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260章 漕帮易主(九千字一爽到底)
    徐湘也是笑了笑后不再说话静静看着这一只队伍何去何从。但是这漕帮的人也是谨慎地快速移动着,和着这夜色也真是一副有意思的画面。而与此同时赵家和陆家也是收到了这个消息,赵正菲也是脸色也是浮现出了别样的兴奋,这种兴奋也是让赤老都吃了一惊。

    “哥,你失态了。”赵晴可也是轻轻拉了拉赵正菲的袖子后说道,“赤老还坐在那呢。”

    “师傅,徒儿失态了。”赵正菲也是反映了过来,对着赤老开口说道。

    “无妨,我还不至于为这么点小事来跟你怄气,说说吧到底是怎么样的东西,让你这么高兴。”赤老也是看着自己这徒弟也是问道。

    “这漕帮终于动了。”赵正菲也是开口说道。

    “终于感觉到危险了吗?”赤老也是向在问自己一样的说道。ii

    “想来不止是察觉到了,应该是六扇门有意识地推了他们一把。”赵正菲也是一脸淡然地说道。

    “不错,能看到这一层。”赤老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后继续说道,“但是这六扇门为什么要跟漕帮透露这个消息呢?”

    “师傅,您这可难不住我。”赵正菲也是得意地笑了笑后说道,“这六扇门想着驱狼吞虎呢。”

    “是啊,赤老我都看出来了,这六扇门就是想让我们吃掉漕帮后不至于太胖。”赵晴可也是笑着说道。

    “这么来说这六扇门是想限制我们在南京的发展?”赤老也是笑着说道。

    “对啊,六扇门想养着我们,来钳制陆家。”赵正菲也是说道。

    “不,这个计策会是刘玉田这么想,但是方潇不会这么想。”赤老也是笑着说道,“怎么?正菲你对方潇还不了解?这个现在的利益还不能让他满足。”ii

    听着赤老说的话,赵晴可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确实方潇不是这么容易就把手缩回去的人,他一定有着更深的打算。”

    “他是要庇护我赵家。”赵正菲得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答案。

    “没错,没有江南势力敢来对一个残废的赵家分家动手,但是我们真得会残废吗?一来是有着漕帮的线路,我能就能比漕帮干的更好,损失的钱财人手都能收回来,”赤老也是笑着说道,“而现在的漕帮也不至于让我们损失一些高手。”

    “赤老,您就这么自信吗?”赵晴可也是不理解地说道。

    “你怎么会明白方潇他的那些构思,他是等着我能和大哥血拼呢。”赵正菲也是咬着牙说道。ii

    “可是哥,你纵然夺了漕帮也需要时间啊。”赵晴可也是说道。

    “所以别急啊,方潇一定会再来削弱我们一次,或许找一个不怕死的帮派,又或者是来让人陪我们一块来争这漕帮这块肥肉。”赤老也是轻笑着说道。

    “所以,师傅您的意思是不要去管这一支漕帮的队伍?”赵正菲也是询问道。

    “傻小子,怎么能不管呢?只是不要太在意,漕帮真正值钱的绝不是他们拿走的那些细软。”赤老也是笑着说道,“不过你主意一下附近有哪些帮派的人,可能我们的对手要出来了,不过也不用担心,因为我们至少在南京有根基,别的人要是想进来分一杯羹,别说是六扇门就算是南京哪些家伙有够他们吃一壶的了。”

    “徒弟明白了。”赵正菲也是脸色一喜后说道。ii

    “明白了?”赤老也是脸上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确实明白了。”赵正菲也是笑了笑后就往别的地方去了。

    看着赤老好像若有所思,赵晴可也是问道“赤老是在担忧哥哥会出状况?”

    “我记得我说过你,太小看你这三哥哥了。”赤老也是轻笑了一声后说道,“纵然是有我帮助,但是你那大哥不也是有着一群智囊?能与你那大哥有来有回的人,怎么会是一个不知进退的夯货?”

