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322章 抬棺上殿
    “皇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奚仁也是抓到皇帝这话里的怒意也是开口询问道。

    朱见济也是坐在龙椅上不安地摇了摇头。这边曹安化也是知道朱见济不想亲自开口也是对着奚仁说道“太子殿下,在南京开办青楼,私自募兵。奚仁大人还想为太子殿下说话吗?”

    随着曹安化这句话,奚仁也是一下子懵了。而后也是开口说道“既然如此皇上何不让方樑平这个太傅回朝受罪,他这一手调教出来的太子竟然如此大逆不道。”

    听到这句话曹安化也是冷笑着开口说道“奚仁大人是真傻,还是装糊涂。方樑平大人若是真得能看清楚太子,以他的个性还能让太子在南京这么潇洒?”

    “那你怎么知道南京是不是方樑平怂恿着太子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呢?”奚仁这句话刚开口也是感觉到了问题。果不其然曹安化也是开口说道“奚仁大人莫不是忘了这一箱东西了?”ii

    “你们东厂的手,还真是长啊。”奚仁纵然明白自己错了,但是这对于这些东厂的宦官,还是没有一点好脸色。

    这个时候朱见济也是站了起来说道“够了!他曹安化的手再长,那也是朕允许的,但是你奚仁的嘴这么长,却是我不清楚的。”

    奚仁也是跪定后磕了两个头后说道“老臣,自知罪孽深重不可回返,但是还请皇上念在老臣这些年的苦劳,饶我一家老小。”

    “怎么不想做,方孝孺?”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

    “皇上说笑了,如此青史留名的机会,老臣是喜欢的,但是老臣也清楚若是臣这么做了,皇上有的是办法让我遗臭万年。而且老臣不想因为我的自私而让这些子弟丧命。”奚仁也是苦笑着说道。ii

    朱见济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这倒是像我认识的奚仁。放心吧,朕还不想杀你,因为你不是觉得方樑平教的太子不够好吗?那你就给朕去祖陵教太子去。”

    奚仁也是眼睛中流出了几滴眼泪后说道“启禀皇上,老臣罪孽深重,恐怕难以为皇上教育太子里。”

    “朕觉得你可以,那你就可以。”朱见济也是在一道圣旨上写着,一边开口说道,“你明天就回因为口出狂言被朕贬去为先皇守陵,但是这道圣旨则是你可以在哪里好好教太子的凭证。”而后也是把圣旨放到了一旁。而曹安化也是很有眼力见的,把这玉玺拿了出来,递给了朱见济,而朱见济也是直接把这玉玺印在了圣旨上。

    曹安化也是笑着说道“奚仁大人如今可是好好了。”说着也是从这朱见济的手中把这圣旨传递了到了那奚仁手中。奚仁也是闭着眼,将头磕在地上后说道“老臣跪谢皇上不杀之恩。”ii

    “你要是能把那个逆子教回来,朕就能欣慰了。”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但是这笑容里却透露出了一丝无奈。

    待这奚仁退下后,朱见济也是对着曹安化说道“曹伴伴,你那干儿子,也是有些本事啊。”

    “回皇上,不过是些恐吓,狐假虎威的本事,拿不上台面的。”曹安化也是笑着说道。

    朱见济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朕倒是没有太把他当回事情,但是曹伴伴你可别养虎为患。”

    曹安化也是笑着说道“皇上,这孩子哪里都好,就是心还不够狠。”

    “心不够狠?他都让朕这官场的上的这些人一个个人人自危了,他还不够狠?”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

    “但是从头到尾,都没有他自己动手的证明啊。这老奴提拔他也是没有太久的时间,但是当年得罪过他的人现在就在他手底下,但是还是好好地啊。”曹安化也是开口说道。ii

    “如此最好,不过曹伴伴,朕还是希望你能帮着朕看着这个大明朝啊。”朱见济也是感慨地说道。

    “老奴也是这么想得,但是皇上老奴已经老了,不能陪着皇上走太远了。”曹安化也是开口说道。

    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是啊,朕也是老了。你说奚仁方才问朕是不是想长生不老的时候,朕也是想说一句想啊。但是一个人长生不老多没意思啊。”

