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315章 龙生九子
    “那你还说我。”这瘦高个的衙役也是不满地说道。

    “我这不是教育你嘛。”那个壮硕的衙役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后说道,“你小子来这顺天府时间还短,不知道这些大人的心思,你看这个时候吧。我们就要离着大人一段距离等着大人呼唤就是了。”

    “这么邪乎?”这瘦高个的衙役也是不信地说道,“这么有意思吗?这些大人一定会认为我们在?”

    “我算是明白了,你小子不是不懂这里面的道道,而是傻啊,人家是大人,是老爷凭什么管你这些破事啊。他要是想要你在,那你就一定要在,要是不在那就是你的过错。而大人是不会错的。你明白了吗?”那个壮硕的衙役也是满意地说道。

    而这个时候方潇的声音也是响了起来“在你眼里,我就这么不讲理啊。”ii

    而壮硕的衙役一扭头也是看见了方潇正笑着站在他身后,他也是身子一抖马上跪下说道“小的错了。”抬手也是给自己一记耳光继续说道,“小的不该随便说大人的话,小的罪该万死。”

    “给我起来,这像什么样子。本官就没有怪你,这自己还打的很起劲。”方潇也是摇了摇头后说道,“这疼吗?”

    “不疼,不疼。”这壮硕的衙役也是笑着站了起来说道。

    方潇也是咧嘴笑道“要是不疼,那么方才就是装装样子了?”

    “大人,小的没有啊。这真打啊,小的方才强撑的而已。”这个壮硕的衙役也是忙开口说道,也是担心方潇在说出什么话来,这里面的道道也是让这个衙役也是些招架不住。ii

    方潇也是笑了笑后说道“疼就对了,一天到晚就知道琢磨这些上官是怎么想的有用吗?还不如把本职的事情做好。还有你小子,以后别听这家伙的话,要是他的话能听,他能现在还是一个衙役头吗?”

    “大人说的是,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那个壮硕的衙役也是苦着脸说道。

    方潇也是挥了挥手后说道“少来这套,你小子现在帮我去办一件事情。”

    “大人说。”那个壮硕的衙役也是点头说道。“我需要去帮你去帮着我盯着一个人。”方潇也是笑了笑后说道。

    “大人是谁?”那个壮硕的衙役也是奇怪的问道。

    “也不是大人物。”方潇也是笑了笑后说道,“东阁大学士任火。”ii

    “大人这!”那个壮硕的衙役也是眉毛跳了跳后说道,“大人,这个可有皇上的圣旨?若没有我们顺天府是没有这个本事的,毕竟我们不是东厂和六扇门。我们没有监察百官的权利啊。”

    方潇也是不满地挑了下眉毛后说道“你是不是傻,我们为什么要直接告诉他们,就是冲着那任火去的?”

    “那大人,您的意思是?”那个壮硕的衙役也是疑惑地看着方潇。而方潇还没有开口这瘦高个的衙役也是开口说道“老大,这少尹大人的意思,让我们打着别的名义去那任火边上吧。”

    “聪明。”方潇也是满意地点了点这个瘦高个衙役后说道,“这街道上难道还没有几个地痞流氓?小偷扒手?又或者是什么兄弟不和,夫妻打闹。都是理由啊。顺天府对于治下的情况都要把握住。”ii

    “好的,大人我明白了。”那个壮硕的衙役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

    方潇也是回话道“你这不要急,我也不是要你们打探出什么情报来,而是要让这任火感觉一丝压力。所以你们只要一直在任府左右晃悠就是了。”

    那两个衙役也是点头就这么退下了,方潇也是看着两个人的离去的背影叹了一声后说道“座师啊,学生方潇是多么希望你这次能一点压力都没有啊。”而后也是被这手往里面走去,而这个时候一个呼啸的声音也是飞掠过去,看起来好似一阵风,但是方潇却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不经意地在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快步走进了书房后,也是坐定下来,这手中捏着一张纸,也是慢慢展开来。这张纸也是徐老道昨晚给他的,说是关于皇帝那支秘密内卫的。方潇也是感觉了有人曾有意无意的监视着自己,但是却也没有急着看。但是现在方潇也是感觉刚刚送走了一个内卫,也是打着防备的主意打开了纸。ii

