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421章 如此闭门
    赵光辉也是看了她一眼后说道“我若是没有到过江南又怎么会把夫人带回来呢。”而这句话也是让那烟柳的脑袋缩了缩,不在说话了。而那边方潇也是一抖袍子就飞下了擂台。

    那刘青时也是恶狠狠地瞪了方潇一眼后,吐出了一口鲜血晕了过去。那些五岳剑宗的人也是急忙把这刘青时给带回自己的地盘了。这边陆绩语也是看着被抱走的刘青时对着方潇开口问道“方潇你这是下狠手了啊,看来这小子的也是个嘴上碎的人。”

    “胡说八道。我这都收着力道,绝不可能内伤。”方潇也是拿起放在茶几的茶喝了一口后说道。

    “那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啊。”陆绩语也是有些意外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后开口说道。“气血上涌,一看就是脾气不好的,若是如此他这辈子也就到此为止了。”方潇也是摆了摆手后说道。ii

    “气量小?呵呵呵,这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我就不和你比,这不是脑子有问题吗?”陆绩语说完后也是身子抖了抖后往后面拉开。

    方潇也是看了他一眼后开口说道“你干什么去啊,这边不是还没有结束呢?”

    “这边结束都要下午了,到时候回来看你打穆晚风就是了。”陆绩语也是扭过身子看着方潇说道。

    “穆晚风确实不错,但是你就那么确定他能杀出来?”方潇也是皱着眉头开口说道,“这点苍派和天剑门确实可以不当成一回事,但是丐帮还有个石步宝呢,石兄的本事还是可以的,至少与这穆晚风在伯仲之间。”

    “你六扇门的情报系统确实可以更新了。”陆绩语也是看着方潇说道,“这丐帮也是进行了新的帮主选举,这净衣派胜了。虽然净衣派那个年轻一辈死在了这一次的斗争中。”ii

    方潇听得这句话脱口而出就是“是那个蒙鸣?我记得他和你关系还不错呢,也是龙凤榜前几的人物啊,怎么会这么就没有了呢?”

    “额,这里面的道道你就别管了。你所要知道的就是这现在的丐帮是净衣派主持,但是这拿得出手的年轻一辈只有这石步宝了。如此到了八强也基本就满足了丐帮的要求。丐帮本来就不太看重武林大会上的排名,至于那盘龙棍,丐帮可是供着打狗棍呢,所以这盘龙棍还不如给他们买些吃的来得划算。”

    “你这说法还真是有些新奇呢。”方潇也是开口说道,“如此这石步宝若是有那么点出头的迹象这边都会把他给摁下了是吧。如此我们就逛逛去吧。”

    “你和那石步宝不也是好友吗?”陆绩语也是笑着笑道,“你方潇这君子名不副实啊。”ii

    “我与绩语难道就不是好友了吗?”方潇也是反问了一句。绩语闻言也是用着扇子指着方潇笑了笑后收起手往这外面走去。而台上这石步宝也是已经跳上了擂台。

    陆绩语也是和方潇走到了这外面,陆绩语也是拉过了一个小厮后开口说道“带我们去赵大公子哪里。”

    “两位公子,不是我不带您们去,只是这大公子闭门思过,是老爷亲自发话的。你们确实影响不大,若是让老爷知道是我带过去的,我这一身皮囊怕是麻烦了。”

    “如此方潇你且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找赵家主讨个东西当信物。”陆绩语说完后,也是一溜烟就上到了这观礼台上。因为这下半区的比赛还没开始,众人也是淡然地坐在一起聊着些有的没的。ii

    赵光辉也是看见了走过来的陆绩语后开口说道“绩语啊,你今个儿怎么上来了。你这位置都是让我们给撤掉了。”

    陆绩语也是对着赵光辉认认真真地行了一个礼后开口说道“赵伯父,绩语也是不喜欢和你们这些老人家在一块啊,这不是正平被您给关起来了嘛。”

    “这小子无故挑起与你的比斗,还将你打伤,我罚他闭门思过还是轻的。”赵光辉也是开口说道,“说到这里,对了,你小子的伤好了点没有。”

    陆绩语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多谢伯父关心,我这身子还行。不过是气血上涌才会显得那么难看,再者方潇在边上又控制了一下,所以现在也是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赵伯父你看既然我也没有事,不妨把这正平给放出来吧。”ii

    赵光辉也是斜着扫了这陆绩语一眼后说道“也是少见,还有人帮着打自己的人给求情的。再说了,绩语你觉得有资格跟我讨论我怎么处罚我的儿子?”

