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432章 莫要生气
    “这些人布局这么深,大哥你切莫要如此轻视。”赵光耀看了一脸不屑地赵光辉开口说道。“他们要是想在别的地方动手,我赵光辉管不到,但是在我关中的一亩三分地上还没有人敢这么放肆。”

    “大哥,我自然是相信你在关中的实力,同时我对于赵家只要不倒剩下的我都不感兴趣,但是我这个人啊惜命,所以还是希望大哥能早日解决事情的。”赵光耀也是微微笑了笑后说道,“若不是怕死,想来现在我应该是二夫人的座上客了。”

    “他们对于你还是没有摸透,你这个人对什么都没有感情,所以才会有你溺死自己孩子的传闻。”赵光辉也是轻轻地端起杯子后开口说道。

    “大哥还是给我留面子啊,一件事实却大哥用传闻给掩饰过去了。”赵光耀也是笑着,这嘴角也是微微翘起着显然是对于这些事情很满意,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他显得很为难,这赵光耀也是轻轻地说道,“大哥啊,你我兄弟从来都不说什么情分,这应该也是对于你那些孩子的如此放纵的原因吧,不对,应该仅仅只是正菲但是大哥啊,这老三说不好啊。”ii

    “你不是怕死吗?但是现在看上去你好像并不是那么怕死啊。”这赵光辉也是喝着茶说道。

    “光耀多嘴了。”这赵光耀说完后也是果断的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赵光辉也是看着赵光耀那张已经肿起来的脸开口说道“当年父亲给你的评价不就是心狠手辣嘛,不过父亲也给了我四个字。”赵光耀也是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后开口说道“想来不是什么好词,毕竟若是好词,大哥早就散布的人尽皆知了。”

    “你我兄弟四人,你是最聪明的。”赵光辉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父亲给我四个字乃是狼心狗肺。”

    “这么说来,父亲还是在为当年你的选择而生气啊。”赵光耀也是笑了笑后说道。ii

    “毕竟父亲是个义满天下的人。”赵老爷子也是笑了笑,这一对白眉也是微微地颤抖了一下。赵光耀也是看着自己的大哥如今的模样,而后也是伸出了自己那双枯干的手开口说道“大哥,我们都老了啊。现在想来父亲当年确实没有错。若是当年的事情被揭发,那赵家就会一夜之间消失。”

    “是啊,谁又能想到这瓦剌竟然后能陷入内斗?”赵光辉也是叹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算了,不想了,两日后就是正平的大日子。我也是要把重心转一转。”

    赵光耀听到了这么一句后笑着说道“对了大哥,我听说最近这关中城里嚼舌根的人不少啊。”

    赵光辉不在意地摇了摇头后说道“这事情本来应该是齐天南着急的,但是因为正菲的存在,我倒是不得不出手,只是如此我也没有查清楚这里面到底是谁在掺和。因为一个活着的舌头都没有抓到。”ii

    “方潇现在已经是领先了年轻一辈人这么多了,不至于还想着要攀高枝吧。”赵光耀也是端起了自己的茶,轻轻地嗅了嗅后喝了一口。

    “怎么在我这里还怕被人下毒?”赵光辉看了一眼谨慎地过分的赵光耀一眼后笑道,“至于方潇,剑仙的徒弟,苏步青的女婿,难道还用得着攀这齐天南的高枝。而且这孩子还是个有算计的人,虽然正平和正菲都很推崇他,但是若不是他在擂台赛上的状态,我真得可能认为初见时的那个毛糙的小子便是他正真的模样。”

    “但是这个小子可是能影响你布局的人啊。”这赵光耀也是嘴角翘了一下后开口说道。

    “好了,这件事情我心里自然主张,你还是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好好的听曲子吧。”赵光辉也是摆了摆手让这赵光耀下去,而赵光耀也是很顺从地低着头就这么走出了院子。而赵光辉则是往这桌子默默地低着头,不知道再思考些什么东西。ii

    而方潇和陆绩语也是又一次拜访了赵正平,在穿过了那个优美的院子后方潇和陆绩语也是见到了,一脸倦容的赵正平。“你不是已经解禁了吗?干什么住在这,这一阵也是让我们找的有些辛苦啊。”

    “没看到我一张脸?这是累的。”赵正平也是开口说道,“你以为要做一件大事情,不需要提前预备的吗?”

