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262章 帝皇心术
    “管什么?”牧流也是白了徐湘一眼后说道“这件破事,为什么要管?”

    “难道就看着这里变成一片血海?”徐湘也是楞了一下后说道,“你还有别的心思吗?”

    “这些人的命是自己选择的,就像我们现在在这里也是自己选择的。”牧流也是笑了笑后说道。

    “我知道了,那我们就看好戏吧。”徐湘也是摇了摇头后说道。

    “好戏,我们怕是看不了了,这天剑门和赵家都会忍不住了。”牧流也是冷眼看着那些在场中打斗的人群也是浮现出来一丝怒意,淡淡地在眉角处散开后说道。

    “是啊,我都看见赵正菲那张死人脸了。”徐湘也是将身子往树干上又靠了几分后说道。

    “那就让他们闹,直到要真打起来了,我们再出手。”牧流也是撇了撇嘴后说道。ii

    “等到天剑门的人忍不住了为止?”徐湘也是看了牧流一眼后说道。

    “道理是这么一个道理,不过你也别过火。”牧流也是说道。

    “你厉害啊,你想出来的事情,反过来却说在我脑袋上。”徐湘也是看了牧流一眼后,没好气地说道。

    “好了,一切听我指挥就好。”牧流也是咧嘴一笑后说道。这边重新安静下来,合着月色仿佛是凝固在树上的斑驳。而那边赵正菲也是带着赵家的人开始了一场对于漕帮,或者说漕帮反对势力的屠杀。当然这场屠杀仅仅才杀了没两个人,李长生就已经带着天剑门的人飘然而至。终究还是赵家先忍不住了,既然已经在不占理了,那也就不必在意这些天剑门的话了。但是这赵正菲虽然不想听,却耐不住天剑门的人却想讲啊。李长生也是白衣一剑,挡住了所有的赵家人后开口说道“赵家无辜屠杀漕帮弟子所为何事啊。”ii

    “漕帮桑帮主遇难,我闻之甚怜。今有漕帮子弟求我帮助其清理门户,我赵家自然是义不容辞。”赵正菲也是一拱手后说道。

    “那赵公子,怕是不知道。这漕帮已经是我天剑门下属了?”那李长生也是冷笑着说道。

    “李长老说笑了我还是对您很是尊重的,但是漕帮一个帮派,怎么能依附他人生存!”赵正菲也是厉声喝道。李长生也是轻笑着,心说‘正是个有意思的小子。’而后也是开口说道“老夫不需要你相信,这漕帮就是我天剑门的下属,你赵家要是敢伸出手,那我就会斩断!”说着手中的剑一抖,也是让人心一颤。

    “多说无益,不过一战而已。”赵正菲也是笑了笑后说道,“弟子们!”

    “有!”后面众多的赵家也是开口说道。这声势也是让这天剑门的人一阵忧虑,毕竟天剑门到此不过十来人,虽说都是好手,但也架不住这么一群。若是平时李长生可能也就放手了,但是现在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大家都到了关键的时候,若是现在退缩,那么这漕帮天剑门就再也别想拿回来了。于是李长生也是冷冷看着赵正菲说道“小子,我可能无法不能阻止你的人,但是我可以要你的命!”ii

    “哎,该我们出去了。”牧流也是有些不满地开口说道。

    “是啊,再不出去要出人命了。”徐湘也是轻笑着说道。

    但是正当徐湘他们准备出去的时候,一个老迈的声音也是适时的响起“呵呵呵,能威胁老夫的弟子的,这天下也不过二手之数,但是你显然不在那里面。”

    “哦?好大的口气!”李长生也是喝道。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也是适时的响起。众人也是愣在了场中,而牧流则是摇了摇头后说道“都坐回去吧,我们没机会出场了。”

    果不其然随着赤老用这么惊艳的手段后,也是让天剑门的人冷静了下来,或者说是李长生冷静了下来。

    “不知是哪一位前辈?”李长生也是惊恐地看着那个站在赵正菲旁边不远处的老者。ii

    “这一巴掌是你威胁我弟子的下场。”赤老也是冷着脸说道,“我也不为难你,这漕帮之争,大家各凭本事,但是你要是想对我这弟子下黑手,或者玩阴招了,老夫保证你无法活着走出南京城。”

    “前辈的话,在下记下了。”李长生也是阴沉着脸说道。

    “当然你要是不服气,大可以来找我麻烦。或者让你们天剑门那几个老家伙出来。”赤老也是一边说着,一边往远处走去了。

    “在下不敢。”李长生也是说道,但是李长生也是见赤老走远后对着赵正菲说道“如此,赵公子今天我们就此作罢如何?”

