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303章 杀人灭口
    听到这里这楚雀萝也是站了起来说道“我既然活不了了,那我也有些话要说。”

    “你说我给你这机会。”雪浓也是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女孩。

    “我纵然是死,能不能不要让我和这位大人一块死啊。”楚雀萝也是皱着眉头说道。

    “那你想怎么死啊。”雪浓也是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毕竟楚雀萝这个状态也是让他觉得有些好玩。

    楚雀萝也是想了想后说道“那能不能让我吃东西撑死啊,大人我觉得这个死法挺不错的。”

    “不错吗?我觉得可喝水可能更加直接一点,要不让李刚给你先灌点试试?”雪浓也是微微抿起的嘴角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但是这弧线看在那楚雀萝的眼里宛若是催命符一样恐怖。正想着怎么喊饶命,边上的陆屋也是对着她说道“想什么呢?这大人在逗你呢,怎么可能杀了你这么可爱的姑娘呢。”ii

    而雪浓也是不满地看了陆屋一眼后说道“要你多嘴,都起来吧。”

    “谢大人。”这陆屋和楚雀萝也是都喊了一声后说道。

    “既然大人饶了民女的罪,那民女就告辞了。楚雀萝也是觉得这不是个安全的地方也是决定要逃出升天,所以也是忙开口笑着说道。

    “我说饶了你吗?”雪浓也是缓缓地说道。“有道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那大人你想怎么罚我?”楚雀萝也是看着雪浓问道。

    雪浓也是想了想后说道“这样吧,这方才被那陆鹏搅和,你唱得我都没有怎么好好听。这样吧,你再给我唱一段吧。”

    “也好,既然大人喜欢听,那民女就再唱上一段。”楚雀萝觉得这唱一段真是太便宜她了,她一度以为今个儿她要在这玩什么血溅白练的好戏了。ii

    雪浓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李刚去帮帮她。”李刚也是笑着帮楚雀萝把一切东西都摆放妥当后,就听得那楚雀萝,手指轻轻拨动,开口唱道“那杭州美景盖世无双,西湖岸奇花异草四季清香。那春游苏堤桃红柳绿,夏赏荷花映满了池塘。那秋观明月如同碧水;冬看瑞雪铺满了山岗,我表的是蛾嵋山白蛇下界。在上天怒恼了张玉皇,怒冲冲差法海就临了凡世。在金山寺内把这方丈当,这一天许汉文烧香还愿。老法海拦住了去路有语开了腔,我算定你的妻是多了年的怪蟒。缠绕你接连理是盗取真阳,有许仙闻此魂飞魄散。留在了文殊院是未转钱塘,那青白蛇一怒就找到了寺院。手指山门骂和尚,放出来儿夫还则罢了。若不然青锋剑下秃头命亡,众僧人急忙忙把山门关上。抱头鼠蹿殿内藏,小青儿拘来了鱼兵蟹将。众水族显神通要水淹佛堂,老法海坐莲台掐诀念咒。水也涨庙也涨漫不了山墙,钱塘县的众黎民遭了涂炭。数十万生灵水内亡,半悬空又来了天兵天将,金咤木咤哪咤太子托塔天王。四值功曹二十八宿,梅山六将灌口的杨二郎。李天王一怒就祭起了宝塔,眼睁睁要把白蛇来伤。奎星爷发慈悲救她逃走,只因她腹内怀有状元郎。老法海面对许仙开言道,我赐你佛钵去把妖降。许汉文接过佛钵心肠硬,步履踉跄遘奔钱塘。一路上点点飘残桃杏雨,萧萧不断柳风扬。顾不得连理枝狂风吹散,顾不得比翼鸟棍下伤亡。玉碎珠沉人不在,镜花水月两分张。穿大街过小巷来的多么快,启珠帘走进来这负心郎。白娘子见佛钵得得得得颤,战兢兢玉体粉了面的焦黄。尊丈夫高抬手把奴容让,止不住秋波儿泪洒千行。奴为你贪红尘懒登仙界,奴为你产生下许家儿郎。曾记得游湖借伞百般恩爱,曾记得红罗帐下会鸳鸯。五月初五端阳日,大不该夫妻对坐饮雄黄。三杯酒下咽喉醉倒销金帐,显原形吓的儿夫命见阎王。奴为你长寿山盗回了还阳草,还与那护山的神将大战了一场。多亏那寿星爷发了恻隐,赐了那保命丹下了山岗。我进门来用金簪橇牙关把金丹灌下,搭救儿夫转还阳。我只说到金山你是烧香还愿,这飞灾横祸受欺殃,到如今你手托佛钵回家转。口口声声要把妖降,看起来红颜自古多薄命。空叫我眼泪流干寸断肝肠,奴好比月当空被乌云遮上,奴好比瓦上霜难见日光,奴好比弓断弦回天无术,奴好比东流入海隐入汪洋,痛哀哀忙把娇儿怀中抱。腹内痛心内苦泪洒胸膛,再吃口为娘断肠乳。从今以后离了亲娘,埋怨休把娘埋怨。埋怨你爹丧了天良,回头忙把青儿妹妹叫。你与我扶养这小儿郎,忙把娇儿递过了去。霎时间佛钵放了豪光,白娘子压在了雷峰塔。终朝每日受凄凉,好可叹十八年灾数才满,许梦娇中状元在这雷峰塔下见了亲娘。”ii