    陆绩语毫不在意地撇了撇嘴,显然是一脸的不在乎。赵正平也是顿时想到这个人就是在南京折腾了一出后才到这边来的,所以也是笑了笑后将这手一挥,说道“都坐下来吧,我这边就一些水果了,你们爱吃吃,不爱吃我也没有办法。”

    方潇也是坐下后说道“你去不进行人员分布了?”

    “差不多吧,还有三天,我爹爹现在算是把权完全放给我了。所以也是正在安排,明天我应该就能把那份分布图给你吧。”赵正平也是认真地说道,而后也是看着陆绩语二人问道,“你们妹妹都给送回去了?”ii

    “废话,多事之秋,要是出了意外。我可没有那个打算。”陆绩语也是开口说道。

    “也是,不过方潇身边总不能不留人吧。”赵正平也是开口说道。

    “忧怜会留在我身边的,我虽然不在意自己在江湖上的名声,但还不至于到被污水泼还能无动于衷。”方潇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

    “忧怜?苏忧怜?”赵正平也是愣了一下后说道“这也不是不行,只是你那未婚妻知道这个事情吗?”

    “你不用想了,我身边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了这件事情。”方潇也是拿过了一个梨咬了一口后说道。而赵正平和陆灵若也是都站了起来“方潇!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些什么!”

    “这么紧张做什么,多坐下,坐下聊。”这方潇也是轻轻拉了拉在自己两边的赵正平和陆绩语后说道。ii

    赵正平也是坐下后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知不知道,这样会造成多么大的风险啊。”“这个风险不过是回到了你们身上而已,所以你们不用叫这么响的。”方潇也是又咬了一口梨后说道,“要知道我方潇可是背负着丧失官职和未婚妻的风险在帮你们做事情。现在公平了,我不过是一个工具,而风险也重新回到了两位的身上。”

    “方潇,你要知道你们大海,仿佛是燃烧起来了,霍霍地闪烁着一片浩瀚无际的红光。我陆家车队的钳制下。”陆绩语也是被方潇的话给吓出了一些火气,直接开口威胁道。

    “陆绩语,我劝你好好说话,因为我想要让陆家消失,并不是没有能力,大不了我可以先让你这个陆家的家主消失。”方潇也是眼神中微微透露出了一些凝重的神色。ii

    “玩笑,不要在意了。”陆绩语也是变脸似得笑着,而后也是身子微微向后倾斜了些,也是远离了方潇一点。赵正平倒是没有这陆绩语那么反应过激,但也是笑着说道“只是方潇啊,我可以接受风险回归,但是你方潇也是故意把这件事情搞砸,我赵正平发誓,至少你方潇不会好过。”

    “好不好过,我还真得不知道。”方潇也是冷笑着开口说道,“我只知道,我这个啊,一向是吃软不吃硬。两位与其指责和恐吓我,还不如好好将这一次的事情谋划好,当然说不定齐思瑶想嫁给你呢?”

    赵正平知道方潇不好对付,尤其是他那一张嘴,有时候比起他的那一身功夫更显得恐怖。这个时候幻玉也是踏着轻巧地步子走了进来,一看到这三人也是围着一张圆桌坐着也是,也是忙行礼开口说道“幻玉见过公子,方公子、陆公子。”ii

    赵正平也是觉得找到了救星笑了笑后开口说道“幻玉来得正好,我方才还说少了些趣味呢。”方潇自然也是懒得去搭理赵正平这些小手段,也是将这梨又吃了几口后,将这梨核放到了一边。

