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225章 初次谈判
    “我说爹,你别看我啊,这事又不是我折腾出来的。”方潇也是一看方樑平的眼神就清楚了他的意思忙将身子一转就想逃,不料方樑平也是早就在他身旁站定了笑着说道“这事还真由不得你,明天给我一个解决方案,不然你就去六扇门躲两天吧。”

    “不是,爹这事不是这么办的呀。”方潇也是后面叫着说道。

    “好了,天也晚了,早点休息吧。”方樑平也是一点理睬方潇的意思都没有,一个闪身就消失在夜幕里了。只剩下一脸愁容的方潇坐在房间里思考人生。又是一夜无话。

    客栈里的月消也是早早就醒了,简单整理了下自己的衣着后,就安静地坐在房间里。因为他已经听到了有人走上来的脚步声。随着两记敲门声,外面的人也是开口说道“月捕头醒了吗?”ii

    “方才醒转,詹长老还真是早啊。”月消也是笑着开口说道。

    “是吗?”詹天际也是将这房门推开后说道,“这人老了,就是容易早醒,比不了你们这些年轻有为的了。”

    “詹长老说笑了。”月消也是对着詹天际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后说道,“詹长老这么早来,是为清平真人送信的?”

    “月捕头说笑了,我家掌门可是没有难么容易就做出决定。”詹天际也是笑了笑后说道,“所以让老夫来请月捕头再上武当,我们也好认认真真地谈上一谈。”

    “既然武当有请,那我月消怎么能不给这个面子呢?”月消也是不再坐着也是站起来对着詹天际笑着说道,“那詹长老前面带路吧。”

    “好,月捕头果然是个爽快人,那么就请月捕头跟着我走一遭吧。”詹天际也是笑着说道。二人也是一边聊着一边走出了客栈。而在客栈外早有武当弟子牵好了两匹马。ii

    詹天际也是一指这两匹马说道“月捕头,这都是我武当的好马,不知道你喜欢哪一匹呢?”

    月消也是笑着,手中的困龙锁陡然出手,缠住了左面的那匹马说道“我就喜欢这烈性的马。”果然这被困龙锁缠住的宝马也是前蹄仰起,努力地蹬着地,发出一声长啸,也是边上的小道士吓了一跳。

    而月消则是冷笑了一声后,这手里的威力也是加了几分,而这马也是猛地跳了跳,但这月消则是一点减轻地意图都没有,不断加着力量。直到这马跪倒在地,表示了臣服,月消才将这困龙锁收了回来。而这马摆脱了困龙锁后也是跑到了月消面前用头蹭着月消表示着亲昵。月消也是笑了笑后翻身上马,对着詹天际说道“那詹长老我们走吧。”

    “是这个道理。”詹天际也是摸了一把自己的胡子后说道。ii

    两个人也是不再管那几个小道士,马鞭一挥,两匹快马直奔着武当而去。而在武当山门处清平也是亲自带着武当上下的所有人站在那里,等候着月消二人的到来。

    不一会儿月消和詹天际也是骑着马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二人也是看见了在山门处清平在那里等候也是翻身下马,詹天际也是行礼道“属下见过掌门。”

    “六扇门月消见过清平真人。”月消也是拱着手说道。

    清平也是示意这詹天际站起来后,对着月消说道“哎,月捕头过谦了。来来来,这山门天凉,我们里面去聊。”

    “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月消也是笑着说道。

    这一串人也是随着清平与月消也是走进了武当的某个正厅里。清松也是早就在这里安排着人,将这座位排定后,吩咐这下人们上茶。ii

    “真人不用这么客气。”月消也是笑着说道。

    “月捕头此言差矣,您来这里代表着六扇门,代表着朝廷,我自然还是要把这该给的尊重给足啊。”清平真人也是笑着说道。

    “自然如此,那我就与清平真人公事公办了。”月消也是笑着说道,“昨个儿我就已经把这圣旨给真人了,不知道真人何时能照办啊。”

