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295章 萍乡见闻(这应该是最长的了,主线开始走了!)
    徐老道也是笑着说道“如此老道自然是愿意和苏捕头交朋友了。”而后也是看了染尘一眼后说道,“走了,剩下的事情我想苏捕头一定会有一个满意地办法的。”

    “如此我苏步青就不送两位了。”苏步青也是轻轻地抬了抬手后说道。

    而徐老道也是和染尘踏着步子走远了,但是没有走出多远染尘也是开口说道“徐老道别忘了,这苏步青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年的事情是不是六扇门做得还两难说,更别说这个事情里他苏步青也是死了两个兄弟了。”徐老道也是开口说道。

    染尘也是开口说道“但是他见死不救总归是真得的吧,要不是他的犹豫,杭州城里会损失那么多人?”

    徐老道也是看了染尘一眼后说道“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当我想和他多接触?但是你别忘了一点,那就是苏步青是少主的岳父。”ii

    染尘也是看了徐老道一眼后说道“你真心对我说一句,你就没有打过让少主去查那个案子的意思?”

    “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让书生死在了哪里,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徐老道也是叹了一口气后说道。

    染尘也是一甩袖子独自往里面去了。

    在武英殿里的朱见济正逗着一只进贡送来的鸟。而囚牛也是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朱见济身后,朱见济也是停下手里的动作后说道“怎么了?这京城里又闹出了什么动静了?”

    “皇上难道没有看见吗?这城南冲天的烟火啊。”囚牛也是笑着说道。

    朱见济也是白了他一眼后说道,“这你还笑得出来,还不快说说到底是怎么一会事情?”ii

    囚牛也是点头后说道“皇上,这是六扇门折腾出来的。苏步青从城防营那边借了一半的火油,把那院子整个烧了。”

    “胡闹!”朱见济闻言也是不满地说道,“谁允许他这么干的?又是谁批准了城防营把火油给他的,这次给了他火油,下次是不是要去神机营给朕借火器了啊,过分!放肆!他苏步青究竟想干什么?”

    “皇上您还别生气,他能调动这些东西还真是您允许的。”囚牛也是开口说道。

    朱见济听到这句话也是怒了开言说道“放屁,朕什么时候给他这个权利了!”

    “皇上您可是把那尚方宝剑给他了。”囚牛也是摊了摊手后说道,“您要是知道苏步青什么时候是个怕事情的主啊。”

    ii

    想到了这一节朱见济也是脸色有些挂不住的说道“好了,朕知道了。但是他苏步青是为了干什么啊?”

    “启禀皇上,我想苏步青过一会儿就要过来给您汇报这个事情了吧,他抓到了四个鬼帝。”囚牛也是笑着说道。

    朱见济也是眼睛亮了一下后说道“四个鬼帝?他苏步青是撞上鬼帝一块打牌了吗?”

    “皇上您觉得呢?”囚牛也是笑了笑后说道,“但是我们至少可以享受一段时间了。”

    “其实朕还是讨厌那个冥君多一点,尤其是朕觉得这四个鬼帝像是他施舍给朕的时候,朕就更加不开心了。”朱见济也是缓缓地说道。

    囚牛也是跪下后说道“还请放心,这冥君我等一定会把他揪出来的。”ii

    “朕自然是信你们的,同时朕希望你们能有一些更大的步子,毕竟你知道朕的心一直很大。”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

    这个时候外面也是响起了兰公公的声音“皇上,苏步青大人求见。”

    “苏步青还真是来的快啊。”朱见济也是感慨了一句后对着兰公公说道,“小兰子,你去把苏步青带过来吧,我知道你有这个本事的。”

    “是。奴才准命。”而后便是兰公公奔跑的声音。

    朱见济也是把玩这一颗玉球轻笑道“你说着苏步青也不是一个献宝的人啊。”

    “臣以为苏大人也怕死啊。”囚牛也是拱手而立道。

    “是啊,朕也是难得看见不怕死的人啊。”朱见济也是笑了笑后说道,“你说朕应该是喜欢怕死的人呢?还是不怕死的人呢?”ii

    囚牛本想脱口而出不怕死的人,但是也是顿了一下后说道“对内畏死,对外敢死者才是皇上想要的人吧。”

    “朕又不是要一批愚昧者,你这话可是有些诛心了啊。”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

    这个时候兰公公也是在外面喊道“皇上,苏步青大人到了。”

    朱见济也是轻轻地挥手让这囚牛也是稍微回避一下后继续说道“进来吧。”而那兰公公也是应了一声后把这门给打开了,苏步青也是拿着剑就走了进来。

    朱见济也是看了苏步青一眼后说道“怎么这尚方宝剑都打算还给朕了,这案子是能破了是吧。”

    “微臣侥幸,攻破了地府的一个据点,擒获了四名鬼帝。故而来跟皇上交剑。”苏步青也是跪着将这剑举过头顶后说道。ii

    “你真得觉得这次的案子这么好交差吗?”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朕最想杀的可是冥君啊。”

    “皇上这冥君是杀不干净,反而这五方鬼帝,十殿阎罗都是要时间才能培养出来的人才,折其手臂,伤其筋骨才是正道啊。”苏步青也是笑着说道。

    “也是,这些人活着总能推出一个冥君说是建文帝一脉,但是是不是那么一回事,谁知道呢?”朱见济也是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一样地开口笑道,“但是纵然如此,朕为什么要饶你这一命啊。”

