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353章 十年之前(二十四)
    “还真是让人头疼呢。”雪浓也是笑着说道,“不知道二哥你想拿什么出来作为这个的诱饵呢?”

    花香也是没有急着回答他的这个问题,轻轻地看着季长宁缓缓地说道“这个问题不是我来解答地而是要看这季公子了。”

    季长宁也是不在意地摇了摇扇子后说道“这位捕头这话也是有意思了,这本就是您们六扇门的事情,我季长宁又能做什么呢?”

    花香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过这个消息要是季公子去散布要可靠不少。”

    肖青谭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让我想一想,花香哥,是想要让季家散布出去这秘籍的事情,大可放出风声就说有些门人因为担心被牵扯,而打算将这个东西放在思问阁出手。”

    ii

    “这个主意确实不错,毕竟思问阁这个地方只赚钱,剩下的他什么都不管,那里也是少有的只要管住自己就可以的地方了。”雪浓也是捏着自己的下巴笑道。

    而关平岳也是开口说道“但是思问阁可是没有回转,他不可能为我们放出一个假消息,毕竟这是拿他们的信誉做赌注。”

    花香也是表示认同地点了点头后开口说道,“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才需要季公子或者季家让帮我这个忙。”

    “这位捕头的这个忙可是不容易啊。”季长宁也是低下头来暗自思量起来。

    “季公子,你知道的,没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当然我还是希望有你的帮助的,毕竟我一个人还是很无助的。”花香也是笑着说道。ii

    “秘籍就不用想了,那东西我老爹视作珍宝,要是这么容易就能取出来,我们也就不会和那孔家牵扯这么久了。”季长宁也是笑着说道,“就说是一个无量宗的功法吧。反正那些大宗门早就在那时候就搞到了,但是他们总会喜欢循着那个的步子来找东西。”

    肖青谭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如此就定下了?”

    “定下了,我们也是要看看这陆家和峨眉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月满也是志得意满地笑了笑后开口说道。

    这个时候雪浓也是看着他们抛出了一个问题问道“那明天我们能下死手吗?”

    “若是确定了,就奔着抓捕去,纵然下手狠一点也没有关系。到了生死相搏的时候,我想你知道该做什么。”关平岳也是开口说道。ii

    肖青谭也是笑着说道“如此就太好了,我可是被束缚了好久了。”

    但是关平岳却没有好气地说道“你那些本事纵然是解开束缚了又能怎么样呢?”

    “好了,关大哥您也少说两句吧,我们有这个心思还不如早早休息养足精神去看明天的好戏呢。”花香也是开口说道。

    肖青谭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说得也是,这样吧。诸位这个事情由着我和长宁去散布吧。”众人也是看了肖青谭和季长宁一眼后,也是明白季长宁对于肖青谭和剩余几人的态度完全是不一样的,所以这样的方法也是最为安稳的。于是几人也是点着头表示了认同,而肖青谭三人也是消失在那风尘中。因为时间的关系肖青谭也是先将这华月贞送到了家中,再与这季长宁赶往这消息的地方,就这样一个夜晚也是飘然逝去,甚至还没有一丝怜惜的意味。而在杭城的一个街口一个白胡子的老道士也是手中把玩着一个八卦盘,一边摸了一下自己的胡子后说道“这还真是让我有些迷茫啊,这双云遮月,大凶之兆啊。可惜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在这里枉送了卿卿性命。”而后也是将这八卦盘一收,一个人一个幡潇洒地消失在杭城的街头。而孔家的院子里,孔如安也是得到了这个消息正和那个神秘人以及自己那些家里人商量着。与其说是商量还不如说是这孔如安的独角戏。“这思问阁也是胆子大,这种东西也敢发出来。”这孔如安也是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ii

    那个神秘人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你要是背后有着两个天榜作为后盾,你也可以这么有底气。”

    “那我还是算了吧。”孔如安也是笑了笑开口说道,“那不知道您怎么看这件事情。”

    那个神秘人也是沉吟了一下后说道“这思问阁从来不会无的放矢,不然他们的招牌就被自己砸掉了,所以这件事情可能是真得,但是你要记住没有什么东西是一定。比如这也有可能是六扇门的一个计策,毕竟要舍得才能获取更加大的利益。”

    孔如安也是难得没有很自信地答话,而是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您觉得这可能是针对我们的吗?”

