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427章 赵陆反制
    “这是实话都不让人说了吗。”方咏宁也是嘀咕了几句后就自顾自到一边去了。而赵晴可也是笑着起身陪着方咏宁往这里面走。一边走也是一边说道“你这妮子,现在这齐小姐可是我的嫂嫂了。可不能让你欺负了。”方咏宁也是笑着说道“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个护卫的心?”

    “那是,我赵晴可是个面慈心善的人。”赵晴可也是笑着同方咏宁继续往里面走。而这陆灵若也是笑着说道“反正都只是一个过程,何必在意呢?”

    “女子未必没有选择权啊。”齐思瑶也是直接开口说道。这话出口后也是让这陆灵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毕竟这话可是不简单啊。心说‘好不容易这事情也是结束了。你齐思瑶非要让这苏忧怜有所想法是做什么。’

    “若是与齐小姐做姐妹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苏忧怜的话也是让周围的人一惊。而后苏忧怜也是笑了笑后继续说道“但是毕竟齐小姐的身份太关键了。我苏忧怜一个女子,此命不足惜。但是有些人的命可不应该丧于某些乱七八糟的关系啊。”ii

    这话也是相当于直接指着齐思瑶让她不要干出一些对方潇不利的事情。齐思瑶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苏姐姐这话,也是让思瑶受教了。”也是端起这茶对着苏忧怜比划了一下后开口说道“苏姐姐这杯茶,我以茶代酒。敬你。”苏忧怜也是深深地看了这齐思瑶一眼后,端起这杯茶后说道“希望思瑶妹妹这七窍玲珑心不要糊涂。”而后也是一饮而尽。齐思瑶也是笑了笑后将这杯酒喝了下去。

    “如此好,如此好啊。”陆灵若虽然蕙质兰心,但是对于这两个人之间的争斗也是只能当做听不到,毕竟这两个人之间的斗争都是因为一个方潇,陆灵若能听出来却不能点破,也是有些难受。只得和稀泥,希望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但是这墨兰也是笑了笑后说道“我也是好久没有看到小姐这么开心了呢。”苏忧怜也是笑了笑后说道“这君子间以得一知己为傲,我今日有这么一个姐妹怎么会不高兴呢?”ii

    墨兰也是跟着说道“只是小姐,这君子的知己也有不少是那红颜知己啊。”

    “就你聪明。”陆灵若也是看着墨兰说道,而后也是忙把这话题往别的地方引起,“对了,墨兰你看看这么有意思,不妨在唱上一段,也让我们休息一下,毕竟今个儿晚上,估计有饭吃了。”

    墨兰本来想追问一下这陆灵若话里的意思,但是看着这陆灵若那盈盈笑意就知道这个人不会直接点明于是也是直接开口唱道“怕流水年华春去渺,一样心情别样娇。不是我无故寻烦恼,如意珠儿手未操,啊,手未操。仔细观瞧,自己选挑,锁麟囊上彩云飘。是膨城为何生双角?好似青牛与野飑。是何人将囊来买到,速唤薛良再去选挑。春秋亭外风雨暴,何处悲声破寂寥。隔帘只见一花轿,想必是新婚渡鹊桥。吉日良辰当欢笑,为什么鲛珠化泪抛?此时却又明白了,世上何尝尽富豪。也有饥寒悲怀抱,也有失意痛哭嚎啕。轿内的人儿弹别调,必有隐情在心潮。耳听得悲声惨心中如捣,同遇人为什么这样陶嚎?莫不是夫郎丑难谐女貌,莫不是强婚配鸦占驾巢。叫梅香你把那好言相告,问那厢因何故痛哭无聊?梅香说话好颠倒,蠢才只会乱解嘲。怜贫济困是人道,哪有个袖手旁观在壁上瞧!蠢才问话太潦草,难免怀疑在心梢。你不该人前逞骄傲,不该费词又滔滔,休要噪,且站了,薛良与我去问一遭。”ii

