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408章 峨眉武当
    齐思瑶也是美目流转后笑着说道“还真是一个有意思的故事呢,不过故事终究是故事。这狼也不是不能驯化的。”

    方咏宁却没有放过她的意思也是眼睛微微眯了一下后笑着说道“这狼要是被驯化,那不就成狗了。”完了也是笑着说道。陆灵若也是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后笑着说道“咏宁这故事若是说给方潇公子听,怕是不会让方潇公子满意吧。”

    “我哥哥那个个性,谁还能讨到好处一样。”方咏宁也是笑着说道,“毕竟除了苏姐姐还有谁能让他听话似得。”方咏宁这话也是故意轻笑着说出口,这里面的意味也是很明显了。齐思瑶倒是没有意思生气的表现,因为她清楚纵然是生气,也不应该与这方咏宁有什么关系,因为方咏宁确实是在做着一个妹妹的责任,那就是让自己这个危险源远离方潇。“一切的事情终究不能只看结果,若是只看结果那么这事事就没有变数了。”齐思瑶也是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后站起来身子望着远处的风景看了看后笑着说道,“若是女子只能等待安排,那会多么无趣啊。”ii

    而这个时候方潇一行人也是走到了这武林大会的外场上,现在也是第二轮快好了,正要第三轮的时候。这外场上则是密密麻麻地放着八个台子,每个台子上都有着一对人正对抗着,而也各自有着一个老者盯着场面的事情。这些裁判都是八大派的长老,当然在负责的时候也会有所交差,但目的都是保证不要出现伤亡,所以这里面的公平是没有问题的。

    而这边的这个台子也是上面站着一个青城派的弟子,那一身青色的衣服也是让人感觉到了一阵仙气。而对面的则是一个和尚,看这一身派头一看就是少林出来的。那少林和尚也是双手合十后说道“阿弥陀佛,不知道这位施主是要比拳脚还是武器呢?”

    “这位小和尚,也不能说我欺负,但是我青城派一向是暗器和剑法出名,若是比拳脚难免有所限制,这样我们比兵器,但是我不出暗器。”那个青城派的弟子也是微微笑了笑后开口说道。ii

    “施主坦诚,渺乘佩服。”那小和尚说完后也是接过下面扔上来的一根木棍后笑着说道。

    陆绩语也是看着这一幕对着自己身后这浩浩荡荡的人群说道“这青城派的弟子也是很有担当啊。”

    赵正平也是白了这陆绩语一眼后说道“陆绩语这些年,你也是脑袋傻了吧。这青城派有什么出名的,在我们这些人面前还有什么隐瞒地必要吗?他若是用了这暗器,怕是今天也就走不住这武林大会的场地了吧。”

    “你这么说,好像也有些道理啊。”陆绩语也是笑着说道。

    方潇则是上去拍了拍陆绩语的肩膀后说道“不重要,至少我在那青城派弟子的状态里感觉到了真诚,这人是谁啊。”

    ii

    “穆晚风,那穆苍海的侄子。也是这青城派一代的天才。因为这青城派这来年都是半闭关的状态,所以他没有登上这榜单。具体的实力我思问阁也摸不清楚。”齐思言也是开口说道,“不过想来是不会太差。”

    午通也是笑着转了转自己手里的一根筷子,这是方才吃饭的时候他拿的,因为方潇答应他,只要他能用着一根筷子打碎一块太湖石,就跟她说这南京的事情。所以他现在还在捉摸着。“这穆晚风也是一个人才啊,这剑刃永远高出那小和尚的身体半寸,这算是在逗人吗?”赵正菲也是开口说道。

    齐思言也是开口说道“金钟罩,也是好久没有看见这少林的人用这功夫了,这功夫倒是会让人有些头疼是真的。不过若是这小和尚只是这金钟罩厉害,怕也不是这穆晚风的对手。”ii

    “真真是有趣地急啊。”方潇也是笑着开口说道,“这小和尚还真就被你说中了,这棍法不熟啊。”方潇这话也是刚刚说完,那个小和尚也是直接被这剑气给震飞到了这擂台外。那小和尚也是叹了一口气后站稳对着那穆晚风一行礼后说道“阿弥陀佛,施主好功夫。”

