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420章 也曾到过
    “这么说柳姑娘倒是觉得这小子还不错?”赵光辉也是开口笑着说道。

    柳若冰却摇了摇头后说道“我只是觉得我们这个层次何必对于这些人过分在意呢?再说这刘青时下一个对手是方潇,你们难道还觉得他是方潇的对手?”苏步青也是笑着说道“柳姑娘还是不了解方潇啊,这小子不是一个争这些东西的人,要不是那武当那一声喊得快,我估计那小子已经认输后下来了。”

    齐天南也是摸着自己的胡子笑着说道“也是一个有些脾气的小子啊。”这眼神里也是透出了几分奇怪地神色。左清狂也是笑着说道“这小子也是算是当代青年第一人了,不过那刘青时的个性未必会让方潇好受啊。”

    “那刘青时就要吃苦头了,我在方潇手上都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他就更加别说了。”那个夜色沉楼主也是笑着说道,只是声音也是有些沙哑让人生畏。苏步青也是冷哼了一声后开口说道“你夜色沉的大楼主什么时候还会怕一个小小的捕快啊。”ii

    “捕快我当然是不怕,但是我这个人不喜欢招惹轩辕阁这种背景深厚的组织,而且那些人还神出鬼没的,我连报复都没有办法报复他们。”那夜色沉的楼主也是阴冷地笑了笑后开口说道。

    “你还是老老实地对谁都好。”坐在那夜色沉楼主身边的于德龙也是伸手拉了拉这夜色沉的楼主后开口说道,“你们说这方潇能不能顶住那刘青时的挑衅啊。”

    “与其聊这个,我到说还不如猜一猜那个刘青时到底有没有脑子,他若是真得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了,那纵然是被方潇打死了都是活该。”齐天南也是笑着说道。

    “如此这是天南作东了?”这赵光辉也是笑了笑后说道。

    “我思问阁这个本钱还是拿得出来的,只是身上也是有些囊中羞涩啊。”齐天南也是一摇身子后说道,“而且这是关中,我就不越俎代庖了吧。”随着这句话出口,这个赵光辉也是认真地点了点头后说道“天南这话都出口了,我还怎么说呢?不过既然是我做东,那赌什么就听我的,如此猜一猜这方潇会不会少年习性吧。”ii

    “少年心性吗?也是说猜方潇会不会忍耐这个刘青时。”左清狂也是将自己的身子靠在了椅背后开口说道,“如此赵家主你这庄家打算怎么开盘呢?”

    “我猜方潇会动手。赔率一赔三。”赵光辉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说完后这赵光辉也是从身边摸出了一块不错的玉放到了这茶几上。而苏步青也是笑着说道“我这边值钱东西不多,本来想着就不动了,但是这赚钱的机会不能错过啊。”苏步青也是说着从身上拿出了一锭金子后开口树说道,“我这边也是钱不多,就跟着赵家主吧。”

    “按我们思问阁的情报,方潇的脾气太好了,这样的人没有机会的。”齐天南也是从自己的腰间摸出了一块剑型的玉佩放到了这桌上,“我赌这方潇不会生气。”ii

    “我这个人懒得动脑子既然天南是这么说的,那我跟就是。”这左清狂也是笑了笑后从袖子里抖出了一颗红宝石后放到了这桌面上。

    “左大侠这还是有钱啊。”这于德龙调侃了这人一句后也是从身子里抽出了金子做的护心镜。将这护心镜扔到这桌面上后开口说道,“我也觉得方潇这孩子是可以避开这些的。这一赔三老赵这次可是要大亏了。”柳若冰则是眨了眨眼睛后开口说道“我可不觉得赵家主是来给我们送福利了,我选方潇会出手。”而后也是一锭金子也是放在了茶几上。待到众人都下完注后,这边也是重新回归了安静。

    而下面也是都休息好了,这刘青时也是抢先跳到了这擂台上。方潇也是很自然的上台,正想鞠个躬后下场却看见这刘青时冷笑着开口说道“你就是方潇啊,看起来也没有传闻的那么厉害吗?请这么多的人不容易吧。”ii

