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263章 花魁大赛
    “他们总是希望多一个文坛领袖的。”苏步青也是笑着说道。

    “你是说,那些家伙还在记恨朕,把方樑平弄到南京的事情?”朱见济也是哈哈大笑起来。

    “这可是言官和执政官难得一块培养的啊。”苏步青也是笑着说道。

    “不然,朕能让方樑平去南京?万一真弄出个宰相,我是杀还是不杀?”朱见济也是也是笑着说道,“朕记得当时那些家伙又去跪谏了,要不是方潇出面,怕是朕也要有些麻烦。”

    “终究还是几位首辅明事理,没有跟着闹。”苏步青也是笑着说道。

    “明事理?那几个老家伙,当时集体告病,说是一块吃了顿饭,结果食物不净,然后旷了一个月的工。”朱见济也是一边想着当年的事情,一边也是感觉到好笑地摇了摇头。ii

    “没想到,那几位大人还有这么俏皮的一面。”苏步青也是笑着说道。

    “你就看见他们俏皮,却没看见朕那段时间被他们玩得有多惨。”朱见济也是冷着声音说道。

    “皇上一贯殚精竭虑,微臣习惯了。”苏步青也是低着头说道。

    “你也是越岁数大越圆滑,当年那个敢和朕拍桌子的苏步青呢?”朱见济也是笑着问道。

    “那是微臣还不怕死,现在有一家老小了。”苏步青也是知道皇上现在心情不错,也是开了个玩笑。

    “你呀,是啊。朕和你都老了。这方潇则是过来你也确定一下婚期吧,朕当年做了这个保人,现在当一下证婚人也是够格吧。”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ii

    “皇上屈尊,微臣受宠若惊。”苏步青也是笑着说道。

    “那就这么定了,方潇那个小子来了之后,把他给朕带过来看看。”朱见济也是对着苏步青说道。

    “是,微臣明白。”苏步青也是跪拜后随着朱见济那摆动的手,走出了武英殿。而朱见济也是看着那空荡荡的武英殿也是默默地闭上了眼睛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一夜无话,而当第二天天一亮,方潇也是简单地吃完了饭食后,待在自己房间里等着牧流他们到来,因为元宵这种日子,总是会让徐湘和牧流这两个家伙有些意动。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徐湘和牧流也是来到了方潇面前。“别笑,说说吧,来我这图什么啊?”方潇也是故意冷着一张脸说道。

    “能图什么啊,我就这么一点爱好。来方潇我们出去逛逛吧。”徐湘也是笑着说道。ii

    “你也被他带坏了?”方潇也是看了牧流一眼后说道。

    “这不是让自己别太绷着嘛,再说天剑门和赵家都暂时休战了,我们怎么能落后呢?”牧流也是轻笑着说道。

    “要我去给你们当保护符?”方潇也是看了他们一眼后说道。看着方潇就这么轻松地揭开他们的目的,徐湘也是有些脸上挂不住的说道“您也别这么说我们,这不是大家三兄弟,自然有好事不能忘了你了啊。”

    “少来,这能是好事?”方潇也是直接说道。

    “方潇这话不是这么说的,你不能把你家给塞满了,就不屑于去看着一次的花魁大赛了啊。”牧流也是开口说道。

    “你信不信打死你。”方潇也是没好气地说道,“这些还不是你塞进来的。”ii

    “好了,你就一句准话,到底去不去。”牧流也是用手止住方潇,不然他在继续揭大家的短后说道。

    “去可以,但是答应我两个条件。”方潇也是轻笑着说道。

    “说吧,就说着小子一定早就想着怎么算计我们呢。”牧流也是指着方潇说道。

    “嗯,只要我们能做到。”徐湘也是一摆手后说道。

    “你们一定包下房间了吧。”方潇也是直接开口问道。

    “这不是废话,我徐大公子能和那些人一起坐雅座?”徐湘也是没好气地说道。

    “那就解决了部分了,首先劳烦徐公子将我府上那三个女子送去那吧,当然储香到了那地方就由她去了。”方潇也是开口说道。ii

    “你是这能折腾,不过也就是几辆马车的事情,反正就算被人知道毕咏欣在你府上也闹不成什么事情了毕竟这毕咏欣已经死了,但是易小姐怕是最不好办的。”徐湘也是摸着下巴说道。

    “事在人为,你先去找车把人弄过去才是真的。”方潇也是开口说道。

    “嗯,那第二个要求呢?”徐湘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

    “这第二个要求是承接在第一个要求后面的,那就是牧流你去把冷云给我弄来。”方潇也是对着牧流说道。

    “方潇你疯了吧,搞个道士过来看花魁大赛?”牧流也是一下子火了,这件事让他怎么去和冷云说呢?