    “有可能,毕竟你孔家是明面上那个最渴望找出一些东西的人。但是一个你已经有的东西来诱惑我们又有些说不过去,毕竟我们都知道这无量宗的秘籍已经在季家手里,所以这应该是针对另一伙人的,只是我很对那些人很感兴趣,不知道是哪里的老朋友啊。”那个神秘人也是从屏风后发出声音来,而屏风后坐着的正是一个捏着佛珠的和尚。ii

    见到这神秘人也是这么说了,孔如安也是心中打定了一些主意后也是开口安排了几句,大抵就是不要太过冲在前面,毕竟这一次对他们的影响不大,待这边的事情安排定后,孔如安也是来到了这屏风后面说道“大师,我如此安排可好。”

    “阿弥陀佛,贫僧只知道这世间之事,得就是失,失就是得。”那个和尚也是合十双手后说道。

    要是没有看到这一幕,谁又能把这和善的大和尚与那黑斗篷的神秘人划上等号呢?孔如安也是点了点头后对着那个和尚说道“大师,我明白了几分,所以我们这次就是安安稳稳地等着事事落定。”

    而峨眉与陆家也是接到了这个消息,于是两边的人也是聚到了一起后往那得到的交头的地方而去。陆鹏也是笑着说道“简溪羡,其实这很像是一场骗局。”ii

    “为什么呢?”左诗春也是开口问道,其实别说是左诗春,因为这简溪羡也是一脸的蒙蔽。

    “因为这个时间不对,这个时间将这无量宗的东西抛出来太过刻意了。”陆鹏也是笑了笑后,也是唤过了这茶摊的老板后要了一些粗糙的糕点。

    简溪羡也是眉毛微微皱了皱后开口说道“这就是你让我和诗春妹妹不要进那茶楼的理由,而是在这对面的茶摊喝茶的理由。”

    “因为这事情与我们没有太大关系,所以我们就没有必要来冒这个险。”陆鹏也是喝着茶说道,“再说你看那边。”简溪羡也是顺着陆鹏的手指往那边一看,几个人也是三三两两地站着。

    “都是有底子的。”简溪羡也是看穿了这些人的本事开口说道,这言语里也是有了紧张。ii

    “没有关系,你也别为你的掌门师姐担心,她的本事这里还是能逃出去的。”陆鹏也是笑了笑开口说道,“诗春你还是顺口唱上一段吧。也为我解解闷。”

