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218章 内有乾坤
    “我真是欠你们家的。”牧流也是白了方潇一眼后,扭身去安排了。

    “我去,不是吧,你妈还真要把这毕咏欣接到家里来?”徐湘也是看着方潇问道。

    “怎么了?”方潇也是将一本刚看完的卷宗放到了一边后说道。

    “还怎么了?你是想你家明个儿成为南京的谈资?”徐湘也是说道。

    “悄悄地来,这点方法牧流还是有的。至于留下来?那个案子也有些年头了,若是刘叔和我父亲打本子往上,我想这个事情应该不难。”方潇也是没有重新开着卷宗而是冲着徐湘一摆手说道。

    “得得得,你就给你老师出难题吧。”徐湘也是笑着说道。

    “你这人又不老师了,说着我给我爹出难题,自己嘴咧开的跟朵花似的。”方潇也是看了他一眼后说道。ii

    “我错了,行吧。”徐湘也是马上表示认输,他也是看清楚,这斗嘴这辈子算是被方潇吃的死死了。这个动手吧,也就最近这段时间了,但现在要是动了,恐怕师母就敢把他徐湘挂在魏国公的府门口。

    “好了,你要看卷宗就看,不想我那边的书架上还有些闲书,你去打发下时间吧。”方潇也是对着徐湘说道。

    “得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看书我就头疼,管他什么书呢,你还不如让我去跟着牧流搬那小姑娘去呢。”徐湘也是白了方潇一眼后说道。

    “那你去吧,我又没拦着你,你现在去追还能追上。”方潇也是一脸认真地说道。也是把徐湘气得不轻,徐湘也是用手指了指方潇后,扭身出去找方府里的丫鬟聊天去了。而方潇则是默默一笑,又拿起了一本卷宗继续翻了起来。ii

    这边方樑平也是处理好了礼部的事务,也是赶回了家中。还没来得及坐稳,方夫人就跟他说了这个她方才做出的决定。”

    方樑平也是摸着自己的胡子思考着这件事情的可行性。但方夫人则是没有给方樑平这个思考的时间也是说道“老爷怎么了?这件事不能做吗?”

    “哎,这毕咏欣是故人之女,我虽然当时也是尽量保住了她,但这些年也是亏欠甚多。现在要将她从教坊司里取出来倒是不难,只是这丫头现在可是秦淮河上厉害的人物,就这么接到府里来,怕是不容易啊。”方樑平也是想了想后说道。

    “这丫头在秦淮河上闯出名头了?”方夫人也是有些意外地说道。

    “这秦淮四花让潇儿和牧流他们一闹,也是死得死,走得走,如此一来最厉害的就变成了这风铃毕咏欣。”方樑平也是跟方夫人解释道。ii

    “这倒确实不容易。”方夫人想了想后说道,“既然如此这个麻烦问题就让刘玉田去解决吧。”

    方樑平也是哭笑不得地说道“夫人啊,这事情和老刘什么关系吧。”

    “怎么没关系了?”方夫人也是眉毛一挑后说道,“他让我一个儿子受伤了,那么他就要帮我把我的女儿给合理地送进来,”

    看着方夫人这么说,方樑平也是只能笑着称是,夫妻二人也是简单地聊着。那头牧流也是简单地出示了一下六扇门的令牌后就从教坊司手里要来了这昏迷着的毕咏欣和她的丫鬟红烛。牧流为了不让人起疑也是让六扇门对着秦淮河进行了一次大检查,趁着这个混乱将这二人带着出了秦淮河畔。红烛也是在马车里照顾这昏迷着的毕咏欣,也是对着赶车的牧流问道“公子,您是将我和我家小姐送到哪里去啊?”ii

    “去给你家小姐看病的那个公子家里,那个公子受伤了,不易动,所以将你们带过去医治。”牧流也是对着红烛说道。

    “是这样啊。”红烛听到是方潇的家也是心中安定了几分,其实纵然不是她们也生不起什么别的情绪,毕竟秦淮河畔的女子什么时候有过做个普通人的能力呢?