    “皇上哪里老了。”曹安化也是开口笑着说道。

    “你这嘴啊,倒是没有你这身子便麻木。”朱见济也是点着曹安化笑了起来。而曹安化也是在下面赔笑着,一时间这里面也是一对主仆笑成了一团。

    而在一日后的方府里,方潇也是穿着一身玄色衣裳,精密大气的滚边刺绣,轻薄柔软的布料,那衣袂仿佛能够无风自动,给他偏偏增了几分神采!方潇本来也是打定着随便吃点早饭的主意,因为今个儿他是不用上朝的。但是一个捕快也是把他最不喜欢的消息给送来了,方潇也是轻轻地打开了那个捕快送来的两张纸,这纸上也是清楚地说明了,那两个猎户死亡的地方,但是这一次顺天府也是争气,没有半天就把这个案子给破了。而被抓住的人也是一口供认就是任火指使他们办得。甚至这纸上也是把他们与任火的交流方式和见面的时间地点都清楚没有一点问题,饶是方潇也是抓不到一点问题。而方咏宁也是看着方潇这一张皱起眉头的脸也是开口询问道“哥哥?你这是在想什么?”ii

    方潇也是叹了一口气后说道“这个人也真是有本事啊,非要我方潇对我的座师下杀手吗?”

    方咏宁也是疑惑地问道“哥哥,这不是你所想得吗?这个案子也是完全齐全了,你这又是在感慨什么啊。”

    “傻丫头,这些证据也是太完美了,有时候越是没有问题反而是最大的问题。”方潇也是开口说道,“首先说若是任火要找一个人来帮忙,那么他一定会找他信任的,而且都能帮他们弄到六扇门的身份了,为什么没有为他们安排后退路,甚至更加狠心一点杀人灭口。再说这些人要真是心腹,为什么在我顺天府的刑法之下就能屈服了,还是短短半夜之间,这也是我不能理解的。再说这后面的东西,一来是为什么这些人能把这事情记得这么清楚,而且这些事情有时候都是临时起意,那么这些下人为什么有这么好的本事完全不记错的,把这些事情一件件地复述出来。”ii

    方咏宁听到这些话也是摸着自己的小脑袋开始思考起来,因为她顿时明白了方潇内心的想法。半晌后也是开口说道“哥哥,那么这是有人在陷害任火大人吗?”

    “不,这反而不是陷害,反而还真是我那座师自己做出来的事情。无论是他们的调查还是我这两天监控我那座师的情况,都反应了这个案子与座师逃不出干系。”

    方潇也是叹了一口气后说道。

    “既然如此,哥哥还在犹豫什么?这幕后之人要抓,这任火就能放过了吗?纵然是被这幕后黑手蛊惑,亦或是胁迫,但是这也不是他让这么多生命埋葬的理由啊。”方咏宁也是看着方潇开口说道。

    “放心吧,丫头。你哥哥我心里清楚要怎么做。”方潇也是站起来后对着那捕快说道,“去准备一口棺材,用马车拉着。等会儿跟着我的轿子。”ii

    捕快虽然不知道方潇这目的是为什么,但是方潇这么说了,他自然也是点了点头后就去准备了。但是方咏宁却一脸震惊地看着方潇说道“哥哥,你这是干什么啊!你可别吓我啊。”一边拉着方潇的衣服一边对着里面喊道,“忧怜姐快出来,我哥要做傻事了。”而苏忧怜也是和易晶兰也是急匆匆地赶了出来,苏忧怜也是先看了方潇一眼后,也是嗔怪地对着方咏宁说道“咏宁你怎么了?一惊一乍的,你哥哥他不是好好地站在这里嘛。”