    方潇也是白了他一眼后开口说道“我本就是传言而已。”方潇正想接着说出那句认输,却听到那刘青时开口说道“也是毕竟是靠着人弃权上来的。我劝你还是自己跳下台去,等会儿说什么肚子疼什么的,还能保留些面子。”

    “那你若是不给我面子又是怎么一番景象呢?”方潇也是时候声音低沉下来了,也是下了这刘青时一条。这刘青时也是握着剑的手紧了紧后开口说道“我们若是不给你面子,那就无所不用其极。”方潇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那就不必给我面子了。”方潇说完后这扇子也是插到了身后,右手一拍腰间这一把宝剑也是飞出了鞘。方潇也是把这剑拿到了手上后对着刘青时说道“这剑我通常不出鞘了,但是这次对你用,也是给足了你的面子。”ii

    “哈哈哈!”这刘青时显然是没有好好地了解过这方潇。也是嘚瑟地摇了摇手后开口说道,“如此我就在这里等着方潇你的高招了。”说完这一剑也是拿了起来。方潇则是扫了这裁判一眼后说道“等会儿你们可能用不了这个舞台了。”

    那裁判也是有些意外地看了方潇一眼后,点了点头往这外面稍微挪动了一下。台上的那些看到这一幕这眼神也是在那齐天南的身上。齐天南则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有意思。方潇这孩子还是少年心性啊。看来这人纵然在成熟,他的心内也是还个孩子。输的不怨。”而后也是把他和左清狂身上的赌注往那边的人而去。赵光辉也是接过了这些东西后说道“这一战没有意思了,方潇要动剑了。还是听会儿曲子吧,烟柳我想听个杨家将的故事,你也是慢慢地唱吧。”ii

    于是这烟柳也是走出来赢了一声后开口唱道“焦孟二弟连声禀,他言说来了八王主公。他来此为的是杨家宗保,急慌忙出帐去迎接贤君。进帐来先问声宋王爷好,八千岁安宁可安宁。我叔王好来他倒好,有本御安宁倒也安宁。既安宁你不在黄罗宝帐,你来在行兵宝帐所为何情。有本御黄罗帐刚刚坐定,那孟良不住地来报军情。他言说杨元帅发下军令,杀杀杀斩斩斩杀斩者何人。八千岁进帐来要问此话,君问臣父问子不得不答。汉钟离进雁门将诗留下,他摆下天门阵一百单八。枪挑了穆天王大祸惹下,怒恼了穆桂英一声好杀。小宗保出营去胆比天大,穆柯寨儿招了穆氏金花。因此上回营来将儿杀剐,斩宗保与宋王整理国法。小宗保犯了罪本该问斩,你念起小冤家还在幼年。八千岁休提儿幼年,有辈古人表帐前。三国有个周公瑾,七岁学法九用兵,十二官拜都督印。执掌江南百万兵。有志不在年高迈,无志枉活百岁春。”ii

    下面的方潇也是手腕一抖一阵剑花翻滚,看着那刘青时刺来的一剑,醉剑式也是施展开来,这一招太白拂袖,横着就扫了过去。那刘青时很自信觉得自己这一剑能破开这一道剑气,但是当这剑气逼上了这剑尖上的时候。这刘青时的脸色就不好看起来了。这刘青时自己的剑气也是一个交错后就消失了,他则是被这剑气推出了四五步。方潇也是看着刘青时狼狈的样子开口说道“就这个样子现在都敢对我说什么徒有虚名了吗?是我方潇做错了吧,怎么什么货色都敢来了?”方潇这次也是生气了这状态中一点都没有作伪的神情。那刘青时也是看了一眼自己身后两步的界线后也是眼睛死死地盯着方潇。而方潇显然没有把这些当作一回事。