    “因为易晶兰是冷云的姐姐,我答应要让他们见一面。”方潇也是解释道。ii

    “什么?”这句话也是让牧流他们有些蒙蔽地说道。

    “不为难,不为难。”牧流也是反应过来后缓缓地说道。

    “那就有劳两位兄弟了。”方潇也是一笑后说道,“不过冷云可不知道易晶兰曾经干过清倌人,你们应该明白我说得是什么意思。”

    “是我们清楚这种事情的轻重。”说完两个人也是各自去安排了。而在秦淮河边上也是升起来一面面旗帜,这花魁大赛说是一个晚上,但其实早在这天的刚开始,就已经开始忙活了。陆绩语也是带着陆灵若早早的在秦淮河边转悠着,两人也是吃了点早餐后就一直漫步在河岸旁,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灵若你看起来并不是很高兴嘛。”陆绩语也是轻笑着问道。

    ii

    “哥,恐怕没有哪个女子被自己亲哥哥拉出来看花魁大赛会开心吧。”陆灵若也是白了他一眼后缓缓地说道。

    “哈哈哈,我怎么没想到这一层。”陆绩语也是放肆地笑着。而换来的则是陆灵若更加深的白眼。

    “可惜啊。”陆绩语也是叹了口气后说道。

    “怎么了,哥?”陆灵若也是询问道。

    “可惜这易晶兰还是被齐思瑶扣着,不然今天我就真得在看戏了。”陆绩语也是悠悠地说道。

    “齐思瑶?不可能!”陆灵若也是摇了摇头后对着陆绩语说道,“我对齐思瑶太了解了,这不是她干的事情。她既然那天跟我说了会在元宵前把易晶兰放出来,那她一定已经放出来了,因为齐思瑶绝不会因为这么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得罪我们陆家。其次她重承诺,这不像是齐思瑶能做出来的事情。”ii

    “这么说是易晶兰背叛了我?”陆绩语也是眯起了眼睛后自言自语起来。

    “哥,你就这么没自信?”陆灵若也是轻笑着说道,“这易晶兰怕是没有背叛您的胆子。”

    “等等。”陆绩语也是轻轻一笑后说道,“我好想想到了。”

    “怎么这易晶兰有隐情?”陆灵若也是笑着问道。

    “就算是隐情,那也说明她在某些选择中没有选择我。”陆绩语也是笑着说道,“但是我又是这么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妹妹啊,你说我该怎么办呢?”“我才懒得管你的事情呢?好像我说了你能听似的?”陆灵若说完,也是自顾自地往前面走去,没有理睬在后面叫着她的陆绩语。

    “这丫头。”陆绩语说完也是看了一眼那已经搭建起来的高台,心中也是有着一份凝重,不知道他在担忧着些什么。ii

    而此时此刻的方府门口徐湘找来的马车也是备好了。将储香主仆安排在第一辆车且送走后,方潇也是让方咏宁和易晶兰登上了另一辆马车,这马车空间还是很大的所以方潇也是被方咏宁她们邀请进了车厢内,而牧流则是赶车的命。至于徐湘他早就清醒地认识到了一切,是骑着马来的。一行人也是在在路上不断飞驰着,也是在上午就到了秦淮河边上。因为方咏宁和易晶兰都带着面纱,到也没有闹出别的什么轰动。有徐湘领着一行人也是早早就进入了那个包厢内。果然这包厢还是很大的,这次的房间内也是灵巧地布置了一张八仙桌和四条板凳。但是在边上则是两对太师椅。因为带着方咏宁她们的缘故,徐湘也是没有留在跟前伺候的小丫头。这八仙桌上也是放着精致的八个小碟,都是些干果。而在一旁的茶几上则是一壶清茶和八个茶杯。五个人也是随意的坐着,徐湘也是笑着给众人泡了茶。ii