    苏步青也是又拜了一下后说道“臣不敢倨傲,但是皇上若是要抓这冥君,除了臣之外,臣想没有人还有这个本事了。”

    “别人有没有这个本事,你苏步青还有这个评判的本事啊。”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ii

    “臣只是据实而言罢了。”苏步青也是垂手而立道。

    朱见济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朕可以就这么放过这个案子,也可以给你更长的时间去查这地府,我想他们也要消停一段时间了。毕竟他们内部出了这么一个事情纵然要整顿一下也是要些时间的。”

    “皇上您还真是心如明镜啊。”苏步青也是意味深长地说道。

    “真要是不清楚,要是被你们骗了怎么办啊。”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

    “微臣惶恐。”苏步青也是说着跪了下去。

    朱见济也是一道圣旨也是扔在了苏步青的脚边后说道“你知道的朕不喜欢什么,所以这个把戏让曹安化玩就可以了,你就是个强项,就别在我这演戏了。”ii

    “臣不敢。”苏步青也是低声说了一句,但是却老老实实地站了起来。

    朱见济也是不去搭腔,直接开口说道“你自己去打开看看吧,这东西都写在里面里。”

    “是。”苏步青也是捡起来圣旨后细细看了看后说道,“皇上这京城还没有安定吧。”

    “我听说方潇想去大理寺了?”朱见济也是开口问道。

    苏步青也是开言道“皇上,他方潇就是一个年少的方樑平,还请皇上不要怪罪。”

    “年少的方樑平?”朱见济也是笑了笑后说道,“我倒是觉得他更像一个年少的你,所以他才不能继续呆在京城了。”

    苏步青也是开口说道“但是这京城这边的阁老们要是有意见呢?”ii

    “这朕自然会帮你摆平这个问题的,我需要的你帮朕把这个空给填上。”朱见济也是指着苏步青手中的圣旨缓缓地说道。

    “臣明白了。”苏步青也是站起来说道。而后朱见济也只是一个眼神,那苏步青也是老实地推门出去了。

    这个时候囚牛也是从梁上跳了下来,也是一丝烟尘都没有。“怎么了?你有什么想法?”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

    “臣只是觉得这次您倒是给你苏步青一个难题啊。”囚牛也是笑着说道。

    “难吗?朕不过是让他选一个地方而已。”朱见济也是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后说道。

    而苏步青也是想着怎么把这个在京城在京城还没住上半个月的方潇安顿到哪里去,因为这个圣旨上是这样写的“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顺天府少尹方潇,任上无功,骄纵无礼,再三出言冒犯君上,此乃大不敬之罪,贬为府六扇门捕头,望尔今后诚心悔过,钦此!”ii

    “至于去哪里皇上自然是没有写清楚的,这是苏步青要思考的事情了。当然让方潇下去自然并不是麻烦的事情,但是这里苏步青还有一个没有完全了解的地方那就是为什么皇上对于方潇干涉定国公的案子这么反感。

    再说方潇也是来到了大理寺,因为这案子也是开始审了,所以方潇也是随着老百姓都站在外面。这百姓间也是相互热闹地聊着“你说这定国公是不是遭天谴啊。”

    方潇听到这句话也是开口说道“老丈这话怎么说啊?”

    那老丈也是看了方潇一眼后说道“看你是个普通读书人,老夫也就多说两句。”

    “老丈请说。”方潇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这老丈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你知道这萍乡的事情吗?”ii

    方潇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听说是遭遇了马贼,整个村子没有什么活口了。”

    “胡说八道,这京城里外别说马贼就是几个强人,这京防营是吃素的?能让他们存在五天以上,他们都要面临着被御史攻讦的危险,纵然是这一只马贼平时藏的好,没有人能发现他们,但是他们为什么偏要选这么一个好死不死的时间?而且非要选这么一个萍乡呢?别说这萍乡本来就是个穷乡僻壤,纵然是个富裕地方,又这么巧合能和这定国公联系来?再说你且想一想这萍乡四周可有能够容纳一只马贼驻扎的地方吗?再说这马贼也是一下就消失在了这郊外,而且是一点都找不到了,就没有人觉得奇怪吗?所以说着定国公徐星文家里受了这一遭都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啊。”这老丈也是笑着说道。ii

    方潇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老丈您说得都很对,但是老丈有一个问题不知道您发现了吗?“

    “还请小友请讲。”这老丈也是缓了一口气后说道。

    方潇也是笑了笑后说道“老丈诚如你所说的那样这徐星文要杀这萍乡一乡的百姓来泄愤,但是在徐星文刚刚被皇帝训斥过,且在大理寺还未将这案子完全审结的时候,让人屠杀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了。不说拖延个年让人们忘了这件事情再动手,也应该让这个案子了结后再请动别地的高手动手,怎么会如此急切,生怕这人不知道这案子是他徐星文办得一样,这是什么道理?”方潇也是开口说道。

    “少年,你很不一般。”这老丈也是深深看了一眼方潇后说道。ii

    方潇也是轻轻拉过老丈说道“老丈我们不妨借一步说话。”那老丈也是点了点头后跟着方潇走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方潇也是用手里的扇子轻轻拍着自己的手后说道“老丈这么说有多少钱啊。”

    那老丈也是看了方潇一眼后说道“这位小友有些话是不能问的,你知道吗?”