    “这是白蛇传也是唱得我珠泪涟涟啊。”雪浓也是笑着说道。

    楚雀萝也是开口就说道“但是我就看见大人笑得很开心了。”

    “大胆,你是真觉得我们大人好脾气是吧。”陆屋也是忙跳出来呵斥道。

    “哎,陆屋你这人真是的,可别把人家姑娘给吓坏了。”李刚也是开口说道。而雪浓则是不置可否地站起来往外面走去。只留下一脸蒙蔽的楚雀萝留在了这个屋子里。

    而那边天刚亮,方潇也是在院子里和红烛两个人摆好了早餐。“墨兰呢?身为一个丫鬟,她怎么能不和你一样呢?红烛你以后别把她当成主人看,虽然握着主子丫鬟不怎么分大小,但是你也不能把自己累着啊。”方潇也是扫了一圈后说道。ii

    “少爷,您这还真是错怪墨兰姐了,她昨晚为了让我们能好好睡个觉一个人带着那孩子再隔壁睡得,所以她才现在都没能起来呢。”红烛您也是为易晶兰解释道。

    “姐夫,让我看看有什么好吃的。”苏华也是冲出来说道。

    “你昨晚睡哪里了?”方潇也是瞄了一眼后说道,“咏宁房间里啊。”

    “嗯?”方潇也是眼睛一瞪后开口说道,“你胆子不小啊。”

    “少爷,就苏华少爷的本事也占不了我们小姐便宜吧。”红烛也是开口说道。

    方潇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道理好像是这么一个道理,但是我还要想一想。红烛你说他们昨晚到底怎么了。”

    红烛也是笑着把手里的食物放下后说道“是这样的少爷,那位苏华少爷昨晚也是被小姐说得不敢去你那院子了,便在我们院子里和小姐下棋,而后晚了也就在我们院子里住下了,住在我那房里,我与小姐一块睡得。”ii

    “本该如此,下次连你的床都不必留给他,让他睡地板就是了。”方潇也是拿起一个包子一边吃着一边开口说道。

    “姐夫,你就这么狠心啊。”苏华也是控诉道。

    “狠心吗?”方潇也是开口说道,“要是狠心你昨天就死在东厂了。”

    “那还不是你带我去的东厂,谁知道他们这么不友好,上来就跟我们玩命啊。”苏华也是开口说道。

    方潇则是白了他一眼后说道“你要是嘴不贱,也不会折腾出来这么多的事情。”

    苏华刚想说些什么,方咏宁啊,苏忧怜也是纷纷梳妆完走了出来。苏华也是笑着看看了方潇一眼后说道“姐夫,你可以啊。”方潇听到这句话,也是怒上眉梢,上去就是一下开口说道“可以个屁啊。我日子过得比你还差,你姐姐让我昨天睡了一晚上的地板,说是赔罪。”ii

    “我说姐夫你怎么能想出来什么这么损的招数,原来都是我姐想出来的啊。”苏华也是开口说道。

    苏忧怜则是走过来瞪了苏华一眼后说道“又在说你老姐什么呢?”

