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221章 咏欣醒转
    “漕帮的事情还真是你搞出来的啊。”陆灵若的眉头也是锁了起来说道。

    “怎么了?这事确实和我有些关系。”陆绩语也是清楚自己这个妹妹的头脑也是看着她问道。

    “哥你这么干确实符合我们的利益,但是哥,这桑丘志怕是不好对付吧。”陆灵若也是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说道。

    “是这个道理啊。”陆绩语也是让陆灵若在屋子里坐定后,从书架上取下了那个桑丘志给他的小檀木盒。

    “这是什么啊。”陆灵若也是看着这个小檀木盒说道。

    “桑丘志送来,你自己看吧。”陆绩语也是笑着说道。

    闻言陆灵若也是将这木盒翻开,自然看到了那木盒里的玉佩说道“这桑丘志还真是壮士断腕啊。”ii

    “你还说,你哥的人这次可是真一个都没撤出来啊。”陆绩语也是点了他一下后说道。

    “但至少桑丘志还没有和我们撕破脸面,这是个好事情。”陆灵若也是笑着说道。

    “但也没好到哪里去,毕竟他现在是要抢回地盘,但是赵家这也是一条强龙,只可惜这赵正菲不是赵正平。”陆绩语也是轻笑着说道。

    “哥,你这么看不起这赵正菲啊。”陆灵若也是问道。

    “倒也不是看不起他,谈吐得当,这份功夫在青年里面也算是能看的,只是他们赵家有一个太过出彩的赵正平了。”陆绩语也是笑着说道。

    “这倒是,但哥你有没有想过,这赵正菲比不过赵正平也和这嫡子和庶子的身份有关系啊。”陆灵若也是说道。ii

    “这在任何一个世家都是普遍的,终归这资源是倾斜的,这是没有办法的,世家需要一个当家人。”陆绩语也是肚子和陆灵若说道。

    “不,哥我的意思是要是赵正菲能有足够的资源是不是能去和赵正平争一争。”陆灵若也是狡黠地一笑后说道。

    “你这鬼丫头啊,不过我陆家的资源,他赵正菲可是不敢吃下去的。”陆绩语也是摇了摇头说道。

    “未必吧,哥哥这人要是只看到了位置那什么事情干不出来啊。”陆灵若也是笑着说道,“再者我们要的也是一个知道感恩地赵正菲啊,我们只是要一个被内斗耗得混乱的赵家。”

    “你少考虑了一个点,你知道是哪里吗?”陆绩语也是笑着说道。ii

    “哪?”陆灵若也是琼鼻一耸后说道。

    “赵家那个老太爷。”陆绩语也是笑着说道,“这老太爷也是有本事的人啊,我陆家在关中举步维艰就是因为他和四大镖局的一场酒局。”

    “这老太爷这么邪乎?”陆灵若也是眉头一皱后说道,“不过这件事只要操作得当还是有用的。”

    “我知道你说的有道理,不过现在还不行,怎么也要这赵正菲离开江南,不然你哥就是用自己的钱来喂养一个对手。”陆绩语也是对着陆灵若说道。

    闻言陆灵若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确实是这个道理,那哥你,只要差不多记得有这么件事就好。”

    “我清楚怎么做,你最近出去侍卫一定带上啊。”陆绩语也是宠溺地看了陆灵若一眼后说道。ii

    “我知道,你妹妹还是要命的,不过你最近干了很多天怒人怨的事情吗?这么怕你妹妹我出事啊。”陆灵若也是看着陆绩语说道。

    “有这么说自己哥哥的吗?”陆绩语也是望着陆灵若说道。

    “不然呢?”陆灵若也是笑着说道,“这样吧,你手下给我个人,我每天带着一队人出去也不好看啊。”

    “行,我等会儿派个过去给你,不过我这给你了,不可不能不用啊。”陆绩语也是说道。

    “都要了,还不用不是傻啊。”陆灵若也是白了陆绩语一眼后走出了这个房间。陆绩语也是笑着说道“这个丫头,而后又是头疼起来,这个丫头给她个谁比较好呢?”

