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287章 开堂审案
    “说起来我与这定国公一脉还有些交情。”吴克也是有些感慨地说道。

    “小子在朝堂上也是听说了,那位御史也是让大人有些下不来台啊。”方潇也是轻笑着说道。

    而吴克则是笑着说道“如此我也算是赚了毕竟这也是把人情我是不欠了,而且他也是吃这碗饭的,要是御史不参人了,那还算什么御史啊。”

    “大人倒是豪气,我倒是白白为大人打抱不平了。”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你少来,凭着你的脑子,你能看不出来这就是一场戏?”吴克也是嘲笑着说道,“而让你当这个监审,看来皇上确实对于这些勋贵有些恼怒了。”

    “这我想着朝堂上的人应该差不多都看出来了,甚至于勋贵们也是在观望,想看看这定国公最终能获得怎么样一个惩罚。”方潇也是坐在太师椅上认真地说道。ii

    “观望?他们有这个脑子?还不如说是他们在赌,赌我们的皇上不会对他们下狠手,于是就对着定国公袖手旁观而已。”吴克也是冷笑着说道,“还真以为手上有那么一些兵权就和南京的那些有什么区别了一样,不过是一些靠着祖宗荫庇的人罢了。”对于这句话方潇其实是有着不一样的意见的,毕竟他和徐湘交好,也是清楚这徐星辰的本事。当然要是知道他的好友徐湘也一直在藏拙的话,他的状态一定会更加微妙。但是这吴克是没有关注方潇的意思,继续笑着说道“好了,我现在只是一个犯官,我管这么多干什么。”

    而方潇则是开口说道“我的大人啊,您可别这么说。我这不是来求教你来了吗?”

    “说吧,我这身子可是病体啊。”吴克也是打趣道。ii

    “府尹大人,小子想知道我顺天府如何自处。”方潇也是认真地站起来说道。

    而吴克听到这句话也是皱起眉头,他也清楚,方潇去管这个案子,做出了事情,绝对不只是他一个人的事情,至少会被认为是顺天府的态度。而吴克是一定会回到顺天府的,所以这个麻烦事情,他吴克还真不能就这么甩开。

    他沉吟了一会儿后说道“若是对于顺天府的话,我就一句话,那就是少说少做,静观其变。”方潇也是明白这吴克话里的意思,毕竟这是皇帝的意思,他顺天府纵然是监审,但是皇上把方潇放到这个地位就是让他去磨一磨这勋贵们的戾气的。但是明白不等同于认同,果不其然这方潇也是笑着摇头道“我的府尹大人,您觉得我会这么做吗?”ii

    “是啊,我和皇上都把你看得太高,又看得太低了。”吴克也是毫不在意地笑道,“一来你是个通晓人情事故的人,但却有着一些官场人不该有的一份本心。”

    “大人这是在夸我?”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不然呢?这话对于做一个人那是赞誉,但是对于做官,那就是不够格。”吴克也是看着方潇说道。

    “小子受教了。”方潇也是低头说道。

    “虚心接受,屡教不改。”吴克也是说了这么一句话后站起来往里面走去。而方潇也是忙站起来。那吴克也是背着身子说道“孩子,趁着年轻就去撞一撞南墙吧,说不定还真让你撞开了呢?老夫累了,这顺天府现在你是府尹。”

    而方潇也是半躬着身子直到将这吴克送走后,也是在小厮的带领下走出了这个地方。ii

    方潇也是走出了吴府后,脸色透出了几分凝重,因为现在他要为顺天府顾虑几分。而将这重任甩在方潇身上的吴克,则是吴夫人笑着喝着茶。

    吴夫人也是不满地又给吴克续了杯茶后说道“出来喝茶,回来还是喝茶,你还真是喜欢这茶啊。”

    “夫人你省了这些打趣我的话吧。”吴克也是笑着接过茶杯后说道。

    “怎么自己的事情还不让我说了?”吴夫人也是讪笑着说道,“看你这嘚瑟的样子,想来是那方潇也吃了瘪吧。”

    “那到是没有,我不过是让他心烦了一下。”吴克也是笑着说道。

    吴夫人则是皱着眉头说道“你还是真可以,这么大岁数了何必呢?人家不都上门来看你了吗?”ii

    “你方才不还是说着方潇不好吗?怎么现在又在为他说话了?”吴克也是点了下自己的夫人后说道。

    “都老夫老妻的,你这是干什么。”吴夫人也是而后说道,“方才不过是为你不争而恼火,但是方潇这孩子还这么懂事,你让我怎么恨得起来?”