    “既然如此赤老您又在忧虑什么呢?”赵晴可也是问道。

    “我想这个问题你三哥现在也是想,那就是方潇到底想南京变成什么样子。”赤老也是缓缓地说道,“这漕帮纵然是得知了太湖水匪的事情,也不过是失去了一些颜面,毕竟现在的漕帮太白了,没有实证纵然是方潇他们也不能拿着漕帮怎么办?但这样对于六扇门也是个好消息,他们可以安静地让我们去和漕帮接触,最坏也就是我们不费一兵一卒就吃下了漕帮,那方潇完全可以放出他一直控制着的陆家来针对我们,这才是一个宦海沉浮的人做出的决定。所以我觉得他一定想用这漕帮做什么。ii

    “师傅,不好了。”赵正菲也是跑进来说道。

    “不要慌慌张张的,这让我看起来很是不爽。”赤老也是轻笑着说道。

    “就是,三哥有什么事,你慢慢说。”听完赤老的话,赵晴可现在怎么看自己的三哥都觉得是装得。

    “那些漕帮的人都死了,而且都是被剑杀掉的,我们的人也就一个闪身,就看见十几个白衣的剑客对着那些漕帮的高层完成了一次杀戮。”赵正菲也是对着二人说道。

    “这么横吗?还是穿着白衣服。”赤老也是轻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后说道。

    “赤老这些人是在宣告?”赵晴可也是问道。

    “不然呢?”赤老也是笑着说道,“不用急,看着吧。那些人一定会按捺不住,明儿就去接手这漕帮的。但是这漕帮哪有那么好接手,只怕是一根荆棘了,就是不知道哪个人不怕痛了。”ii

    “那我们什么都不做?”赵正菲也是疑惑地说道。

    “赤老的意思应该是,我们不要想着接手整个漕帮,因为这么一来必然是伤亡,把这个难题交给那些人去做,而我们直接去挖他们的根,我们完全可以让那些港口的人直接归属我们赵家啊。”赵晴可也是开心地说道。

    “没错,甚至你还可以让这些人属于你自己。”赤老也是抛出了一个赵正菲无法回答的诱惑。

    也是想了想后对着二人说道“如此,我们就要谋划一下了。”

    “请便。”赤老也是一抬手后,又举起了一杯茶轻轻地喝道。

    而在陆家则是完全不一样的反应,在听到漕帮异动的时候,陆绩语仅仅只是让自己的人远远地盯住。而知道漕帮这些人被一群白衣剑客杀死的时候,这陆绩语也是脸色浮现出来一抹疑惑地神色,等了半天后,陆绩语也是只是吩咐手下人注意这些情况,并没什么想去和他们多做出来事情。ii

    “主子,您不打算参与这个事情吗?”白凤也是疑惑地说道。

    “你觉得六扇门那边的那个家伙会放我们去插手?”陆绩语也是轻笑着说道,“看开点吧,这就是方潇那个混蛋用来喂狗的肉,但是我觉得他会养出一只狼来。”陆绩语刚想笑一笑而后也是马上反应过来说道,“这方潇好狠的心思啊。”

    “主子这话怎么说?”白凤也是疑惑地问道。

    “你不用这么说,仔细想一想方潇会不会让赵正菲好过?这确实是在养狼,但是这狼是要去和赵正平那只老虎搏斗的。”陆绩语也是端起了茶杯后说道。

    “可是赵家家主就会这么看着不管?”白凤也是不理解地说道。

    “他可是等着决出一匹獒来,但是陆绩语也是轻笑着说道,“而且你听说过温水煮青蛙吗?”ii

    “您是说,这赵家家主想到要插手的时候,一定会来不及?”白凤也是说道。

    “没错,因为这赵家家主在前面一定会想看看自己哪个儿子更优秀,到一半的时候则是两边都很优秀,不忍心阻碍其中一个,但是到了最后则是身边的所有人都选择站了队,他已经控制不了了。”这句话不是从陆绩语嘴里出来的,因为他从来不会把事情说的太过清楚,所以说出这一番话的是陆灵若。