    “这个东西足够让我问了吗?”方潇也是取出了自己那块银牌给这老丈看了一眼后说道。

    而那老丈也是扫了方潇一眼后说道“六扇门我们虽然惹不起,但是我们也不怕,少年你只要知道这是上面的意思就够了。”随后这老丈也是轻声着走远了,方潇的眼睛里也是充满了凝重的神色,不在乎这方潇的六扇门身份的有几个组织呢?方潇也是想了想后也是觉得一阵后怕,只得再度走回了这大理寺外。这次那老丈显然是避开了方潇也是走到了别处去了。而方潇也是望向里面却看见里面只是跪着一个更夫,而定国公徐星文则是一脸不满地样子地坐在一旁。而大理寺卿奚仁就像是没有看见这一幕一样,依旧慢悠悠地问着下面的更夫。方潇虽然厅里卓绝,但是奈何这方潇也是被这环境所累,一时间也是听不出个所以然来。也是又站了一会儿,估摸着奚仁也是觉得时间已经晚了,也是一拍惊堂木说道“退堂。”这一声退堂倒是中气十足,顿时这衙役们也是喊了一声后,就来劝退这人群。而徐星文这个时候也是站出对着奚仁骂道“奚仁,你真不是东西!”ii

    那大理寺卿也是丝毫不恼怒也是看着徐星文笑着说道“定国公,本官方才办案规规矩矩,可有逾越之举啊?还是跟这人犯或是证人有所不当的交流啊。若是本官有犯了这规矩的,本官自然回向国公大人道歉,但是若是国公单纯只想骂一骂我这个大理寺卿,那我们就明日朝堂上见吧。”奚仁说道最后也是有些怒发冲冠的味道。

    “奚仁你不用给我玩这套,一个杀人的大案子,你不派人追查这凶犯,反而追着一个更夫不放,是什么意思?”徐星文也是直接指着奚仁的鼻子问道。

    奚仁也是冷哼了一身后说道“本官难道不应该好好查一下这个案子,这更夫是看见过这个杀手的人,本官难道不应该好好问一番吗?”

    “那本国公呢?”徐星文也是冷哼了一声后说道,“奚大人,难道我徐星文不应该是你第一个该问的人吗?毕竟本国公才是和那个人接触最多的人吗?”ii

    “国公与那贼子虽然也是接触很多,但是国公难免被这愤怒和惊恐而使得记忆有所偏差,所以本官还是希望国公先好好休息一阵,再来给本官线索。当然国公一定要说点什么,不妨请个画师,把那凶手的画像给画出来,而后给本官吧。”奚仁也是简单地解释了两句后便一个人往里面走去。而只留下徐星文一个人站在原地笑着说道“好,奚仁明日我们堂上见吧!”

    而这个时候方潇也是笑着摇了摇头后就走进了这大理寺的后堂,而奚仁也是坐在一个偏左的位置,一个人轻轻地喝着茶。方潇也是走上前来后说道“下官方潇见过寺卿大人。”

    而奚仁看了方潇一眼后笑着说道“你小子跟老夫演什么呢?这是的活嘛?你还是干你该干的活就是了。今日怎么来老夫这里来了?”ii

    “下官这不是让皇上给训斥了一顿,心中暗说一定要把这个案子查清楚,所以来助大人一臂之力吗?”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而奚仁也是笑着调侃道“现在朝堂上都说你小子是个扫把星啊,说你在顺天府没待上两天这吴克就停职反省了,而苏步青不过是把你的职务留在六扇门,现在也是被皇上逼着拿着脑袋玩命呢。你说老夫是不是应该把你这个扫把星赶出我大理寺的大门啊。”

    方潇也是笑着说道“奚大人这么神神叨叨地言论想来是钦天监传出来的吧。”

    “你少冤枉人家钦天监,我说出来你还别不信,这个说法还是从这御史台传出来的。据说现在御史们已经达成了一致就是关于你的奏折一律不上奏。”奚仁也是笑着说道。ii

    “好了我的大人啊,您就别调侃我了。”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不是我不让你参与这个案子,而是有人说了你不可以。”奚仁也是轻轻用着茶杯敲着桌面说道。

    “既然如此,那方潇就斗胆问一句是谁不让我参与呢?”方潇似乎也是明白了一些东西,但是他还是躬着身子问道。

    奚仁也是看了一眼后说道“一模一样啊,但是老夫却只能告诉你,不知道有时候也是一种福分,因为知道了就以为着负担。”

    方潇见状也是知道是不可能从这老爷这问到什么消息了,于是顿了顿后说道“如此方潇受教了。”但在方潇走出了这个大理寺后,一个妖娆地身影也是走了出来。“奚大人还真是怜惜这个孩子啊。”那个身影也是站稳后捏着公鸭嗓说道。ii

    而奚仁也是毫不在意地看着面前的这个人说道“不过是不想让一些人卷入这一场纷争而已。”

    “是啊,皇上也是这个意思。”那人也是笑着说道。

    奚仁也是瞳孔缩了一下说道“皇上想怎么对待这孩子?”

