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276章 皆被算计
    “焦克大人也信这种命数之说?”苏步青也是轻笑着说道。

    “苏大人有所不知,这些玄学之说,都是《易经》早有记载。也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焦克也是笑着说道。

    “皇上,孔老夫子也是说过‘这鬼神之说敬而远之。’还请皇上三思啊。”任火也是站起来说道。

    “哈哈,任火你这个兵部尚书都给朕玩这套了啊。”朱见济也是哈哈大笑起来。但是任火也是继续说道“皇上,微臣信人力胜天,但是让一些虚妄的东西出现难免影响我们的发展。”

    “好既然如此,那你们跟朕说说你们想让方潇获得怎么样的奖赏啊。”朱见济也是面色平静地看着面前的这些大臣,内心也是浮现出一种阴谋得逞的爽快。而下面的官员也是很难从朱见济那张破烂不惊的脸上获取他所能看见的信息,一时间也是有些烦闷。最终还是伍鸿用走了出来说道“皇上这方潇出自书香门第,要是让他去与李老读书吧。”ii

    “你这也算是给方潇的奖赏?太轻了。”朱见济也是直接定了性后说道,“就你夸方潇的样子,你们觉得李开不愿意收方潇这个学生?”

    而礼部尚书也是笑着站出来说道“皇上所言甚是,老师确实也多次说过想见一见方潇这孩子。”

    “你倒是会挑时候,说吧,你有什么想法。”朱见济也是看了这礼部尚书一眼后说道。

    “皇上圣明,微臣这礼部这侍郎一职也是空缺了很久,还请皇上派个人下来。”那礼部尚书也是轻笑着说道。

    “这礼部侍郎可是三品官了,要比这金牌捕头还要高上两级。”朱见济也是摸着龙椅轻轻地说道,“这个位置倒是算得上给你的奖赏了。”朱见济说着也是看向了站着的方潇。但果不其然这句话一出口武将里面就走出一个将官喊道“皇上不可啊,方潇年纪轻又非旷世之功,难任这正三品的礼部侍郎啊。”ii

    “石将军,先后挫败两次谋反的重案,都算不上旷世之功。难不成石将军想要方潇把这月亮个摘下来不成?”任火作为兵部的主官也是直接开口说道。

    “这福王谋反之案,不过是小打小闹。想来这刘玉田也是让方潇分润了不少功劳吧。”那石将军也是冷笑着说道。

    “石泛,你要是觉得我六扇门有猫腻就直说。别玩那套。”苏步青哪里是个受气的人也是直接开口说道。方潇也是一拱手后说道“皇上微臣有话说。”

    “哦?方潇你想说些什么啊。”朱见济也是一脸好奇地看着方潇问道。

    “臣想说石将军说的对,臣为大明不过是做了一个大明臣子的本分,无颜担任这礼部侍郎的职务。臣愿为六扇门内一卒子,为我大明倾其所有。”方潇也是跪下后说道。ii

    见到方潇直接跪辞了,这些文官也是直接疯了。人群也是响了起来“曾听闻石将军与福王私交甚好,今日一见也是果然如此。”“这都是好的,这石将军的父亲不就是太上皇的内臣吗?”这些话也是不轻不响地在金殿上传递着。那石将军也是看见朱见济那张脸也是越来越凝重起来,而石将军也是不能站出来解释因为有些事情越解释越乱,而且他现在也不确定皇上是不是真得信了这些话。直到一个御使大夫直接站出来说道“皇上,微臣要参这石泛前倨后恭,与叛逆为伍。”

    “皇上,微臣冤枉啊。”石泛也是直接喊了出来。

    “石泛你规矩都忘了吗?”礼部尚书也是直接站出来说道。石泛也是冷了一下后取下了官帽后跪在了地上。ii

    “好了,这些事情等会儿再说,今天朕本来是想高高兴兴地讨论一个少年英豪的,真是被你们折腾地扫兴。”朱见济也是站起来说道,“把石泛给朕弄出去,等会儿再讨论他的事情。崇榆这个事情就让你大理寺负责了。”