    “你怎么出来了?”陆绩语这话里也是有一些怨气。

    “哥哥就这么想把我关起来?”陆灵若也是笑着说道。

    “大晚上的,藏在我房间里,非奸即盗。”陆绩语也是笑了笑后说道。

    却见陆灵若也是一扭身对着白凤说道“我要和我哥说一些体己话,你也要在这盯着吗?”ii

    听到这句话,白凤也是笑了笑后说道“属下告退。”而后也是淡淡然地走出了房间。

    “灵若啊,你这有点任性了。”陆绩语也是看着陆灵若说道。

    “哥哥真当我是在任性?”陆灵若也是狡黠地一笑后说道,“哥,现在我们可以安心布局了。”

    “你就这么肯定,能躲过方潇的眼睛?”陆绩语也是眼皮都懒得抬起来说道。

    “可是方潇现在不是面对着这么多对手吗?”陆灵若也是问道。

    “这武当据说今晚刚刚和六扇门他们聊了很长时间的天。”陆绩语也是轻笑着说道,“至于赵家都快让他给圈养了,至于漕帮今晚的事情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安心做好这次的花魁大赛,至于别的事情,我们要学会收手。”ii

    “可是哥您真的甘心吗?”陆灵若也是没有说一些废话,反而看着陆绩语淡淡地问道。

    “灵若啊,这年头承认别人厉害不是什么难事。因为比我厉害的人未必是战胜我的人,我想你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陆绩语也是笑着说道。

    “哥,我懂了。”陆灵若说完后也是消失在了夜色里。这个时候白凤也是出现在了陆绩语的面前。“你还不错,让我这妹子都有些心疼你了。”陆绩语也是半嘲讽地说道。

    “属下不明白。”白凤也是听出陆绩语那话中的那一丝嘲讽也是有些不开心地说道。

    “你说你以为她是冲着你过来的?”陆绩语也是一愣后笑着说道,“她是冲我来的,我太了解我的妹子了,她是警告我,如果给不了你名分,就不要让你当那个体己人。”ii

    “小姐还有这个心思?”白凤也是有些不敢信地说道。

    “她毕竟是个女人。”陆绩语也是请这着说道。

    “但属下只是想跟着主子,没有任何妄想。”白凤也是明白了过来,淡淡地跪在那里没有别的想法。

    “我没有说你的意思。”陆绩语也是转身往里面去了。而跪在那里的白凤脸色则是莫名的惨白。

    这个夜晚在很多人眼里都很难熬,但是这里面一定不包括方潇他们。当方潇春风得意走进六扇门大门的时候,就看见这刘玉田一脸兴奋地拉着方潇说道“好小子,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刘叔您还是赶紧说吧,这么问我一点意义都没有。”方潇也是丝毫没有理会刘玉田那一眼,也是淡淡然地说道。ii

    “这漕帮昨天出来一只叛逃的队伍。”刘玉田也是笑着说道。

    “说是叛逃,还不如说是想给漕帮留个念想。”方潇也是轻笑着说道。

    “但是这一支队伍被人给打掉了。”刘玉田也是对着方潇说道。

    “赵家应该不会干这么失了智的事情吧。”方潇也是眯着眼说道。

    “不是赵家,应该是天剑门,因为听说是十来个白衣剑客玩得这一手。”刘玉田也是笑着说道。

    “刘叔是不是认为我们可以高枕无忧了?”方潇也是摇了摇头后说道。

    “这些天剑门的蠢材,直接把漕帮的后路给断了,这不是会让漕帮拼完最后一点力量吗?”刘玉田也是笑着说道。ii

    “可是刘叔我们要防着的一直都是赵家,不能让他们吃肉吃的太快了,不然一来这狗不领情,二来这狗也是不会跟着你学东西了。”方潇也是直接打了一个最为轻松地比喻。

    “你是觉得这赵家会让漕帮死磕天剑门,而自己悄悄地接手那些舵口?”刘玉田也是问道。

    “您觉得那些跑运输的漕帮弟子真得对着漕帮有着多深的感情吗?”方潇也是直接反问道。

    “是啊,这赵正菲可不用在乎这漕帮是不是叫漕帮。”刘玉田也是笑着说道,“这天剑门是真得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啊。”