    这一辆马车也是吱吱呀呀地开进了方府的后门,待马车停下后,牧流也是让下人去请方夫人过来安排。方夫人也是早就让丫鬟收拾出来了一间厢房给这主仆二人。这方府也是按照正常尚书府的制式建造的,但方樑平只有一个正妻,又没有妾。膝下也只有方潇这一个儿子,所以这房间也是多出了不少。牧流也是帮着红烛将这毕咏欣送到了这厢房后,方夫人也是赶了过来。方夫人也是简单地问候了牧流两句后,也是走到床前看看这毕咏欣,也是欣慰地一笑道“这丫头这么多年没见,还是和当年一样。”完了也是又安排了一下东西后,走出了这个想法。ii

    “我说师母啊,这人我给你弄来了,但怎么留下来我可不负责啊。”牧流也是连忙说道。

    “你怕什么?我知道你办事不牢靠,所以打算让刘玉田来给我办。”说着方夫人也是往书房那去了。牧流也是停下了脚步也是很高兴,心说‘刘玉田啊,刘玉田你也有今天?’但是他又转念一想这给刘玉田的事,不是十有八九又要落在自己脑袋上。也是忙追着喊道“师母,这不行啊。老刘头他也靠不住啊。”

    这件事也是不了了之,众人也是吃过了饭后。在饭桌上聊了起来方樑平也是问道“潇儿这毕咏欣的病你有多少把握能好?”

    看着方樑平,方潇也是想了想后说道“父亲,这毕咏欣的病其实已经好了,身体上不过是调理,而这昏迷则是脑袋里的事情,就不是我能保证的了。”ii

    “如此说来就是没有性命之忧了?”方樑平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

    “是这样的,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毕咏欣醒不了,或者醒后得了失魂症。”方潇也是解释道。

    “还有这样的事情?”徐湘也是对着方潇问道。

    “这并不是我的推测,而是这样的事情是有的。”方潇也是拿着过去的例子跟徐湘解释了一下后,徐湘也是理解了这个事情。

    “好了,现在也算是午后了,方潇你不妨再去看看毕咏欣怎么样了。”方樑平也是将这个谈话做了个了结,众人也是笑着往起身往着厢房去了。那边这小丫鬟红烛也是通过这府里的丫鬟了解了这个府里的情况,顿时拥有一个院子的居住空间也是她有些欣喜,当然这一切都是苦中作乐,毕竟待她很好的小姐依旧昏迷着。方樑平和夫人也是只是简单看了一下后,就不再停留。这厢房里也是只剩下方潇三人和这主人二人。见到这熟悉的三个公子,红烛的心也是安定了不少,也是说道“三位公子,要些什么,我去准备。”ii

    闻言徐湘也是一笑说道“这可是他的府邸,你说什么东西是要准备的啊?”说着也是指了指方潇。

    红烛听到这句话也是一笑后对着方潇说道“公子大义,自己有伤还要为小姐治伤,这件事我替小姐谢过公子了。”

    “好了,起来吧,这都是小事情。”方潇说着也是在毕咏欣的床边坐定后,将这毕咏欣的玉臂抽了出来后,将这手搭在了脉搏之上。一会儿后,方潇也是将这玉臂重新放到了被子里后说道“牧流不错,这运过来的时候确实没有什么颠簸。”

    “这话说得,你小子也不看看我是谁。”牧流也是一仰着脑袋说道。

    方潇也是不去理睬在那边嘚瑟的牧流对着红烛说道“这脉象比昨天好了太多,只要按照昨个儿的方子继续用药就好,这药都带过来吧,没带过来就让这家伙去跑一趟。”ii

    “都拿了,不必麻烦这位公子了。”红烛也是说道。

    “如此也是好。”方潇说着也是从袖中取出了银针说道,“既然如此我就只能试一试能不能把毕小姐逼醒了。”

    “你想怎么做?”牧流也是看着方潇问道。

    “在这脑袋上多用几针而已。”方潇也是说着,“你们来我身后,我说让你们给我传内力的时候吗,你们就往我身体里传功。”

