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380章 榜单前二
    “损失惨重吗?”那坐着的老者也是叹了一口气后说道,“正菲那孩子我本来亏欠他甚多,想来补偿。所以他当时说要去江南,我也就同意了。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干得这么风生水起。”

    赵兴也是看着那坐着的老者缓缓地开口说道“老爷,您别忘了跟在三少爷身边的那位。”

    “赤尾吗?”坐着的老者也是也是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精光而后也是笑着说道,“他本是丽娘的下人,随着丽娘到了我赵家。我虽然不清楚他的底细,但他绝不是个好相处的人。正菲有他跟着必然也是有这些特殊之处,当然要是那人有些不应该有的心思,他也就活不了多久了。”

    “老爷,您那您究竟是怎么看待大少爷的呢?”赵兴也是开口说道。

    那坐在椅子上的老者也是终于站了起来开口说道“他就是赵家的门面,唯一的继承人。这样你满足了吗?”ii

    赵兴听到这句话,也是直接跪着说道“老爷折煞我了,老奴从来没有这样的胆子,只是老爷长幼嫡庶不可废啊。”

    “哎,我知道啊。可是手心手背都是肉,我总不能把老三叫回来,让他当一个他不愿意当的富家翁吧。”赵老爷子也是拐杖敲了敲后说道。

    赵兴也是跪在地上看着同样白发苍苍的赵老爷子开口说道“老爷,当一个富家翁是多少人的梦想啊。”

    “好了,你不必说了。”赵老爷也是一个人拄着拐杖往外面去了。而后跪着的赵兴也是叹了一口气后站了起来,在走到院门的时候,赵兴也是看见了一个他并不想遇见的人。一个贵妇人也是站在那边,那贵妇也是一张雪白的瓜子脸,又眉弯弯,凤目含愁,竟是个极美貌的女子,若是初见定然只会认为她约莫三十来岁年纪裙摆也是常常地甩到脚边,腰间同色腰带将腰儿束得纤纤一握,更衬得胸脯丰挺。但是这些在赵兴的眼里不过是红粉骷髅,也是微微躬着身子开口说道“见过二夫人。”ii

    “都死了七八年了,你还不愿意叫我一声夫人吗?”那贵妇人也是盈盈笑着,但是语气里却是一种无法匹敌的压力感。赵兴也是看着她笑道“二夫人,还不满足吗?能到这一步不都是老爷宽厚吗?”

    那贵妇人也是笑了笑后说道“随意吧,当年拗不过你。如今就只能看看赵兴你以后能不能帮衬着下一任家主了。”

    赵兴也是脸色一凝后开口说道“我赵兴从来都是为了赵家在思索,而不是看着有心人来颠覆。”

    “你很聪明。”那贵妇人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但是你觉得你比老爷子还聪明吗?”那贵妇说完后,扭着身子往别的地方去了。而赵兴则是一惊,他顿时想明白了,他看到的东西,赵老爷子不可能看不到,那么也就说到现在这一步都是在赵老爷子的掌控里。如此说来方才赵老爷子的态度,也是就说,大少爷危险了。赵兴想通了这一节,也是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谁知道在这样的事情上还会有反转,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干些什么。若是写信给大少爷那就在老爷那里贴上了标签,但是若是不通知一下,他又觉得亏欠了赵正平一些。一时间也是进退两难起来,ii

    而还不知道自己正处于旋涡里的赵正平也是在几天后来到了这南京城里,而他身边也是多了一个四五十岁年纪的人,一脸虔诚的样子。那人也是跟着赵正平缓缓地往这城南而去。“少爷就不担心三少爷来找您的麻烦?”那个人也是笑着说道,“在这边他没有这个胆子,而且至少赤尾那个老家伙是个聪明的人。我那妹妹还没有回去吗?”赵正平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

    “三小姐还在府上,至今还没有走。”那个人也是开口说道。

    听到这句话赵正平也是眼睛眯了眯后开口说道“那丫头当年就是跟着那赤尾太近了,真是个纯良的丫头啊。”

    “既然大少爷知道三小姐的个性,为什么还要让三小姐来和福王交接呢?”那个人也是看着赵正平问道。ii

    赵正平也是轻轻地笑了笑后也是盯着那人恶狠狠地开口说道“你在质问我?”