    “是,臣领旨。”大理寺卿也是崇榆也是站出来应下来后也是回到了队伍里。

    朱见济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方潇啊,你觉得这三品的官职让你觉得大了是吧。”

    “微臣惶恐万分。”方潇也是开口说道。

    “哈哈哈。”朱见济也是笑了笑后说道,“你倒是把方樑平那个老气横秋的样子学了个七七八八。”

    “皇上既然方潇不想当这礼部侍郎,就让他来我文渊阁跟着我们这些学着些处理一些事务吧。”伍鸿用也是适当地站了出来说道。ii

    “阁老的想法我是知道的,不过你要是想让方潇今年还要参加会试就不能让他去你阁部。”朱见济也是摇了摇头后说道。

    伍鸿用也是一愣后说道“微臣明白了,多谢皇上提醒。”

    “皇上,其实方潇也想去李老哪里学习,既然如此不妨放在我六扇门里不担任职务,给一个空的四品官。”苏步青也是笑着说道。

    还没等朱见济开口,王成也是开口说道“皇上良玉不雕琢不成器,臣建议让方潇去应天府里当一个少尹。一来正好也能发挥他断案的本事,二来这应天府是个小天地,方潇在那里也是个锻炼。”

    “妙啊,这少尹的事情也不是很多。不过朕还是问一下这应天府尹的意见。吴克你怎么想啊。”朱见济也是笑着问道。吴克站在中间的位置也是感觉到脑门上一阵汗,开口说道“皇上,我那在少尹的位置也是空缺了一段时间,若是能让方潇成为臣的副手,臣也是欣喜不已。”ii

    “好,既然如此那方潇这应天府少尹就让方潇担任了吧。曹安化帮朕拟旨。”朱见济也是开口说道。这掌印太监曹安化也是点了点头应下来后去安排了,而朱见济也是继续说道“不过方潇那个银牌捕头的头衔还是给他留着吧,多少是个念想。”

    “微臣遵命。”苏步青也是跪拜后说道。

    而那些文臣也是皱起了眉,但是这朱见济也是说完话也是一卷袖子就走人了,甚至都没有等方潇说一句“谢主隆恩。”而伍鸿用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后对着几位内阁里的同仁说道“咱们都被皇上给玩了啊。”

    “方潇是一定会赏的,因为皇上对临玉虽然有恨意,但是他和临玉却也是一对很有意思的君臣。”王成也是想了想后说道,“但是皇上借我们这把刀是要杀那些人?”ii

    “我早该想到的,连福王都把自己各弄进去后,,皇上确实没有放过那些人的理由。”任火也是叹了一口气后第一个往外面走去。而剩下的三个阁老也是跟着走了出去。

    而方潇和苏步青则是坠在最后面,“今天就搬走?”苏步青也是轻轻地说道,“这么急吗?”

    “要是晚了,怕是内阁里那几位叔伯就要有意见了。”方潇也是无奈地说道。“那你还是不如你爹,他可是能让他们都要闭嘴的人呢。”苏步青也是笑着说道。

    “所以我是他儿子吧。”方潇也是和苏步青一边聊一边走着。刚走出殿外却看到吴克正站在殿外笑着打招呼“方潇,苏大人。你们可是让我好等啊。”

    苏步青也是看着吴克说道“我说吴大人,你要是等方潇我也听得下去,毕竟明天起方潇也是你的属下了。这等我是什么意思啊?”ii

    “苏大人糊涂了。”吴克也是轻笑着说道。

    “您可是方潇的岳父,这长辈还是能做这小辈的主的,这方太傅不在京城,您就是方潇的家长,我自然是要拜见一下的啊。再者这方潇还在六扇门有着职务,所以我于情于理都要等一等苏大人啊。”吴克也是笑着说道。