    赵正菲也是嘴角划过一丝笑意后说道“正菲一直对前辈有着一丝敬意,既然前辈这么说了,正菲自然遵从。”说完也是一挥手带着自己的人,走远了。ii

    “正是个狡猾的小子,你要是对我有敬意,方才还会寸步不让吗?”这李长生也是冷冷地说道,但是一回身看见自己的弟子们,也是老脸一阵通红,不由得发怒道“还不把这些漕帮的人都带回去。”当然这句话里的漕帮指的只是他所控制的那一部分。

    “走了,他们可不会给你准备饭菜。”牧流也是推了一下徐湘后说道。

    “是啊,管他们什么时候打起来呢,只要现在不打不就行了。”徐湘也是轻笑了两句后说道,“如此我可就回去休息了。”两人也是带着这群人消失在这夜色之中。

    而在紫禁城的龙椅上,朱见济正听着一个蒙面人的汇报。

    “这么说活曹安化帮了那个逆子一把?”朱见济也是开口说道,只是这话里有着那么几分冷意。那蒙面人也是开口说道“皇上,这太子虽然被罚,但他在我等眼里却还是太子啊。”这话看似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但是这话里也是有几分为曹安化开脱的味道。ii

    “他这是在为自己谋后路啊。”朱见济听到这句话也是一笑后说道“好了,他能为自己谋后路,但是你们不能为自己谋后路啊。”

    “属下明白。”那蒙面人也是轻笑着说道。

    “好了,你找个人警告一下太子一下。至于曹安化那,我亲自来与他说。”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

    “是属下明白。”说完那蒙面人也是消失在了夜色中。“曹伴伴。”朱见济也是悠悠地说道,“你可都听清楚了啊。”随着这一句话,曹安化也是全身发抖地跪在朱见济面前。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曹安化也是慌忙地磕着头。

    “你不用说这些话,你在想什么我心里清楚,但是你太急了一些。”朱见济也是看着他说道,“朕还在壮年呢。”朱见济无疑是在诛心,这话就是清楚地告诉曹安化,你在朕还好好的时候就去讨好太子,是不是心太急了一些。ii

    “是奴才心黑些许。”曹安化也是不管这额头上的伤痕对着朱见济说道。

    “朕还不至于为了这么点事情,为难一个跟了我这么多年的人。”朱见济也是缓了口气后说道,“太子那边把手给我缩回来,不然就朕帮你断手。”

    “奴才清楚怎么做。”曹安化也是看着朱见济说道。

    “朕也不妨给你透个实底,这太子未必就是太子。”朱见济也是看着曹安化说道。

    “皇上,这苏步青还在外面等着呢。”曹安化也是没有急着给出反应而是说道。

    “呵,你只有好好就行了。”朱见济也是笑了笑后说道,“让苏步青进来吧。”

    “是。”曹安化也是笑着出去叫苏步青进来了。不一会儿苏步青也是正步走进了殿内。“微臣苏步青见过圣上。”苏步青也是笑着说道。ii

    “你的奏折我看过了,这方潇做的不错啊。”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

    “南京的事情有他的功劳,也有方樑平的功劳啊。”苏步青也是笑着说道。

    “这父亲的功劳就一并给儿子吧。”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你说你们六扇门多设个金牌捕快应该影响不大吧。”

    “皇上定下的自然不会有什么事。”苏步青也是点头说道。

    “如此就让方潇进京吧,这旨意下去,按方潇的本事也就是二月便能在京城了。”朱见济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只是不知道方樑平那个家伙会不会恨朕,把他的好儿子给夺走了呢。”

    “皇上,临玉不敢有这个意见的。”苏步青也是开口说道。

    “他?他胆子比你还大呢,说不定那方潇也是不愿意进京呢。”朱见济也是笑着说道,“但是朕就是让他们父子不高兴。”

    “皇上怎么安排方潇呢?”苏步青也是开口问道。

    “等西面什么时候空出位置了再让方潇去当个一方总捕头吧。”朱见济也是想了想后说道,“不过我听说,那些老夫子们可是希望他去科考的,这么年轻的举人本就少见,他要是愿意外派一个九品的官员也是够格了,但是那些老家伙倒是想让方潇当个状元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