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191章 三个可能
    “几位请随我来吧,我家主人正在正厅等候。”那小厮也是微微一行礼后说道。

    “你到也是个灵巧的人。”方潇看着那人的动作有着一丝收敛的感觉,也是开口说道。

    “这位公子说笑了,我家主人说几位是贵客,小的怎么敢放肆呢?”那小厮也是笑着说道。

    “前面带路吧。”方潇也是没有与他多说什么,只是一笑后对他说道。那小厮自然也不会再来攀话,也是一点头后认认真真地前面带路去了。

    也是往前走了一段路,穿过了两个院子后才见到了这小厮口中的正厅,正厅前倒也是一个水榭楼台的布局,放在冬日这植被倒是依旧存活地不错,方潇一行也是匆匆穿过了这院子后才真正走进了正厅。方潇他们这时候才真正看见了这个陆公子。方潇定睛看去却见这陆绩语身高近七尺,偏瘦,穿着一袭绣绿纹的紫长袍,外罩一件亮绸面的乳白色对襟袄背子。袍脚上翻,塞进腰间的白玉腰带中,脚上穿着白鹿皮靴,方便行动。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从玉冠两边垂下淡绿色丝质冠带,在下额系着一个流花结。当真是公子如玉,不外如是。ii

    方潇几人还在思索之际,那陆绩语已经含笑走了过来说道“这位公子雅望虽然是一副书生气,道却有着几分官府中人的灵气,想来是六扇门的方潇方公子吧。”

    “不错,在下就是方潇。”方潇也是冲着他一拱手说道。

    陆绩语也会抬手回了个礼后说道“方公子来我这真是蓬荜生辉啊。”

    “陆公子这若都是蓬荜,那我等真是汗颜了。”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方公子客气。”陆绩语也是一抬手后说道,“只是这几位是哪里的英才啊?”

    “哎呀,这个要怪我,还未与陆公子引荐。”方潇也是一拍脑袋后说道。

    “无妨,现在介绍也不迟。”陆绩语也是扫视了一下后,对着方潇说道。ii

    方潇也是首先移步到了赵正菲身边说道“这位是关中赵家在江南的话事人赵正菲,赵公子。”

    陆绩语闻言也是一笑说道“赵三公子的名号,小弟可是仰慕已久啊。”陆绩语年纪较之赵正菲要小上一两岁于是也是如此说道。

    “陆公子这话可是愧煞我了。”赵正菲也是脸色一变后恭敬地说道,“陆公子与家兄并称为南北二公子,不是我赵正菲可以比的。”

    “赵公子过谦了。”陆绩语也是简单地说了一句,也是没有继续下去。

    方潇这时候也是再次开口道“这是我的搭档也是六扇门的铜牌捕快牧流。”

    “牧公子,维护南京一地也是责任重大啊。”陆绩语也是一笑后说了两句场面话。ii

    “这话说得,都是我牧流的本分。”牧流也是一搭腔后说道,“牧流这里见过陆公子了。”

    陆绩语也是微微笑着回礼道。

    方潇这是时候也是来到了赵晴可身边,因为赵晴可也是特意打扮成了男子,所以方潇也是懒得拆穿于是笑着说道“这位是赵公子的表弟秦科,秦公子。”

    听着方潇的话,陆绩语也是微微皱眉,毕竟陆绩语一眼看来就知道这所谓的秦公子是个女钗裙,但也是心内一念秦科,心中也是明白了几分,但是想来拆穿一个女子也是无趣,倒也是一笑后说道“秦公子我倒是孤陋寡闻了,不过能与这三位公子来,想来也是一个厉害的人物。”

    “陆公子客气了,我不过就是跟着表兄过来张一张见识而已。”赵晴可也是一笑后说道。ii

    “哎,你们看我光顾着和你们说话,都忘了请你们进来坐了。”陆绩语也是笑着说道,“快快快,进来坐,进来坐。”

    “也是,诸位我们这就进去吧。”方潇也是笑着说道。四人也是随着陆绩语走进了这个正厅内,方潇和赵正菲也是分坐在左右的各自起手位置,而牧流与赵晴可也是跟在他们身后。而陆绩语也是坐定在正面的太师椅上,而后也是对着外面喊道“陆宁,还不给客人们上茶。”