    “忧怜姐,他要抬着棺材上殿。”方咏宁也是喊出来说道。

    “抬棺劝谏?”苏忧怜也是皱起了眉头后看着方潇问道。

    方潇也是摇了摇头后说道“这不是我能干出来的事情,我不过是给自己告座师一个理由罢了,弟子犯师,也是违反伦常的。”ii

    听到这句话苏忧怜也是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如此这样一来方潇面对的就不是皇帝而是任火这个座师了,如此生命危险也是少了不少。至于劝方潇不要去,苏忧怜是干不出来的,因为别人不清楚,但是她太清楚了,方潇的个性怎么会是一个安于这样个性的人吗?

    方咏宁见苏忧怜似乎被说服了也是开口说道“忧怜姐,你怎么能被哥哥说服了呢?”

    苏忧怜也是叹了一口气后说道“咏宁算了吧,你哥哥的个性你又不是不知道。但是方潇答应我,我想看着你回来。”

    方潇也是伸手抚摸了一下苏忧怜的额头后说道“放心吧,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安排好的。”

    而后也是从易晶兰的手上接过了那一件官服也是往这门外走去。此刻的太和殿上,朱见济也是打着哈欠把关于这奚仁的处理意见说了一下。众人也是没有料到这奚仁被贬为了民还敢去御书房指着皇上骂,但是最后听到朱见济仅仅只是把奚仁给贬到了皇陵给先帝守陵,也是纷纷跪地说道“皇上仁慈。”这倒不是这些人单薄,而是真心说出了这句话,毕竟奚仁自己也是做着死的准备去做的。ii

    这边曹安化也是打算喊出那句无事卷帘朝散的时候,一个侍卫也是跪在殿外喊道“启禀皇上,顺天府少尹方潇求见。”

    “方潇?这小子怎么来了?”朱见济也是意外了一下后问道,这小子怎么想起来了上朝了?”

    “回皇上,方少尹说是已经查明了定国公一案与那萍乡一案。要上殿说清楚。”那个侍卫也是跪着说道。

    “这么快啊。”朱见济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既然如此就让那小子进来说一说吧。”

    那个侍卫也是犹犹豫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朱见济也是皱着眉头说道“怎么了?朕让你传一个人这么麻烦吗?”

    “启禀皇上,这方少尹抬着一口棺材在宫门口呢。皇上你这是放不放进来啊。”那个侍卫也是开口说道,只是这话里也是透着几分没有底气。ii

    朱见济听到这话也是笑了,对着群臣说道“这方潇是要玩那抬棺劝谏的把戏?这一手他老爹都没有玩过吧。”

    群臣哪里敢接这个话茬,只是任火这个时候额头上的汗止不住地往下流了下来。而后朱见济也是笑了笑后说道“既然如此就让这方潇把棺材抬上来吧。”

    见此一个都察院的御史也是忙冲出来说道“皇上不可啊,棺材此物太过晦气,还请皇上三思而行。”

    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这算什么,朕可是战场上见过的。让方潇那小子上来吧,要是说的不好,那他就真得给朕住在棺材里吧。”

    那个侍卫也是回答道“是。”而后也是去带方潇来了。不一会儿方潇也是走到了殿前,整个太和殿的人都看着方潇,而方潇也是从殿外走了进来。对着皇上跪定磕头后说道“吾皇万岁万万岁。”ii

    “平身吧。”朱见济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朕可是等着你给朕一个说法呢。”

    而方潇也是站起来后说道“多谢万岁,但是微臣还有一件事情要办。”

    “那你就做吧。”朱见济也是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方潇也是点了点头后,将脑袋上的官帽拿了下来后,走到了任火面前,而后也是跪定了下来。任火也是吃了一惊,忙想伸手,但是方潇却伸手止住了任火的手后说道“座师,学生今天要参你。自知犯错,不求座师原谅,但是还是自罚。”言毕也是磕了三个头。而任火在听到方潇要参他的时候,也是身子不住地摇晃了起来,眼前也是感觉到了不住的眩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