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278章 瓦剌变化
    而第二天一大早方潇也是来到了这个顺天府,吴克也是满脸堆笑地站在府门口。方潇见此也是吗,忙快走了两步后也是说道“下官方潇参见府尹大人。”

    那吴克也是微微一笑后将方潇扶起说道“方少尹来了,我这府里难得有个优秀的人才,我这个做主人的自然是要亲自出来迎接一下啊。”

    “府尹大人一番话,让在下诚惶诚恐。”方潇也是忙拱着手说道。

    “方少尹过谦了,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吴克也是笑着说道,“来来来,方少尹随我来吧,我陪着你逛一逛这应天府。”

    “如此就有劳吴大人了。”方潇也是对着吴克一笑后说道。吴克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后往里面走去,而方潇也是一端自己那新的官袍后随着吴克往里面走去。进了顺天府后方潇也是微微一笑后说道“府尹大人,我们这里是怎么运转的呢?”ii

    那吴克也是笑着说道“方少尹啊,这顺天府掌京畿之刑名钱谷,并司迎春、进春、祭先农之神,奉天子耕猎、监临乡试、供应考试用具等事。是永乐帝迁都的时候置下的府。十年升秩,如应天府。设府尹一人、府丞一人、治中一人、通判六人、推官一人、儒学教授一人、训导一人以及统历、照磨、检校等官。所辖有宛平、大兴两县。当然后来也是改过这少尹之位就是后加的,为的是分担府尹的压力。”

    “府尹大人,我见这顺天府里也是什么事情都管,这我还是不了解啊。”方潇也是问道。

    “来,随我进来坐。”吴克也是没有急着回答方潇的这个问题,而是带着方潇两人也是走到了这顺天府的公堂上,一块巨大的牌匾也是挂在公堂上,牌匾上也是写着四个字“明镜高悬”。吴克也是用手摸着这桌子说道“方少尹,这顺天府也是被称作‘小刑部’你知道为什么吗?”ii

    “我曾听闻若是在本地官府被判定的案子,也是来顺天府请求重审?”方潇也是想了想后说道。

    吴克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所以我顺天府不但有着本地官府的职责,同时也是有着审别的地方的冤案的责任。因而你能看见什么人都能敲响我顺天府的鼓。当然能敲着鼓的也是有些本事的。”

    “大人这是什么意思?”方潇也是有些不解地说道。“少尹本是聪明人,怎么在这里愚钝了?”吴克也是继续说道,“首先能一路来到京师的本就不太会是当地的贫苦人。其次我府里除了我还是有着那些人,这也是能处理掉一些简单的事情,也就没有必要敲响这个鼓了。而有些太过麻烦的事情,这些人也是不敢让他们敲响这鸣冤鼓的,因为这么一来这个案子十有八九就是要直达天听的,如此一来我们就不敢让他们处理的更加过分了。”ii

    “哎,原来是这样啊。”方潇也是叹了一口后说道。

    而吴克也是赞赏地看了方潇一眼后说道“你在六扇门也是修养了不错的性情啊。”

    “府尹大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方潇也是感兴趣地看着吴克说道。

    “这样的想法?”吴克也是笑着说道,“看来确实因为你是方太傅的儿子,并且在六扇门干得太出色了,以至于所有人都忘了你的年纪了。”

    “年纪吗?”方潇也是嘴角抽了抽后说道,“一来是在杭州的时候肖清潭给我上了一课,那就是做什么远比说什么重要。这世道并非完全的太平盛世,但是也算不上多么差,所以我们还有着空间来感受一些东西。”

    “少年老成未必是一件好事。”吴克也是和方潇一边游荡到了后院后也是笑着说道。ii

    方潇也是笑了笑后说道“所以才来这里接受府尹大人教育了。”