    方潇也是开口说道苏华不是一直一天到晚都神神叨叨地嘛,很正常。”

    “好了,他自打跟着你以后,我就没觉得我这弟弟什么时候正常过。”苏忧怜也是瞪了方潇一眼后说道。

    方潇也是对着苏华开口说道“你看,这都是你姐姐说的,我这以后是带不了你了。”

    “姐夫别闹,你去看尸体我本来就不想去。”苏华也是笑着说道。

    方潇也是嘴角一勾后说道“昨天咱们去东厂,这兰公公虽然不让我去管这个案子,但是却答应帮我把那些尸体给我弄来一些。ii

    “姐夫你吓人不吓人。谁没事搞些尸体回来。”苏华也是开口说道。

    方咏宁也是开口说道“就是,哥哥,这次我觉得苏华说的对。哪有没事情往自己家里搬尸体的,我坚决不同意啊。”

    “开什么玩笑啊,我也没说把尸体放到我们家里来啊,我只是让兰公公帮我把这东西给搬到他们东厂的地方,我有时间了去看一眼。想来今个儿下午就应该有结果了。”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吃完了饭,方潇也是正准备修整一下去顺天府,毕竟前几日他上书请了病假,皇帝虽然准了他不上早朝,但是这公务全部积压下来也不是一个事情。于是方潇也是正打算折腾一下自己。这个时候一个顺天府的衙役也是跑了进来,方潇也是看了一眼后说道“什么事情啊,大早上就慌慌张张地像什么样子。”ii

    “大人这攻击定国公府邸的那个人抓到了。”那个衙役也是兴奋地说道。

    “什么!”方潇也是一惊,毕竟他太清楚那个人的功夫有多高了,但是现在衙役这说也是让他既高兴,有又有着那么几分无奈。“那是谁抓到了的?六扇门的风止?还是苏步青总捕头?”方潇也是开口追问道。

    “大人,您是我们顺天府的大人,怎么就认为一定是六扇门抓住的呢?”那个衙役也是一脸不满地开口说道。

    “难道这人是你们抓到的?”方潇也是开口不可置信地问道。

    那个衙役也是开口说道“也不能说是我抓的,但是这个事情确实是我们办下来的。”看着这个衙役一脸自豪的样子,方潇也是实在不忍心打击他,于是方潇也是组织了一下语言后开口说道“那个孩子啊,我就问一句,这个犯人你们是怎么抓到的。”ii

    “大人,这个事情说来也奇,那个大理寺的那张头像发下来没有两天,我们巡城的时候也是撞到了这个小子。刚开始这小子还想逃,但是我们十几个人也是不吃素的,上去就是干,您别说这人还真是厉害。一个打我们五六个一点都不吃力,但是我们这十来个人还是把他给擒拿住了。”那个衙役也是兴奋地跟方潇说道。

    “快去把人放了吧。”方潇也是开口说道。

    “大人你这是什么道理啊。”那个衙役也是一脸愁容地说道。

    “你知道在定国公府里,他一个人杀了多少人吗?”方潇也是看着那个衙役说道。

    那个衙役也是一脸蒙蔽地说道“不知道,多少人啊,怕是有五六个吧。”

    ii

    “五六个?”方潇也是轻笑着说道,“不多不少二十七个,而且都还是侍卫,现在你还觉得你们是来给衙役能把人家给擒拿了没有啊。”

    “这个家伙这么厉害啊。”衙役也是刚说了这么一句也是一拍脑袋后说道,“大人,这人我们怕是一时半会放不出来了。”

    “怎么了?”方潇也是暗暗感觉可能要出事,也是开口询问道。

    “这人早上让三法司的人给提走了,说是要审一审。”那个衙役也是回想着说道。

    “糟了!”方潇也是叫了一声后说道,“这些人往哪里走的?”

    “好像是大理寺的方向。”那个衙役也是开口说道。

    方潇也是连官服都不换了,直接一拍苏华说道“走了,要出大事情了。”那个衙役还是一脸蒙蔽地在最后面开口说道“大人,您等等我啊,这个事情我熟练啊。”ii

    而方潇哪里还有空去搭理他也是一翻身和苏华同上了一匹马后就往这大理寺的方向而去。而在大理寺里奚仁也是扫了一眼状纸和跪着的那个人后说道“此案证据确凿,且犯案人供认不讳,本官宣判,斩立决。”说完也是手中的签子也是直接抛掷在了地上。而整个大理寺里也是出现了一种莫名的欢腾,而这个犯人也是被压往了菜市口。

