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280章 先生平政
    随着和煦的春风,顺天府接了状子的事情也是飞速的传递着。而定国公府里的管家也是知道了这个消息,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一个死人的状子,就算告成了,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用他这一条命来给家里人换些钱而已。然而在宫中的那位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则是露出了别有深意的微笑。

    “这么有意思吗?”朱见济也是把笔搁下后对着面前的内卫说道“囚牛,这方潇真是这么和吴克说的?”

    “回皇上,这方潇就是这么说的,吴克的脸色也是在那一刻变得很差。”囚牛也是站着回话道。

    朱见济也是摸着自己的胡子后说道“他毕竟还是个少年,终究有些少年心性,这倒是朕忽视了。不过那胡桂一个贫农怎么会说出这么的话,你们查了没有?”

    “回皇上,我们已经在追查了。不过好像并不是朝上的人。”囚牛也是拱手说道。ii

    “这次你们有些慢了。”朱见济也是缓缓地说道。

    那囚牛见状后也是跪下来说道“属下办事不利,还请皇上责罚。”

    “责罚?”朱见济见此也是笑了笑后说道,“把你们都罚了让朕用谁去啊,好了但是你要是什么都没有查到,那朕可就不会客气了。”囚牛也是感觉到了朱见济这话里的森森寒气,而后笑着说道“这人我们确实找到了,只是方潇那孩子已经让顺天府盯住那个人,所以我们不敢贸然动手,这样会让方潇多出一些烦恼。”

    “嗯,你干得不错。”朱见济也是点了点头,而后继续说道,“不过你要清楚,没有内卫不知道的事情。所以方潇那知道的,朕也要知道。”

    “是,皇上属下清楚了。”囚牛也是老老实实地说道。ii

    “知道了,就去吧。朕想一个人静一静。”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

    “是,属下告退。”而后也是出了门,一阵破空之声。苏步青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笑了笑后说道“看看方潇的朋友不少啊,还真是都在帮他。”

    “但是这个朋友是不是好心就不知道了。”下位的一个捕快也是开口说道。

    “不错,不过既然方潇要查,那就让他去查吧,若是有需要我们的地方,你们也配合一点。”苏步青也是沉吟着说道。

    “总捕头说得是,再说这方潇也是从我们六扇门走出去的。这个情面要给的。”下面的捕快们也是口中说道。

    “你们啊,不妨想一想这个人是谁。”苏步青也是笑着说道。ii

    那个方才开口的捕快也是笑着说道“难道不是那些文官落井下石?”

    苏步青也是直接一个本书甩在那个捕快脸上后说道“你当这些朝堂上站着的都是傻子了不成?你以为这些人的官职都是混出来的不成?”

    “属下失言,还请总捕头责罚。”那个捕快也是低头说道。

    “你错的不是失言,你哪怕在我这里骂内阁首辅都没有关系,但是你不应该看轻任何人啊。”苏步青也是摇了摇头后说道。

    “属下明白了。“那个捕快也是开口说道。而正在这个时候方潇也是走进了六扇门,“苏伯父。”方潇也是笑着开口说道,“孩儿过来拜访了。”

    “你少来。”苏步青也是挥了挥手让坐着的人都退下后继续说道,“你还是我六扇门的人,谈什么来拜访呢?”ii

    “那属下见过苏总捕头。”方潇也是认认真真地躬身说道。

    “说说吧,你一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苏步青也是把桌面上的东西理了理后说道。

    方潇也是自己找了一个位子后说道“小子想苏总捕头应该已经猜到我来的目的。”苏步青也是扫了他一眼后继续说道“定国公那件事情?”

    “是,小子需要问您借一些人。”方潇也是继续说道。

    “借人?”苏步青也是笑着说道,“你也是银牌捕快,你要用人,我还能阻止你不成?”