    方潇也是坐在靠窗的板凳上扫视了一下后对着牧流说道“冷云呢?”听到这句话易晶兰也是紧张地看着牧流。牧流也是一笑后说道“你们别紧张,冷云要跟着清松道长练早功,吃了中饭我就将他接过来。”

    “如此就好。”方潇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

    易晶兰也是满意地拿下了自己的面纱,也是冲着方潇和牧流笑了笑。而方咏宁则是早就拿下了面纱,正在往着那远处的平台。

    “这建的这么高,图什么啊。”方潇也是顺着方咏宁的目光看了一眼后说道。“方潇,你这就不懂了吧,这是一个姿态,告诉大家这清倌人也是可以风光无限的。”徐湘也是坐在太师椅上笑道。

    “徐公子说错了。”易晶兰却也是在方咏宁身边对着徐湘说道。ii

    “怎么了?”徐湘也是不自知地说道。

    “徐公子则是我等清倌人最华丽的葬礼,所以纵然知道这是个漂亮的陷阱也会奋不顾身地跳进去,因为只有这样才有鱼跃龙门地可能性。”易晶兰也是悠悠地说道。

    “本来我已经跳出牢笼,却偏偏不自知地要过来看看,真是有意思啊。”方咏宁也是感慨道。

    “要是不想看,我送你回去。”方潇也是对着方咏宁说道。

    “哥,我没事的,都过去了。”方咏宁也是笑着回过了身子。而牧流则是看着易晶兰和方咏宁问道“这花魁大赛有着重要的影响?像易小姐那样评为秦淮四花都不行吗?”

    “牧公子不明白,这是一条不一样的路,清倌人若是没有过这条路,那么最终也就是个老大嫁作商人妇的命运。而秦淮花魁才能成为那些达官显贵的二夫人。”易晶兰也是苦笑着说道。ii

    “没想到这白居易的诗倒是让你们这么感慨。”方潇也是赶紧把这话题扯开。而牧流和徐湘自然也是知趣地不去再提,方潇也是在方咏宁边上逗着她。也是让方咏宁终于忘却了这些不愉快,笑着吃着些零嘴。而正在一群人聊着的时候,这台上也是上来的一个女子开始弹动着琵琶,好像是唱着些白蛇传之流的故事。“这些也是参与评比的?”方潇也是疑惑地问道。

    “哥哥也是痴了,这样的本事纵然是个顽童尚且不及,怎么能参与这花魁大赛,须知这花魁大赛的花魁那个不是才艺双绝的女子。”方咏宁也是说道。

    “那这样的是什么人呢?”方潇也是问道。

    “这些要么是叫来试唱的,亦或者是那些老鸨来推新姑娘的。”易晶兰也是接话道,“我也是觉得这后一项的可能性更加高一点,因为叫来的大多是乐师,这手里功夫绝对是没有问题,像这般的都是样貌姣好,都是老鸨要新推的姑娘。”ii

    “嗯,易姐姐说的不错,哥哥你看这些姑娘都年纪不大,所以应该也是老鸨们,养了很久的女子。但这女子这么差的琴艺,想来也是老鸨因为这女子容貌佳,放松了管教。”

    “我倒不觉得是老鸨放松了管教。”方潇也是笑了笑后说道,“只是这丫头胆子挺大。”

    “啊。”方咏宁也是一凝后说道,“哥哥是说那姑娘是故意的,就是为了不让自己出名声?”

    “那这也是个傻丫头。”易晶兰也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后说道。

    “是啊,哥哥。”方咏宁也是说道,“这只有出了名,这老鸨才不敢压榨你,因为她要你帮她赚钱,可是你什么都没有还不被她揉捏。”

    “方潇,要不你把她买下来?”牧流也是笑着说道。ii

    “买下来?”方潇也是摇了摇头后说道,“这年头苦的人多了,就说着秦淮河上如她一般的女子多如牛毛,我纵然是神也救不过来。人各有命,由她去吧。”