    奚仁也是看着这个犯人被压下去后一拍这惊堂木开口说道“退堂。”这三法司的人也是各自聚集成为了小团体后也是笑着离开了。而奚仁则是坐在后堂里喝着茶,而他的对面则是兰公公。“奚大人这下手还真是快啊。”兰公公也是一边摇晃着茶杯一边开口说道。

    “兰公公,这些事情还是您们东厂做的熟练,我这以后怕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奚仁也是叹了一口气后说道。ii

    而兰公公也是轻轻地笑着说道“奚大人何必呢?我们可是合作的好朋友啊。这与我们东厂合作的机会毕竟不多嘛,还请奚大人多多珍惜啊。”

    一个东厂的番子这个时候也是走进来说道“厂公,方潇来大理寺了。”

    “看来这时间还是掐的不好啊,这方潇可不是个好糊弄的主啊。”兰公公也是笑着说道。

    “兰公公有这个心思嘲笑我不妨,想想我们怎么做才能逃出升天吧。”奚仁也是给自己续了一杯茶后说道。

    而兰公公则是站起来后说道“咱家还是不在方少尹面前露面的好,不然我想奚大人的身份怕是会尴尬吧。”

    奚仁也是瞪了他一眼后说道“若不是你们东厂,我们大理寺何至于如此?”ii

    “奚大人有心情指责咱家,还是想想怎么应对方潇的责难吧。”说着这兰公公也是走出了这后堂。而没一会儿后方潇也是在后堂看到了在喝茶的奚仁,奚仁也是看到了在这边方潇,于是也是笑着站起来说道“方潇你今个儿怎么有空来我这了?你病好了?”

    方潇也是顿了一下后说道“奚大人,我这有急事,也就不跟您寒暄了。我想早上我顺天府给你们的人呢?”

    “人?什么人?”奚仁也是一脸蒙蔽地看着方潇。

    “就是定国公一案的那个犯人,你们三法司的人一大早上就给提走了的。”方潇也是忙解释道。

    奚仁也是开口说道“你是这么说我就有些印象了,早上这刑部就带过来一个人说是这定国公一案的,于是老夫也是急忙开堂审案了。”ii

    “那结果呢?”方潇也是继续问道。

    “这个案子很清楚,先是这犯人与我们在现场找到的一些毛发一样,而后这人也是对他干的案子供认不讳,所以老夫就判了他一个斩立决,所以现在已经在菜市口了吧。”奚仁也是缓缓地说道。

    “完了!”方潇也是叫了一声后,也是不再和奚仁继续说话,直接跑了出去。而奚仁也是站在后堂门口喊道“贤侄,你跑什么啊?”

    而方潇也是不答话只是往前面跑去,待方潇消失在了他的眼睛里后这奚仁也是站定着往向了这菜市口方向暗暗说道“现在就看你哪里了,我已经是拖延了这方潇一段时间了,但是你能不能成功,就只能看你自己了。”

    方潇也是纵马疾驰在京城的街道里,而菜市口里,那个监斩官也是没有太过在意时间,也是简单看了一眼日头就说道“时辰到了,行刑。”这个刽子手也是看了一眼日头也是楞了一下,但是这老爷都开口说话了,也是用这酒一喷这刀,手起刀落,一个人头也是在台子上滚动着。这里远不如往常热闹,甚至连个看热闹的人都都不多。而方潇也是坐在马上看着那一颗滚动的人头把自己心里那一句‘刀下留人!’给深深咽了下去。ii

