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304章 三具焦尸
    “姐夫,你这话说得好像有些违心。”苏华也是笑着开口说道。

    方潇也是瞪了苏华一眼后说道“你知道话多的人都死的早吗?”说完也是给自己以及苏华倒了一杯酒,方潇倒是对这些食物很放心。因为他知道那个幕后黑手并不希望他死,不然也不用为了掩盖一个真相而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而苏华显然顾虑要比这方潇多了许多,也是开口笑着说道“姐夫,你就这么放心他们不会在菜里下毒?”

    “放心吧,要是会死也是我先死。”说话也是喝了一口酒,夹了一筷子的肉吃了起来。苏华也是见方潇吃得这么开心也是一块吃了起来,两人也是酒足饭饱,苏华靠着椅背问道“姐夫,你为什么一定要寻找那个真相啊。”

    “真相吗?”方潇也是将脑袋别了过去,看着一些士兵正打扫着那个杀人的行刑台。开口继续说道“或许我想要的不是真相,只是想为萍乡的百姓要个理由罢了。”ii

    “理由?”苏华摸着自己的肚子显然不是很能理解方潇这话里的意思。

    “没错,就是理由。为什么上位者可以轻易地决定着像萍乡他们那些人的生死,甚至连一个理由都没有。你只需要配合我死就可以了,你没有问为什么的权利。”方潇也是缓缓地说道,“凭什么呢?这些上位者的斗争最后损失的依旧是那些在底层挣扎的人啊。”

    “姐夫,你可能想的有些多了。”苏华也是站起来想走到方潇身边去。方潇也是看着苏华,并没有阻止他的动作。而后也是用手轻轻地敲着把手说道“苏华,你不理解很正常,因为你我也都是上位者。所以我在调查这个事情的时候他们会有所顾虑,这也是我能活到现在的原因,我好像明白了一些东西,但是这个真相好像让我自己对此有些抗拒,你知道的,我们总是有一些不得不做的事情。”ii

    苏华听到那句话后也是开口说道“姐夫,你说吧。我们接下去怎么办?”

    “是该好好想想了。”方潇也是站起身子说道,“去东厂,我想兰公公也是把我想要的东西给带回来了吧。”

    苏华也是想了想后开口说道“姐夫你这次不去一趟大理寺吗?”

    “去大理寺也已经无济于事了,我们现在已经无法证明那个被砍掉脑袋的家伙有没有击杀这么多人的能力,而且这个人认罪了。也就是说这个案子已经让奚仁给办成了铁案,除非那个真正地杀手再次出现,不然定国公的案子也就是这样的结局了。”方潇也是微微皱眉后说道。

    苏华也是看着方潇说道“姐夫,你是不是对大理寺也不信任了?”ii

    方潇也是靠着窗户说道“说的大不敬一点,我现在对于这个朝廷,我都有着一些疑虑。但是谈不上不信任,只是我觉得所有的组织和部门都在最近这段时间活动起来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姐夫,既然如此,为什么你能信任兰公公呢?”苏华也是看着方潇问道。

    听到这句话的方潇也是一笑后说道“信任吗?我和兰公公更像是两个相互有着利益纠葛的人罢了,他愿意帮我确实有着我们两个相互观感不错的因素,但更主要的是他认为我以后一定在内阁中有着一席之地。”

    “这是一场赌博?”苏华也是瞪大了眼睛后说道。

    “没错就是一场赌博。”方潇也是笑了笑后说道,“他觉得他能赢,不过我觉得他要输了。”ii

    苏华也是看着方潇说道“姐夫你是对他们失望了吗?”而回应他的则是那淡淡的眼光,苏华也是感觉被一盆水直接浇了下来。

    苏华淡漠地看了一眼外面后说道“姐夫我们该走了吧。”

