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209章 都有问题
    “这么这倒是解决了我们的一个疑问。”方潇也是轻笑着挥手示意这掌柜退下,那掌柜也是应了一声“那有事您几位吩咐。”后就往下面去了。

    “等等。”牧流也是开口说道。

    “三位公子还有什么事?”那掌柜也是回身笑着说道。

    “掌柜的不是麻烦您,我们要您身边的那个小伙计。”牧流也是笑着说道。

    “怎么?难不成这个小家伙得罪了三位公子?”那掌柜的也是面色一变后说道,“但是还请三位公子给我一个薄面饶恕他一条命。”

    “掌柜这话说的让我怎么接啊。”牧流也是苦笑不得地说道。

    “好了,掌柜的你也不用为这伙计求情,都是这家伙搞出来的时段,我们只是像找他问一下事情而已。”徐湘也是笑着开口道。ii

    “真得?”掌柜也是不信地问道。

    “我还需要跟掌柜您玩这个心眼?”徐湘也是开口笑道。

    “这倒是徐公子的身份自然是不会来诓骗我这一个臭商人。”掌柜也是笑着说完扭身对那小伙计说道,“那你就好好回答三位爷的问题。”

    “是是是。”那伙计也是两腿打着哆嗦说道。

    “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说完这句话掌柜的也是扭身去楼下了。

    看着这一幕方潇也是心内暗说‘这样子还不是您给吓出来的。’那小伙计也是站到了三人面前小心翼翼地说道“小的见过三位公子。”

    “你别紧张,我们早上才见过啊,那时候你不是蛮大胆的吗?”牧流也是笑着说道。但是牧流这句话不说还好,这一说那伙计也是猛地一跪后说道“这位公子,小的上午不知道您的身份要是有冒犯的地方,你千万海涵啊。”ii

    看着忙磕头的伙计,牧流也是摸了摸脑袋后对着方潇问道“我有这个意思。”

    方潇也是懒得回答他,一用力,将这伙计也是拉了起来说道“你别担心,我们就是想问问你早上找来的那个清倌人是哪艏船上的。”

    “您问这个啊。”那小伙计也是一拍头说道,“您让我想想。”

    “不急。”方潇也是一边说着,一边将这茶杯分开后慢慢地将茶壶中的茶倒到三个杯子中。那小伙计也是想了一会儿对着三人说道“哎,我想起来了,这姑娘是那这边最尾巴上的那艏船上的,好像才来不久。”

    “这么远?”徐湘也是眉头一皱后说道,“这么远,你是怎么找到那去的。”

    “三位公子,早上小人本想去那正面的船上找一个会唱的就好,不想因为毕咏欣昨个儿受伤,所以都不愿意出画舫,赶巧这储香姑娘来这外面采办点胭脂,而后她又是个西域人,不忌讳这个。所以小人就斗胆把他带了过来。”那小伙计也是又跪在了地上说道,“是不是这件事惹恼了公子,小的再也不敢了。”ii

    “赶紧给我起来,我也没说你错啊。”徐湘也是看着那小伙计的动作也是一阵的头疼。

    方潇也是忍住笑后说道“好了我们知道,你且去帮我们备下些饭食。”

    “是是是。”那小伙计也是如蒙大赦一般逃了下去。

    见二楼又只剩下三人徐湘也是对着方潇说道“这么说着储香还真是有意靠上来的?”

    “其实也未必她就一定要来找你们。”方潇也是皱着眉头说道。

    “方潇你的意思是?”牧流也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觉得这储香出来卖胭脂并不是虚言,毕竟她才到没多久。而后她有意找你们也是事实,不然这还不至于自己来找活。”方潇也是轻笑着说道。ii

    “那你的意思是?”徐湘也是将茶杯拿起后说道。

    “我是说她需要找人,但不一定是你们。”方潇也是缓缓地说道。

    “这就有意思了,你是说她要随便找一个人?”徐湘也是笑着说道。

    牧流也是好气又好笑地说道“你这个榆木脑袋啊,方潇的意思是这人要找一个能帮助她的人,而我们则恰逢时会罢了。”