    “他这次就算是丢了芝麻,捡了西瓜又怎么样?”方潇也是轻笑着说道。

    “你还是控制一点,这天剑门我们撕破脸不是什么好消息。”刘玉田也是对着方潇说道。ii

    “没事,这次夜色沉也想他们死。”方潇也是轻笑着说道。

    “你就老实说,有没有想报复的心思。”刘玉田也是笑着说道。

    “这么说,也行吧。”方潇也是没有多为难地说道。

    “你呀,既然这天剑门昨晚去吃掉了这漕帮的人,那今天应该也是会去和漕帮好好聊聊。”刘玉田也是分析道。

    “所以我们要去劝架了吗?”方潇也是眉头一皱后说道。

    “我可没有这么无聊。”刘玉田也是对着方潇说道,“你想干什么我不管,但是一来你要保证这次的事情不会影响我南京百姓,二来我不管你怎么做,但是要保证我六扇门利益地最大化。”

    “你还真是个唯利是图的人啊。”方潇也是悠悠地说道。ii

    “我可以去找你家老头子告一状吗?”刘玉田也是笑着说道。

    “家母最近挺空的啊,我想她还是和很愿意和刘玉田捕头聊天的。”方潇也是轻笑着说道。

    “各退一步。”刘玉田也是笑了笑后说道。

    “属下告退。”方潇也是没有和刘玉田互怼的习惯也是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就选择了告辞,看着方潇走远,刘玉田也是笑骂了一句“这个小子。”而后便没有了。

    而在漕帮里,桑璞巡和欧浩也是分析着最后的局势。那些原本争夺着漕帮主导权的人,在知道太湖水匪这个事情之后也是早就如鸟兽一般散去了。桑璞巡和欧浩也是留下那些人,用桑璞巡的话来说就是留下来做什么?当叛徒吗?桑璞巡也是在欧浩的陪伴下扫视了一遍这个曾经人满为患的漕帮本部,现在可能也就那些散落的一些带字的东西,能证明这里依旧属于漕帮。“那支队伍也是没了了?”桑璞巡最后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ii

    “嗯,都死了。”欧浩也是没有要掩饰的状况。

    “是赵家还是六扇门?”桑璞巡的话里也是多了几分火气。

    “都不是。”欧浩也是低着头说道,“据说那些人都是白衣剑客,在我想来也就那些人会干出这种事情。”

    “天剑门吗?”桑璞巡也是轻笑着说道,“可以啊,若是给我父子五十年,这天剑门我未必不能拉下来。”

    欧浩还来不及劝说桑璞巡以后少说这种话,就听得门外里有人笑着说道“贤侄,想要把谁拉下马啊?”一个看起来有着那么几分筋骨的白衣剑客也是摸着自己那白花花的胡子对着桑璞巡笑道。

    “原来是天剑门的李伯伯啊,不知道伯伯今个儿来我漕帮所谓何事啊?”桑璞巡也是带着几分笑意地对着李长生行礼道。ii

    “桑家小子,你何必明知故问呢?”李长生也是摸着自己的剑说道。

    “欧浩给李伯伯搬张椅子来,顺道泡壶好茶出来。”这桑璞巡也是笑着说道。

    “你还真是聪慧啊。”李长生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但是你觉得这能是你说服我的理由吗?”