    在陆绩语绞尽脑汁思考的时候,方潇也是将卷宗全部翻了一遍后,看起了医无药给他的医书,这书方潇虽然是看过一遍,但是这过目不忘的本事也是绝对管用,所以方潇也是在这里面寻找着关于体内怀有其他内力的处理方案。ii

    “这么有意思吗?”方潇也是看着书中的一段话笑着说道,”也是笑我走进了死路,这内力不让进,那我就引导着内力去冲击她的脑子啊。”说着那方潇也是将这书合上后往外走去。

    “潇儿你这急匆匆地去哪啊?”方夫人也是刚要给方潇送来一碗莲子羹,看着方潇往外走也是问道。

    “这不是去看看你那干女儿嘛。”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你有办法了?”方夫人也是惊喜地问道。

    “十有八九吧。”方潇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

    “那赶紧好,芳菲你将这这莲子羹先拿到厅里去吧,若是放凉了就去热热。”方夫人也是对着端着莲子羹的丫鬟说道。

    那丫鬟应了一声后就出去了。方潇和方夫人也是往那偏院走去,“我说妈你是怎么想起来让毕咏欣搬进来的?”方潇也是问道。ii

    “这不是你爹老实这房间空着也可惜,这毕咏欣这丫头可怜啊,现在有机会我怎么能把握住呢?”方夫人也是说道。

    听到这话方潇也是笑了笑不再多说。两人也是踏进这院中,红烛正用这一个小炉子熬着药。看到二人来了也是忙站起来打招呼。“你这丫头,这熬药事情你跟厨房说一声不就是了,你照顾好你家小姐就行了。莫不是他们欺负你不让你在厨房熬?”方夫人也是看着红烛说道。

    “夫人,他们都对我很好,这药是我自己要在这里熬的,别人熬的我不放心。”红烛也是小脸被炉子熏得红彤彤地说道。

    “你这丫头啊,那这样我等会儿再派两个小丫鬟过来,让你管着,不然这样事事亲为,你家小姐还没好,你就先倒下了。”方夫人也是看着红烛说道。ii

    见方夫人这么说了,红烛也是不再推辞说道“那红烛在这里谢过夫人了。”

    “不用客气,好了,让潇儿去看看你家小姐吧。”方夫人也是笑着说道。

    “是,公子想到办法了?”红烛高兴地说道。

    “有了那么点想法,到里面再说吧。”方潇也是笑了笑后说道。

    “是这个道理。”三人也是走到房间里面。方潇也是没有多做无用的事情,直接用手探了一下不毕咏欣的呼吸后,直接将这针施展了开来,先是护住头脑,而后这是护住心脉,最后在气海穴与中极穴上扎了一下。方夫人也是学过功夫的看方潇这么施针也是说道“潇儿你是要卸掉她的内力?”

    “不是,这对于她来说也是一个机缘,这我不能毁了人家。不过这内力我还是要控制一下,至少它们要听我的话。”方潇也是笑着说道。ii

    “公子你这话,我怎么听不明白啊。”红烛也是皱着眉头说道。

    “听不明白就少听一点。”方潇也是笑着对红烛说了这么一句,也是让方夫人斥责了两句。而后方潇也是收起了笑容后对着那毕咏欣的这两个针慢慢地送着内力。看着方潇脑袋上的汗,方夫人也是对他捏了一把一冷汗。而随着内力的送入,毕咏欣的腹部也是鼓起了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一个气包,不断地往上面走着。看到这个气包的出现方潇也是松了一口气,也是缓了一下后就让这气包不断地往上走着,不一会儿这气包也是到了胸口的位置,方潇也是在谭中穴在扎上一针后,让这气包一鼓作气地冲上了头部。随着这个气包的到达,毕咏欣也是猛地上身翘了起来,方潇也是被吓了一跳,而后也是在毕咏欣的头上轻轻一指,将她从新放平,而后则是毕咏欣发出了一阵惨叫。方夫人也是看着方潇问道“潇儿,这样没事吗?”ii

    “妈,这内力是在帮她重新把这脑中的筋脉再度链接,不痛是不可能的。”在方潇说这句话的时候,毕咏欣已经停止了惨叫反而呼吸平缓了起来。

    “这是睡着了?”方夫人也是看着方潇问道。

    “理论上这一阵应该是差不多了。”方潇也是说着将这一根银针直直地插在她的人中穴,而毕咏欣也是吃痛面部有了表情,最终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小姐你醒了啊。”红烛也是看着她说道。

    “红烛?”毕咏欣也是叫了一下后看了下四周问道,“这是哪啊?”

