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324章 无量劫指
    血雨腥风总是来得让人有些措手不及,无妄之灾总是多的,或者说没人能保证好人就一定平安,因为你可以保证自己的内心,却无法让别人也随着你的脚步走。而这嘉兴府的姚家,显然就是那么一个不幸的成为了一个代名词。当一身夜行衣的陆达在姚家的房门外开口说道“这次的事情,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能不能把握住,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了。”

    “放心吧,我们清楚要干什么。”那边一个驼背的人抬头看了陆达一眼算是回答了这个问题。而后这一群冒着绿光的凶徒也是冲进了这个姚宅内,这个时候陆达也是好像有那么几分恻隐的心,悠悠地叹了一口气后说道“姚家啊,谁让你们在嘉兴府呢?我不过是一个传递消息的人,你们要是寻仇不妨去陆家的宅子里去,当然我觉得你们没有这个胆子。哈哈哈!”看着这个人疯魔地状态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要干什么。ii

    而此刻的姚家的宅子里也是爆发了一阵厮杀,同时也是变成了一个修罗场,惨叫与这刀剑的声音也是爆发了出来。当雪浓知道这个消息后,也是第一时间带着人赶往这姚家,见到这一幕李刚也是眨了眨眼睛后对着雪浓和陆屋说道“看到这一幕,我想到了一件案子。”

    陆屋也是站稳了身子后说道“李刚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你别忘了那个案子苏步青总捕头已经定性了。”

    雪浓也是皱起了眉头后问道“你们先说说这个案子和哪个案子有牵扯。”

    李刚也是对着雪浓低了一下头后说道“大人有所不知,去年这个在嘉兴府发生同样的一个全家灭门的惨案,但是苏步青大人到了嘉兴府后也是调查了一番后,把案子定性为家族内斗,没有允许这个案子继续往下查去。”ii

    “风清还会干这么一样的事情。”雪浓也是开口疑惑道。

    陆屋也是走到了雪浓身边后低声说道“大人,这个案子不是苏大人怕了,而是不得不怕。因为这杀人的手法里涉及了无量宗和那年西湖上的事情。”

    “什么!”雪浓也是眼睛跳了一下后问道,“我问你,那个案子与陆家有牵扯吗?”

    “这个没有人知道,若是陆家真得有牵扯,我想苏步青大人至少也会警告一下吧。”陆屋也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并不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啊。”雪浓也是皱了皱眉头后,带着人往里面走去。而此刻的天边那广漠的云洋雾海正稳稳托出一轮红日。李刚也是看着这太阳对着雪浓说道“大人又是新的一天啊。”ii

    “我倒是希望还是昨天啊。”雪浓也是一边往这屋子走,越觉得这案子触目惊心。雪浓也是叹了一口气后问道“陆屋,这个案子你上报了没有。”

    “大人,这案子不能不上报啊。您到了这几天也是没有拜访当地的官员,这姚家的家主姚将就是现在嘉兴府的知府啊。所以这个案子一出,我就已经三份奏折发出去了。”陆屋也是一脸无奈地对着雪浓开口说道。

    李刚也是松了一口气后说道“大人,我觉得他们玩大了。如此一来苏步青总捕头一定要来了。”

    “李刚你们都想错了,你们都只看到了我们可以把这个案子往上面推了,但是殊不知他陆鹏未必不是这想得啊。”雪浓也是皱了皱眉头后说道,“一来这案子也是有些意思,二来是要这个案子与他陆鹏真有干系他都大胆到对一个知府动手了,那么对于我们意味着什么你真得不知道吗?”ii

    “那就意味他陆鹏对于什么朝廷已经完全不在意了。”李刚也是皱起了眉头后说道。

    陆屋也是开口说道“大人我们是不是进了死胡同了,觉得这是陆鹏的反击,但是这未必是陆鹏干的啊。可能有人搭了一个便车啊。”