    方潇也是点了点头后就从这窗户里直接翻了下去,苏华也是赶紧跟了上去。一匹马就这样向着东厂的驻地飞驰而去。而在京城的某个小道里,一个中年男人也是撕扯掉了一张面具,随手扔在了一旁的草丛里。若是苏华在这里他一定能认出这面具上的人脸赫然就是方才那个酒楼的掌柜。但是苏华显然不在这,而那个中年人也是揉了揉自己的脸后,笑着走进啦早就停在巷口的轿子里。

    而东厂里,兰公公也是一面喝着下面人递上来的芝麻糊,一边听着方潇方才做的事情。听到了方潇躲了三支箭,但是那人也杀人灭口成功后,兰公公也是轻轻地拍了拍手后说道“那个人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心狠手辣啊。”ii

    而王宇则是看了一眼兰公公那张还透着几分稚嫩的脸,也是暗暗说道‘这么多年?你这个娃娃还真是敢说啊。’

    这兰公公却像是看穿了王宇的心事一般,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后说道,“你在紧张什么?我这个很多年前自然是我干爹与我说的,所以王千户,你只要干好的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说不定我以后也是这么说你的故事呢。”

    “小的,自然自然只在厂公面前,鞍前马后不敢有这样的妄想。”王宇也是缓缓地跪在兰公公面前说道。

    兰公公也是并不在意的,轻轻地将这个王宇扶起后说道“如此就好好干吧。”说完这兰公公也是想往别的地方去,但是这个时候一个东厂的番子也是跑进来说道“大人,方潇求见。”ii

    “方少尹倒是来的比我想象地还要快啊。”兰公公也是感慨了一下后说道,“请进来吧。”

    “是。”这番子也是点头往外面去了。而方潇和苏华也是跟在了那个番子的身后来到了这个厅内。

    方潇也是看着兰公公笑了笑后说道“兰公公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你最近来我东厂这么勤快,就不怕被那些御史言官告一状啊,而且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要是因为这个事情被告,你内阁里的那些叔伯可是会心甘情愿地让你受一些苦的。”兰公公一边示意让人上茶,一边也是笑着调侃道。

    方潇也是摇了摇头后说道“兰公公这大明律,我也是滚瓜烂熟,要是真因为这个受罚,我一个外臣且有人保着,不过是些皮肉之苦。但是兰公公您这内臣怕是命就没有那么好了吧。”ii

    “你这话说得也是有着那么几分道理。”兰公公也是笑了笑后继续说道,“对了,你还是别一口一个兰公公的叫我了,听着变扭。”

    “如此你说一个吧。”方潇也是开口笑了笑后说道。

    “我本名叫住兰渝素,你叫我渝素就好。”兰渝素也是开口说道。方潇也是眯了一下眼睛后说道“如此我就得罪了,渝素,我来这也是为了那件事情来的。”而兰渝素则是笑了笑后说道“作为朋友我是想再劝一劝你,毕竟你知道的。你纵然真得查出来什么,也不过是你知道了而已。你并不能解决一些东西。”

    “我知道,但是我喜欢了解真相。”方潇也是开口说道,“好了,渝素你不必劝我了。带着我去看看吧。”而苏华也是站了起来,但是他那一脸蒙蔽也是显然被方潇和兰渝素的对话给折腾糊涂了。而兰渝素也是点了点头,也是带着方潇和苏华也是往外面走去。方潇和苏华也是老老实实地走到了这东厂的停尸房,而东厂的布局显然与六扇门的布局有着很不一样的地方,他们的停尸房就在这监狱的最末尾,也是因为这个东厂的牢房里,一天死个个把人都是正常的。于是这个停尸房也是离这牢房很近,也是为了方便这些人可以将这些尸体可以很快的处理掉。兰渝素也是走进了这个房间后也是挑开了一扇门,这门也是破烂不堪。方潇也是抱怨道“你们东厂这么多钱,为什么不修一修门啊。”ii