    “呵,奚大人误会了,皇上只是想让方潇去外面转转,至少在会试之前都别回来了。”那个公公也是开口说道。

    “春闱的日子这么近,皇上就不怕让这些大人都跳起来?”奚仁也是看着面前的这个兰公公开口说道。

    而兰公公也是笑了笑后说道“我想皇上能让方潇自己提出来去别的地方的。”

    “如此我就等着诸位的高招了。”奚仁也是走出了这个地方,而脸色却一直很难看。ii

    而兰公公则是轻笑着将这拂尘轻轻抖动着,这个时候那个老丈也是走到他面前说道“公公,看来方潇会去查萍乡那个事情了。”

    “不错,我想如此方潇该冷静一段时间了。”兰公公也是不知道为什么放肆地笑着一时间也是让边上的这老者有些无所适从。

    返回家里的方潇则是对着一张地图思考了起来,方咏宁也是和易晶兰乖巧地陪在他的身边,但是方潇像是毫不在意依旧在这地图上写写画画。“哥,你在研究些什么呢?”方咏宁也是最先开口问道。

    “我在思考一群马贼是如何在杀人后扬长而去。”方潇也是笑着说道。“少爷说得是萍乡那个案子?”易晶兰也是指着地图上的萍乡两个字问道。

    “没错就是这个案子。”方潇也是叹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你们来看首先是这萍乡四面无山,而且离着最近的其他庄子也是有着很长的时间的距离。而且纵然是别的庄子是一只马贼,那么在奔袭和撤退的过程中也一定有个能让他们修整的地方,不然就是在告诉所有人我们庄子就是一伙马贼。”ii

    “哥哥,你看这里不是可以吗?”方咏宁也是指着一个山的记号说道。

    “你以为我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吗?”方潇也是轻笑着说道,“你别看这写的是座山,但其实还没有个土丘高。别说是住下一伙马贼了,就是几个强寇都麻烦。”

    而易晶兰则是托着下巴思考着什么,方潇也是有意逗她直接在她肩头点了一下后说道“想什么呢?小丫头。”一时间也是惹得方咏宁哈哈大笑起来。而易晶兰也是剐了方潇一眼后说道“少爷,若是这不是马贼的话我倒是觉得很容易。”

    “这话怎么说?”方潇也是知道这种话里的危险性也是开口问道。

    易晶兰也是伸出自己的玉手在地图上点了一下后说道“少爷这里是京防营的一个驻地,从这里到萍乡,战马冲击不过半柱香的时间,甚至都用不着。”ii

    “但是你忘了最大的一个问题,那就是装束,这京防营的人总不能穿着一身马贼的衣服出营和进营吧,但凡在里面有一个不小心,那就是天大的事情了。”方潇也是摇着头说道。

    而易晶兰则是开口说道“少爷既然清楚那就去萍乡看看吧,不然怎么知道这个案子怎么破。万一能在那里能找到一些有用的消息呢?”听着易晶兰这说,方潇也是笑着说道“那好啊,我们今晚就走。”

    “哥哥不是吧,那萍乡不是刚刚被图村吗?整个村里没有活口大晚上的很怕的。”方咏宁终究还是个十五岁的少女也是忙开口说道。

    而方潇则是不知可否地看着易晶兰问道“怎么样啊,我的小丫鬟。”而易晶兰则是看了方潇一眼后说道“看我做什么?我和冷云从家乡逃出来的时候是饥荒,都看见过吃人肉了,还有什么比那个更恐怖的了吗?”方潇自然是摇着扇子云淡风轻,但是方咏宁则是干呕了一下后说道“晶兰姐姐,我原来以为我受了很多苦,现在和你一比还真是不值得一提啊。”ii

    方潇则是开口说道“那就趁着天色还不错走吧,让红烛看家。”

    易晶兰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我去准备一些干粮。”方潇也是在后面开口说道“多准备两份。”

    “啊?”易晶兰也是呆了一下后说道。“为什么啊?”

    “本来作为你的主人,我是不用回答这个问题,但是我还是告诉你一句,我还请了苏忧怜和苏华,所以多备下些饭食。”方潇也是开口说道。

    而易晶兰也是开口说道“我怎么知道啊?”而后也是去准备了。”方咏宁也是嘟着嘴对方潇说道“哥哥,你也对晶兰姐姐好一点嘛,毕竟她也是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你还这么对她是不是过分了一点。”方潇听到这句话也是一愣后说道“是啊,我对她确实苛刻了一点。放心吧,以后我会注意的。”ii

    这个时候苏华也是和苏忧怜来到了方潇的宅子里,看着苏华和苏忧怜也是走进了院子后,方咏宁也是开口说道“哥哥一定是早有预谋吧,不然为什么忧怜姐姐来也是赶着车子来的?”

    “这还真不是我早有打算,我也是在回来的路上顺道去看了看忧怜,而苏华缠着我说最近无聊,我想着去看看萍乡那个案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就跟伯父说了带着大家出去踏青,当然也是想免费弄来两辆好的马车。”方潇也是看着苏华他们说道。

    而苏忧怜则是很自然地抱住了方潇的手臂一副宣誓主权的样子,惹得方咏宁也是开口笑道“忧怜姐,这思问阁的狐媚子不在,你不用这幅样子的。”

    “什么狐媚子啊?”苏华也是感兴趣地问道。而方潇和苏忧怜也是分别喝止道“方咏宁!(苏华!)”而被叫住的方咏宁也是好笑地吐了吐舌头,而苏华则是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后说道“我也没干什么啊。”ii

    “你学会闭嘴最好。”苏忧怜也是瞪了苏华一眼后说道。而这个时候易晶兰也是提着两个包裹走了过来。“如此我们就走吧。”方潇也是知道苏华去置办的马车必然是一些常用的东西是有着的,比如火石和蜡烛,以及水囊。

    而苏华自然也是第一个走出了院子后,跟方潇介绍道“姐夫,这两辆车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也就是这车微微大一点,所以能放下一张小桌子,方潇也是撩开了帘子后看到了里面还算奢华的布局,于是方潇也是轻笑着说道“这样吧,你们自己决定坐哪里吧,反正我和苏华各自赶一辆车。”这也是实话,毕竟这两个车夫,在下车的时候就已经让苏华个打发回家了。

