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371章 再次赴杭
    “好好好。我这里具是你当家做主了。”方潇也是笑着说道。听到这句话,众人也是笑着收拾了起来。

    但是在那北京城里,江雪儿也是刚刚恢复了一些神思对着苏步青开口说道“大哥,我想去嘉兴府。”

    苏步青也是看了朱见济一眼后开口说道“雪儿,雪浓的尸首会埋在杭州。所以你若是要见一见他,我就帮你安排一艏去杭州的船。”

    “我要去,大哥帮我安排吧。”江雪儿也是看了朱见济一眼后开口说道,“民女猛然遭受变故,无心接待皇上了。”而后也是完全不介意朱见济的意见直接往那里屋了。朱见济也是叹了一口气后说道“既然雪儿不想见朕,那朕这就离开了。”说完后也是带着苏步青和兰渝素往山下走去。

    走了半程路,苏步青也是对着朱见济开口说道“皇上,雪儿毕竟刚刚失去了雪浓。”ii

    “怎么?你还担心朕要处理她?”朱见济也是开口说道,“朕还没有小气,再说朕哪里敢杀她。且不说雪浓刚刚走,她爹可是江潮啊。”

    苏步青也是尴尬地笑了笑后说道“是臣想多了。”

    正在这个时候这山上也是又传来了一阵歌声“周遇吉知母自焚心痛碎,忙下雕鞍是欲奔火堂。明大义的忠良重又思想,娘叫我一命酬君在阵上亡。我今日若将老母的遗言忘,岂不是既违母训又背君王,无奈何眼望着火场稽颡拜,磕头碰地叫亲娘。儿遇吉罪如丘山真不孝,因君禄连累高堂被祸殃。叫一声我那苦命的娘往何方去,言至此晕绝于地是倒卧平阳。重苏醒我有心再将衷肠诉,猛听得一片哭声震四方。细查看原来是黎民去逃难,虎将军见此光景心内着忙。也顾不得痛母思妻将儿想,忙爬起,含眼泪,望火光,这心惨惨,意茫茫,整甲胄,理戎装,抖灰尘,把剑挥,按头盔,抬虎膀,你看他提枪上马连抖后韂叭拉叭拉把马荡,前去赴疆场。来到城门下留神看,见几个守城的军卒他们半截受伤。周总镇传令开城把吊桥放,出城去叭叭叭叭连磕战马往前蹚。见密匝匝旌旗招展遮天日,乱纷纷贼军列队似铜墙。周遇吉一见群贼红了眼,恨不能生吞活咽才称了我的心肠。叭拉拉拍马拧枪将阵闯,滴溜溜战杆翻花挨着的必死亡。”ii

    听到这一阵曲子,朱见济也是停下了脚步,看着苏步青说道“是朕错了吗?”

    “皇上,如果一些人的牺牲能换来最大的成功,那就是成功的。”苏步青也是笑了笑开口说道。

    “你这笑也是让我有些难受啊。”朱见济也是开口问道“这不是你说出来的话吧。”

    “回皇上,是臣师傅说的。”苏步青也是对着朱见济开口说道。

    “哎,江潮老爷子,朕也是越来越糊涂了。”朱见济也是眼眶不由得湿润了。“苏步青,朕是不是该停手了啊。”

    “皇上这只是一次意外,又或者说这次只是让皇上您看见了而已。”苏步青也是又开口劝了一句后说道“您一直都在正确的路上。”ii

    朱见济也是点了点头后带着人往下面赶去。而上面的歌声也是应声而起“怒冲冲阵前力战四员将,雄赳赳鞭打了一只虎,枪挑左金王。只杀得流寇心惊魂胆丧,不亚如山中的猛虎赶群羊。那李自成见忠良英勇连连的夸奖,说好一员虎将真是盖世无双。传令众儿郎把箭放,唰唰唰弓开弦响箭似飞蝗。周遇吉单枪怎把雕翎挡,可怜他连人带马被乱箭伤。怒咆哮着了伤的战马将阵闯,奋雄威这带箭的将军尚能够逞强。出重围,力尽筋疲精神萎顿,到荒郊,惨惨的秋风透出了月光。那战马,被热血攻心倒卧在地,噗通通,轻跌落马,那顾得鞭枪。自觉得箭穿银铠混身痛,又搭着血染征袍遍体生凉。强跪起眼见皇都尊圣上,说臣遇吉命尽难将流寇防。原指望保全社稷扶明主,不料苍天绝我在阵前亡。语罢的忠良将头叩,软切切紧咬牙关挺胸膛。无气力勉强挣扎寻利刃,蚩的一声剑横虎项血染沙场。这一回这位周遇吉全功尽孝与后人作榜样,而到今只落得在武庙去配享,列入无双,他是传流于最久长。”ii