    “属下不敢。”那个人也是不卑不亢地开口说道。赵正平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那丫头自己讨来的活计,说是想出去转转。但是我没有想到她到了这里会有这么的事情。”那人也是点了点头后没有再开口了。倒是赵正平看着他开口说道“你以后就跟着那丫头吧,那丫头需要一个人帮她盯着那些不怀好意的人。”

    “大少爷不希望三小姐站边?”那个人也是开口说道。

    赵正平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如果可以我希望所有人都不要站边,如果不能的我希望像晴可那样的丫头,可以一直纯良下去。”

    “小的明白了。”那个人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ii

    不知不觉两人也是走到了这陆府的大门前,赵正平也是眼色甩了一下后,这边也是敲开了这六扇门的大门。那里面的门童也是看着赵正平二人开口说道“两位是来找谁的。”

    见这门童是客客气气的,赵正平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劳烦你,通禀你家少爷,就说是北面那个第一来了。”

    那个门童也是没见过这样介绍自己的,也是一愣后对着赵正平二人一拱手就往里面去了。“少爷你这样介绍自己,想来那陆绩语也是一脸呆滞吧。”那人也是笑着说道。

    “他是个聪明人。”赵正平也是笑了笑后说道。而被赵正平称之为聪明人的陆绩语却一脸不可置信地听完了小厮说的这句话,那门童也是看出了陆绩语眼里的疑惑也是忙磕头说道“少爷啊,这就是那门口的人说的话,小的不敢戏耍主人啊。”ii

    “哎,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啊。”陆绩语也是笑了笑后开口,“我只是在想那个人怎么会到这里呢?算了,不想了你且去将这些人请来,正厅招呼。”

    “是,少爷。小的明白了。”那个门童也是点了点头后就往外面去了。而墨鸦也是站在一边开口说道“少爷,您是认为那个人来了?”

    陆绩语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在南京有几个人敢给我们开这样的玩笑。”

    墨鸦也是笑着附和道“是我想多了,如此公子我们就去见一见?”

    “是啊,我们走吧。”陆绩语也是笑着往那边走去。

    在那正厅内赵正平也是和那人自己寻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并没有很有尊卑的找靠近前面的位置坐。陆绩语看到这一幕也是眉毛微微挑了一下,而后笑着拱手说道“前面可是正平兄?”ii

    “陆公子你可让我好等啊。”赵正平也是笑着站起来说道。

    陆绩语也是不经意地扫了扫肩膀后开口说道“赵兄这一声可是让我陆绩语受宠若惊啊。”赵正平如何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如此我痴长绩语几岁,我便自称一声兄长了。”

    “本该如此。”陆绩语也是笑着再让这赵正平坐下。赵正平也是想了想后开口说道“绩语你在想什么?”

    陆绩语也是对着赵正平笑着说道“绩语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兄长会在这个时候来南京,而且还是来我这里。”

    “绩语难道不知道一句话叫做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吗?”赵正平也是笑着说道。

    “这话绩语倒是清楚,但是像正平兄这么用的,却少。而且若是正平兄真是打得那个主意,必然是带来了一个让我无法拒绝的提议。”陆绩语也是笑着说道。ii

    “绩语说笑了。”赵正平也是靠在椅子上开口说道“我赵正平至少还是个赵家人啊。”

    “如此就没有特别大的意思了。”陆绩语也是笑着开口说道。

    赵正平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但是朋友还是可以做的,不是吗?”