    这纸上也是一手标准的楷书,这方正的字体也是与徐老道那飘逸的感觉差上不少,但是方潇也是认认真真地看着,这纸上也是写着‘这皇帝的内卫,其实也可以说是我们轩辕门的一种延伸,因为这支内卫乃是门主一手调教出来的。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对他们了解很详细,这内卫因为在手臂上都喜欢绣上一朵梅花,所以也称之为梅花内卫,但是这九个内卫统领则是另外的称呼,那就是龙子,也就是龙生九子的九子。我下面主要写的也就是他们,在门主的调教下,他们的每个人平均下来也是有着地榜的水平,但是其中也是因为分工的不同,这手上本事也是不能一概而论。’

    看到这里方潇也是眯起了眼睛,以为他有些不明白,“那么皇上这次是不是真得要放弃座师,因为皇上若是让内卫动手嫁祸,绝对要比这任火做的还要干净几分。这么说,皇帝确实没有打过用这种下作手段的意思。但是这么一来我的座师啊,您究竟都干了些什么啊。”ii

    想到这里方潇也是继续看了下去这信上也是写道‘这内卫的老大名为囚牛,按这传说说着囚牛喜音乐,蹲立于琴头。所以这内卫里的囚牛也是负责一下整个内卫组织的运行,在京城内活动较多,基本不会离开皇上。而内卫的老二名为睚眦,而传说中这龙子里的睚眦嗜杀喜斗,刻镂于刀环、剑柄吞口。所以这内卫中的睚眦也是一个武痴,其个人实力绝对在地榜的前五中。这内卫的老三名为嘲风,同样的这传说中嘲风形似兽,平生好险又好望,殿台角上的走兽是它的遗像。所以也有人一直认为它是有着龙脉的凤。因而这内卫的嘲风也就主要负责信息的收集和汇总,同时也是皇宫中的警报点,一身轻功也是惊为天人。而龙子的四子蒲牢,受击就大声吼叫,充作洪钟提梁的兽钮,助其鸣声远扬。看到这里你就该猜到这内卫里的老四是最没有用的,但是他又是最有用的,因为这蒲牢虽然在内卫中不专门的责任,但是这蒲牢乃是这九人中唯一有皇族血脉的,所以他也起着监视的作用。这内卫的老五名为狻猊,这在故事里这狻猊形如狮,喜烟好坐,所以形象一般出现在香炉上,随之吞烟吐雾。因而这狻猊也是这内卫首领中嘴神神叨叨的,但是这人确是这内卫首领行动时的指挥,甚至在战斗中的话语权要高于这囚牛。而后就是这内卫的老六了,这老六就是霸下,这霸下在故事也是个有意思的形象,其似龟有齿,喜欢负重,是碑下龟。所以这霸下也是内卫中最擅长硬功夫的人,一手铁布衫也是出神入化。而这内卫中的老七名为狴犴,其本来形似虎好讼,狱门或官衙正堂两侧有其像。所以这狴犴也是九人中功夫仅次于睚眦的人,常年在外出任务。而这内卫的老八是个有意思的人,你可以记一下,其人名为负屃。按故事里说这负屃身似龙,雅好斯文,盘绕在石碑头顶。所以这内卫里的负屃也就如此,他善易容,为人也是书卷气,据说其人现在就被皇上安排了一个身份放在朝堂上。好了,这就是那老九螭吻,其故事中说这螭吻口润嗓粗而好吞,遂成殿脊两端的吞脊兽,取其灭火消灾。但是这内卫中的螭吻,则是善于做一些奇技淫巧,本身善于暗器和用毒。对于你来说这老九反而是个有威胁的人物。’ii