    “公子既然想听,那就唱一唱吧。”左诗春也是没有什么羞涩的神情,毕竟她的心里这陆鹏就是他的全部,所以也是想了想后开口唱道“英台读书三年长,归家要看二爹娘。难舍哥哥梁山伯,真心实意情义长。三载同床如夫妇,全未枕边会鸳鸯。真情不敢明言讲,临别相思泪两行。英台迈步出书房,背起书箱哭断肠。一拜老师孔夫子,二拜左右读书郎。转身辞别梁山伯,未曾开言泪两行。哥哥若是将弟送,路上还有话商量。满面愁容祝英台,背起书箱走出来。后面走的梁山伯,前面走的祝英台。叫声哥哥我难合,情愿与你两同偕。临别小弟话谨记,几句藏诗慢揣怀。尼山虽不是巫山,却有阳台在内边。襄王未识云梦殿,空劳神女意狂颠。行台行雨知不远,转眼高塘路隔千。哥哥若要窥云汉,此处就是兰桥湾。我送贤弟一里桥,手把栏杆往下瞧。鱼在塘中双跳跃,鸟在溪边展羽毛。来时过桥同学道,去时过桥两下抛。贤弟思念椿萱老,理应归家报功劳。哥哥送我二里外,看见满山都是花。花望哥哥在言话,望兄伸手去折她。哥哥若是胆儿大,折朵牡丹转回家。哥哥若是不想她,你是你来花是花。我送贤弟三里坡,层层叠叠大山多。真个雁飞不到处,人为名利受奔波。名成利就显父母,方是人间大丈夫。弟未成名回家转,梁兄高中弟心欢。哥哥送我四里井,眼望江水悠悠清。织女早到天空候,悬空牛郎入斗牛。哥哥若是解得透,不须乘轿上银州。此地就是银河口,得意风流到白头。我送贤弟五里塘,看见江边打渔郎。当初有个姜子牙,每日钓鱼渭水傍。胸藏韬略才学广,八十二岁遇文王。钓鱼之人为宰相,千年万载把名扬。哥哥送我六里长,抬头看见一磨房。上扇麻绳吊稳当,下扇不离一根桩。弟兄好比磨儿样,上扇不忙下扇忙。哥哥若是能会想,学学磨儿又何妨。我送贤弟七里村,看见高山打柴人。当初武吉打柴卖,西歧城中打死人。文王将他来问罪,念他行孝家道贫。见他是个英雄汉,收在朝中做将军。哥哥送我八里乡,望见池塘一鸳鸯。好似人间夫妇样,同偕到老不分张。我与哥哥在路上,好比鸳鸯一双双。哥哥解破此情况,一齐吹箫上天堂。我送贤弟九里山,望见农夫在耕田。”ii

    唱到这里,茶楼里也是响起了刀剑的声音,左诗春也是微微抖了一下,这茶摊里的人也是纷纷往其他地方而去,只有这陆鹏依旧笑着捏着手中的杯子说道“怎么不唱了,别怕有我在这里呢。”

    “是诗春这边这就唱了。”左诗春也是答应道,但是她也是想了想后开口说道,“对了这曲子我交给过简姐姐,简姐姐不妨试一试。”

    “这么多人的地方,她没有这个胆子的。”陆鹏也是笑着说道,“而且她的同门还在上面呢,她干不出这种事情的。”

    简溪羡虽然知道这陆鹏用的是激将法,却还是开口说道“谁说的,再说这里哪里还有人。”

    微微一停顿后也是开口唱道“当初伊尹来避乱,耕于有辛家道寒。纣王无道民遭难,成汤圣主王品贤。伊尹耕田升荣显,开基商朝六百年。哥哥送我十里台,路上言词记心怀。回转书房莫懈怠,仔细思量慢慢猜。一朵鲜花留君戴,牡丹不与别人开。哥哥一时若能解,早到小弟寒舍来。贤弟回家看爹妈,不必两眼泪花花。弟兄结拜情义大,前世同插瓶内花。兄在尼山也不长,也要回家看爹娘。特意来拜贤弟驾,不知何处是仙乡。哥哥有心到寒庄,小弟住在白沙岗。二层楼门八字样,石柱花窗白粉墙。凤凰常歇梧桐树,满园花开十里香。哥哥务要早来访,迟来明月不圆光。远远望见祝英台,背个书箱转回来。哥哥与我多恩爱,为愿到老永合偕。三载同床共铺盖,叫人时时挂心怀。弟回家中去等待,不知哥哥几时来。”ii

    “简姐姐的哥哥不就是就坐在这里吗?”左诗春也是笑着说道。

    “好啊,你这个妮子让我唱曲子,就是为了这一句啊。”简溪羡也是伸手在她的脸色轻轻的捏了一下后开口说道。

    这边也是没有太过在意,但是这对面的茶楼上也是打斗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不一会儿还有一些人从那楼上翻了下来,而关平岳也是握着绣春刀站在那茶楼的屋檐上,也是对着那冰心微微地施礼后说道“对面的莫非就是那冰心冰掌门,冰掌门最近也是腿脚不错啊。”

    冰心也是依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只是开口说道“我不但这腿脚不错,这手还长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