    “这是方府,这是方夫人,这是方公子就是这位方公子救了您。”红烛也是对着她说道。

    “咏欣谢过夫人,公子。”毕咏欣说着就要下床不想被方夫人一把拉住控制在床上说道“傻丫头,你在想什么呢,不认识我了?”ii

    “您是?”毕咏欣也是摇了摇脑袋后说道。

    于是方夫人就说了这一段始末根源。毕咏欣也是流着泪接着话。最后毕咏欣也是说道“咏欣自打家中变故,方伯伯就对我多有照顾,此番伯母又帮我脱离苦海,毕咏欣无以为报。”

    “还叫我伯母?”方夫人也是笑着看向她。

    毕咏欣也是想了想后说道“咏欣见过母亲。”方潇则是摸着下巴,眯着眼不知道思考着什么。

    “你还不过来见过你妹妹。”方夫人也是瞪了方潇一眼说道。方潇一边走过来一边嘟囔道“都是我救回来的,还见什么啊。”

    对此换来的是方夫人的一个白眼还有毕咏欣的笑,毕咏欣也是盈盈一笑后说道“小妹谢过哥哥的救命之恩。”ii

    方潇也是忙拱了拱手后说道“不敢不敢,只要妹妹以后在母亲面前多帮我说话就好。”

    一时间房间内也是一阵欢声笑语。红烛也是取来了二人的药,方潇和毕咏欣也是都喝掉后,红烛也是问道“公子,既然小姐已经醒了那这药还要用吗?”

    “这药还是吃着吧,权当是固本了。”方潇也是笑着说道。而后方潇和方夫人也是告诫了红烛几句后,二人也是往方潇的那个院子走去。待走到了方潇的院子后方夫人也是问道“你小子刚才拉着我,不让我问,是憋着什么主意吧。”

    “哈哈,还是老妈厉害啊。”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别跟我打哈哈,直接说。”方夫人自然还是那个雷厉风行的习惯,方潇也是笑笑后说道“妈,咏欣毕竟刚好,这时候问东问西的没必要,而且后来你又马上把这干女儿认下了,自然就更加不急着问了。”ii

    “可是这毕竟是个大事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种自己无法控制的内力有多麻烦。”方夫人也是看着方潇说道。

    “我清楚,但是这内力不会太急。不过您也不用担心,有我在及时这内力她控制不住了,我也办法稳住塔。”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远点,你现在这点本事,我都能给你料理了。”方夫人也是调侃了一句后去外边了。而方潇的脸上则是出现了别样的凝重,因为方夫人并不知道这毕咏欣的伤势自己打的,这也是方潇对于毕咏欣怀有戒备地原因。方潇想了一会儿后决定将这些事情推后处理,也是不再纠结这些东西。会房间里去分析漕帮和天剑门的接头方式与地点了。

    而此刻在漕帮,桑丘志也是在院子里摆放好了桌椅,坐在椅子上,安静地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人。

    “说说吧,别就单跪着了,不然啊,还以为我桑丘志多不好说话呢。”桑丘志也是拿起了茶杯对着和这些人说道。

    “帮主,这我们是被那些赵家的人给阴了。”一个自以为聪明的人也是开口说道。

    “哦?被赵家的人给阴了?”桑丘志也是一笑后说道,“那你怎么就被赵家的人给阴到了呢?他们人耍贱阴人,那你呢?还被那些废物给阴到了,真是丢我漕帮的人。”桑丘志说完这手中茶碗盖也是猛地飞了出去,好死不死地郑重那个人的脑门,一道血迹也是顺着那茶碗盖流了下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