    而这边的事情一了方潇和陆绩语也是打了一个眼色后,也是来到了这赵府里面。“要是抓到很难看啊。”陆绩语也是看着方潇一脸玩味地说道。方潇则是笑着说道“那你可以不去啊,我方潇自信能来去自如。”

    陆绩语也是白了他一眼后直接说道“不是你小子真以为自己是头蒜了是吗?在天榜眼里你看不够看的。”方潇也摊着手开口说道“我清楚啊,但是这天下只有十个天榜,你觉得这赵府里够藏几个。再说了我们就是去看看赵正平,他那里的看管程度,真得是个人都能进去。”

    “算你有道理。”陆绩语也是一脸被方潇说服的样子。而后也是对着方潇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方潇也是笑了笑后将这扇子收到这袖子里后一个腾空就到了赵正平这关被禁闭的院子里。而后陆绩语也是跳了进来,就在这方潇后面两步的样子。ii

    方潇也是过来了一眼后说道“不错啊,这些东西都没有碰掉啊。”

    “我只是受伤了,不是多么重的事情。”陆绩语也是看着方潇不满地开口说道,“你小子不要搞得我像是走都走不了的样子。”

    而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也是响了起来“你们这潜入的人,是不是也注意一下啊。”两人抬首看过去,果然是赵正平插着手一脸无奈地看着方潇和陆绩语。陆绩语闻言也是凑了过去后开口说道“真是有意思,你这个关禁闭的人,真是越过越舒服了啊。”

    “先进来。”赵正平也是没有理会这陆绩语的话后也是拉着方潇一块走了进去。而后也是关上了这房门。三人也是围坐在这圆桌前淡然地聊着天。方潇也是看着赵正平笑了笑后说道“好了赵兄,可是聊一聊了吧。我不信你赵正平不知道现在的消息,更不相信这什么订婚是赵老家主自己一时想出来的。你赵正平若是中间没有通气什么的,我不信。”ii

    赵正平倒是一点都没有神色上的变化,给三人都倒了一杯茶后。淡淡地笑了笑再开口说道“方兄糊涂了。”

    “怎么?你赵正平现在还要辩解一下吗?没事我方潇给你这个机会。”方潇也是接过这一杯茶后说道。

    赵正平也是摆手说道“做了就是做了。这背后的手段若是没有抓住,那就是你高超,但若是抓住了再狡辩什么的,可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陆绩语也是笑了笑后说道“我好像明白赵兄的意思了。”

    “陆绩语,你要是陪着他玩些玄幻的东西,打机锋。那我的针你怕是又要感受一下了。”方潇也是说着顺势摸了一下腰间。陆绩语看到这一幕也是感到自己的身子一重,而后对着赵正平笑了笑后端起茶不说话了。ii

    “我的意思是说,现在方兄在我这里也拿不到什么好处,还不如想一想怎么破这个局。”赵正平也是摊着手说道,“当然我可是不喜欢这一场姻缘的,方兄若是破坏了,日后黄金万两必然奉上。”

    方潇也是笑了笑后说道“好一个黄金万两,但是方潇也要有命花呀。”

    “方兄想从这关中走出去还是方便的吧。”陆绩语也是开口说道,“至于家人,这赵家和思问阁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做不出这么下作的事情。而且尤其是赵家这面,又是正平,又是正菲的。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倒是出奇的一致。”

    “但是齐思言怕是要往死里追杀我了。”方潇也是喝着茶说道。

    赵正平摆了摆手后说道“方兄我一早就说了,你在我这拿不到什么东西,再者这齐思言算什么筹码吗?这齐思言当时可是想要你的命啊,你真得放的下?还是说这思问阁能给你敞开大门不成?”ii

    陆绩语也是开口说道“方兄,你现在应该在想若是接到了那三枚银针该怎么办。首先的一个问题,如此大廷广众之下,你如何把人带走。”

    “你真得觉得会有很多人出手阻拦?”赵正平也是笑着开口说道,“首先这事情无关的人自然是不会第一时间出手,怎么也要让赵老爷子客气一句。于是能第一时间出手的只有这我爹和齐天南了。而且我爹虽然是半步天榜,但是要说稳赢方潇本就是一句笑话,何况方潇只是走脱呢?”

