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463章 妖孽王爷
    方潇也是有些奇怪地看了方樑平一眼,没有说话。而方樑平也是看到了方潇的表情轻笑着开口说道“怎么了?你有什么想法?”

    “我只是觉得爹爹今天好像有些温柔。”方潇也是轻笑着开口说道。

    “不然能做什么呢?都是一个官场上折腾了这么久的人,他们纵然没有想过拉我入伙,也是知道瞒不过我的。我也是早就知道他们可能会有第二手准备,只是没有想到在这花间的态度变换之前,他们的决定竟然这么让人难受啊。”

    “所以父亲您说的,也是早就有定计了?”方潇也是问道。

    方樑平也是点着头说道“你知道这些都是官场的一部分。”

    “潇儿明白,人情,大局。这些我在京城已经学到了。”方潇也是默然地开口说道。ii

    “嗯,看你这么说,想来是对于以后有个想法了?”方樑平也是轻笑着开口说道。

    “是,孩儿想当个富家翁。”方潇也是淡然地笑着开口说道。

    牧流也是惊异地看了方潇一眼,没有想到方潇会有这样的想法。而方樑平则是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这边伸手在一张纸上写了几句话后折了起来。递给了牧流说道“这个你拿去给刘玉田,他知道该怎么做。”

    牧流也是接过后和方潇与方樑平告辞后就走出了方府。而方樑平则是看着方潇说道“说实在的我一直不知道要把你送到哪里去,仿佛哪里都不安全。我比不得你母亲,她是真担心,而我不过是凑凑热闹,但这次找齐王除了你我又不知道谁有这个本事。突然间跟在我身后的你,现在反过来要庇护我了。哈哈哈。”ii

    “父亲您这算是夸奖吗?”方潇也是轻笑着说道。

    “不,这是我对自己的自嘲。”方樑平也是开口说道,“你母亲要是知道这件事,非要好好闹一场才肯罢休。”

    “既然如此,我们不告诉她不就行了吗?”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胡说,骗你母亲的人,有我一个就够了。”方樑平也是笑了笑后将那封徐湘送来的信给烧掉了,而后也是对着方潇说道“且去休息吧,这一天你也够累了。再者明日才是你们真正要干活的时候啊。”自此一夜无话,只有天上的明月照耀着这座名为金陵的城池。

    第二日,这聚仙楼里,也是正开着会。樵夫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后说道“楼主,昨天我们所有人都找了一宿,那个家伙的轻功太好了。”书生也是难得与这樵夫站成了一条线点头说道“虽然他是现行,但是我与樵夫的轻功绝对是要高出绝大多数地榜高手的人。显然这个人的功夫高得可怕。”ii

    楼主也是冷笑着看了这两人一眼说道“比地榜高手厉害,这个功夫高深莫测。那你们告诉我他有什么理由逃跑呢?一个天榜高手驾临纵然无法将我全部击杀,但是杀一两个人后扬长而去也是方便的。尤其是你书生,你应该清楚哪些人有多恐怖。”

    “是属下糊涂了,属下等会儿一定让人更加仔细地查找。”书生也是忙跪下说道。

    “算了,起来吧。昨天那个时候都没有抓到,现在就不要想了。”楼主也是接过那个商人递来的茶后说道,“商人你也坐下吧。”

    “是,多谢楼主。”那个掌柜也是笑了笑后坐到了一边。这让书生也是眉头微微皱了皱。

    “那个人现在过来探查我们的底细,显然是知道了这里就是夜色沉的一个点。那是不是有人该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啊。”楼主也是轻笑着说道。ii

    这商人听到这句话,方才还得意的笑容也是凝固在他的脸上,忙跪下开口说道“楼主,我一直守着规矩,这聚仙楼绝不可能被暴露。”

    楼主叹了一口气后说道“我当然知道你,要是你有问题,你方才还能坐着吗?这聚仙楼你是最长的一任掌柜了吧。”

    “是,我已经当了十六年的掌柜了。”那个掌柜也是擦了自己额头上面的汗,但是却还不敢起身,只得看着楼主缓缓地开口说道。“其实你不必那么紧张的。我这些话不是对你说的,樵夫你自己想一想?”