    “好了,这里的都是你以后的同仁了,你就自己认识一下吧。”吴克也是简单给方潇介绍了几句后就往里面去了。而方潇则是一一笑着回礼。这个顺天府内也是一片和谐的样子。

    而现在的皇宫里苏步青和朱见济正在下棋。“曹公公还没把那书给抄完?”苏步青也是看了一遍侍候的小太监后也是问道。

    而朱见济也是捏着白子不知道往哪里放,一时间也是有这些迷茫也是对着苏步青说道“你这人是故意的,朕都不知道这棋子放哪里都不知道了。”

    “皇上你这有些过分了,微臣也就是顺嘴一问而已。”苏步青也是开口说道,“皇上您不会是下不下去了,故意找借口吧。”ii

    朱见济也是瞪了一眼后说道“住嘴!朕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那曹安化抄的太累了,生病了朕许了他两天的假期。”

    “曹公公为皇上费心费力理当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苏步青见朱见济落子后也是跟上后也是笑着说道。

    “那朕不是要放上一年的假了?”这次皇上倒是也是很快就落子后说道。

    “皇上您可舍不得给自己放这么长时间的假。”苏步青也是笑着说道。“苏步青你知不知道实话说多了,容易死啊。”朱见济也是看着苏步青说道。

    “我想皇上应该还需要我们这么一个忠心的臣子。”苏步青也是看着棋盘说道。

    朱见济也是又接上一字后说道“你不是言官,这些事情有人干。好了,朕也是不让你来给朕添堵的。”ii

    “皇上在下一直等着呢。”苏步青也是将这棋子放下后说道。

    朱见济也是站起来后,摆了摆手让太监和丫鬟退却后也是说道“这石泛可以死,但是朕不想就这么算了。”

    “皇上没有人能一口气吃成一个胖子。”苏步青也是感慨了两句后说道,“皇上没有了那位他们就没有主心骨,也翻不起什么浪头了。”

    朱见济也是冷哼了一声后说道“你真以为朕是在担心他们会造反?说句实话在十年前朕就有把握把他们全部给处理了,但是那位毕竟还有些能量。外面又有着瓦剌虎视眈眈,朕不忍心让我大明子民流离失所,所以才放下了一些东西。但是那些家伙以为朕软弱可欺,那就很不幸了,朕从来都是一个记仇的人。这次朕单纯是来复仇的,我要让他们知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而且朕不要让他们死得不明不白,朕要他们死得清清楚楚,朕就是要你死,而且要死得难看,朕要后人提起他们都要啐上一口。”ii

    而苏步青也是一愣,毕竟他也是没有想到朱见济竟然还有着一个报仇的心思,或许也可以理解吧,一个少年帝王为了大局忍了这么久,熬到了一个中年帝王后,这种恨完全爆发了出来,这完全就是一个已经变态化的恨。而朱见济也是看着苏步青愣了一下后开口问道“苏步青你现在明白了吗?”

    “微臣明白了。”说着苏步青也是一撩袍带跪在了地上说道。朱见济也是笑了笑后说道“嗯,很不错。”也是从这桌子上拿过了一道圣旨放到了苏步青的手上说道,“你知道这圣旨上写着什么,朕只要结果,三日后我要他们的罪证!可以诛九族的那种。”

    诛九族,这是至少谋反的大罪了。苏步青也是清楚这一道圣旨里一定什么都没有写,因为这次他是帮皇帝在办一件私事,若是激起了民愤,那也是他苏步青自作主张。于是苏步青也会是跪下后深深地一拜说道“微臣领旨谢恩。”ii

    “别让朕等太久,你知道朕不是个有耐性的人。”朱见济也是笑了笑后说道。“微臣明白了。”而后苏步青也是走出了这个地方。

    “出来吧。”朱见济也是对着后面说道。一个内卫也是从那里面走了出来。朱见济也是打量了他一下后说道,“连朕都看出来了,你们竟然还想再苏步青的眼皮子下面耍花样?”

