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368章 单人拦棺
    “好。”董不懂也是拍了拍着齐八的肩膀后笑着往里面走去了。齐八也是想了想后,回到这书房里去给远在京城的齐思瑶写信去了。

    再说过了五天后,这嘉兴府的事情也是终于传到了这皇宫里面,苏步青也是半跪在那人面前也是等着朱见济最后的说法。朱见济也是合上了那东西后良久后开口说道“雪浓勇人也,就让他留在浙江吧。我记得肖青谭也是埋在那地方是吧。就让雪浓去陪着他吧。赐蟒袍一件,追封忠勇侯。”

    “臣待雪浓谢过陛下了。”苏步青也是跪着说道。

    朱见济则是淡淡地开口说道“谢什么,给一个死去的人赏赐,终究不过是一场戏。”

    “皇上!”苏步青也是开口说道。

    “紧张什么。”朱见济也是走下龙椅后来到了苏步青边上,“我们出宫去转转。”ii

    “皇上,这。”苏步青也是有些为难地开口说道。

    朱见济也是轻轻地笑着说道“你以为是父皇那一朝啊,现在朝堂上站着的那些,不怕死的不多了。”

    “都是皇上圣明,所以才不需要这些人以死觐见了。”苏步青也是轻轻地拍了一个马屁。朱见济也是看着他摇了摇头后说道“你给就少给我来这一套了。”

    “那皇上我们什么时候出去呢?”苏步青也是看着朱见济问道。

    朱见济也是探头看了看日头后说道“朕去换一身衣服,我们就出发。小兰子!”

    兰渝素也是眼睛亮了一下后走了出来开口问道“皇上,奴才在。”

    “你去帮朕取一件普通点得衣服来。然后我们三个去外面转转。”朱见济也是一边往里面走,一边也是对着兰渝素吩咐道。ii

    兰渝素也是点了点头后往里面去了。而苏步青也是恭敬地待在这御书房里等着朱见济的回来。好在兰渝素和朱见济的手脚都挺快的,不一会儿这两人也是走到了苏步青的面前。

    三人也是大摇大摆的出了宫门,期间竟然没有一个人对着三人有什么要检查的表示。

    出了皇城后苏步青也是忍不住对着朱见济开口说道“皇上,这么轻松就出来了,是一件好事情,但也是一件坏事情啊。”

    “放心,太子可没有这个待遇。”朱见济也是冷笑这说道“他若是也想这么行事,那就靠着自己的手段,让所有人都服气啊。”

    苏步青也是心头微微一寒后对着朱见济开口说道“皇上,可是大家都希望一个仁慈的太子啊。”ii

    “那就只能怪朕自己给太子选错了老师。”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

    兰渝素也是有兴趣地抬头说道“皇上,这太子的老师是方樑平大人吧。”

    “是啊,临玉这个人,有本事啊。连他的儿子都有本事。就是教人不是他自己那一套,一个圣人教出了一个枭雄?”朱见济也是摇了摇头后说道。

    苏步青也是向前走了一步后开口说道“皇上,太子年幼,还有着很多的可能啊。”

    “苏步青,这话说出来你自己都不信吧。”朱见济也是指着他笑道,“朕在他这个岁数的时候已经在和瓦剌谈判了。而他呢?现在只会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想要这江山可以啊,让朕看见他的本事啊,若是他真能让这文武认下他,而跟着他来逼宫,那么朕把这个帝位给他又如何呢?”ii

    “皇上慎言啊。”苏步青也是吓了一跳后说道。

    朱见济也是笑了笑后说道“这话也就朕说出来,不算错误。好了,都在这外面了,你们也别暴露了朕的身份,这样吧,苏步青就叫朕三爷,而小兰子就叫朕老爷。”

    “好的,三爷。”苏步青也是对着朱见济笑道。

    兰渝素也是个机灵的人,对着朱见济微微一拱手说道“奴才,见过老爷。”

    朱见济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后,扭身走进了一个茶楼。苏步青和兰渝素也是忙快步跟了上去。