    “那为什么是我们呢?”徐湘将口中的茶喝下去后,对着二人说道。

    “因为你呀。”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我?”徐湘还是有些蒙蔽地说道。

    “你徐大公子,出行谁人不晓,她问一问就知道你的底细了,所以找上来也并不奇怪。”方潇也是摇着头说道。ii

    “我有这么招摇吗?”徐湘也是扭身了问了下方潇后说道。

    “你说呢?”方潇也是白了他一眼后说道,“吃了饭我们就去见一见那储香小姐。”

    “是啊,我也是对那储香小姐唱得什么戏是很感兴趣。”牧流也是笑着说道。三人也是笑着又添上了一杯茶水。

    而思问阁中董不懂和齐思瑶正吃着午饭,齐八也是走了厅中。“怎么了?这么没规矩了?”董不懂也是将筷子一放对着齐八说道。

    “董先生,您要罚我也等我把事情说完再说。”齐八也是将手中的信扬了扬后说道。

    “把信给我吧。”董不懂也是对着他说道。

    “这信上写的是直接给小姐。”齐八也是说道。ii

    董不懂也是将脑袋别过来看着齐思瑶问道“那小姐你自己开吧。”

    “又不是什么大事。”齐思瑶将口中的饭食吃下后说道,“董叔你替我开了吧。”

    “是。”董不懂也是点头应了一下后接过了齐八手中的信看了起来,“是公子爷写来的。”

    “那我已经能想到什么内容了。”齐思瑶也是接过丫鬟递过来的面巾轻轻地擦了擦脸后说道,“董叔你挑两句重要的告诉就是了。”

    “是,小姐。”董不懂也是将信纸从信封中取来出来,而后也是一阵好笑后说道,“那小姐这信确实没什么东西了,少爷警告你不要太过放肆了,他已经去关中代表思问阁去给赵家解释了,他希望你不要再瞎折腾了。”ii

    “呵呵,还真是我的好哥哥啊。”齐思瑶也是冷笑着转身往里面走去。

    “小姐你别急啊,等等我。”齐八也是要追着齐思瑶的背影去里面,但被董不懂一把抓住。

    “董先生,这是干嘛啊。”齐八也是一脸的忧愁说道。

    “能干嘛啊,我也就是让你老实一点而已。”董不懂也是说道,“这信是走思问阁内道来的?”

    “要是走内道来的,您能不知道?”齐八也是冲着董不懂一笑后说道,这是少爷让人跑死了三匹马后连夜送来的。”齐八也是笑着说道。

    “少爷最近也动作也是越来越大了。”董不懂也是皱起了眉头说道。

    “毕竟老爷把大部分的生意都交给他打理了,听说年前老爷亲自给他去了一封手札就是让他接管部分北方生意的事情。”齐八也是笑着说道。ii

    “你小子哪来的这么多软七八糟的东西。”董不懂也是白了他一眼后说道。

    “我这人就喜欢听点这种小道消息。”齐八也是摸着头笑道。

    “少爷的事情你还是少管一些吧,我们还有一位小姐要对付呢?”董不懂也是斜着往里面一看道。

    “董先生,我们小姐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她对那方公子怎么上心,她也没有做出更加违背规矩的事情。”齐八也是站着拱手说道。

    “她那是担心给方潇惹来祸端,不然我们的这位小公主还能有的折腾呢?”董不懂也是摇头笑道。

    “还有这么一折啊。”齐八也是看着他笑道。

    “好了,这么谈论自己主子不好,你还是去看看小姐有没有别的事情,我也是去安排下今年的一些事情。ii

    “是。”齐八也是对着董不懂简单恭了下身子后,就往里面去了。而此刻的齐思瑶却坐在了易晶兰的房间里。

    而易晶兰则是将这茶水安排妥当后,对着齐思瑶一笑说道“齐小姐一定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吧。”