    “如此就多谢苏总捕头了。”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带上忧怜吧,她一个人挺无趣的,她上次回来后说与你妹妹聊得挺不错的。”苏步青也是看着走出去的方潇说道。ii

    “是,孩儿明白了。”方潇也是顿了一下后说道。

    而在那萍乡,某个瓦房里也是走出来了一个面目清秀的年轻人,这一身蓝衫也是透出几分儒雅的气质。见到他出来,几个村民也是忙把他围住后说道“平先生,出事情了。这胡桂被打死了。”

    “打死了?定国公的人打得?”这被叫做平先生的少年也是眯着眼睛说道,“这些狗腿子胆子越来越大了。”

    “不是,是顺天府的衙役们打得。”那些村民也是忙说道。

    “顺天府?怎么?这顺天府与那定国公府沆瀣一气不成?”平先生也是吐出一口浊气后说道。

    一个衙役也是从后面走出来说道“先生误会了。”

    “你就是顺天府的衙役?”平先生也是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个衙役。ii

    “这位先生,小的是顺天府里的一个衙役。这胡桂老哥确实是死在我顺天府的板子之下,但是先生难道不知道民告官要先打二十板子吗?”那衙役也是叹气说道。

    那平先生也是叹了一口气后说道“胡桂啊,胡桂!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若是只告一个定国公府里的管家不就可以了吗?你纵然告下了这定国公,也不过是罚一些钱,你是何苦来哉呢?”

    “先生,现在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吧。”那衙役一脸颓然地说道。

    那平先生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这事情我是清楚了,只是这苦主都死了,你们顺天府应该就没有事情了吧,现在寻到这里为什么呢?”

    “因为胡桂老哥撑到了府尹吴大人接下这状纸,而在之后少尹方大人也是为胡桂老哥继续伸冤,所以我们就是来了解情况的。”那衙役也是慢慢地说道。ii

    那平先生也是了然地说道“这事我在状纸上写得很清楚,若是要查实证,在萍乡的地界你们可以随意去调查。”

    那衙役也是一拱手后继续说道“我们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找到为胡桂老哥写着状纸的人,因为方大人说能做这个讼师的人,只有写这状纸的人。”闻言那平先生也是眯起了眼睛。这神情也是在那些村民的眼里,他们都以为平先生不愿意招惹麻烦也是纷纷开口劝道“先生,现在胡桂这一家老小还指望着能告下定国公后获取那一点补助呢,还请平先生为他们付出一些。”

    “诸位乡亲误会了,在下只是在想这方少尹是个什么样子的人。”而后平先生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这胡桂遭此天降横祸,有我平政一份责任,于情于理这个讼师我都是要做的,这样吧,今天天色还早你带我去见上一见这方少尹。”ii

    而衙役听到这平先生这么说也是高兴地说道“如此这胡桂老哥的事情,就麻烦先生了。”

    “麻烦吗?”那平先生也是摆了摆手后说道,“要说麻烦,最麻烦的还是你们的方少尹。”

    “既然如此,还请平先生就跟着我走一趟吧。”那衙役也是将这平先生送上了马车,而后也是跳上马车一扬马鞭,这马车就往着方潇的府邸而去。而方潇正在府里和方咏宁以及苏忧怜聊着这个案子。苏忧怜也是个富足女子出身听到这个事情也是十分不满开口说道“潇郎,这个事情你应当如此。”

    “但是哥哥这么做却也得罪了吴克这个府尹啊。”方咏宁显然就想得远了一些。

    “吴克不会为难少爷的。”易晶兰也是一边给三个人倒茶,一边说道。ii

    “晶兰姐姐你怎么看?”方咏宁也是好奇地问道。易晶兰也是叹了一口气后说道“因为少爷是皇上眼前的红人,这个顺天府少尹的位子不过是一个过渡。吴克绝不会为了这么一点点小事情来与少爷闹翻。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少爷背后是一个六扇门与一个内阁。要不是内阁与六扇门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不然皇上对方潇的定位也不会这么宽松。”