    “三位爷,是大堂啊,是雅间啊。”一个小二也是迎了上来。

    这个地方兰渝素那嗓子开口太明显,于是苏步青也是掷出了一锭银子后开口说道“收拾一个雅间,好茶好菜上起来。”ii

    “好嘞,三位爷上面请。”这个小二也是笑嘻嘻把这钱往自己袖子里一放后,也是带着人往上面去了。

    带到三人倒了二楼的雅间坐定,才发现这雅间是隔出来空档,这一面空着的位置也是正对着那下面的大堂,这大堂里一个唱曲的人也是笑着给众人鞠躬后,也是拿起三弦就唱了起来“汉高祖有道坐江山,有君正臣良万民安。有一位三齐贤王名叫韩信,他灭罢了楚国把社稷来安。这一日闲暇无事跨雕鞍在街前散逛,见一座卦棚摆在路南。卦棚里坐定了一位道长,他仙容道骨骨道非凡。九梁道巾头上戴,八卦仙衣身上穿。水火丝绦腰中系,水袜云鞋二足穿。”唱道这那唱曲的也是一笑后说道“这老道没穿裤子。”

    这兰渝素也是笑了一下,开口说道“老爷吗,这唱曲的人还挺有意思的。”ii

    “这就是众生相啊。”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他要是没有意思,有几个人愿意来听一个男人唱曲啊。”

    “老爷高见啊。”兰渝素也是笑着说道。

    “三爷,这人我倒是没有见过。”这苏步青也是微微皱眉后开口说道。

    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这顺天府这么多人,你还都能认识啊。再说你还不是一天到晚待在这六扇门里,能知道什么啊。”

    “可是这六扇门无孔不入啊。”苏步青也是笑了笑后说道,“看来这人还是没有出名啊。”

    “你呀,这六扇门比那思问阁还差着不少吧。”朱见济也是开口说道。

    苏步青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三爷教训的是。”ii

    这个时候台上的人唱曲人也是和台下的人打完了哈哈,也是一扭头开口唱道“他甩镫离鞍下了马。进卦棚抽出来一根签,他未曾开言面带着笑。口尊声“道长,要你听言,你算一算那万马营中谁能为首?帅字旗能立在谁的门前?谁能饮高皇三杯酒?黄金印能挂在谁的胸前?”老道闻听睁开慧眼,忙把那铜盒拿在手间。有三个青铜钱放在里面,哗啷啷,哗啷啷,哗啷了半天。有那单单单还有那册册册,他忙把那卦子摆的周全。看罢了多时开言道,尊一声来人要你听言“我算就万马营中你能为首,帅字旗能立在你的门前。你能饮高皇三杯御酒,黄金印能挂在你的胸前。”只算得三齐贤王哈哈大笑,这道长算卦果是神仙。你还得给我掐还得给我算,你算一算我寿活多少年?”老道闻听忙摆手,我算出来怕你把脸翻。一不用掐二不用算,我算你寿活三十三。算的一个三齐贤王冲冲大怒,大胆老道满口胡言。我朝的张良与我算过卦,他算我寿活七十三。咱二人一无仇来二无恨,你为何损去我的阳寿四十年。找回来阳寿我饶你不死,若不然青锋剑下你活不全。”ii

    “韩信死得不怨啊。”朱见济也是看着那台上的唱曲人也是微微一笑后说道,“你在想什么呢?”

    兰渝素见皇上也是点到了自己也是笑着说道“奴才在想为什么这韩信少了这命岁啊。”

    “步青应该知道吧。”朱见济也是扫了这苏步青一眼后开口说道。

    苏步青也是对着朱见济笑了笑后说道“三爷,这韩信是自己寻了死道。怨不得他人啊。”

    “好了,难得出来一次,听曲吧。”朱见济也是对着苏步青笑了笑开口说道。

    而台上的人也是开口唱道“道长含笑忙站起,尊一声将军要你听言。你朝的张良会算不会破,听我把原由说个周全。一不该九里山前活埋你的母,老天爷损寿一个八年。二不该问路你把樵夫斩,老天爷损寿二个八年。三不该定下九龙埋伏计,老天爷损寿三个八年。四不该乌江岸上逼霸王拔剑自刎,老天爷损寿四个八年。五不该受了高皇二十单四拜,臣欺君损寿五个八年。五八损去四十年的寿,将军想你还能寿活多少年。算得一个三齐贤王长叹气,看起来争名夺利也是枉然,韩信抬头再一看,不见卦棚在哪边,一片青云飘飘去,那老道飘飘摇摇上了九天。我一言唱不尽韩信算卦,愿诸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ii