    “你看过礼单了?”吴克也是对着吴夫人问道。

    吴夫人听到这句话也是有些恼怒地说道“在你眼里,我是个见钱眼开的人?”

    “我的夫人啊,我哪里有这个意思啊。”说着吴克也是揽过吴夫人后说道,“与其说是我给方潇找了些麻烦,还不如说是我让他自己去撞南墙了。因为方潇还是孩子,他这颗心干什么都可以,哪怕是当个绿林强盗,都比当个官好。因为当官的第一要务是要压制本心,就是忍。”ii

    “你这话倒是说得有那么几分道理。”吴夫人也是想了想后说道。

    “哈哈,为夫的话自然是有道理的啊。”吴克是笑着说道。整个房间里也是夫妻二人相互的笑语。

    而方潇也是回到府里同方咏宁三人吃过中饭后,也是坐在院子里闲坐,但是还没有坐上片刻,这大理寺的人也是到了府邸。“方少尹,小的奉寺卿大人的命令,来请少尹大人去大理寺监审。”那个小吏也是站在方潇面前说道。

    “你且先去大理寺卿哪里回报吧,就说我整理一下仪容,稍后就到。”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是,如此就劳烦少尹大人。”那小吏也是恭敬地行完礼后就走了。而方潇也是整理一下官服后就要出门,方咏宁也是叫住了方潇说道“哥,你怎么有些心神不宁啊。”ii

    “有吗?”方潇也是笑着转身说道,“可能是第一天上早朝有些没睡好吧,你莫要胡思乱想。”方潇说完也是打了一个哈欠后就要出门。而方咏宁也是点了点头可能是觉得方潇说得有些道理,也就没有深究。

    而在大理寺里,三法司的人也是聚集在一起笑着聊天。“你说这皇上这次怎么这么坚定了?”一个穿着紫色朝服的官员也是笑着说道。

    “勋贵乃是我朝一个大患,原来一来是皇上有着那么几分幻想,二来是这些人的祖上都是有荫庇的。你们都忘了永乐帝进了南京城也不过是杀了那么三两个人,该留的爵位还是全部留着。”刑部的侍郎也是笑着说道。

    而右都御史也是笑着说道“这开国勋贵和靖难勋贵都是遗留问题,我等只要办好皇上的事情就是了,至于对这些人是什么态度自然有皇上来把握。”ii

    “我说楼大人,这可不是你们都察院的作风啊。”那刑部侍郎也是笑着说道,“照你们的人性也是应该站出来说,全部弄死啊。”

    “你少来,我都察院在朝堂之上敢说,那是我都察院的工作,但是下了堂,我们就要好好想一想这么做的后果了。”这右都御史楼大人也是一脸真是个的说道。

    “放心吧,这个难题内阁会替你们都察院想得。”大理寺卿也是从里面走出来后说道。

    这大理寺卿虽然品级比那右都御史要差上几级,但是这两人却是正正经经的同年,这之间自然是不会这大理寺卿平级般的对话。楼大人也是笑着说道“你这老货,不是说身子不适,要回家休养吗?”