    “祖宗留下的东西,侄儿只是怕被后人戳脊梁骨啊。”桑璞巡也是笑着说道。

    “璞巡啊,说句实话,你觉得你李伯伯纵然放你一马,是不是还会有别的人来分润这漕帮吗?”李长生也是笑着说道,“在伯伯手里,总归还是会让你有所依靠的。”

    “伯伯要是真是良善之人,我漕帮也就不会连开花的机会也没有了。”桑璞巡也是拿到了欧浩拿过来的茶杯,轻轻地说道。ii

    “可是你的那些种子,本来就不好啊。”李长生也是笑着接过了那一杯茶,自然也是稳稳地坐在了那欧浩拿来的太师椅上。

    “李伯伯,我也不绕弯子了。”桑璞巡也是轻笑着说道,“给我一笔钱,我想去北面当个富家翁,这漕帮就归您了。”

    李长生闻言也是笑了笑后说道“我就说我这侄儿一定会深明大义,这钱从来都不是事情。”说完这李长生也是鼓了鼓掌,顿时两个徒弟也是抬进来一个小箱子。安静地放在了地上。李长生见东西带过来后也是挥手让他们走了。桑璞巡也是让欧浩过去看看,李长生也是毫不在意地让欧浩走过来,欧浩也是轻轻地将这小箱子打开后,也是散发出了一阵金光。人们也是失了一下神,毕竟谁看到这么多金子也是会让人吃一惊。ii

    “李伯伯,您这好看是好看,但是小子也是不能就这么提着上路吧。”桑璞巡看着这排列地整整齐齐地金子也是叹了一口气后说道。

    “我给你一万两的银票,够了吗?”李长生也是看着一眼这些金子后说道。

    欧浩也是将这箱子合上了以后也是笑着说道“这金子恐怕不止一万两银子吧。”

    “欧浩?”桑璞巡也是喝止了欧浩后也是说道,“李伯伯,我答应了。这银票给我,我便带着欧浩下山,自此这漕帮就属于您了。”

    “不是属于我,而是属于天剑门。”李长生也是笑着解决了桑璞巡给他安得钉子后说道,“把银票给桑公子。”听到这句话后,那站在桑璞巡身后的那个弟子也是翻出了五张两千两的银票塞给了桑璞巡。桑璞巡也是让欧浩去房里取一些东西后也是对着李长生说道“李伯伯,这地方属于您们了。”而后也是站起来等着欧浩回来。ii

    “这地方纵然交给了我,你是我的侄子,怎么伯伯还能亏待了你不成?要不你留下帮我管理这漕帮的生意?”李长生也是笑着说道。

    “李伯伯说下了,我桑璞巡原来纵然是一个纨绔,这个事情我要是干了,那这天下虽大怕是我就没有容身的地方了。”桑璞巡也是笑着说道。

    “既然贤侄没有这个想法,那就早早避世吧。”李长生也是看了桑璞巡一眼后说道。

    “侄儿确实有着这个想法。”桑璞巡也是等到欧浩背着两个包裹后也是说道,“既然如此,那小子告辞了。”也是站在门口桑璞巡也是扭过身对着李长生说道“侄儿这脑子,最近也是有些不太好。都卖了,还留着这个东西干嘛。”说着一枚玉佩也是扔到了李长生的手里后说道“这漕帮就麻烦李伯伯照顾了。”说完也是头也不回的走了。”ii

    “这小子,果然还是藏了一手。”李长生也是看着这么玉佩,这玉佩也是刻着一艘船的样子,反面则是一个漕字。李长生也是继续说道“要是我提前动手,这小子把这玉佩一摔,那就一切成空了。”

    “那现在我们要不要去把他,结果了?”一个天剑门弟子也是对着李长生进言道。

    “那你能保证那小子就没有后手了?”李长生也是没好气地说道。

    “那我们就这么放桑璞巡离开了?”那弟子也是不开心地说道。

    “他纵然走了也翻不出什么浪头了,毕竟这漕帮他本来能控制的地方也不过三分之一,所以我们进入后这漕帮也是更加分崩离析了,这桑璞巡纵然有一点想回来了,但是他会有助手手下吗?”李长生也是分析道。ii

    这么一说那些弟子也是高兴了不少。

    突然一个弟子也是从外面跑了进来,也是对着李长生耳语了几句。李长生也是皱了皱眉头后对着那弟子说道“你知道那家伙为什么来吗?”