    而观礼台烟柳也是继续唱道“你休提三国的周郎年少,杨元帅比古人见识不高。曾不记肖艮宗打来战表,他要夺我叔王锦绣龙朝。潘仁美当殿上他把帅讨,专点你杨家将开路征剿。兵行在两国界贼生计巧,山谷里困住你杨家英豪。你的父在宝帐盼粮不到,差七郎杨延嗣搬兵还朝。行走在高关上仁美知晓,把将军逛下马绑在法标。射一百单三箭屈死年少,可怜把少将军命赴阴曹。你的父两狼山盼子不到,碰死在李陵碑效忠宋朝。有陈林和柴干报你知晓,为大将你竟敢临阵脱逃。回朝来告御状本御作保,打五更我领你去见当朝。我叔王是明君准你状告,差去了呼丕显拿美还朝。我为你霞谷县寇准调到,又为你南清宫假设阴曹。到后来黑松林才把仇报,刺二百单六枪才把冤消。有本御待杨家哪厢不好,你的儿犯了罪御奏情。你你大胆的不饶,八千岁他把功劳表。难道说我杨家无有功劳,我杨家居官儿不用人保。桃花马梨花枪自争功劳,天波杨府王封诰。”ii

    “方潇怎么不动了?”左清狂也是看着方潇开口说道。

    赵光辉也是眼睛亮了一下后说道“我对这小子真是越来越有兴趣了,如此说来第一人在我们面前。”顿了一下后这赵光辉后开口说道“这个混小子,他是想让这刘青时觉得有一线生机,而不下擂台。而在这擂台上他方潇有一万种方法玩死他。”

    苏步青真是用茶杯微微地敲了敲这茶几后说道“一个个都不知道再想什么东西。我只想这届听戏,烟柳啊辛苦你了。”那烟柳也是微微欠了一下身子后说“多谢大人抬举。”而后这烟柳也是开口唱道“杨家忠心保宋朝,大哥替了宋王死。二哥短箭一命亡,三哥马踏如泥浆。四哥八弟失落番邦,怕死的五哥为和尚。七弟又被仁美丧,死的死亡的亡。单留为臣杨六郎,千岁口口把杨家保。我杨家哪一点,对不起宋王。曾不记那年天齐庙,七郎延嗣把祸招。一怒打死小潘豹,仁美一本奏当朝。我叔王龙心恼,把你杨家绑法标。不是本御来的早,杨门险些吃钢刀。曾不记大战董家岭,北国反了肖银宗。韩延寿韩延庆,本是双双二弟兄。胡儿马上如雷响,千岁抱不住马鞍笼。口儿里叫延景,妹夫不住口内称。我单枪匹马,救过你的命。这些功报不了,你那点恩。吃王禄受王封,本御面前夸不得功。斩不斩我杨家门子,与你赵家何相干。”ii

    擂台上方潇也是抬手又是一招庄生梦蝶,这剑尖飞快的上下移动,这一道道剑气也是就这么奔着那刘青时而去。那刘青时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呢,这剑锋也是又快了几分。那刘青时开始死撑着不愿意放弃,但是这举着剑挡过了两剑后这人也是被这剑气直接给震动到别的地方去了那裁判也是眼疾手快一把把那个人给提了出来,开口说道“轩辕阁方潇胜。”

    “看来方潇现在与我已经不差几分了,身子在某些程度上也是与我一样。”赵光辉也是叹了一口气后唱道“虽然是你杨家子,他是本御御外甥。午间斩坏杨宗保,夜间打开酆都城。你今斩坏杨宗保,本御与你不太平。我的儿子我要斩,本御在此你不能。要斩要斩实要斩,不能不能实不能。我要斩,你不能。我要斩,你不能。八午岁与我做了对,猛虎焉敢斗蛟龙。抖一抖精神虎位坐,开言再叫千岁听。八千岁进帐来猛虎挡道,挡住我杨延景路一条。戴乌纱好比愁人的帽,穿蟒袍又好似身受擒。蹬朝靴好比带绞锁,系玉带好比带法绳。不坐官来不受害,做一日官儿我担一日惊。杨延景我巧计生,用计儿难一难八王主公。非是延景我夸海口,管叫他那羞羞惭惭。”ii

    “老爷还会唱曲?”那烟柳也是认真地站在了赵光辉的面前后问道。

    “我曾经到过江南,那个时候这曲子就已经流传了。”赵光辉也是开口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