    “多谢师傅承让了。”那穆晚风也是笑着行礼后跳下了擂台。这穆晚风跳下台后也是看到了方潇他们这一群人。因为赵正平负责这所有的事务,所以他们也是认识这人。那穆晚风也是微微屈身后开口说道“赵公子好。”

    “穆少侠,好身手啊。”赵正平也是笑着说道,“这些人你还不认识吧,这是陆家的陆绩语、思问阁齐思言、六扇门方潇,左清狂大侠的弟子午通。还有我的弟弟赵正菲。”ii

    那穆晚风也是心里暗暗吃惊,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这么多身份显著的人。也是一一笑着回应。

    “穆少侠这是第三轮了吧。”方潇也是开口问道。

    “确实,晚风侥幸。混到了一个席位。”穆晚风也是彬彬有礼地开口说道。

    赵正平也是笑着说道“穆少侠客气了,若你这般身手都是侥幸的话那么还有谁能说自己的本事是绝对的好呢?”

    “赵公子莫要抬举我了,你们若是想要在挑战赛的时候上场,那对于我也是只有投降的份了。”这穆晚风也是笑着说道,这话虽然有些夸张,但是确实这些人很多人都有能与他一战,甚至还要高上几分。对此几人也是只当做没有听到,也是继续有一句没有一句的闲聊着,这人也是往这主场擂台走去。ii

    而在那观礼台上,这几个人也是吃过了午饭。而后依旧一个个老神在在地坐在原处。而不知道什么时候那烟柳也是又一次地出现在了这观礼台上。连赵老爷子也是抬了抬眼皮,心说这赵正菲也是可以,竟然自己不在也把这人给送了上来。不过现在这主场地确实也没有比赛。而背后外场的赛事倒是可以看,只是背过身来又显得不那么尊重。

    于是这赵老爷子也是不由得赞了赞这赵正菲的用心,也是真的心思好。毕竟这一点连赵正平都没有想到。于是这赵老爷子也是唤过这烟柳道“烟柳是吧,你且站在我身后半丈的地方唱曲,若是这擂台上开打了那么你就停下明白了吗?”

    “烟柳明白了。”这烟柳也是挪动着自己的小鼓到了这位置后敲了敲这小鼓开口唱道“南宋迁都在临安,锦绣山河半边残。宋度宗无道朝廷昏暗,贾似道误国失去了江山。那元兵渡长江中原踏践,烧杀抢掠惨绝人寰。英勇的军民奋死力战,更有那文天祥忠心耿耿为国为民、誓死要抗元,可称忠勇双全。那元军破襄阳取樊城临安攻陷,南宋王朝屈膝向元。文天祥在南疆挺身赴难,率义军抗迎强敌扫狼烟。虽然是几处州县得收复,奈兵微将寡孤立无援。遭围困败走厓山无退路,中埋伏不幸被擒在五坡岭前。文天祥身带枷锁在囚车内,有元军不分昼夜押解在大都打在死囚牢监。叹忠良走进牢间席地而坐,茶也不饮饭也不餐。彻夜不眠难合双眼,痛国忧民如坐针毡。冷飕飕风透铁窗寒刺骨,凄凉凉残月孤星挂天边。黑漆漆的牢房阴森森的气,沉重重的枷锁压在双肩。吱呀呀枭鸟夜啼声凄厉,悲惨惨囚犯呻吟令人心酸。文天祥触景生情一声长叹,新仇旧恨涌上心间。想至此万端愁绪心忙乱,也罢!大丈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一曲正气歌长留在天地间。”ii

    “这文天祥本就是中正的人,这没有意思啊。”赵晴可也是笑着说道,“你跟我哥哥唱这种曲子,他喜欢。可是我们一批姑娘,你幻玉还唱这曲子那就是折磨了。”陆灵若听到这句话也是笑着说道“我原来一样听说晴可是个喜武的女子,今个儿才知道这谣言啊,不可信。”