    “这个我们办不了。”清松也是在一旁冷冷地说道。

    “这么说武当是打算抗旨了?”月消也是眉毛一挑后,将这刚刚拿起的茶放回到茶几上说道。

    “月捕头,不要误会,我这师弟有些冲动。”清平真人也是宽慰道。

    “那我就听真人一言,希望真人能给我一个合适地理由。”月消也是笑着说道。虽然是笑但是这笑容让在座的众人也是感到了一股寒意。ii

    “不过清松这句话倒也是句实话,那就是这甚至上的信息,我武当无法完全做到。”清平也是看着月消说道。

    月消的眼睛也是一眯后说道“那真人能做到哪一步呢?”

    “詹长老和他说一说吧。”清平也是对着月消笑了笑后说道。

    “月捕头,我们是这么想的,首先我们武当的人我们要自己处理。也就是我们要被你们关在南京的那些人。”詹天际也是说道。

    “不行,这个绝不可能。”月消也是冷着声音说道。

    “月捕头事情没有完全发生,就不要急着下定义,说不定还有机会呢?这都是谈出来的。”詹天际也是笑着说道。

    “詹长老还知道我是来谈的?”月消也是笑着说道,“正是朝廷还想给你们机会,所以现在来的是我一个人,而不是朝廷的大军。”ii

    “月捕头也不用把说那么重,我武当也不是吓大的。”清松也是看着月消说道。

    “哦?清平真人也是这个态度吗?”月消也是看着清平真人笑道。

    “月捕头不妨坐下来,把着我们的意见听听完。”清平也是很随意地一伸手将这月消压回到了椅子上。月消也是坐到椅子上后,也是知道自己基本把这底给探出来了,也是不再多言静静地听着詹天际说他们对这圣旨的看法。

    “月捕头,听完感觉如何啊。”清松也是问道。

    “若是在我手里,那自然是一个都不同意的,不过有几个我还是可以放一放的。”月消也是看着清平真人说道,“我也和真人打开天窗说亮话,我能在你们外出的人员上,按你们说的放宽,这人员的领会我也可以让你们派人去南京自己找刘玉田捕头谈。但是剩下的我不能做主,也做不了主。”ii

    “好,月捕头这话说得痛快。但是这几条都是我武当最大的诚意,还希望朝廷也能体谅我武当。”清平真人也是看着月消说道。

    “这件事我确实做不了主,如果真人坚持,我要向上面汇报一下。”月消也是对着清平真人笑了笑后说道。

    “这样啊,我愿意等月捕头的好消息。”清平真人也是笑着说道。

    “不知道月捕头这汇报有多少天啊。”清松也是冷冷地开口。

    “这个关系着我六扇门的情报传递,恕我无妨和清松真人把这说清楚。”月消也是眼睛一眨后说道。

    “那月捕头和我分析一下,至少要几天吧。”清松也是咬着牙说道。

    “怎么也要四五天吧。”月消也是说道。而这个时间内也是得到了清松他们的认同。几人也是寒暄了一阵后结束了这次的谈话。月消也是没有想到这么轻松就帮徐渭完成了所托之事,也是有些高兴地下了武当,装模作样的往这里的六扇门驻地去了。而在厅内的武当众人也是聊了开来。ii

    “掌门,这月消方才商讨之事,对于我提出条件的反应还是很真诚地。”詹天际也是拱手说道。

    “这我看出来了,而且我想,现在月消已经奔着那六扇门去写信了吧。”清平也是笑着说道。

    “师兄我有一点疑惑。”清松也是皱着眉头说道。

    “怎么了?”清平也是询问道。

    “这四五天如果是给北京传讯息,时间好像不够。给南京的话这时间又多了。”清松也是眉头一皱后说道,“所以我对这月消说的话还是存在疑虑的。”

    “清松啊,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月消方才也在这说了,牵扯他们六扇门的信息传递,所以这四五天可能是加了水分的,至于这水分有多少?等到四天后我们就清楚了。”清平也是笑着说道。ii