    而已经则是把东西往没有桌子的车厢里一扔后钻了进去,方咏宁则是一笑后拉着苏华也是上来前面那辆没有桌子的车,一边走也是一边说道“给我哥你姐一点个人空间吧。”ii

    而方潇则是和苏忧怜哭笑不得地上了车,而后也是各自轻轻地挥了一下鞭子后往那萍乡而去。

    此刻的杭州也是露出了夜晚的预兆,浓浓,厚厚的云层遮住了夕阳,可总有那么几缕的阳光淘气地跳出来,带着些稚气,泻在静静的荷塘上,深夜的荷叶上滚着几滴水珠耶若有若无地闪着金光。画廊被夕阳拖出了长长的斜影,湖中小亭的倒影也随着幽风微微摇动,云层被镶上一层冷辽的金边。很美!没得有些让人惊心动魄!可是,他毕竟是被云层遮住了,将面临的,只能是黑暗。这仿佛就是雪浓现在心情的写照,因为他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压力,这种压力让他有些无所适从,因为这好像当年那场让他险些一败涂地的事件,他仿佛又看见了自己那两个兄弟在自己面前逼着自己杀掉自己的景象。“大人?”李刚也是走出来对着雪浓叫了一声。“啊?”雪浓也是从回忆里醒了了过来,“怎么了?我记得你是不个喜欢打扰人的人。”ii

    “大人,嘉兴府传来急报,说是出现了一件他们解决不了的事情。”李刚也是开口说道。

    “嘉兴府那边的事情?”雪浓也是顿了一下后说道“这陆屋是干什么吃的,就管着这么点地方还三天两头跟我说,这个解决不了,那个需要拨款了,如此他干脆回来给我当个库房看守好了,不要这么瞎搞,有什么意思呢?”听着雪浓的抱怨,李刚也是憋着笑。而雪浓也是瞪了李刚一眼后说道“你小子很辛苦吧,说说吧。笑什么呢?”

    “大人,三天前那封信收到的时候,您也是这么说的。”李刚也是笑着说道。

    “算了,但是这次我一定说到做到。”说完雪浓也是不舍地将眼神从湖面上收回后问道,“这嘉兴府里出了什么事情啊,我记得三天前他是说出现了几具尸体吧,这年头那个地方还没几具尸体,要是为这个我就要去他那一趟,那我这一年就别在杭州待着了,整个浙江转就是了。”ii

    李刚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其实还是这个事情,陆屋他们把这案子的原因查清楚了,而且还抓到了一两个凶手。”

    “这不是很好吗?人都抓到了,那还写信过来干什么?要我给他表扬一下吗?”雪浓也是气愤地说道。

    “大人,您且听我说,这事情是这样的。陆屋他们说,虽然这抓到了人但是这些人都是被迷了心智的。”李刚也是说道。而听到这句话雪浓也是整个人眼睛都亮了起来“迷了心智?说的准确一点。”

    “准确一点就是只知道攻击人,有些狂暴,有时候又会有些理智,但是这种理智也是短暂的。他们在清醒时也知道自己反下的事情,但是还是会控制不住自己,在清醒的时候甚至有人因为内心冲击太大而自杀了。”李刚说道这句的时候,雪浓也是一把披上了自己的斗篷后说道,“准备下车,我们今晚就去。”ii

    “大人真得要这么干?”李刚也是把这信收好后问道。

    “马上走,少说话。这个案子让我有些兴奋。”雪浓也是走出了这个酒楼。而跟在他身后的李刚也是看着雪浓微微颤抖地手,清楚这个大人也是遇到一件必须要自己解决的大案子。

    回到了六扇门的雪浓交代了几句自己不在时候的安排,而后便独自走进了书房开始写信‘风清兄,见信如面。小弟今天得知了嘉兴府发生的一个案子,这让我有些兴奋,是的我很兴奋以至于我现在写出来的字都有些变形。但是你一定要认真看完,因为嘉兴府的案子和那年那个案子如出一辙,也就是兄弟们死在杭州的案子。那种能让人狂暴的东西又出来了,就在嘉兴府。我不知道这个背后究竟藏着些什么,但是我一定会追查一下,因为我欠他们一个交代。但是风情你要答应我,若是我也死在这件破事上了,那就不要再让人牵扯进来了,无论我那个傻头傻脑的徒弟,还是方潇。你应该清楚如果我们没有猜测错误的话,那两个导向都是让人绝望的事情。所以风清若是一去无返,则到此为止,弟雪浓敬上。’而后雪浓也是把这封信认真地叠好后放到了信封里,走出了书房后也是把书房门扣上后,将这封交给了一个捕快说道“将这封信送到京城苏步青总捕头那里,八百里加急,走上奏的那个通道也没有关系,出了事情我来担着。”那个捕快也是点头说道“是,大人。”而后也是去完成这任务了。ii

    这个时候李刚也是走进来说道“大人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我们走吧。”而雪浓也是点了点头两人坐上了这辆马车,而雪浓也会是从这马车里探出头看了一眼后说道“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到这个地方啊。”雪浓也是开口说道。而在外面的李刚也是开口说道“大人您就别瞎想了,我们就是去破个已经破了一半的案子而已。很快就能解决的。”