    雪浓也是摸着下巴说道“你的这个想法也不是没有道理,若是这个凶手一行人对于这姚知府有着那么一分恨意,那么这个事情就是能做成了。”

    “但是这么一来这个凶手也有可能是那个造成了去年那个案子的人啊。”李刚也是开口说道。

    雪浓也是说道“那么我们在大胆一点,比如这些案子都与陆鹏有关,那么就是另一个答案了。所以在面对案子的时候,无论是多么混乱和牵扯甚多的案子,都不要急,慢慢来总有机会让我们清楚真相的,而我要做的就是抽丝剥茧。”ii

    这边那个小仵作也是冲到了三个人面前说道“几位大人,属下有一个疑问想要大人去看一眼。”

    “怎么了?”陆屋也是有些奇怪地问道,“以你的本事,现在还需要让我们去看看了吗?”

    “我在六扇门也干了挺久了,被武林高手杀死的人,我也见过不少。但是这次的人我有些没见过。”那个小仵作也是皱了眉头后说道。

    雪浓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如此我们就去看看吧,说不定有些意思呢?”

    众人也是跟着雪浓那个地方走去,到了地方仵作也是蹲下身子后说道“几位大人请看,这具尸体正面只有这一个指印,也是没有什么别的刀剑伤了。”

    “被一指点死了?”陆屋也是开口说道,显然这样的武功也是有人能做到的,并不足以勾起他的兴趣。但是那个小仵作也是点了点头后,把那具尸体轻轻地翻了过来,而展现在三个人面前的则是一具残破的尸体。这尸体的后背也是鲜血淋漓,而这里面则是一团血浆糊,什么内脏与骨肉都被搅在了一块,只有一两块白色的骨渣,才能证明那里曾有过骨架的存在。李刚和陆屋也是被吓了一跳,半晌后李刚也是对着雪浓开口问道“大人,这是什么指法啊,而且没有一定的内力怎么能做到这样的事情。”ii

    雪浓开口说道“其实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听那里一个。”

    “大人,您就被骂关子了。”李刚也是对着雪浓开口说道。

    雪浓也是叹了一口气后说道“这是无量劫指,而且也只有无量劫指才有这样的能力,正是这么恐怕的破坏力,才会有那么一个事件啊。”

    陆屋也是对着雪浓说道“大人的意思是这个无量宗也有着隐情。”

    “你比李刚聪明多了。”雪浓也是看了一眼还在思索的李刚说道。

    李刚也是笑着说道“大人倒是小看我了,大人所说的这个事件,应该是指无量宗被定义为邪魔外道的事情吧。”

    “当然这个事情也就是我们这些六扇门的人这么看,你看看那些名门正派,谁会说这个事情乃是错的呢?”雪浓也是笑着说道,“既然你想到了,那你又在思索什么呢?”ii

    “大人有所不知,我是在想既然这无量宗那么早就因为被定义为邪魔外道而被正派所不容,那么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虽然我记得集宁那件事情的时候,据说是出现了无量宗的余脉,但是我想应该不是那个人,毕竟那个人是可以和剑仙打平手的人。”李刚也是问道。

    “你也算是问到了点子上了。”雪浓也是笑了笑后说道,“你也说了,这名门正派把他们当成了邪魔外道,但是还有些人并没有把他们当成邪魔外道,所以这一脉并没有完全断绝,只是他们的行事更加谨慎和小心了。”

    陆屋也是转了转眼珠后说道“大人,我想问一个冒犯的事情。”

    “你问吧。”雪浓也是不在意地点了点头后说道。

    ii

    “我想到这个没有当成邪魔外道的人里面有我们六扇门吗?甚至我们六扇门还了帮助是不是。”陆屋也是开口说道,但是他却把脑袋低着似乎是一个犯错的人一般。在这个时候李刚突然觉得陆屋变了一个人,因为在他的眼里陆屋一直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所谓知道的越多,那么就越危险,这个牵扯无量宗的案子尤其是这样。同样的道理雪浓也是深深地看了陆屋一眼后说道“你问出这个问题,我很意外。但是你能问出来,我想你心里一定有答案了吧。我不能告诉你具体的答案,只能说这个事情上,六扇门上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见雪浓这么说,陆屋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多谢大人了。”