    这时候也给乞丐也是走上了台一边收拾这人的尸首,一边也是开口唱道“那庄公闲游出趟城西,瞧见了那他人骑马我就骑着驴。扭回头看见一个推小车的汉,要比上不足也比下有余。打墙的板儿翻上下,谁又是那十个穷九个富的。说是要饱还是您的家常饭,要暖还是粗布衣。那烟花柳巷君莫去,有知疼着热是结发妻。人要到了难中拉他一把,人要到了急处别把他来欺。要远看青山一块石,那近瞅树木长不齐,十个指头伸出来有长有短,树木琅琳有高有低。在那山上石头多玉石少,世间的人多君子稀。诸位没有钱别卖您的看家狗。有了钱别娶活人的妻。要屈死三分别去告状,宁饿死别做犯法的。有三条大道在当中间儿走。曲曲弯弯使不的。天为宝盖地为池,人生世界上混水的鱼。那父母养儿鱼拴着子,有孝子贤孙水养鱼。弟兄们要相和鱼儿帮着水,妯娌们要和美水帮着鱼。您要生了一个孝顺的子,你叫他往东他不往西。您要生了一个忤逆子,你叫他打狗他去追鸡。人要到了十岁父母月儿过,人要到了二十花儿开了枝。人要到了三十花儿正旺,人要到了四十花儿谢了枝。人要到了五十容颜改,人要到了六十白了须。那七十八十争了来的寿,要九十一百古又稀。那位阎王爷比做打鱼的汉,也不定来早与来迟。今天脱去了您的鞋和袜,不知到了明日清晨提不提。那花棺彩木量人的斗,死后哪怕半领席。空见那孝子灵前奠了三杯酒,怎能见那死后的亡人把酒吃。您就空着手儿来就空着手儿去。ii

    纵剩下万贯家财拿不的。若是趁着胸前有口气儿在,您得吃点儿喝点儿乐点儿行点儿好。积点儿德为点儿人那是赚的。”

    “这人还是活着好啊。”这个刽子手也是一边擦着自己的刀,一边说道。

    “为什么?现在还远没有到午时三刻吧。”方潇也是指着日头问道。

    那个刽子手也是看了一眼有些愤怒的方潇说道“你问我?我问谁去?我还请知道为什么这么早就让我砍头呢,这种时候干杀人的活,是要损阴德的。”说完也是抱着刀走了,不再理睬方潇了。而方潇也是直接纵马冲到了台上,那个监斩官也是被方潇这一手给吓了个不轻,也是指着方潇说道“你!你!你想干什么?”

    “我就是想问问,监斩官。这日头看得来吗?”方潇也是指着那监斩官也是说道。ii

    那个监斩官见到方潇是问这个,也是底气硬了起来,因为他敢这么做,也是有着大人物撑着的,于是他也是硬着腰杆说道“本官是监斩官,自然是想什么时候斩就什么时候斩了。要你这个人来管?我告诉你,你要是对我不客气我就要让你把你拿下了。”

    方潇也是好气又好笑地从身上拿出六扇门的银牌给这监斩官一看后说道“认识吗?不认识我就带着你去我六扇门的诏狱里认识认识。”

    “大人,小的有眼不识泰山。”那个监斩官一边说着,也是往一旁的茶楼看去,因为这背后的靠山也是在那茶楼上一直看着他,但是他这次却什么都没有看见,只看见一个关上的窗。这监斩官也是慌了于是口不择言地说道“这位大人啊,这个时间不是我定的,乃是一位大人定下的。”还没有等那人说出这大人是谁,方潇也会死听到这三声破空之声,朝着他飞来,方潇也是忙提马闪避,但是方潇虽然避开了这一下,但是这个监斩官也是却被一箭毙命了。方潇也是咬紧了牙关,一脸的愤怒,而这个时候方潇也是发现这监斩官身上的那一箭好像尾巴上还有这什么东西,于是方潇也是下了马,走到了这监斩官面前,拔下了这一根箭后取出了那夹在箭尾部一张纸条。这纸条上也是只有几个字“好自为之。”方潇也是凝目注视着方才那监斩官方才看的方向,也是干脆一个腾空也是飞向了这个地方,一脚直接踹开了这个窗户,但是这个房间准备好了一桌饭菜,但是却一个人都没有,这桌上也是留着一张纸,纸上也是写着“听闻方少尹,紧追不舍,在下感激不尽,故而备下薄酒一些,略表我的衷肠。”ii

    “还真是一个厉害的人物啊。”方潇也是把这纸收了起来,这个时候苏华也是气喘吁吁地走到了这个房间内。“姐夫,你这也太快了啊。”苏华也是坐下来后说道。

    “你这走上来的时候,有看见什么人吗?”方潇也是问道。

    “没有啊,这个楼下面就是只有掌柜和两个小二。”苏华也是开口说道,“姐夫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这是我们的对手给我们的犒劳。”方潇也是淡淡地说道。

    苏华也是看了一眼方潇这张可以滴下水来的脸后说道“那姐夫我们还吃吗?”

    “吃啊,为什么不吃。”方潇也是瞪着眼睛说,“这是他请我们吃得,为什么要浪费。”

    本章完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