    “但愿如此吧。”雪浓也是把脑袋缩回了车内,眼中满是惆怅。

    方潇这边也是随着两辆马车开进了一个广阔的大田原,极目绿芜照眼,再分辨不出被犁头划过的纵横赭色条纹。甚至还能某些房间里还有这灯亮,但是方潇知道这里已经是一处鬼村了。因为仅存的几个在外玩耍的孩子和在外做工的人,也是被京防营给接到了自己的营地给保护起来了。所以方潇也是让苏华直接把马车停到这村子的中间去,这房子还是保留这固有一些样子,当然也有夜晚看不清血迹的缘故,而方潇也是轻笑着把车停住,翻身跳下了马车。这边苏华也是将这马缰绳给绑好后也是把方潇这辆马车的缰绳给绑了起来。这边三个姑娘也是下了车,易晶兰和苏忧怜都是见过血的人自然是没有怕的道理,而方咏宁别看在院子里装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但是一个能狠心给自己一掌的人怎么会是惧怕这些东西的人。三个人也是分别跳下了车。ii

    方咏宁也是用手里的灯笼扫视了一圈后说道“这尸体也没有,看来这也没有那么恐怖吗?”

    而方潇则是敲了她的小脑袋一下后说道“这地方自然是打扫过的,不然等着尸体腐烂引起瘟疫吗?”

    “应该是京防营的人打扫的,姐夫你看。”苏华也是递给了方潇一小块布料。上面的还有绣着的一个京字。

    方潇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这应该是衣服的下摆,看这制式应该是京防营新发的春装。”方潇也是说着也是把这块布收了起来,而后也是用这灯笼看着地面。

    “姐夫,你不用看了。”苏华也是开口说道,“军队都有打扫战场的习惯,所以应该也是倒水冲过了。所以大晚上的,姐夫你看不到什么东西的。”ii

    方潇闻言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一个村子的人并没有聚集在一起,却能被全部屠戮,真是丧心病狂啊。”

    苏忧怜也是开口说道“要是他们从村子的一头一路攻杀过去呢?”

    “道理是有的。”方潇也是先肯定了一句后继续说道,“但是这马贼的人数应该远少于这村民,如此他们是怎么做到在这村子里肆意杀戮,而丝毫不担心有人逃出去呢?”

    “方潇你为什么这么肯定这马贼人数一定远少于这村民人数呢?其实马贼人数哪怕只有村民的四之一也足够了,因为这村子里妇孺居多,纵然男子回来也鲜有能抵抗的,只要这么一只队伍进了村子,那么这惨剧就已经确定了。”苏忧怜也是开口说道。ii

    方潇也是开口说道“因为马贼洗劫往往有两种方式,一种就是我所言的人数较少,因为人数不足,无法完全让这个村子在他们的掌控力。所以反而不必顾虑太多直接四散而去,将这村子瓜分就是了,因为马上就走的,所以有没有人看见他们也就不重要了。而其次则是另外一种比较麻烦的,那就是人数较多的,那就是先围住村子,将所有人赶到一个地方,因为他们渴望获得更多,所以他们需要对此进行一些改变,好让每个人手边都控制这一些等直接决定生死的,不然趁乱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漏网之鱼。”

    苏忧怜刚想说方潇话里的一些漏洞,但是苏华也是开口说道“是啊,姐姐。姐夫说得对啊,若是这真是一只人数众多的队伍,那么从外面来到这里的时候,决不可能没有人看见啊。”ii

    方咏宁也是开口说道“你这是一个假定,那就是他们马贼一定是同时来的,一定是一伙人。但是或是这马贼分了很多次,并且分批次的潜入了这个村子里,带到人齐后一下子暴起呢?这样绝不是不可能吧?谁会对几个猎户打扮或是村民打扮的人起疑呢?”

    “咏宁这话也是说的有些道理。”方潇也是点了点头后继续说道,“有什么样的意见都可以提出来,我们来这里本来就是,来寻找答案的啊。”

    易晶兰则是食物跟着四人走在后面,方潇也是耸了耸鼻子后说道“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没有啊。”苏华也是开口说道。而方咏宁和苏忧怜也是同样茫然地点了点头。

    “是曼陀罗的味道。”方潇也是反应过来了,“是当时林诗轩用的香吗?”ii

    “没错,林诗轩用的香里面确实也有过这种东西的。”易晶兰也是认真地点头说道。

    “这东西应该有致幻的效果,但是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么一个小村子呢?”方潇也是开口说道。

    “我们还是先把那东西在哪里找出来吧。”方潇也是摇了摇头后说道,“这日子还真不是人过得。”

    方咏宁也是白了自己这哥哥一眼后说道“还不是哥哥你自己非要出来玩的,我们可没有提出来干这种事情。”

    “好了,这曼陀罗全草有毒,以果实特别是种子毒性最大,嫩叶次之,干叶的毒性比鲜叶小。曼陀罗中毒,一般在食后半柱香的时间就会出现症状,最快一会儿出现症状,最迟不超过一个时辰,症状多在一天内消失或基本消失,但是严重者在一天后进入晕睡、痉挛、紫绀,最后晕迷死亡。不过这如果只是植物而没有做成香的话,只是闻并不会有太过严重的后果。”方潇也是开口说道。ii

    “那要是误食了怎么办呢?”苏忧怜也是开口问道。

    “自然是先催吐啊。”方潇也是看着他们说道,“当然用些简单的药材就能解毒可用甘草一两、绿豆二两煎汤频服或用绿豆四两、金银花二两、连翘一两、甘草半两煎水服;亦可用防风、桂枝煎汤服。当然我也能针灸用内力逼出来,但是很麻烦。”说完方潇也是摊了摊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易晶兰则是白了方潇一眼后说道“你倒是告诉大家这曼陀罗长什么样子啊,不然怎么找啊。”