    “弟子不知,但是弟子看那人也是一脸的困倦,显然是盯了一夜。”那弟子也是恭恭敬敬地说道。

    “让他进来吧。”李长生也是进行了一下判断后也是笑着说道。

    不一会儿两个穿着飞鱼服,带着绣春刀的六扇门捕快就走进了这院子中。这其中一个怎么看都透着几分勋贵的霸气,手一直轻轻背在身后。而另一个则看起来普通不少,甚至因为困倦,那少年也是用绣春刀撑着地。这个样子也是让天剑门的弟子中发出了一阵笑声。“要干嘛啊?都给我闭嘴。”李长生也是喝止了这群弟子后笑着让弟子给他们看座。那撑着地的少年也是毫不在意防擦那些人的嘲笑,也是想了想后说道“李长老,你们这一路可真是急行军啊。”ii

    “这位捕快小哥,老夫这方才从客栈到漕帮确实来的急了一些,但是也称不上什么急行军吧,在这纵然是急行军,这也没有犯那家的王法吧。”李长生也是笑着说道。

    “李长老果然是去年要守规矩不少,至少没说说出这规矩又您之类的浑话。”那少年也是抬起对着李长生鬼魅地一笑,也是让李长生这个地榜高手打了一个寒颤。于是这李长老也是又仔细打量一下这个孩子后,也是笑着说道“你就是那是那个小捕快?那你倒是不如那个小家伙脑袋活,听说他已经是银牌捕快了。”

    “李长老您这消息也是过时了,他现在已经是地榜高手了。”牧流也是笑着说道。

    “这小子命挺硬啊,竟然没有人在他伤重的时候挑战他,现在已经错过最好的时间了,但是不知道她现在恢复了几成啊?”李长生也是笑着问道。ii

    看着李长生这个样子,牧流也是决定恶心他一下,用着鼻子哼了哼后说道“方潇这小子命好,人家岳父是苏步青,这恢复不恢复显然是不重要的啊。”

    “原来那小子还有这么一个骇人的背景啊。”李长生也是摸了摸胸口后说道。

    “您老当年还是说要杀他的,现在何必这么一副被吓住的样子呢?”牧流也是轻笑着说道。

    “你这小子,可比他讨厌多了。”李长生也是知道方潇这背景一定是不敢动的也是轻轻说出了这句话。

    “李长老,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我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这漕帮最晚一支队伍可是死在十来个白衣剑客的手中,我就是来问一下这人是您们的杀的吗?”牧流也是把刀收起后,坐在了那天剑门弟子搬来的位置上。ii

    “小子,你这问题问出来,十个人有十个会回答你没有,但是老夫是个异类,这事情是老夫干的。”李长生也是笑着说道。

    “李长老是摸准了我不敢将您带走?”牧流也是笑着说道。

    “要是来带我走,就不会你了,而是你们那刘玉田那个老家伙了。”李长生也是笑着说道。

    “没错,我只是替别人给您递一句话。”牧流也是笑着说道。

    “你说吧。”李长生也是看了牧流一眼后说道,“我倒是很感兴趣,谁能让你给我传话。”

    “这您就不必知道了,您只要知道您在这接手这漕帮这空府的时候,赵家正在收集那些漕帮的宝贝呢。”牧流也是对着天剑门的这些人说道。ii

    “你还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家伙。”李长生还在夸牧流这个小家伙,但是下面的天剑门弟子也是热闹了起来。一个弟子开口说道“我就说这些人把宝贝藏起来了。”听到这句话的牧流和徐湘也是哑然失笑,而那弟子面临的就是李长生的一记剑柄。“真是蠢的无可救药,老夫怎么有你这么一个愚蠢的弟子。”李长生说着也是扫视了一眼这众弟子后,看着里面众多的迷茫的脸也是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牧流也是好心,喝了一口茶后说道“诸位这漕帮最值钱的东西,不是这金银珠宝,也不是这房契地契。而是那漕帮的航道和人脉啊。”