    又是几日,六扇门也是终于接手了陆家的大宅,正在季长宁的带领下进行着修整和变革。而因为雪浓的死去,浙江这边的总捕头也是空缺,而季长宁与现在的杭州六扇门不熟悉,李枫又不能担起那个担子,所以方潇也值得带着人往杭州而去了。李刚也是在雪浓个陆鹏死去时候的就清醒了,他也是明白过来,他所做的事情中间出现的问题。但是错已经犯下,雪浓那段回光返照的时候也是没有提处理意见,所以方潇也只是带着他,等待下一位浙江这边的总捕头下来后再做定夺。

    而这个时候陆绩语也是和简溪羡喝着茶,“姨娘真得不打算走了?”

    “怎么?你还担心我贪图你的这点东西?”简溪羡也是喝了一口茶后笑着说道。

    陆绩语也是眼睛微微一眯后开口说道“姨娘说笑了,这本就是姨娘的东西。纵然是姨娘要去也全然没有关系,侄儿只是想着姨娘你背后的身份终究是个峨眉。”陆绩语这话也是十分露骨了,就差着没有直接说你这人设计峨眉的人。你留在这里可是峨眉的一个前站了。ii

    简溪羡也是微微点了点头后说道“绩语你说的没有错,我确实是峨眉人。这一点改不了,我也不会改。但是另一方面我确实对这东西没有兴趣,我要你帮我一件事情可好?”

    “姨娘请说。”陆绩语也是开口说道,“只要侄儿能做到的,侄儿都会全力以赴。”

    “我要的不多,帮我在那座山上建个庵,我以后就待在那了。你要不修庵,那就随便折腾个院子就行。”简溪羡也是缓缓地说道。

    陆绩语也是看着简溪羡的眼睛一亮后开口说道“多谢姨娘,侄儿马上就去办。”

    简溪羡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我比他还是差了一点定性啊,算了这段时间我就住在这客栈里,待你办好后我就回去住在那里,若是峨眉的弟子出现在除了那山上意外地地方,你只管动手就是,峨眉弟子不得入嘉兴府依然成立。”ii

    陆绩语也是眼睛亮了一下后开口说道“小侄明白了。”而后也是兴冲冲地就走了。

    “师叔,这人有些浮躁,我不喜欢。”一直站在一边摆弄着剑的盛轩婷也是开口说道。

    简溪羡也是笑着说道“谁要你喜欢了?你喜欢有什么用呢?”

    盛轩婷也是开口笑道,“师叔您上次不是商量着要把我卖了吗?我这不是担心吗?”

    “有什么好担心的。”简溪羡也是开口说道,“以后嘉兴府呢,就别来了。你这丫头啊,跟着你师傅久了我真得怕你就这么呆了。”

    随着简溪羡这长长地一叹,这里也是重新回到了夜幕里。楚雀萝也是跟着方潇一行人往杭州去了,毕竟雪浓的棺椁也是要运往杭州,这上面的命令的也是而杭州郊外的山上,也是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华月贞也是几个腾挪之后就到了这水月庵的地方,华月贞也是看着水月庵这几个字后唱道“盈盈十五女班头,选入宫闱不计秋,冷落长门形吊影,听那南宫歌舞北宫愁。飞絮无依可伶弱质,标梅有怨上心头,我未识君王何面目,羊车从未幸妆楼。思悠悠恨悠悠,凄凉岁月终悠悠,朝无休夜无休,牵愁惹恨到几时休。我的心中事在那泪中流,泪珠儿如同春水向东流,闲将针线消长昼,我锈到了鸳鸯便觉羞,偶向玉阶立,惊心草木秋,满眼悲萧瑟,枫叶落枝头,勾起心中万斛愁,欲借霜风把心愿酬。她生花妙笔簪花格,红叶题诗付御愿它能入才人手,你好生珍重莫轻丢,解释啼恨无限愁。佳句一联随水去,却被那于生拾得细推求,她是殷勤奉答重题句,红叶依然赴上流。韩翠苹细读新诗心暗喜,银河夜夜盼牵牛,果然红叶为媒妁,有情人结成了鸾凤俦,风流佳话至今留。”ii

    随着华月贞把最后一句话唱完,这水月庵也是冲出来了一个人,正是一身素衣的芍药。芍药也是认真地看着华月贞开口说道“是月贞姐姐吗?”