    这边幻玉也是高兴地笑了笑后开口说道“如此,我便给三位唱上一段,这还是我跟着方公子家的墨兰姐姐学得呢。”这幻玉也是寻了个位置后开口唱道“冤叠叠,恨重重,怨气冲云宵。风雪肆虐,教人魂魄消。可怜我,含冤受屈未伸雪,杀人凶犯反得法外逍遥。今夜里荒郊捱霜雪,梅亭畔谁把孤魂招。履薄衣单怎忍受,一步一泪恨难消。含冤受屈又罹祸,只恐命丧在今宵。风啊,风卷松声魂欲消,愁人惨景笔墨难描。天寒地冻雪花飘,夜黑路尽生死难料。落梅声凄泣,此冤何时消。恨煞那瘟县令,贪赃枉法,把我来百打千敲。实只望,三司会审冤能白,怎知死罪竟难饶!细思那堂上按院明是王公子,却为何狠心不相认?把情忘却了!心中疑难决,血泪湿鲛绡。今夜里,空对腊梅诉衷曲,雪埋芳洁恨难消,此恨难消!乔装潜行人不识,踏雪寻妻到梅亭。朔风刺痛人肌骨,冰雪难消儿女情。只为三姐情义重,不避风雪走一程。见故人我悲喜交并,满怀心事欲诉无凭。一别几年沧桑变,今日公堂乍见喜又惊。皆因案情未白难相认,只得乔装踏雪到梅亭。如此漫天风雪夜,你捱寒又受冻,怎不痛煞我金龙!人情既然冷落,轻裘何能生温?”ii

    方潇也是轻笑着说道“好了,我正平事情若是有麻烦,大家都很难处理。但是我方潇一定是第一个被攻讦的。所以我若是还没有怕,你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赵正平也是微微屈了下身子后开口说道“方兄的人品,我不该怀疑的。这件事情是我赵正平孟浪了。日后必有回报。”而后赵正平也是挑了个水果后慢慢地吃着。

    而陆绩语也是尴尬地笑了笑后说道“我就没有那么多事情了,回头定有一份礼物送到南京府上。”看着这边逐渐安静下来这幻玉也是笑着唱道“王金龙,负心汉,奴为你矢志坚贞苦难重重,到今日披枷锁有冤难鸣。枉你为官不把是非辩,何必甜言蜜蜂语假惺惺?三姐,都只为,三司会审王法无情,堂上阶下虽咫尺,犹如银河隔双星。案如山重官身薄,偶一不慎丢前程,进退两难一时不敢认,致令我,纵不负卿也负卿。王公子你为怕王法,因而公堂之上不敢相认么?闻斯言有如乱箭穿心胸,枉费我矢心守志一片痴情。想当初蒙垢偷生,只望你展翼鹏程。到今旦你玉堂金马登高第,只晓得官家体面纱帽前程,却不怕负恩忘义千载骂名。既然案情未白难相认,就该秉公审问细察明。却为何是曲直无容辩,今晚又惩我捱雪受苦刑?无非是巡按岂能妻犯妇,烟花怎可配簪缨。只怨我北楼错把终身托,才落得王法之下丧残生。真个是痴心女子负心没,头上乌纱重于情。劝三姐把气平,容我把衷曲细陈明。公堂法地,虽然不敢将妻认,今夜晚我愿违法寻妻到梅亭。望你细将蒙冤事,一一对我说分明。才可据理平冤案,才能重续鸳鸯盟。春蚕到死丝也尽,妾未敢妄想续鸳盟,璧玉碎时不改白,只求高悬把冤平,么王巡按我的青天大人!”ii

    齐思瑶也是微微拍了拍手后说道“现在这人走了大半,可是就为难了苏姐姐啊。”

    赵晴可也是笑着说道“若是当时知道苏姐姐你还有这么一手,我那时一定是天天拜访这方府。”苏忧怜也是白了这赵晴可一眼后说道“你去方府如何找得到我,我都没有去过方府呢。”

    赵晴可也是尴尬地拉了拉自己的面颊后笑着说道“本想着和苏姐姐拉近些关系,倒是被自己给退远了。”苏忧怜也是笑着说道“我这人脑子笨,远不如他们活泛,所以总是喜欢直来直去,若是得罪妹妹,还希望妹妹们不要生我这个莽撞人的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