    “属下办事不利,还请皇上惩罚。”那内卫也是跪着说道。朱见济也是坐回到位子上说道“好了,囚牛你跟着朕这么久了,就别玩这些小心思了。”

    “属下该死。”那被叫做囚牛的内卫也是低下去后说道。

    “你是该死。”朱见济也是指了他一下后说道,“你们别盯着苏步青了,朕太了解他了,他是个忠臣不假,但是六扇门向来兼济天下。所以不像你们这选择的时候有着更多的顾虑。但是对他可以绝对的放心。”ii

    “皇上,这瓦剌那边传来消息了。”那囚牛也是跪着说道。

    “那边怎么样了?”朱见济也是兴奋地问道。

    “这瓦剌的旧王刚死,现在那三个继承人也是正打得开心呢。”囚牛也是笑着说道。

    “那你们的动作呢?”朱见济显然是不满足一个内乱的瓦剌的。

    “我们已经让人分别去与三个继承人联系了,都借口两边永和平的借口来作为支援的依据。”那囚牛也是笑着说道。

    朱见济也是摇了摇头后说道“你这是阳谋啊,不好啊。这样那些瓦剌的大臣会恨我们入骨的。”

    “但是皇上,这些大臣本来就不可能倒向我们,所以这个阳谋可以用,毕竟没有哪个人能抵御这么一个掉在自己面前的机会。”囚牛也是继续说道。ii

    “好了,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朱见济也是继续说道,“但是这些也不过是让瓦剌内乱而已,毕竟到了影响国祚的时候他们那个神奇的组织还是会出来的。”

    “听说当年轩辕尘一剑将那些人阻止在外面了。”囚牛也是想了想后说道。

    “是啊,如今我们没有轩辕尘了。”朱见济也是叹了一口说道。

    囚牛也是一愣后说道“皇上,难道?”

    “这朕也不清楚,只是他确实许多年不见了。“朱见济也是有些没落地说道,”说起来你们也是他的学生,这么多年了,还是有些改变的吧。”

    “应该没有辜负轩辕先生的教诲吧。”囚牛也是小心地说道。

    ii

    “你们见过方潇没有?”朱见济也是开口问道。“霸下好像与方潇有过交集。”

    “那只乌龟?”朱见济也是说道,“算了,他一定是还不错之类的评价。”

    “确实如皇上所说。”囚牛也是苦笑着说道。“你们还是想一想怎么让方潇能够真正意义上成为下一个轩辕尘吧。”朱见济也是感慨着说道。

    “这么年轻的地榜高手,他未来就是一个轩辕先生。”囚牛也是肯定地说道。

    “但是他爹是方樑平。”朱见济也是开口说道。“皇上这并不影响,纵然他的岳父还是苏步青呢。”

    “那你们就顺道关注他一下。”朱见济也是说道。

    “这恐怕有些麻烦。”那囚牛也是面露难色地说道。ii

    “怎么了?”朱见济也是看着囚牛有些不满的神色洋溢了出来。

    “皇上,那一僧一道早就在京城了,而且在昨天他们已经在里方潇那个院子不远的地方寻到了一个住所。”囚牛也是开口说道。

    “是他们啊,也难怪毕竟这是轩辕门一脉的希望啊。难就算了就让他们护着方潇吧。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帮着苏步青把那些人给朕一个个抓出来。”朱见济也是轻敲着桌子说道。

    而在某个富丽堂皇的房间里,被叫做秦广王的人也是终于见到了他心心念念的,冥君!

    “属下见过冥君。”秦广王也是很有规矩地说道。

    “你倒是安稳。”那冥君也是给他倒了一杯茶后说道,“我这没有你喜欢的碧螺春,就随便喝点吧。”

    “属下不挑。”秦广王也是笑着端起茶抿了一口。

    “说说吧,为什么要见我。”冥君也是看向了喝着茶的秦广王。而听到这句话的秦广王也是将茶杯放下后说道“冥君,属下只想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这都是您的授意吗?”

    “我想都市王那个家伙应该没有单子来欺骗你吧,或者说一个都市王还没有控制你行动的能力吧。”冥君也是笑着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