    “绩语自然是没有资格讨论这些人。”陆绩语也是低着头对这赵光辉开口说道,“只是正平是我的朋友,我若是能做些什么,我还是想要做的。要不这样吧,伯父不妨让我先去见一见他。”

    “也罢,难得你们这份友谊。不过这吃食不得给他带去,这罚还是要罚的。”赵光辉也是笑着开口说道。

    “是我清楚了。”陆绩语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既然赵伯父同意了,那伯父拿一个东西出来吧,这手下人可是怕得不行呢。”

    “你这小家伙倒是会损人。”赵光辉虽然这么说,但是还是从这茶几上挑出了自己方才那块玉佩后扔给了陆绩语说道“这东西带过去就给正平吧,告诉他这几天好好想上一想。”ii

    “好的,赵伯父。”这陆绩语也是笑了笑后就拿着这玉佩后往下去了。齐天南也是喝了一口茶后说道“这正平被你一罚,这些丫鬟的眼力劲也是差了很多。”齐天南也是抖了抖这已经空了的茶杯给众人看,也是赢得众人一阵笑声。

    赵光辉也是冷哼了一声后说道“你齐大阁主想要让这茶水还需要等一会儿吗?”苏步青也是笑了笑后说道“齐阁主还是别难为这些下人了,你看看这丫鬟都被你这一句话给吓成什么样子了。”

    “也是,我这个人从来都没有什么特别在意的东西。”齐天南也是笑了笑后说道,“但是赵正平我还是关心的,当然了,你们六扇门的方潇我也是很关心的。”

    “齐天南你的话有些多啊。”赵光辉说完后也是继续看了一眼烟柳说道“唱个曲子吧,省得让这人多嘴。”烟柳哪里有别的话,这喉咙一转后也是开口唱道“两年来随兄弟东藏西躲,日隐身夜潜行受尽奔波。思官人想妹妹心中难过,孤雁哀鸣泣长空。昏沉沉更深夜已静,忽闪闪眨眼满天星。恍荡荡磷火多不变,唧唔唔鸱枭声乱鸣。弱怯怯双足多疼痛,病奄奄衣宽带又松。扑漱漱泪珠如泉涌,意悬悬心神多不宁。乱纷纷村庄犬声送,絮叨叨雄鸡报五更。痴娇娇红颜多薄命,哭啼啼不觉到天明。战兢兢过桥心惊恐,泪汪汪好似哭长城。雾腾腾望见松柏影,挣扎扎来到妹坟茔。哭妹妹叫人肝肠痛,悲凄凄力竭哭无声。嫂嫂?你快站起来,见嫂嫂直哭得悲哀伤痛。冷凄凄荒郊外哭妻几声,怒冲冲骂严年贼太暴横。偏偏的奉承东卖主求荣,咕哝哝在严府贼把计定。眼睁睁我入了贼的牢笼,闷悠悠回家说明了情景。气昂昂贤德妻巧计顿生,急忙忙改行妆要把贼哄。哗啦啦鼓乐响贼把亲迎,恨绵绵暗藏着短刀一柄。弱怯怯无气力大功难成,痛煞煞莫奈何自已刎颈。血淋淋倒在地严贼胆惊,哭贤妻哭的我悲哀伤痛。盼哥哥大功成衣锦回京,可喜国贼被参倒,祭奠夫人走一遭。满怀悲酸把坟扫,一见周仁怒火烧。咱两个今日车对了,你死我亡两开交。”ii

    而这边方潇与陆绩语也是那小厮的领路下走进了赵家正厅左侧的一个院子里,这院子才一进去就让人不由得让人心生向往,那真是依山靠水,自然优美,画栋雕梁,鬼斧神工,园庭宽阔,内外精致,中间有透壁花窗,绫门绣户,分外优雅。树木丛丛,楼阁隐隐,奇花异草,香气扑面,山石林立,处处可观,光滑如洗,细草如毡,藤萝得路,鸟叫虫鸣,小苑微风,沁心怡情,通幽曲径,其乐无穷,绕过假山,见前面高搭秋千一架。在往后就看到了一件不大不小的厢房。说是关禁闭的房子,倒也是窗明几净。