    “停尸房的门,有什么好修的。难不成这死人还能爬出来不成?再说这停尸房与这牢房是一体的,只要这最前面控制住了,就不会有别的问题。”兰渝素也是扭过头来对着方潇说道。这个停尸房里也是有着两个东厂的番子正在摆放这尸体,见到兰渝素等人走进来也是忙跪下后行了礼。而兰渝素也是点了点头后,问了一下今天送来的尸体放在哪里后,也是让他们退下,自己带着方潇和苏华往他们方才指地哪个方向而去。到了地方,方潇也是看见了三具整齐排列的焦尸。方潇也是先对兰渝素也是表示了感谢后,俯下身子去检查这三具尸体。第一具尸体也是烧的很过分,也是整体焦黑了,方潇也是接过了兰渝素棒子也是轻轻地挑了一挑后说道“这不行,这尸体的伤口全被烧的变形了,我没有办法去判断他们是被什么样的武器给打倒的。”ii

    兰渝素也是笑了笑后说道“这么一来也是个好事情啊,毕竟这样你也能逃离这个是非圈了。”

    方潇则是看了他一眼后说道“别急,我这不是还有两具尸体没有看吗?”而兰渝素也是看着方潇说道“你都让我去安排尸体了,你觉得我不会把那些有着痕迹的尸体给处理掉?”

    方潇也是看着兰渝素笑着说道“渝素不是我看不起你,但是你并不能知道我能从哪里看出问题来。”说完也是方潇也是翻动起了第二具尸体。但是方潇也是看了半天后也是叹了一口气,走向了那最后一具尸体。而苏华也是和兰渝素也是静静地跟在方潇身后看着他的动作,而这次方潇也是盯着那第三具尸体的胸口位置看了看后说道“渝素我想你这里应该有手套吧。”兰渝素也是点了点头后对着外面喊了一声,一会儿就有人给方潇送来了一副手套。方潇也是慢慢地扒开了这第三具尸体的胸口的位置,在一阵翻找后,方潇也是捏着一根尖的长针站了起来。ii

    “这是什么武器,看起来是粗的针。”苏华也是开口问道。而方潇却没有解答这个以为反而是笑着看着兰渝素,而兰渝素则是无奈地开口说道“苏华你看着这根像针一样的东西的尾部了吗?这显然是被掰断的,这应该是一个烛台的上半部分吧。”

    而方潇也是从这针上轻轻地刮下了一些红色的蜡油后也是点着头说道“渝素你这脑袋,能混到这厂公的位子是应该的。”

    “虽然你这找到了,这么一件东西。但是方潇我还是要告诉你。这件事情你还是埋在心里比较好。”兰渝素也是开口说道。

    苏华也是看着兰渝素说道“兰公公,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啊?”

    “我确实知道一些,但是知道的并不多。”兰渝素也是一边开口说一边往外面走去,“方潇,玩这个把戏的人已经达到了目的。所以你现在做的事情已经没有意义了。”ii

    方潇也是站起来看着兰渝素说道“不,渝素我做的事情有意义。因为躺在这里的三个人知道,那些被杀死在萍乡的百姓知道。那些倒在定国公府邸里的侍卫们知道。我想让他们死得其所。”

    兰渝素也是皱起了眉头说道“方潇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或许他们的命早就注定了。也是他们的出生就是为了这一次的死亡也说不定。”

    “渝素,你我都知道这都是上位者俯视下的说法。你真得能骗过自己吗?”方潇说完也是拉着苏华走出了这个地方。而留在原地的兰渝素也是笑了笑后,蹲了下来,把这三具尸体,一一放好。而这个时候一个东厂的番子也是站在了兰渝素的身后,而兰渝素背着身子站起来后说道“这三具尸体找得不错。”

    “多谢厂公夸奖。”那个番子也是笑着说道。

    “但是要是四具就更好了。”兰渝素也是开口笑道。

    “厂公的意思是?”那个番子也是茫然地问道。

    而等待他的确实一把划过的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