    “何以见得?”齐思瑶慢慢地举起了属于自己的那杯茶后缓缓地喝了起来。

    “虽然齐小姐一直都是喜怒不形于色,但是我今天从你眉角中读出了一丝犹豫。”易晶兰也是笑着说道。

    “易小姐还真是好眼力。”齐思瑶将茶杯缓缓放下说道。

    “我一个在风月场上的人,这点察言观色还是有的。”易晶兰也是不经意地站起身子后对着齐思瑶一点头后说道,“齐小姐都来我这了,就聊聊吧。”ii

    “哎,你说我有了烦心事,第一个能找的尽然是你这个仇人,你说这算不算地上是一种讽刺呢?”齐思瑶也是满不在乎地将身子瘫到了桌子上。

    “其实我们是可以做朋友的。”易晶兰也是取来干果放到了桌上后对着齐思瑶说道。

    “我说易小姐这么不累吗?我们不是同一类人,我们成不了朋友,但是我能和你聊一来是你聪明,我说什么你能懂,二来则是我们都爱着一个不可能的人。”齐思瑶也会用手撑起了自己的身子说道。

    “那算是我失言了。”易晶兰也是看了齐思瑶一眼后笑着说道,“那现在齐小姐能告诉我你的烦忧了吗?”

    “呵,说是我的烦忧,但却对你来说是一个好消息。”齐思瑶也是笑着说道。ii

    “这么说齐小姐一定是被迫要停手了。”易晶兰也是看着齐思瑶笑道。

    “这笑也是让我很头疼啊。”齐思瑶瞥了眼易晶兰后说道。

    “是我失态了,但我想齐小姐能理解的。”易晶兰也是冲着齐思瑶解释道。

    齐思瑶也是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摸着茶杯把玩了一会儿后说道“正常,我知道方潇的好消息的时候也是一般光景。”

    “齐小姐这次还是第一次这么正面的回应这个话题。”易晶兰也是有些诧异地看着齐思瑶说道。

    “不然呢?我的时间不多了,我也就只能说上一说。”齐思瑶也是将身子靠了靠后说道。

    “齐小姐,这么说是能管住您的人来了。”易晶兰也是问道。ii

    “一封信足以让我动不了了,我毕竟是个女子啊。”齐思瑶也是悠悠地叹道。

    “谁说养女无有用,你这一女胜过十个男。”易晶兰也是笑着说道,“要不我给齐小姐唱一段奇女子的故事。”

    “你莫要唱什么花木兰之流,我可不是个能上马打仗的人。”齐思瑶也是看着易晶兰调笑道。

    “我自然不会犯这样错误。”易晶兰也是笑着从那床上拿来了琵琶轻轻地弹道,“公务毕换箩衣园中消散,一阵阵桃李花飘满池潭都只为与梁王一场论辩,奉圣命出宫闱来到江南。武宏贼呈豪强欺压良善我也曾秉国法严惩刁顽袁仁兄嫉恶如仇有识胆,既孝义又豪侠盖世奇男。我有心诉衷肠话“袁仁兄嫉恶如仇有识胆,既孝义又豪侠盖世奇男。我有心诉衷肠话讲当面,怎耐是负重任处境不堪。无奈了皱额眉对月长叹,这乱愁千万端却与谁谈。”ii

    “谢瑶环?这个唐朝的故事多半是捏造吧。”齐思瑶也是一笑后说道。

    “我都唱了,齐小姐就让我唱完吧。”易晶兰也是笑着继续唱道“瑶环深宫九年整,只道是青锁红墙葬此身。都只为太湖之事有争论,圣上命我到吴门。乔装男子访民隐,伍员庙内得遇郎君。我敬你器宇轩昂貌英挺敢为百姓打不平。我与你八拜把金兰订,胜似同胞共母生。今夜晚云鬟绣袂穿芳芳经细语缠绵被你闻。这也是姻缘前生定,愿郎君莫负山海盟。”

    “这袁行健最后是不是死了?”齐思瑶也是斜着眼看向易晶兰,脸上还带着略有略无的笑意。

    “齐小姐何必太过在意这故事里小瑕疵呢?”易晶兰也是看向齐思瑶后笑着说道。

    “你呀,这个便宜都要占,不过没事,我和他都是大气的人。不差你这一点。”齐思瑶也是举起茶杯对易晶兰示意了一下。

    “我这没有酒,齐小姐就这醉了?”易晶兰看向了齐思瑶说道。

    “我不针对陆家,但是六扇门会动手的,看着吧,这次是方潇厉害还是陆绩语厉害就能明显了。”齐思瑶也是笑着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