    “哥哥这话也是有些道理,但是妹妹还是想关注她一下。”方咏宁也是眨巴着眼睛说道。

    “牧流你让六扇门的人稍微注意一下,但是只要那姑娘没有威胁就好,这老鸨的打骂不用插手。”方潇也是轻轻地说道。

    听到方潇这么说,牧流也是冲着他翻了一个白眼后就走出了这包间去安排了。

    而赵正菲也是和赤老坐在离方潇这个包厢不远处的另一个包厢里,也就是这种地方那些官员不敢将手伸过来,所以也让这些武林的世家也能拿下这些包厢下来。ii

    “这么了,不是说来散散心,怎么看你还是愤愤不平啊。”赤老也是笑着说道。赵晴可闻言也是笑了起来对着赤老说道“赤老,我哥,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这天剑门一定不敢赌他们能不能被我们吃掉。只要赤老加把劲这天剑门就被我们赶出去了。’是不是啊,哥哥。”

    “额。”赵正菲被妹妹一下子戳穿了心事,也是有着一些羞愧地低着头。不料赤老却笑着说道“你这确实是失算了,我早对你说要眼睛放远点,你啊是太窄了。”

    “太窄了?”赵正菲也是琢磨了两句后说道,“师傅,徒儿明白了。您的意思你是六扇门一点都不希望我们顺利接手漕帮?”

    “不是不希望,而是根本不想。”赤老也是点了赵正菲一下后说道,“六扇门的设想里希望我们和漕帮拼得什么都不剩,然后在他们的控制下去钳制陆家。”ii

    “哎,我早该猜到的。”赵正菲也是摸了摸自己的头后说道。

    “哥,这是正常的,这天剑门天高皇帝远,他们没有办法完全吃下来的,再说就算他们真得把重心转移过来了,我们身后还靠着六扇门呢,虽然他们不会替我们去和天剑门死磕,但是这六扇门就是我们狐假虎威的前提啊。”赵晴可也是悠悠地说道。

    “现在是不是心情好了不少啊。”赤老也是轻笑着说道。

    “师傅就不必嘲笑徒儿了吧。”赵正菲也是苦笑着说道。

    “你这小子,那就好好看着一场花魁之争吧。”赤老也是笑着说道,“晴丫头,这花魁之争和你来听着秦淮四花唱曲有区别吗?”

    “赤老,您又寒碜我。”赵晴可也是俏脸一愣后说道。ii

    “你这丫头,我就问问,哪里来的寒碜的说法。”赤老也是开口说道。

    “我不管,反正我不许您说。”赵晴可也是直接用了嘟嘴的方式,让赤老只得笑着看起来这台上的表演。

    而在相邻不远的那个包厢里陆绩语也是和陆灵若聊着天。“哥,你们这些男人的品味也太差了,这唱得和什么玩意似的,还有人鼓掌?”陆灵若也是有些忍受不了这下面那些叫好的男人开口说道。

    “因为那女子长得还不错啊。”陆绩语也是很直白地说道。

    “那你妹妹我要是上去他们还不得跪着求我看一眼啊。”陆绩语显然是对着陆绩语方才的解释有些不满意,开口说道。

    陆绩语也是努力把已经快到嘴里的那句,你要是觉得可以,那你就去试试咽了下去。因为他这妹妹还十有八九能干出这事情来。于是陆绩语只能好言宽慰道“那些都是俗人,怎么能看得到我妹妹这天仙下凡一般的女子。恐怕这一眼下去也是要死要活了。”ii

    “算你会夸人。”陆灵若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后坐在了哥哥身边。而这对兄妹也是在一边指点这场上,一边相互轻笑着说着。

    而方潇那边几人也是吃过了徐湘让人安排的饭食,用牧流的话说就是比平时吃的好太多了。而徐湘的回应更加简单,你又不是姑娘。而后冷云也是终于到了这秦淮河附近,得到了小捕快送来的消息后,牧流也是去亲自接他去了。而易晶兰则是面色也是有些凝重起来,显然是很紧张,这脸上有着一颗颗晶莹的汗水往下淌下来。方潇也是握住了她的手后,缓缓地拍了两下,示意她不用太过紧张。不久后,冷云就被牧流给架上来,还能听到冷云的抱怨“牧流,你要干什么啊,我是个修道之人。不能留恋于烟花之地。”和牧流那回击的话语“你算什么修道之人,你就是个念经的。再说是不能留恋,你就这么肯定你会留恋?那你一定是心不诚了,既然心不诚还学个屁的道。”ii