    “方潇啊,你说这赵正平这是被罚了?”陆绩语也是看着这个院子有些出神地开口说道。正这个时候方潇还听到了女子嬉笑的声音,也是眉毛一挑后说道“好了,现在我可以确定这个人一定过得比我们想象地要好得多。”ii

    “这不是废话吗。”陆绩语说着也是直接上去把这房门给踹开了。里面的赵正平正坐在那床上看着那幻玉演奏。赵正平倒是一点都不意外方潇二人的到来,还对着幻玉说道“别紧张,他们也就是过来嘚瑟一下。”而后看着方潇二人开口说道“干什么啊,你们两个进来能不能敲一敲门,看看把我这丫鬟给吓得。”陆绩语也是直接把那玉佩扔给赵正平后说道“我们要是知道你在这边这么舒坦,也就不辛辛苦苦地想办法来看你了。”

    “我还是感念你们的。”赵正平也是将自己脚上的被子抖平后说道“幻玉给他们再唱上一段。”

    幻玉也是点了点头后这玉手一挥,这曲子也是开了起来“我骂骂一声周仁周仁呀,我把你忘恩负义的匹夫。是你那年失却饷银,遭贼陷害解京定罪。我念你忠良之后,哀求公子救你不死。公子他又与你结为,异?姓?的?兄?弟。越说越想越气愤,开言叫骂小周仁。忘恩负义心太狠,你卖友求荣居何心。老伯不必动气愤,听我把话说原因。周仁做事虽不瞑,要对天地与鬼神。我说此话你不信,事后方见人的心。做恶人必遭恶来报,天网恢恢你罪难逃。出奇谋平倭寇万民欢畅,奉圣命今日里凯歌还乡。杜文学在途中心如潮涨,除国贼灭奸党重振朝纲。见周仁把我的牙关咬碎,你不该驱炎附势寐奸谗。食前言背信义忘了根本,为作官献我妻坏了人伦。今日里即见面岂能容你,尘世上岂容你无义贼。无情棒打的我皮开肉绽,好一似觳觫羊脱离刀尖。浑身上无完肤蓬头垢面,放大声哭奔在贤妻墓前,我夫妻受尽苦保持义气。费千心设百计救人出狱,作郎官把夫人又替人死。”ii

    “那我们还是别做朋友了,我可干不成什么托妻献子的事情。”方潇也是摆了摆手后说道。

    “知道,知道。”赵正平也是笑着说道,“谁不知道,要是动了这苏忧怜你能把他全家给灭了啊。”

    “原来是苏忧怜啊,我还以为是齐思瑶呢。”陆绩语也是嘴角勾着对方潇和赵正平一笑,也是让这两人一阵翻滚。赵正平也是对着那幻玉打了一个手势后,那幻玉也是直接开口唱道“舍已妻救人妻恩爱割离,我哭一声妻呀,我早死的兰英妻呀。咱夫妻受人之托,嫂嫂临难。是你慷慨替她一死,我只说情也尽了。义也全了,谁知哥哥回来。见面不容开口,先是一顿的饱打。打的我血肉横飞,体无完肤。是我有口不能辩,有冤无处伸了。叹人间多荆棘世途艰险,难得你贤德妻节义双全。扶正义除邪恶舍己救难,孤寂寂埋荒丘隐恨长眠。愿已偿债已还无有遗憾,问贤妻今夜晚魂归哪边。生不能常恩爱百年相伴,九泉下与贤妻共话团圆。见兄弟倒墓前魂飞魄散,声声泪滴滴血揪心裂肝。怪小老错传话祸害非浅,屈打了好兄弟冤上加冤。受苦的兄?长,你们团圆了。李兰英秉侠义人神共鉴,我弟兄祭英灵跪倒墓前。今日里国贼灭消除大患,整朝纲伸正义万民心欢。贤德妻你必然心欢意满,夙愿还瞑双目含笑九泉。”ii

    “你少来,以为我听了一段曲子就会忘了?你脑子秀逗了吧。”陆绩语也是看着赵正平开口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