    “你不知知道吗?”方潇也是奇怪地问道。

    “我也是只是问过这曼陀罗的香,因为对着这种奇怪的味道有记忆就记下来了啊。”易晶兰也是满脸得意地说道。ii

    “那就听好了,这曼陀罗茎粗壮,圆柱状,淡绿色或带紫色,下部木质化。叶互生,上部呈对生状,叶片卵形或宽卵形,顶端渐尖,基部不对称楔形,有不规则波状浅裂,裂片顶端急尖,有时亦有波状牙齿。而起果实则是卵状,表面生有坚硬针刺或有时无刺而近平滑,成熟后淡黄色,规则成四瓣裂。种子卵圆形,稍扁颜色后期会变成黑色。当然现在一定是黄色的。”方潇也是开口说道。

    “既然不是现在的事实你提这个干什么?”易晶兰也是看着方潇说道。

    “我还不能吹一下了啊?”方潇也是白了易晶兰一眼后继续说道,“好了,大家分成两组去寻找吧,毕竟这地方还是有些诡异的。”于是方潇也是拉着苏忧怜的手往一个方向去了。而苏华则是耸了耸肩后说道“那我们就这边吧。”方咏宁和易晶兰自然也是很识趣地点了点头后往一边走去。而方潇这鼻子确实也是灵不一会儿就在他们这个房子里找到了这曼陀罗味道的来源。但是却不是植物而是一碗放在房间桌子上的汤散发出来的。ii

    “竟然被人做成了汤?”方潇也是摸着下巴疑惑道。

    但是苏忧怜则是摆了摆手后说道,“这并不稀奇啊,这是山野之间,纵然是我们也有不认识的植物,他们不过是误以为这个草能吃吧。”

    方潇则是认真地解释道“首先这山野的百姓往往对于这些食物的分辨要远高于我们。再者就算他们不知道这种植物,还要吃那就只有两种情况,一来是家中困苦无米下锅,或者他偶然吃过这个东西,觉得可以称之为美味。但忧怜你看看这家人的陈设,纵然不是这大富之家,但也是在村里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绝没有到什么穷苦到无米下锅的地步。”

    “但是方潇你自己也说过,万一是他吃过这曼陀罗觉得好吃呢?”苏忧怜也是看着方潇说道。ii

    “没错我是说过,但是我也说过这曼陀罗最后会让人晕厥,甚至致死,有过这样经历的人怎么还会觉得这是一个美妙的体验呢?”方潇也是摆了摆手后说道。

    苏忧怜也是不服气地说道“那就是误认为了别的食物,就顺手采回来了,也没有问题吧。”

    方潇也是正想好好说服一下自己的未婚妻,却听得外面有人叫了起来“啊!”

    “咏宁,是咏宁!”方潇也是说了这么两句后,跟苏忧怜两个人也是顾不得这边的曼陀罗,直接顺着这声音地来源而追去。追到了地方后就看见方咏宁正站在一个房子的门口缓着气,而易晶兰也是在一旁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怎么了?苏华呢?”方潇也是开口问道。

    易晶兰也是开口说道“我们不是过来找你这曼陀罗吗,我们就看见这灯亮着就图个方便,所以咏宁就一马当先进去了。没想到这屋子里还有个人就把这丫头下了一跳。苏华正在里面盯着那个人呢。”ii

    方潇也是见方咏宁也就是被吓了一下剩下也没有什么大事,也是让苏忧怜留在外面,自己走进了屋子里。但是这方潇走进这个房子后也是看到这苏华正站在一头,而另一头一个女孩正茫然地看着他们,她蓬头垢面,两眼痴呆,脸色发青,她一言不发地摇摇头,蜷缩在一个角落里,似乎不想和方潇他们有更多的交流。

    而苏华也是给方潇说道“姐夫,你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我一进来这里她就是这个样子的。看来她也是被咏宁那一嗓子给吓到了。”

    “看来是村里人,也是就她能解释这个村里出现的所有疑惑。”方潇也是摸着下巴说道。

    苏华也是看了方潇一眼后又看了一眼这小女孩后说道“姐夫你还是别多想了,这小丫头一看就是被吓傻了,你看她的状态和动作。”ii

    方潇也是不理会苏华的话也是蹲下身子跟那小女孩交流起来“你好啊,你会说话吗?”但是这小女孩看见方潇这状态也是一点都没有理睬的样子。但是方潇也是没有放弃的打算继续开口问道“你是这里人吗?你的爸爸妈妈呢?”但是小女孩把整个身子缩地更加紧了。方潇也是放弃了,打算等会儿再想办法,但是苏忧怜也是走了进来,看了方潇他们一眼后说道“这是怎么一会事情啊?”