    而在南京,方潇也是在毕咏欣的房间里同她一块吃着药。

    “哥,今个儿你不用去六扇门?”毕咏欣也是看着在自己对面看着书的方潇问道。

    “我上次和那个寒子戴战了一场后,受了点伤,所以就被母亲强制留在府里了。”方潇也是苦笑着说道。

    “哥你赢了寒子戴?”毕咏欣也是看着方潇问道。

    “理论上是的。”方潇也是笑了笑后说道。

    “那哥你不是要登上龙凤榜了?”毕咏欣也是惊喜地说道。

    “有这么重要吗?”方潇也是挠了挠脑袋说道。

    “登上这榜单是一种肯定啊。”毕咏欣也是惊喜地说道,“哥你第几名啊?”ii

    “我没上龙凤榜。”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不是吧,把这寒子戴都干掉了,为什么不登龙凤榜?你是不是得罪思问阁的人了?”毕咏欣也是一连串的问题问了出来。

    这时候外面也是响起了一阵声音“他不是得罪了思问阁的人,而是差点睡了思问阁的人。”伴随着这句话走出来的是徐湘和牧流。

    “咏欣见过两位公子。”毕咏欣也是站起来施礼道。

    “这两个没事败坏我名声的人,你不用太过在意的。”方潇也是让毕咏欣坐下后说道。

    “你哥没上龙凤榜,但是你哥是地榜倒数第二啊。”牧流也是没有在意方潇的话继续跟毕咏欣说道。

    “哥,你这么厉害啊。”毕咏欣也是扭头问道。ii

    “厉害个屁,我这一身不都是被这个破排名拖累的。”方潇也是说道。

    “你这话去和齐思瑶说啊,让她帮你把着名字给去了。”徐湘也是笑着说道。

    “嗯?”毕咏欣也是从这话里听出了有意思的东西,也是追着徐湘问道。

    徐湘也是一笑说道“要知道这故事?那你给我们唱个曲子,我就告诉你关于你哥的故事。”

    方潇也是阻拦不及,就见毕咏欣已经一点头后清唱了起来“张梅英提衣跪流平。无义的强盗坐上方,逼的梅英表家乡。家住涿洲在范阳,离城十里张家庄。我的父人称张百善,我的母高氏人称贤。上无兄来下无弟,所生下梅英自孤单。自幼儿配夫高文举,姑表姐弟结成亲他那二老去世早,就在我家把身容。我的父待他如贵宝,我的母待他如亲生。张梅英待他亲兄弟,送到南学把书攻。高文举读书一更天,梅英打茶润喉咽。高文举读书二更天,梅英磨墨膏笔尖。高文举读书三更天,梅英添油拔灯盏。高文举读书四更天,梅花篆字奴教全。高文举读书到五更,梅英陪夫到天明。大比之年王开中,举家人送他求功名。幸喜得上京得高中,把一封休书捎回奴家中。”ii

    “你怎么和谢银鹭一样就喜欢唱着哀伤的调子啊。”牧流也是摇了摇头说道。

    “我不管,我这唱也唱了,你要告诉我。”毕咏欣也是嘟着嘴说道。

    “行行行,我告诉你啊。”徐湘也是说着走到毕咏欣旁边咬了会儿耳朵。方潇也是摇了摇头,不再阻拦。但在两人聊完后冷冷地开口“徐湘你以后离我妹妹远点,不然我怕是要找曲颖笑聊聊天了。”

    “别呀,方潇我就是一说。”徐湘也是谄媚地笑道。

    “好了,说正事。”方潇也是将手里的书放下后换了一张认真地神情对着二人说道,“咏欣虽然是我们用六扇门的名义保出来的,但是教坊司那边还是需要一个理由。”

    “要什么理由,教坊司那边不用太给脸。”徐湘也是对着方潇说道。

    “这是你们老师,我爹要求的,不然我敢说我们去一趟教坊司,随时就给解决了。”方潇也是说道。

    “我一个主意,不过不知道可不可行。”牧流也是说道。

    “你倒是说啊。”方潇也是看着牧流说道。

    “我认识东厂的人。”牧流也是笑着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