    “吴大人这嘴皮子确实溜,不过这方潇的事情就让自己做主吧。”苏步青也是笑着说道。

    “也好,那方潇我就与你说一些你明天来我这要注意的事情。”吴克也是点了点头后就对着方潇说起了这应天府里的一些规矩和细节。三人也是走到了门口,却看到焦克也是等在宫门口。“方潇见过焦叔父。”方潇也是第一个行礼道。而苏步青和吴克也是各自打了招呼。ii

    “你这小子,还真是慢腾腾的,这个性倒像是个老头子,一点都不像一个年轻人。”焦克也是看了他一眼后继续说道,“这院子帮你定下来了,等会我的人就领你去的。”

    “多谢焦叔父了,这租院子的银子几何啊?”方潇也是问道。

    “你少来,你叫我一声叔父,难道这点小事我还办不好吗?你只管去住就是了,这李老那边你也只管去拜访就是了,你要是过去都是好说的,而且你往国子监那边也可以去,反正你比那些监生还要厉害上几分,我也给你打过招呼了。”焦克也是又交代了两句。

    “如此可就太麻烦叔父了。”方潇也是感慨道。

    “好了,你要是真感谢我就把今年的那个状元给拿下来,让皇上在殿试的时候也头疼头疼。”焦克也是笑着说着。而后焦克也是觉得有些失言也是说道“当然这都是次要的,关键是这书不能丢下。”ii

    “侄儿明白。”方潇也是点头说道。

    而后焦克和吴克也是分别乘上了马车告别了。而方潇也是和苏步青一辆马车往苏府赶去,这车一走,苏步青也是一拍大腿说道“糟了,我忘记给皇上提你和忧怜的婚事了。”方潇也是脸一红说道“伯父你想提这个干什么?”

    “这还真不是我想提,而是皇上想出来,只是今天皇上也故意划过了。应该是把石泛拿下了他也就达到了一定的目的。”苏步青也是自言自语道。

    “这石泛还真是福王一党?”方潇也是皱起了眉头后说道。

    “你要是说他是福王一党确实有些牵强,但是他们家和太上皇也是关系匪浅,而皇上登基后也是对于这些持兵自重的将军也是没有办法,但是现在皇上已经没有后顾之忧了。”苏步青也是说道。ii

    “原来是这样啊,那么说这只是个开端?”方潇也是问道。

    “这开端也是远比你想得要早,早在你还没进京的时候,皇上就已经默许了文官向武官的攻讦,但是攻击那些不是福王一脉的武官的时候皇上都是高举轻放,但是那一脉的人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所以到了今天估计那些阁老和六部的尚书们已经看清局势了,明天对于那些人的攻讦会达到一个高潮。”苏步青也是笑着说道。

    “看来皇上也是忍了很久了啊。”方潇也是托着自己的下巴说道,“但是明天皇上也应该松一松绳子了。”

    苏步青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后说道“这些人全部弄死了缺口太大,不过这石泛怕是必死无疑。”

    “一个三品的金吾将军用来杀鸡儆猴也确实够了。”方潇也是笑了笑后说道。ii

    “你说对了一半,另外则是皇上今天他真的生气了,一来这石泛敢于对于皇上的旨意完全推翻,二来是将你的功绩抹除,这无异于将福王从谋反的位置上拿了下来,所以他必须死。”苏步青也是解释道。

    “这么说我还要感谢他作死了?”方潇也是哭笑不得说道。“好了给你说件高兴的事情,这定国公一脉当年也是支持太上皇的。”

    “但是定国公一脉的力量太大了,皇上不会动的。”方潇也是看了他一眼后说道。“你小子想什么呢?还想把人家定国公一脉给拔掉啊。”苏步青也是点了方潇一下后说道,“我只是告诉你这次定国公会出点血的。”

    而正被苏步青和方潇讨论的定国公徐星文本来因为今天朝堂上的变化正烦闷地在府邸里走来走去,而刚才小厮告诉他儿子昨天得罪的少年是方潇的时候,他就觉得身后一身冷汗。“那个逆子呢?让他给我滚回来啊。”徐星文也是站在正厅里对着外面喊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