    苏华也是开口说道“这里的人不就是那个小女孩吗?姐夫想让那小女孩出来说话,借此来知道这村子发生了什么。但是在和小女孩明显是吓傻了,姐夫怎么说那女孩也是不理睬他。”

    而苏忧怜也是听完了苏华的话后也是开口说道“孩子,姐姐我们不是坏人。”那小女孩听到这个女声也是抬起了头。见此方潇也是退了一步,把这边完全交给苏忧怜来处理。“你走出让姐姐看看,你有没有受伤好不好。”说着苏忧怜也是伸开了手等着这小女孩过来,但是这小女孩却没有急着过来反而是先抬头胆怯地看了方潇和苏华一眼。于是苏忧怜也是看着两人说道“你们先出去,这边交给我。”ii

    “姐,要是我们出去了,你受伤怎么办?”苏华也是开口紧张地说道。

    苏忧怜听到苏华的这些话也是怒了直接开口说道“说的什么话,你姐没了你们还没法活了?再说一个小女孩还能把我怎么样。”

    方潇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那你小心点。”而苏忧怜也是点头后说道“放心吧。”而苏华也是小声说了句“区别对待。”后也是被方潇拉出了这个地方。而方潇来到外面后见方咏宁又生龙活虎的也是笑着说道“哎呦,我这个被一个小女孩给吓得跳起来的妹妹又没事了啊?”

    易晶兰也是锤了方潇一下后开口说道“有你这么当哥哥的吗?”

    方潇也是撇了撇嘴后说道“她不是好了吗?”而方咏宁也是嘟着嘴说道“哥你少来,你要是没有防备,你也会被吓一跳的。”ii

    “不会,因为我一直防备着,毕竟我身边可都是敌人。”说完也是给易晶兰一个眼神。这话也是让方咏宁笑了起来,而易晶兰则是狠狠地瞪了方潇一眼后说道“不干了,伺候你们这兄妹,反过来还要被你们兄妹嘲笑,这日子没法过下去了。”方咏宁也是走上去要安慰易晶兰也是被易晶兰笑着躲开。这个时候苏忧怜也是牵着那个小女孩的手走了出来,“说什么呢?这么热闹?”苏忧怜也是笑着说道。

    “我和晶兰姐闹呢。”方咏宁也是笑着说道,“没想到是这么一个小丫头把我给吓到了啊。”方咏宁说着就要走上去,不想这小女孩也是马上就扭身抱住了苏忧怜的大腿。“好了,咏宁这孩子怕生。”苏忧怜也是让方咏宁暂时不要走过来。方潇也是笑着说道“咏宁这孩子一定是被你前面一惊一乍地给吓坏了。”ii

    而方咏宁也是理亏就瞪了方潇一眼后不说话。方潇也是对着苏忧怜说道“这孩子还是不愿意说话。”

    “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愿意说,还是被吓坏了。”苏忧怜也是无奈地说道。

    “她现在这个样子我也没有办法给她把脉啊?”方潇也是摊了摊手后说道,“算了,你先给这孩子洗漱一下。我们先把她带在身边吧。”

    于是苏忧怜也是点了点头后把小女孩带到了一个水井边上,给她打了些水后。给她洗漱了一番。这一处理也是露出了一张初生花蕾般的面庞。而苏华也是开口说道“我们这水囊里水也不多了,我续上一点,说着也是从这水桶里就要把水囊灌进去,但是正要放进去的时候,那小女孩却猛地冲出来把这小水桶给推翻了。ii

    “你这小丫头怎么回事啊。”苏华也是抱怨道。而方潇则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忧怜你去灌水看看。”方潇也是突然开口说道。而苏华也是抱怨了一句“这小丫头认人。”而后把这水囊递给苏忧怜。而苏忧怜又打了一桶水上来,这小丫头也是没有动作。但是在苏忧怜把水囊要放进去的时候,这小丫头有玩命的把这水桶给推翻了。

    “不对,这孩子是不想让我们喝这水。”方潇也是走过来说道。

    苏忧怜也是看着这小女孩问道“你不想让我们喝这水是吗?”这次小女孩也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而方潇则是将头放到水桶闻了闻后说道“曼陀罗!”

    此时此刻嘉兴府里却还有一户人家开着堂会,上面的寇准唱着,下面的一个中年人也是跟着唱着“一轮明月照窗棂,有寇准坐馆驿独伴孤灯。平白的金牌调慌忙不定,心问口口问心暗自思忖。听谯楼打罢了二更时分,想起了当年一举成名。八千岁奏一本我领凭上任,来到了霞谷县我管辖黎民。谯楼上打三更人烟寂静,想起了霞谷县管辖黎民。早堂接状午堂审,午堂接状审判分明。到晚来接了无头冤状,一盏孤灯我审判到了天明。听谯楼打罢了四更时分,叫家院你与爷该换衣巾。回头来便把家院叫,老爷言来你是听。命你回衙报一信,一路上急急走且莫消停。倘若是太夫人将你来问,你就说你老爷不久回程。若是那少夫人将你来问你就说你老爷进了京,面了圣,平步登云,一步一步往上升。朝臣待漏五更冷,铁甲将军夜渡津。东华门本是那文官走,西华门本是武将行。有寇准打从东华门进,品级台前臣见君。”ii

    “唱得好!赏!”下面的那个中年人也是站起来说道。而场上这人也是恭维着说道“谢谢老爷,谢谢老爷。”这个时候一个小厮也是走到这中年人面前说道“杭州这面的信鸽来了。”

    “怎么了?”这中年人也是坐下后继续听戏。

    “这雪浓要来嘉兴府了。”那个小厮也是开口说道。

    那中年男人也是顿了一下后说道“我早该想到的,毕竟这陆屋是个废物,他一定回去找雪浓的。”

    “那老爷,我们怎么办呢?”那个小厮也是问道。

    “无妨别说这雪浓也是查不出什么,纵然查出了什么,他敢说吗?还是说他想和他那两个已经死了的兄弟见面了?”这中年人说道最后也是阴冷地笑声。ii

    而小厮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一切都在老爷的掌握之中,这雪浓若是敢来,那就让他有来无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