    “无量天尊,牧流你要对这道有敬畏。”冷云也是在对牧流做着反击。而后被牧流推进了这个房间内。“叫啊,再给我叫啊。”牧流也会是看着一脸目瞪口呆地冷云笑着说道。

    “别误会,你姐姐现在我府上当我母亲的丫鬟,我也是偶然得知这个消息且你姐姐想看看你。我就安排了一下。”方潇也是笑了笑后说道,“你不会怪罪我选了这么一个地方吧。”

    “方兄多虑了,冷云虽然向道,但是并不迂腐。”冷云也是先朝着方潇行了礼后对着易晶兰问道,“姐姐你不是在武当的产业上,怎么又来到这方府了?”方潇也是心中暗说‘这小子还是没有认下来。’却见易晶兰也是用手轻轻抚了抚冷云的脸颊后说道“傻小子,你们武当的产业也不能一直养无用的人啊,这些产业多是生产东西的地方,别说你姐姐那时还小,纵然现在也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如何干得了体力活,而且这武当多是男人,你姐姐一个女子也是不方便,所以我就被买成了这方府的一个小丫鬟,索性被小姐和老太太喜欢也是过得不错。”易晶兰也是提了方咏宁一嘴。而方咏宁也是冲着冷云微微一笑后表示着自己对易晶兰所言的证实。ii

    “姐姐,这些年辛苦你了。”冷云也是看着易晶兰缓缓地说道。

    “我不是说了嘛。其实也还好,跟着小姐也就是些简单的事情。再说少爷你也认识,难道这点推测的能力你还没有吗?”易晶兰也是摸着冷云说道。

    “晒,方兄个性良善,自然其家教是极好的。”冷云也是笑着点了点头后说道,“那姐姐,你与不与我同回武当。”

    “武当上多是男子,我行走也是不方便,再者这边小姐与老太太也是待我恩重如山,我不能就这么走了。”易晶兰也是为难地说道。

    方咏宁却开口说道“姐姐可是担心那卖身契?我到时候让人找出来给你就是,这对于我哥来说也就是一句的话的事情。”

    ii

    既然方咏宁开口了,方潇自然也是接话道“是啊,你若是想姐弟团圆,我这里绝不是问题。”听到这句话,冷云也是眼睛一亮,一脸期待着看着易晶兰。

    易晶兰却决绝地摇了摇头后说道“这都不是事情,而是我确实不太想去武当那,毕竟人生地不熟。冷云你现在也是有本事了,但姐姐也不差,你也不必太过担心,而我也一定会抽时间去看你的。”于是这姐弟也是聊了了一阵后,也是过了有个把时辰,其间众人也是简单地插了几句话,就这么过去了。冷云也是严格遵守着时间,和姐姐告别并且约定好明天来方府在看姐姐一次后返回武当。也是就此告辞,牧流也是作为众人的代表去送送他。

    待两人走远。易晶兰也是真正卸下了一块心中的石头。“怎么?对你那弟弟心怀愧疚?”ii

    “不,我只是不想让我弟弟对于武当有什么别的认识。”易晶兰也是开口说道。

    “但是这样他会摔跟头的。”方潇也是开口说道。

    “总要自己爬起来,他才能走的更远。”易晶兰也是缓缓地说道,“你应该与我弟弟一代啊,为什么呢?”

    “应该说是你弟弟为什么吧。”方潇也是开口说道,“冷云被武当保护的太好了,所以他单纯善良的可怕。而一个寒子戴则是一直在外面游历,却又丧失人性的可怕。我也是佩服清平真人是怎么培养出这么两个个性截然相反的人的呢?”

    而易晶兰则是没有太过在意的,没去理睬方潇。而方潇则是继续自顾自地说道“可是你能躲他一辈子吗?”

    易晶兰也是没有想到方潇会说这样的话,一愣后开口说道“能躲一段时间是一段时间吧。”ii

    方潇本想再劝说她两句,但看她那现在的样子,也是知道她听不下去,只得叹了口气后说道“既然如此你就自己把握吧。”

    而方咏宁也是轻轻抱住了正在闭眼思考的易晶兰。而方潇则是把目光转移到了一个正在慢慢走上台的女子,方潇也是眯着眼看了一会儿后说道“现在已经是花魁候选人上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