    齐思瑶也是眼睛眨了眨后笑着说道“这里面的事情,你怕是要问她自己了,这事情我们思问阁可是按照她们赵家的意思往外传的消息。”

    “都是家里的安排,不要管这么多了。”赵晴可也是故意不耐烦地开口说道。

    “这个不耐烦是演出来的。”方咏宁也是笑着伸手在赵晴可的脸上戳了戳。而赵晴可也是被方咏宁这个姿态搞的有些进退不得。正在这个时候那易晶兰则是与那幻玉闲聊了几句后开口唱道“文天祥想罢坚定信念,一心无二倒也坦然。猛听得哗楞楞楞牢门锁响,走进来宋室降臣留梦炎。“啊,状元公,你的身体康健否,问候来迟望兄海涵。”忠良闭目说“你是何人也?”“啊?文兄,你忘了我吗?一殿为臣留梦炎。”忠良闻听一声的冷笑“啊呀呀呀,宋宰相你怎么换了元朝的衣冠。”这老贼耸了耸双肩翻了翻鼠眼“啊,文兄,识时务为俊杰是自古的名言。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住而侍,为人要通权达变不可逆天。大元朝圣主英明武功盖世,那宋室土崩瓦解你何必再留连。”文天祥听罢怒火翻腾再三地按住,叫一声宋室降臣元朝的新欢‘你既读诗书就是仁义,难道说你身为宰相不识忠奸。你可知杀身成仁名标千古,卖国求荣遗臭万年。汉苏武使匈奴山河气壮,十九年牧羊北海饮雪吞毡。最可叹我朝的忠勇岳元帅,被奸臣害死在风波亭前。这都是古圣先贤为人的典范,你也该问心问口问问苍天。你若有半点人臣恋国意,你与我诈关咱们同去抗元。’”ii

    这赵光辉也是点着头问向身边的苏步青说道“你们六扇门志向就是如这文天祥一般吧。”

    “生为大义,死而无憾。不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吗?”苏忧怜也是笑着说道。

    那边的夜色沉的楼主也是发出桀桀的笑声开口说道“苏捕头真是说得好听,不就是身不由己嘛,这日子还值得夸赞?”

    于德龙也是笑着开口说道“楼主难道就没有为了夜色沉奉献的想法?反正我于德龙是有着为镖局多做些事情的想法的,不过是为得东西不一样罢了。”看着于德龙开口这边也是安静了下来,因为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于德龙会突然帮这苏步青说话。

    这赵老爷子也是笑着开口说道“先听着戏吧。”ii

    那烟柳的声音也是马上就跟上了,“留梦炎闻听连连地摇手“啊,文兄,小弟我再尽一尽最后的忠言。我问问你,什么叫愚,什么叫做智,怎么能下地狱,怎么能够升天?依我看哪,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随机应变就是圣贤。你降元少不得封侯拜相,若不投降恐怕性命难保全。”一句话把个忠良气炸了肺“哼!无耻的奸贼一派胡言!大宋朝锦绣江山三百载,到今朝被尔等出卖奉送给逆元。全不想忠勇将士浴血奋战,全不想黎民百姓受颠连。俺文天祥一心报国无二志,惜什么性命求的什么官。恨不能马革裹尸战死疆场,恨不能击退贼军重整河山。恨不能手刃卖国的奸党,恨不能剥尔的皮,食尔肉,摘尔的心肝!”这忠良骂奸贼是钢牙咬碎,须眉倒竖怒发冲冠。猛然之间哪,将身站起,看见了文房四宝在身边。抓起石砚啪的声照定了老贼打过去,哗啦啦手捧刑具直扑留梦炎。只吓得老贼颜色苍白浑身打颤,犹如那丧家之犬跌跌撞撞逃出了牢监。文天祥被囚整整三载,威胁利诱绝不降元。到后来柴市街前开刀问斩,慷慨就义浩气冲天。文天祥虽死犹生精神常在,留下了悲壮诗篇英名在万古传。”ii

    这边还有人想开口却看见这台下也是开始布置起来了。赵光辉也是叫过那赵兴后问道“下面是什么场啊。”

    “武当冷云对那峨眉盛轩婷。”赵兴也是笑着开口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