    “你六扇门知道这么多,你们为什么不吃啊。”其中的一个弟子觉得牧流这语气是在奚落他们也是不善地开口说道。而应对他的,依旧是一个剑柄。“要不是老夫自己收回来的弟子,老夫真想把你们一个个用剑刃给削了。这六扇门要是敢吃进这漕帮的东西,第二天南京的所有世家就会联手逼迫六扇门吐出来,因为他感受到什么是唇亡齿寒。而且人家好心给你们这些蠢材解释,你们还去说人家,你们是要起飞吗?”李长生也是没好气地说道。ii

    “既然小子这话也传到了,那小子就不打扰李长老处理家事了。”牧流说着也是和徐湘行了礼后就退出了这个地方。而李长生也是顾不得在教训那些弟子了,也是匆匆吩咐了几句后也是让弟子们去和赵家抢地盘去了。反而是方潇是什么事都没有老老实实地这事情已经给解决了。

    而在方府里却有着一个女声悠悠地传出“细雨轻阴过小窗,闲将笔墨寄疏狂。摧残最怕东风恶,零落堪悲艳蕊凉。流水行云无意话,珠沉玉碎更堪伤。都只为粉黛多情含冤死,就是那薄命的佳人叫李慧娘啊。这佳人自从身入平章府,有个贾似道因怜玉貌纳为偏房。虽受些晓风残月沾恩惠,怎奈她怨雨愁云总断肠。这一天随同着奸相西湖逛,荡悠悠一帆春色画船扬。真果是船在镜中人在画里,人间福地世外的风光。翠滴滴黛色生辉山岚远,绿荫荫晓烟浓伴树微茫。印月潭中金鳞舞,湖心亭暖雁成行。这位李慧娘见画船将到了梨花岸,我猛抬头见个少年郎。文而雅貌堂堂,站在那琼瑶林下断桥旁,则见他天生的秀丽不似寻常哪,他哪举止端庄啊。这佳人眼凝秋水望梨花岸,这奸相有语开言叫慧娘“啊!”说,“你来看,此处这座园林好,一枝白玉一枝香。”这佳人正在出神之际,含糊地答应,说“果然是品格清秀神气温良。”这奸相闻听言语大诧,他这才捋顺着慧娘的二目看端详。对面却是银霞坞,有个小书生折花林下手高扬。暗说道怪不得这贱人这般如此,敢则是动了她花前月下俏情肠。他故意随着那佳人说“真秀气!”李慧娘此际忘神也未提防。”ii

    “好!”这一声好也是打断了房中女子的弹唱,之间方咏宁也是带着墨兰走了进来,储香见此也是给方咏宁和墨兰行了礼。这墨兰是个女仆,自然只是在方潇面前。

    “储香妹妹莫不是要去明天的花魁之赛?”墨兰也是问道。

    “没错,明天这个大赛,小妹自觉还有几分机会。”储香也是尴尬地笑了笑后说道,毕竟有能力阻止她,并且或者的也就面前这两位了。

    但是方咏宁也是开口说道“储香妹妹,这曲子可选的不好啊。”

    “是啊,这大赛你唱一个如此傲气的曲子,可不见得能让那些人倾心啊。”墨兰现在对于那花魁大赛已经敬而远之,自然也是为储香想着主意。

    “其实两位姐姐不参赛,我感觉也什么人能影响我了。既然姐姐不喜欢这曲子,那我就换一个轻快点曲子就是了。”储香闻言也是笑了笑后说道,储香这毒斑现在也是完全治愈,这一张雪白的脸也是让人欢喜的不行。ii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