    华月贞也是笑了笑开口说道“丫头是我。”说完也是眼眶里也是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芍药也是抱住了华月贞后开口说道“月贞姐。”然后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华月贞也是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后说道“什么都别说,我明白了。带我看看他吧。”

    芍药也是抹了一把眼泪后说道“月贞你跟着我来吧。”而后两人也是往里面去了。

    而在那前往杭州的车队里,方咏宁和易晶兰也是努力调动着楚雀萝的情绪。“两位姐姐你们是秦淮河上出来的?”楚雀萝也是一脸惊讶地看着她们说道。易晶兰也是笑着说道“我当时还是这秦淮河上的一朵花呢。”ii

    方咏宁也是调侃着说道“这不是有本事都死了把你给逼出来了?”

    易晶兰也是笑着说道“好了,雀萝你在嘉兴府都唱什么曲子呢?”

    “我们什么都唱啊,对了我们这有一只曲叫花魁女,不知道姐姐们听过了没有。”楚雀萝也是难得来了兴致对着两人聊道,见二人反应不及也是开口唱道“春花秋月等闲过,瞬息年华逝水波。车马莫嫌道途短,当年曾唱雪儿歌。刘四妈家住教坊工媚术,能言善辩智谋多。应承王九言相嘱,去劝从良见美姑。春风满面把多娇唤,美姑呀你为甚眉黛含愁发不梳。美儿听,将姨母呼,只为娘亲逼勒奴。逼奴送旧迎新客,所以奴终日肠回乐趣无。儿呀这一句话休要讲,何须执见在心窝。你娘亲是逐日开门七件事,全然靠你女娇娥。你倘若不肯把客来接,教娘亲谋生度日待如何。万般听我言金玉,免得你娘亲烦恼多。”ii

    这边方咏宁和易晶兰也是笑着开口唱道“姨母呀奴家乃是名门女,堕落风尘受折磨。娘亲她倘能许我从良去,胜如七级造浮屠。若要奴家来接客,甘心一死赴丰都。儿呀你轻轻一句从良话,可知晓委屈其中有许多。你看那世间多少裙钗女,人人都是爱欢娱。有的是有夫妇女贪风月,结识私情小丈夫。有的是未曾出嫁黄花女,也为偷情着了魔。掩耳盗铃瞒父母,贪花爱色入歧途。你如今已然堕落风尘里,乐得个送旧迎新快乐多。况且能讨娘喜欢,免得个打骂终朝做女奴。况且你纵然抱定从良志,那你娘亲不允待如何。倘若娘亲来阻挡,奴是只拼一死去见阎罗。痴丫头呀虽说人生百岁终须死,然而百岁风光有几多。况且你绮颜玉貌人人爱,少年郎甘隶妆台使眼波。劝儿切莫轻言死,可知晓千金难买你美娇娥。美姑只是纷纷泪,刘四妈渐劝姑娘烦恼无。到后来卖油郎独占花魁女,俊俏佳人美丈夫;举案齐眉琴瑟和。”ii

    “原来姐姐你们会啊。”楚雀萝也是惊讶地说道。

    “都说了,我们本就是那秦淮河上的人,如何不会这样的曲子呢?”方咏宁也是笑着开口说道。这个时候方潇也是撩开了她们的帘子开口说道“现在已经到了那杭州地界了,你们要停下休息下吗?”

    三人也是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方潇也是了然后开口说道“行,那我知道了。对了你们刚才聊什么呢?我看你们怎么这么热闹?”

    “哥,我们在和雀萝妹妹唱曲呢。”方咏宁也是笑着说道。

    “唱曲好啊。”方潇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我也会唱曲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