    方潇也是看着赵正平开口说道“这齐天南呢?你赵正平给我一个我能打过这天榜的理由。”

    “苏步青。”赵正平也是开口说道,“苏步青不会看着你死的。你不用反驳,无论这件事情你干得多么混账,他都会日后算账,至少在里他会让你先逃出去。而至于赵家下面的搜捕,正菲一定会干预的。而我也会约束手下的人。再者这镖局那边我记得你还有着一份情吧。”ii

    “情谈不上,只是有些交集。”方潇也是开口说道。

    陆绩语也是笑了笑后说道“方潇,这往南行,我陆家能帮你的就是散布烟雾了。毕竟这思问阁的总部也在南京。”

    方潇也是笑了笑后说道“没有想到最后我方潇还是中了阳谋啊。”

    “你中的不是我赵正平的阳谋,也不是齐思瑶的。而是你自己的。你方潇的信誉还没有响,却自己立了出去。这一次你方潇倒是可以当一次逃兵,无非就是不在武林混了。”赵正平也是笑着开口说道。

    陆绩语则是亮了一下眼睛后说道“其实这么一闹,方潇的名声怕是要支臂当年去集宁的那几位了。”

    “未必,甚至要高一些。毕竟这现存的那几位,今天也是在方潇手里丢了些面子。”赵正平也是笑着说道。ii

    方潇也是摸着下巴开口说道“我好想有些明白了。这是一次你们赵陆两家对于思问阁的反制吧。”

    陆绩语也是笑着对赵正平说道“你看看这个人,你永远都不能利用他。”

    而这个时候赵晴可也是招呼着众人到这正厅里吃饭,这边也是由赵正菲送来一只烤羊。让这赵晴可兴奋不已,也是让众人坐定后说道“如此我们就好好的吃上一顿,今晚上不许闹。”而后也是看着墨兰说道,“也得让这丫头把嘴管上,这样吧墨兰还是再唱上一顿,待这烤羊再热一会儿,就用羊肉堵着这妮子的嘴。”

    这话也是赢得众人一阵嬉笑。而苏忧怜也是对着墨兰示意了一下。于是这墨兰也是一脸不情愿地开口唱道“听薛良一语来相告,满腹骄种顿雪消。人情冷暖凭天造,谁能移动他半分毫。我正富足她正少,她为饥寒我为娇。分我一枝珊瑚宝,安她半世凤凰巢。忙把梅香低声叫,莫把姓名信口晓。这都是神话凭空造,自把珠玉夸富豪。鳞儿哪有神送到。积德才生玉树苗。小小囊儿何足道,救她饥渴胜琼瑶。欣逢这日晴和回家探望,哪有这千斤发任你摘玩。我与你买竹马小试庭院,这是我疼爱他娇纵千端。新婚后不觉得光阴似箭,驻青春依旧是玉貌朱颜。携娇儿坐车中长街游遍,又听得哭号声动地惊天。却为何众百姓纷纷逃窜?见此情倒教我胆战心寒,叫车夫改程途忙往回转。顷刻间又来到一个世界,叫梅香唤院公你为何不来?腹内饥唤郎君他也不在,却为何在荒郊不见亭台?莫不是应验了无情的水灾?恍惚间与众人同把舟载,老娘亲说不定波中遇害,苦命的大器儿鱼腹葬埋!见胡婆好一似空山闻籁,你可曾见我夫与我萱台?听他言把我的肝肠痛坏,你送我回故乡寻找尸骸。一席话惊得我如梦方解,看见了年迈人想起萱台!”ii

    “还是灵若姐姐有先见之明啊。”齐思瑶也是看着陆灵若开口说道。

    陆灵若也是把这酒杯放下后说道“这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我原以为这大公子会来,不想是三公子来了。”赵晴可则是夹着一块肉放到嘴里后说道“我大哥给关禁闭了,你这陆家的消息也太闭塞了。三哥来是因为知道我去不了今晚的大聚会,所以给我送了些吃食。远不是你陆灵若所想,简单而言,这一次是上面博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