    “没有什么好谢的,这本就是我应该要说出来的事情。”雪浓也是摆了摆手后对着众人说道,“我方才还没有说完,这个好消息就是虽然这人是无量宗的余脉,但是也让我们的方向又锁死了一些。”ii

    “没错,我们现在只要分清楚这个案子和陆家有没有关系就可以了。”李刚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

    陆屋也是没有急着接话环视了一周后对着那个小仵作问道“这总共多少人啊。”

    小仵作也是站起身子对着陆屋说道“回大人,这上下总共六十五口。”

    李刚也是捅了捅陆屋问道“你和这知府关系一般?”

    “为什么这么问?”陆屋也是奇怪地问道,“我应该没有表现地这么明显吧。”

    李刚也是翻了一个白眼后说道“别说这知府乃是你名义上的长官,纵然是同僚你也没有这冷淡的道理。尤其你还是一个喜欢官场做派的人,现在这个不咸不淡地样子,还真是让我有些惊奇,而且你看这天也是亮了起来,这府衙上的长史一流也是没有来的样子,看了这知府不行啊。”ii

    陆屋却笑了笑后说道“你说对了一般,那就是这知府与我们关系很一般,但却不是他不好。而是他好像有心故意保持了与我们这些人的距离。至少我当这六扇门捕头的这些年,他上堂的日子屈指可数,每年纵然是这府衙里的人也一年见不到两面,跟别说我们这些在外面有府邸的官员了。因此虽然我们对于这个姚知府有亲近的意思,但是没有办法亲近。”

    “这么说这个姚知府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人?”雪浓也是感兴趣地问道。“

    陆屋也是眯着眼回想了一下后说道“这个姚知府,确实没有怎么出过门。至于在干什么估计也就他自己知道了。”

    雪浓也是开口说道“有意思了,难道说他是在躲什么东西吗?”ii

    “那我们恐怕要查一查才知道了。”李刚也是对着雪浓回答道。而雪浓也是没有接话,瞧向那院中的桃花,这个粉红色的桃花也是一朵紧挨着一朵,挤满了整个枝丫。它们活像一群群顽童,争先恐后让人们来观赏自己的艳丽风姿。水珠把桃花装扮得美不胜收,令人心旷神怡,目不暇接。仿佛与这地面上的血污形成了两个极端,但是看起来泾渭分明,却又有着那么一份浑然天成。

    “在黄罗宝帐领将令,气坏了老将黄汉升。某昔年大战长沙郡,偶遇着亭侯二将军。某中了他人的拖刀计,俺的百步穿杨箭射他盔缨。弃暗投明来归顺,食王的爵禄当报王的恩。效当竭力忠心尽,再与师爷把话云一不用战鼓咚咚的打,二不用副将随后跟,只要黄忠一骑马,匹马单刀取定军。十日之内得了胜,军师大印随了某的身;十日之内不得胜,愿将老首挂营门。来来来,带过爷的马能行,我要把定军山一扫平。”陆鹏现在也是站在他院中的舞台上耍着长刀唱道。ii

    陆达也是忙鼓起掌来,开口说道“老爷唱得真好!”

    “我这投名状也算是交了,你说着雪浓会不会很兴奋啊。”陆鹏也是把手中的长刀一把扔给了陆达后问道。

    而陆达则是一把接住这长刀后笑着说道“老爷这黄忠要赢,要十日。但是您怕是三日就够了。这雪浓还兴奋呢,怕是已经吓得睡不着了吧。”

    “他一定以为那些人动手了吧。”陆鹏也是阴笑着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