    “好,我们知道了。”牧流和徐湘也是答应下来后走到了离方潇不远的位置,抽了张椅子坐定下来。

    一针扎在百会穴,一针扎在风池穴,在一动一针直直地扎在人迎穴上,方潇也是用用手指搭在这三个穴对着牧流穴徐湘说道“开始吧。”说着三人也是将这内力一丝丝地逼入这三个穴道中。一边运着功,徐湘嘴上也是没有闲着说道“方潇你这法子管用吗?”ii

    “不管用,我这么累图什么啊。”方潇也是一边运着内力,一边教育道。这头随着内力的不断涌入,毕咏欣的额头也是冒出了丝丝的汗珠。面部也是微微抽动着。

    “有用了,继续不要停。”方潇也是说着也是手中力量再次增加,自己的脑门上也是汗水刷刷地往下流着。

    “知道了。”牧流和徐湘也是不断加着力,这毕咏欣的动作也是不断大了起来,最后也是突然地撕心裂肺地叫了一声,后方潇三人猛地击飞了出去。

    徐湘也是将嘴角的血迹擦掉,忙走到方潇面前说道“方潇你没事吧。”

    “还好,红烛给你加小姐熬药的时候记得也给我送一份过来。”方潇也是说道。

    “是。”红烛也是答应道。ii

    “徐湘也是站起来后说道“方潇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毕咏欣是真得学过武,我们的内力触碰到她自己的内力了,而她又不能引导,就被排斥了。”

    “这不是一个普通武者能有的内力吧。”牧流也是继续问道。

    “废话,这绝不是她能控制的,应该是有什么奇遇吧。”方潇也是说道。

    “那我们还继续吗?”徐湘也是问道。

    “继续个屁。”方潇也是看着两人说道。“先把我扶起来。”

    徐湘和牧流也是笑着方潇扶了起来。“现在证明这方法是有用的,但是现在我们对抗不料,除非我伤好。不然这借来的内力不用来。”方潇也是坐在床边说道。ii

    “你还有这个心思分析啊。”牧流也是看着方潇说道。

    “不然呢?辛亏我反应快,也就是逼出了我一口心血。不然我现在怕是真得要在床上动不了了。”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你呀,那现在就等你恢复了?”牧流也是问道。

    “嗯,你也可以等毕咏欣自我恢复。”方潇也是说道。

    “那还是等你吧。”牧流也是说道。

    “红烛,这三枚针不要去动它们,我明天再来动。若是你家小姐有什么异动,你只管来找我就是,我的院子在左边。你问下府里人都是清楚的。”方潇也是说道。

    “好的公子。”红烛也是对着方潇说道。

    “嗯,记得就好。”方潇也是点了点头后,让牧流和徐湘搀着自己走回了院子。ii

    “我说你这没治好人家,就把自己折腾地废了?”牧流和徐湘也是问道。

    “其实啊,我就是想省点力气。”方潇也是说着甩开了二人的手走了起来。

    “你这人啊,真是过分。”牧流也是摇着头说道。

    “早说这不重,比那天那一掌好多了。”方潇也是说道。

    “好了,方潇我刚才看你这话没说完,现在聊聊吧。”牧流也是看着方潇说道。

    “先进来吧。”方潇也是说着让二人进了自己的房间。待三人坐定后方潇也是说道“这内力有多深厚你们是感受到了,现在我对着毕咏欣是越来越感兴趣了,要不是手下的人都去关注漕帮了,我还真想让你们帮我好好查一查她。”

    “你有这个功夫,跑一趟思问阁不是都出来了吗?”牧流也是看着方潇说道。

    “我要是能出去,这毕咏欣至于进来吗?”方潇也是看着牧流问道。

    “额,那我晚上帮你跑一趟吧。”牧流也是说道。

    “你看吧,不急,毕竟现在我们的任务还是往漕帮那边靠。”方潇也是想了想后说道,“现在我还是好好地修身养性一段日子。”

    “随便你吧。”牧流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