    “樵夫也是站起身子开口说道“楼主我知道我把戏子什么的带过来违背了规矩,但是每次人我都处理掉了。而且很干净。”

    “你很自信,这在我眼里是个好消息,但是我有一个不太好的消息你愿意听吗?”楼主也是轻笑了一声后,从自己的袖子里取出了一份东西甩到了地上。“你自己捡起来看看。”ii

    那个樵夫也是知道楼主从来不会有的放矢,也是捡起那份东西看了出来。“从那天你拜访花间后,这聚仙楼外就多了一些花间的探子。这是思问阁的情报,还是觉得思问阁故意要毁了你呢。”

    “是那个戏子。”樵夫也是猛然间抓到这里面的关键,急忙跪下来开口说道“属下错了,还请楼主责罚。”虽然这句话很硬气,但是从他那慌忙的状态里也是能感觉到他自己的害怕。没有人能逃脱夜色沉这种组织里的恐惧,哪怕是已经混到这个地位的人。

    “好了,别像一条狗似得请求活命,这样会让人看不起的。”楼主也是厌恶地看了这樵夫一眼后说道,“既然知道了这消息怎么泄露出去,那么也该猜到这来人是谁了。看来花间也是不想和我们做生意啊。”ii

    “楼主的意思是,可以开盘了?”书生也是笑着问道。

    “把生意做大点,反正聚仙楼已经暴露了,那就开个宴席吧,把该请的人请一下。当然该清的也清除一下。”楼主也是微微笑了笑后说道,“还有记得要保证齐王的生死。”

    “楼主不过是一个孩子,您放心好了。”商人也是以为自己够格了,插嘴道。

    “孩子?在皇宫里生长的,还能活得有滋有味的。那可就不是孩子了。那是妖孽。”楼主也是轻笑了一声后说道“我记得这齐王就比那太子小了三岁,但是很显然他比太子要厉害。”

    “楼主,那太子在南京的时候,可是有一支队伍呢。”书生也是点了一下说道。

    “你要是太子,你也会有的。”楼主也是笑了笑后说道,“你见过像齐王这样看到我们这些人还好不慌张,一副吃准了我们不敢动他的状态,好吃好喝,但扭身一提做皇帝就立刻绝食威胁,这是孩子?妖孽,一个不弱于方潇的妖孽啊。”ii

    “按楼主这么说,这齐王是个很有心思的人。而方潇则是武道天才不一样。”商人也是开口说道。

    “方潇若是只是武道一途有天赋值得被这么多人看重嘛?”楼主也是伸手在这人的脑袋上点了点头说道,“好了,你自己去想吧。樵夫你替我去一趟花间顺手警告一下。但别忘了生意。”

    “是,属下明白了。”樵夫没有听到对于自己的处分,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见这边分配任务也是忙开口说道。

    “书生你呢去写些请帖,把该请的人都请来,时间久定在明天中午吧。”楼主也是露出一种高深莫测的笑容。书生自然也是点头应下了。而这最后也是交给这商人的任务,楼主也是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但是胡子在关中的时候被折腾完了,也是只能摸到些毛边,也是叹了一声后说道“商人你呢算一下用度,明日的菜可不能丢了我们夜色沉的面子啊。”ii

    “属下明白。”商人也是答应了下来,于是这些人也是就这么消散在了这里。楼主这是抱着一杯茶轻轻地笑着,仿佛他只是在做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亦或者对于他来说这也仅仅只是一件生意。没有人知道这生意什么时候是个头,但是我清楚这一定是个很难的生意。

    而在夜色沉的另一个据点里,这齐王殿下也是安然地吃着糕点。他在嘴里嚼了一下后,皱眉开口说道“你们这哪里买的,还没有在山东的大饼好吃。”