    “聪明。”方潇也是对着易晶兰说道,“这就是我敢对吴克拍桌子的原因,但是我只是一个少尹,要有规矩,其次则是这顺天府只是一个歇脚的地方,所以我也不用太过收权,还不如大家高高兴兴地玩一玩就过去了。”

    “但是这个案子,你想怎么判呢?”苏忧怜也是好奇地问道。

    ii

    方潇也是拉过苏忧怜的手后说道“自然是实事求是了,这也是我要办这个案子的原因,我可以看着这天下有着倾轧,可以容忍着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欺凌。但是我不能看着一个人死在我面前而无动于衷,因为我是个人,还是个有自己判断的人。所以无论这事情的真相如何,我都要查出来,就算给那个屈死胡桂一个答案也好。”

    “哥哥,你有没有想过这个案子是有人故意抛出来的。”方咏宁也是喝着茶说道。

    “这个我和府尹吴大人聊了,如果这一切不是巧合,那么那个人想跟我示好,或者有着一个阴谋,并且还想把我拉下水。”方潇也是拿起了茶杯后说道。

    “那个人,我们姑且这么认定他吧。”易晶兰也是坐在一边开口说道,“少爷若是觉得那个人不安好心,为什么不把他抓出来啊。”ii

    “我已经让人去寻找他了,但是我怕这只是一棵草,但是这根芽都在土下啊。”方潇也是皱起了眉头后说道。

    “有总比没有好啊。”苏忧怜也是劝慰道。众人也是结束了这个话题后开始聊这些天遇到的趣事。

    而这个时候衙役也是带着那平先生来到了这里,通告了门上的小厮后也是等在厅内。而过了一段时间方潇则是走了出来,身后跟着那易晶兰。

    “平先生,果然一表人才啊。”方潇也是微微一笑后说道。

    “少尹大人比我想象的还要年轻啊。”那平先生也是笑着说道。

    “年轻吗?”方潇也是笑了笑后说道,“不过是祖上荫庇罢了,比不上平先生一身真本事。”ii

    平先生也是一脸惶恐地说道“少尹大人谬赞,小人诚惶诚恐。”而听到这句话的方潇也是眉毛不经意地一挑后说道“平先生先坐下吧,你看我这人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

    “少尹大人客气了。”那平先生也是坐下来后说道。

    “墨兰给平先生看茶。”方潇也是轻轻地说道。

    易晶兰也是一点头后说道“是。”而后也是拿着这茶壶走了过去,但是这倒茶的时候也是茶壶一个不稳侧了过来,这茶也是倒在了那平先生的手上,那平先生也是吃痛之下,忙跳了跳。方潇也是忙站起来说道“你这笨手笨脚的丫头,还不去给拿些药来。”

    “是是是。”那易晶兰也是一脸惊慌地往里面走出。而这方潇也是看向平先生问道“平先生没事吧。”

    “少尹大人,无碍。只是洒到了一点,我还没有那么金贵。”平先生也是笑着给方潇展示了一下这被烫红的手说道。

    方潇也是一脸内疚地说道“这么景象怎么能说是什么没什么事情呢?都怪这笨手笨脚的丫头。”

    “少尹大人,这丫鬟也是无心之失。还请大人不要太过责怪于她。”那平先生也是说道。方潇也是颇为感慨地说道“你都这个样子了,怎么还在为别人盘算?既然你开口了,那我就照办就是了。”这个时候易晶兰也是拿着一瓶药膏走了过来。“少爷,这烫伤膏拿来了。”易晶兰也是小心翼翼地说道。

    “拿来了,就给平先生上药啊。还需要教你不成?”方潇也是眼睛一瞪后说道。那易晶兰也是口中称是走向了平先生。而平先生也是忙摆了摆手后说道“不必了,我平政也是个粗人,不劳烦这位姑娘了。”说完也是自己从那瓶中取出了一些膏,倒在了自己手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