚能站起来做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啊。”

    “比如说呢?”徐湘也是打了一个哈欠后问道。

    方潇也是笑了笑后说道“同我一起灭掉这天山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