    “我的小王爷啊,这可是南京城里最好的糕点的糕点铺给您带回来的。您就凑活吧。”一边一个同样岁数不算的大的少年也是开口说道,这语气的苦大仇深也是让人很不理解。

    “你们这个态度不行啊。”齐王也是将这糕点放下后说道,“要是想要我的人看见我被你们养瘦了多不好。”ii

    “我说不过您小王爷,但是啊,您现在也只能配合我们。我想我们之间的友谊的也是快要结束了。”这少年也是看着齐王开口说道。

    “你说你这么好的身手当什么杀手呢?”齐王也是看着这个少年开口说道。一张笑脸上也是透出了几分坚毅。

    “那干什么呢?这不是来钱快吗。”这少年也是坐到了这齐王的边上开口说道。

    “给我当侍卫长,你要钱还是要女人。我都给你。”齐王也是小脑袋一转后说道。

    这少年也是看着这齐王晃着笑身子诱惑他的样子不由得地笑出了声开口说道,“您还是先从这里走出去再说吧。”也是对着小王爷轻轻地拍了拍肩膀。而齐王显然不喜欢被人拍肩膀也是也是微微皱了皱眉。这边却听得一声破风的声音,这少年也是一个闪身就到这外面,把飞刀也是插着一封信就这么稳稳地刻在院墙上。这少年也是将这信拿下来看了看后也是回到这房间里。点燃了蜡烛。这个小王爷也是看着少年的动作开口问道“怎么了?”ii

    “明天就可以决定您要去哪里了,我的王爷。”少年也是将这信纸烧掉后开口说道。

    那个小王爷也是自己躺在卧榻上后说道“还真有些舍不得你们呢。”、

    “承蒙您看得起,我现在宁愿去刺杀那些地榜上的高手,也不想陪着您了。”这少年也是开口说道。

    “嗯?为什么不是天榜呢?”这小王爷也是不解地开口说道。

    “因为刺杀天榜一定死,相比于死。我还是很喜欢您的。”这少年也是说两句俏皮话。对此这小王爷也是安静了下来好像在思考些东西。

    “不过你希望是哪边得到您呢?”这少年也是看着齐王开口问道。

    “哪边都谈不上好,去那所谓的花间我就是一个傀儡。但是早晚还是要死的,毕竟孩子可是容忍,大人就未必了。至于回去,父皇在时定然是我依旧当我的王爷,毕竟父皇有着他自己的自信,他相信没有人能借着我来造反。而我那太子哥哥就未必了。”小王爷也是有些悲观地开口说道。ii

    “那您可以回去争皇位啊。”这少年虽然是夜色沉的四大高手之一,但是对于这些事情他还没有这个小王爷看得清楚。也是疑惑地开口说道。

    “哪有那么容易,不过我都到南京了也是想见一见方樑平。那个敢和我父皇拍桌子的人究竟是怎么样的。而他的儿子好像也挺厉害的,可惜在京城的时候见他不容易,倒是现在好像可以见一见了。”小王爷也是笑着说道。

    “小王爷你若是见到方潇,千万不要提起我啊。”这少年也是忙对着小王爷说道。

    “他有这么恐怖吗?”小王爷也是来了兴致坐起后对着他问道。

    “剑仙的弟子,青年一代第一人。最年轻的地榜第一。”这少年也是一口气说了一串头衔后说道,“反正我知道去刺杀他,和刺杀一个天榜上的人没有多大区别,还有可能招惹更严重的敌人。毕竟这天榜上有他一个师傅,两个岳父。”ii

    “我好像对他更加感兴趣了,只是他会帮我嘛。”齐王也是眯了眯他的眼睛,只是这一幕在一个孩子的脸上让人感到了一丝诡异。而少年人也是知道这齐王在想事情没有开口,这样的情况在他和齐王在一起后也是出现了很多次了。他只是静静地待在一边,一边看着远处,一边也是守护这齐王的安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