    “但是赵兄就不担心,在自家老爷子那里的印象吗?”陆绩语也是笑着说道。

    赵正平也是开口说道“印象这个东西,远不如捏在自己手里的实力可靠不是吗?某种程度上,我们可是一种人啊,绩语。”

    陆绩语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赵兄这话也是客气了,我陆绩语与你还是差着不少呢,就那榜单上来说,我不是还差着你一位呢。”

    “那个榜单哪里能说明问题,按那个说陆兄还不如方潇了。但是我看绩语你和那方潇不也是有来有回吗?”赵正平也是开口笑着说道。ii

    “赵兄高看我了,我不过是堪堪逃脱而已。”陆绩语也是开口笑着说道。

    赵正平也是笑着说道“陆兄你这可是看低自己了啊。”

    “赵兄你不是也和方潇交流过吗?”陆绩语也是笑着说道,“他是个怎么样的对手你难道不清楚吗?”

    赵正平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他是个很有意思的,是个古板的公子哥。”

    “古板的公子哥?”陆绩语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这倒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评判啊。”

    “我倒是挺想和他做朋友的啊。”赵正平也是开口笑道。

    “这话陆兄你说这不亏心吗?”陆绩语也是笑着说道,“要知道你们之间可是夺妻之恨啊。”ii

    赵正平也是笑了笑后说道“那也不是我定下的婚约啊。既然齐小姐不喜欢我,大可以走。若是为了利益联姻,我记得绩语不是也有一方胞妹吗?”

    陆绩语也是笑着正要拱手却听得,外面传来了一阵歌声“寒来暑往又是一年,表一表刚强的王宝钏。相府的楼阁她不爱住哇,在破瓦寒窑受熬煎哪。她心中埋怨薛平贵呀,投军去了一十八年。你临行时有半担干柴二斗米,你言说一年半载就把家还。到如今连封书信都没有哇,撇下我在寒窑受孤单哪。难道说你在西凉得了病啊,爬也爬到寒窑前哪。你在西凉要享富贵呀,可别忘我这结发夫妻王宝钏。叨叨念念她两腿软,快到晌午还没用餐。把剜菜的小刀拿在手,顺手挎起了小竹篮哪。三姑娘走出了窑门外呀,到武家坡前要把菜剜。这窑门我有心扣上那三簧锁,怕丈夫回来得等半天。我轻轻就把这窑门掩,叫他进来等我王宝钏哪。绾了绾头上的青丝发呀,别了别头上的小竹签。抻了抻身上的破夹袄,掸了掸穿着的旧罗衫。不是我宝钏老来俏,怕丈夫回来呀跟我笑谈。三姑娘正走留神看哪,只见地上有个铜钱哪。宝钏我十八年没把铜钱见,好容易今天见铜钱。我把铜钱拿回去,买点针线补衣衫。好一个爱财的王三姐呀,猫腰捡起这个老钱哪。她手拿着老钱没处放啊,撕了一个布条把钱穿。她左穿右穿也穿不上,她细一瞧哇这个铜钱少半边。眼望着苍天一声长叹哪,这铜钱跟我一样般。”ii

    “绩语你家里还养了清倌人?”赵正平也是好奇的开口问道。

    陆绩语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绩语倒不是看不起这些清倌人,但是绩语一向不喜欢这听曲之类的事情。我的一位叔父倒是喜欢这些东西。这是我那胞妹搞出来的事情。”

    “令妹喜欢唱曲?”赵正平也是笑着说道。

    “喜欢听,本来也是想学唱的,但是因为我不喜所以也是限制了她一下。因此她让什么清倌人上楼,我也通常不阻拦。”陆绩语也是笑着说道。

    “你这倒是和那方潇完全不一样。”赵正平也是看着陆绩语说道。

    “这我倒是清楚,方潇身边不就有两个清倌人。当时也有一句话说是这秦淮四花也是让方潇给硬生生地拆的粉碎。”陆绩语也是笑着说道。ii

    赵正平也是叹了一口气后说道“拆的粉碎,他啊就是个丧门星,你看看,他到哪里安生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