    “休养都是小事情。”这大理寺卿也是面色不变地说道,“我还是想为皇帝陛下做些事情的。”众人聊着的时候方潇也是从外面走了进来。ii

    “小子方潇见过诸位大人。”方潇说着就要跪下去。也是被右都御史给拉住了。而后也是开口说道“你小子要害死我们啊,你今天是待天子巡守这行事,都是代表着皇帝。你要是跪了下去,让我们如何自处啊。”

    “小子方才没有想到这一节,让诸位大人险些大不敬,是小子的错。”虽然方潇这么说,但是因为身份在这,也是轻轻地低了低头后,便不再说话。

    而大理寺卿则是笑着说道“你小子,倒是有些意思。”

    “大人是?”方潇都不是故意的,毕竟他到这京城也没有多久时间,内阁的几位大人也没有想让他认识多少人的意思,于是方潇也是看向这大理寺卿问道。

    “老夫大理寺卿奚仁。”那大理寺卿也是笑了笑说道。ii

    “原来是大理寺卿奚大人。”方潇也是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后也是按照众人的安排坐在手了首位,毕竟方潇是待天子监审,这个身份放在这里。

    而奚仁也是在人都坐定后开口说道“既然都都到齐了,我也就说一说这个案子安排。”

    “全由奚大人安排。”坐着的大臣们也是纷纷开口说道。

    而奚仁也是毫不客气地说道“一来这件案子,既然放在我大理寺,那就由我大理寺主导,如此大家没有意见吧。”

    下面自然是没意见的,于是奚仁也是继续说道“三法司会审,如此交由刑部和都察院副审。方少尹代天子监审。”

    见众人也是没有意见,这右都御史楼大人也是拍板道“如此我们就开堂吧。”ii

    众人也是在奚仁和楼博明的带领下走进了大理寺的公堂,按照既定位置做好。而方潇也是坐在左边的一角,慢悠悠地喝着茶仿佛一切都与他没有关系一般。

    “你说着方潇,是演的还是真得有这么好的,养气的本事。”一些大理寺的下官也是聚在一起开口说道。

    “谁知道呢?据说当时这定国公的公子可是让这为方少尹很下不来台,照我说这不恨是假的,但是要怎么演的像是无可奈何才是他今天来的工作。”另一个官员也是接了话后说道。

    “不过是些小事情而已,你们也是把这案子传的要飞起来了。照我说这方少尹和定国公的恩怨早就划过去了,就是你们这些看官死活不愿意过去。”而站在一旁隶属都察院的官员说道。

    “你们都察院,又有什么新消息了?”大理寺的人也是兴奋地将这人围起来后问道。ii

    “能有什么消息,不过是一些风言风语,我能告诉你们就是这方少尹还真不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这个都察院的说完后也是站在一边不说话了。这两个大理寺的人也是觉得无趣,就不再开口了。

    而正堂上,那大理寺卿奚仁也是一拍惊堂木后说道“开堂!”

    “威!武!”衙役们也是喊完后这堂上也是安静了下来。

    “带原告。”奚仁也是淡然地说道。随着这个命令的下达,那平政也是带着那胡桂的遗孀走上了堂来。

    而奚仁也是扫了一下这堂上的一站一跪的人后也是开口说道“下跪何人啊,下站又是何人啊。”

    “回大人,小人名叫平政,乃是这胡秋氏的讼师。小人侥幸考取了功名,因为堂上免跪。”那平政也是站着说道,“而这下跪者就是胡秋氏。”

    奚仁也是看了一下平政后说道“堂上免跪,已然是个举人。怎么成为了一个讼师啊。”而平政也是一拱手后继续说道“小人本欲官场任职,奈何家母初丧。故而在家中为父老代写些书信。”

    “原来是丁忧啊。”这奚仁也是点了点头也没有深究这个问题,缓了一口气后说道,“那你们又有什么怨气,又要状告谁啊。”

    而平政也是信任地看了胡秋氏一眼后,这胡秋氏也是跪着说道“回大人,民妇要告那定国公。”

    “以下告上你是要吃板子的,你知道吗?”这奚仁也是开口说道。

    平政也是忙站出来说道“启禀大人,这胡秋氏的丈夫,已经受过了这二十大板,而且顺天府吴大人也是收了状纸,所以今个儿我们是听审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