    “好!”这下面也是爆发了一阵欢呼。朱见济也是捏着杯子开口说道“狡兔死,走狗烹啊。”

    “皇上想多了。”苏步青也是开口说道。

    “嗯?”朱见济也是瞪了苏步青一眼。

    苏步青也是忙改开口说道“三爷,我失言了。”

    “我不过是把那刘邦的真心话给说出来了而已。”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再说了这历朝历代,哪一代开朝的功臣能善终呢?宋朝倒是杯酒释兵权,但是这亲兄弟都免不了一场暗斗。再说我朝太祖不也是一代狠人吗?”

    “三爷,这话也就你说一说了。”苏步青也是讪讪地笑着说道。

    兰渝素则是笑着帮朱见济把这茶给倒上后开口说道“是啊,要是这话要是从苏大人的嘴里出来,今天我想要给苏大人上眼药的人应该不少吧。”ii

    而在那嘉兴府,今天那陆鹏的棺木也是要入土为安了,而雪浓的棺木要运到哪里去,还是要听上面的安排,所以暂时也是停在那陆家里面。这边陆鹏的棺材也是抬了起来,走在最前面的陆绩语和陆达。也算是当了这陆鹏的孝子贤孙,手里打着招魂幡。也是口中默默念词。而简溪羡则是跟着棺木缓缓地走在一旁。而方潇和季长宁则是一身飞鱼服同孔如安走在最后,也算是一个尊重。但是这棺木也是刚刚走出了嘉兴府,就遇到一辆车拦住了众人前进的道路,众人还想开口说什么,却看见一个女子也是一边走着,一边开口唱道“远闻得锣鼓声音,看见前头,看见前头来仔灯。哗呔呔、锵令令,开路炮,放高升,砰彭,彭?砰!两边两个小伙子,头浪扎仔包头巾,手提两个炭火球,滴溜滚圆,滴溜滚圆,得儿……甩火流星。来仔三十二节一条大龙灯,节节灯上亮晶晶,掉出各种花样景迭元宝,竖蜻蜓,抢明珠,打翻身,张牙舞爪,张牙舞爪,赛过活格能!一团和气灯,二龙戏珠灯,三星高照灯,四方平安灯,五谷丰收灯,六月荷花灯,七层宝塔灯,八仙过海灯,九节连环灯,十面埋伏,十面埋伏,闹盈盈!全是一班小孩童,扮戏文,短短衣衫簇簇新,扮的十二大花神,采桑娘子,采茶娘子,貌娉婷!锣鼓喧天闹,来仔一起灯扮个秦香莲,状告驸马陈世美,杀妻灭子心肠狠,开封府里来质对,陈世美,实头呒良心,咬紧牙关勿肯认;激怒青天包文拯,铁面无私勿容情,王子犯法,庶民同刑,管你驸马勿驸马,铡刀底下,铡刀底下命丧生。锣鼓喧天闹,又来一起灯白娘娘,许官人,夫妻情义深;法海施毒计,恶向胆边生,骗他上金山,逼他入空门,活拆夫妻两离分,万恶奸刁,万恶奸刁,法海格害人精!锣鼓喧天闹,又来一起灯扮个唐三藏,西天去取经,白马渡圣僧,沙和尚挑行李,八戒后头跟,东边个咕……猿猴叫,西边呼呼猛虎打翻身,盆盆则盆则盆则盆盆,前头一只活狲精。”ii

    陆家的人也是一个个听得都是脑门上火气上涌,正欲动手,却见那末尾的季长宁也是一个疾步就到了队伍的前面开口说道“华月贞?”

    “怎么?六扇门现在都会给仇人送葬了?”华月贞也是美目一凝盯着季长宁开口质问道。

    简溪羡这个时候也是走到了这前面后开口说道“不知道是哪里的朋友,还请季大人给介绍一下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