    认认真真地看完这一封信,方潇的头上也是出现了一些汗珠。而后也是点燃了蜡烛,将这纸烧成了灰烬。而后喃喃自语道“看来方才那人就是嘲风了,看来他也是真自信啊。”

    而嘲风自然不知道他已经被方潇盯上了,也是早早来到了任火府邸边上的高点,盯着那任火的宅子,生怕出现一些纰漏。当然虽然这嘲风也是很紧张,但是还是比他紧张的人,那就是这府邸内的任火。这一早上他也是感觉到了这府邸外出现了不少陌生的身影,当然这也有这早朝上皇上没有对他维护的关系,这让他心里有些草木皆兵的感觉,一时间风声鹤唳。一种被抛弃的无助感也是攀上了任火的身体,所以他在听门下小厮说着家附近多了很多顺天府的衙役也是身子不由得抖了抖。

    “你和我说说,这门外的衙役都是什么情况。”这任火也是指着方才聊天的小厮紧张地问道。ii

    那个小厮也是惊慌地跪倒说道“老爷,小的只是闲下来聊个闲谈,您可别罚我啊。”

    “我罚你做什么,还不快回答我,我们府门前出现了这么多衙役什么情况。”任火也是开口说道。

    那个小厮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老爷您问那些人啊,他们是来处理我们这的地痞无赖的,说是这顺天府的少尹也是让他们,要整顿辖区的安全,因而这些衙役都是过来抓地痞流氓的。”

    听到这句话,任火也是眉毛皱了起来,因为今天的朝堂上方潇刚刚接手了这个案子,他绝没有现在来处理这些地痞流氓的道理,这轻重缓急他还是清楚的。所以任火也是这眉头的汗水也是更加多了,思索一下后他也是对着那个小厮说道“给老爷被轿子。”ii

    “老爷您要去哪啊?”这小厮问道。

    “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要多话。”这任火也是不满地瞪了这小厮一眼后,就去屋内准备了,而这小厮也是赶忙往外面跑去,替这任火准备车了。

    这个时候的方潇也是一脸淡然地走出了书房,因为他知道这皇上既然没有朝堂直接保下任火,那么就不会伸手干扰这场游戏,至于是方潇赢了,还是这任火逃出生天,那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所以这方潇也是唤来了一个衙役后说道“你去帮我准备一匹快马。”

    “好的大人,还有什么事情吗?”那个衙役也是低头问道。

    “准备两匹,你随我一块走一趟。”方潇也是想了想后说道。

    那个衙役听到这句话,也是感觉被幸运砸中了,也是迷了一会儿后笑着说道“如此小的,多谢大人器重。”ii

    “少说些话,赶紧去准备吧。”方潇也是努力让自己板着脸后说道。

    不一会儿这衙役也是来请方潇,说是预备妥当了,两人也是走到府衙门后翻身上马。

    “大人我们去哪啊?”那个衙役也是开口问道。

    “京防营。”方潇也是笑了笑后说道。这手上的缰绳一抖,这马也是缓缓地往前走去。

    “去哪里干什么啊。”那个衙役也是问了两句后,也是驾驭着马跟了上去。

    “去救人命啊。”方潇也是说完就不再搭话了,也是马在街道上跑了起来。

    而这边的任火也是刚刚坐上轿子,这轿夫也是问道“大人去哪里啊?”

    “去东厂。”任火也是缓缓地说道。ii

    这轿夫也是吓了一跳后问道“大人,我没有听错吧。”

    “到了那个胡同就把我放下就是了,我在哪里有个故交。”任火也是开口解释道。

    那个轿夫也是松了一口气后说道“大人您可吓死我了,我这就说我家大人这么一个好官,怎么会和东厂那些太监扯上关系呢。”

    “好好抬你的轿子。”轿子里的任火也是轻轻地开口说道。

    “好咧,大人。起轿。”这轿夫也是喊了一声后,四人也是抬起了轿子往那东厂胡同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