    这时外面也是应声道“是,主人。”

    “陆公子,在下有一事不明,还望公子能够解惑。”赵正菲也是笑着拱手说道。

    “赵公子有话直说就好,在下一定知无不言。”看着赵正菲的动作,陆绩语也是收起神色对着赵正菲认真地说道。ii

    “陆公子不必如此。”赵正菲看陆绩语如此正式也是一愣后笑着说道,“我只是看见你陆家的大门今日紧闭着,想来在年关时间也是有些奇怪,故而由此一问。”

    “赵公子是问这个啊。”陆绩语也是笑后说道,“只是诸位不来的时间不巧罢了。”

    “时间不巧这话何解啊?”方潇也是疑惑地开口说道。

    “你们昨日或是明日来,我陆家一定也是人满为患,不过这大年初二,则是不会有一个客人。”陆绩语也是神色不再有笑意地说道。

    牧流也是神色一变后说道“十八年前,江南清洗。”

    这句话出口,赵正菲也是明白了过来忙说道“我等所知不清,冒犯了陆家,还请陆公子不要怪罪。”ii

    “有言道不知者无罪。”陆绩语也是挤出一个笑脸对着赵正菲说道,“我有不是不通情理之人,在说着这事是十八年的事情了,那时还没有我呢,我也就是祖上家训,奉命而已。诸位不用紧张。”

    “多谢陆公子大量。”四人也是微微行礼道。

    “客气了。”陆绩语也是接话道,“哎,方兄听说你们早上又办案子去了?”

    “是啊,秦淮河上又出案子了。”方潇也是说道。

    “又是江湖人做的?”陆绩语也是显然很感兴趣,笑着追问道。

    “这飞镖的手法很是娴熟,而且这人是当着几个船夫面前玩了一手水上飞的把戏,不是练家子如何来这本事?”方潇也是苦笑着说道。ii

    “水上飞?能到这一层次,轻功已然是不错了。”陆绩语也是沉吟着说道。

    “确实能做到水上飞,我当时也是苦练了很久。”赵正菲也是笑着开口。

    “哥,你那叫水上跑,哪里有一点美感。”赵晴可这时候也是开口打击道。

    “你呀,还好意思说我,你这轻功练得怎么样了?”赵正菲也是笑着说道。

    “你们这兄弟的感情还真是好啊。”陆绩语也是笑着摇扇子说道。

    听着陆绩语话里咬着的重音,几人也是知道了陆绩语想来是早看破了赵晴可的女儿身。但赵晴可也是镇定地笑言道“是啊,我与表兄那是从小长起来的,自然是关系盛佳。”

    “哎,秦公子这话倒是提醒了我,这凶手逃跑是的轻功施展姿态是如何的?”陆绩语也是笑着说道,“我陆绩语自认识别的功夫也是有着不少,方公子不妨说出来让我帮忙一块参考一下。”ii

    “如此最好。”方潇也是一笑后说道,“那人逃跑时,在水中犹如漂浮,而且是快速往前动着。”

    听着方潇开言陆绩语也是开口说道“在水上悬浮对于轻功的要求倒是并不怎么要求高,想来也是只要有着足够的内力支撑都可以做到,但要这样的情况下依旧高速移动就不容易,还有就是那人在水上行进时姿态如何?”

    “姿态?”方潇也是一沉吟后说道,“这具那些船夫说,这人行动犹如仙人飘动,随风而起而衣摆自然。”

    “水中过而不湿衣衫?”陆绩语也是忙追问道。

    “应该是的,总而言之就是行动潇洒。”方潇也是点了点头说道。

    “是这样啊。”陆绩语也是托着下巴考虑了一会儿后说道,“方公子,能有这样状态的轻功据我所知有三种。”ii

    “还请陆公子告知。”方潇也是一拱手后说道。

    “一来是天山派的踏雪行。”陆绩语也是缓缓地说道。

    “这天山派已经闭山有些时间了吧,其门人基本不会下山,而且这几十年来天山派只收女弟子。天榜上的天山雪女柳若冰就是这一代的天山派掌门,不过这都是很长时间的消息了。”牧流也是眯着眼分析道。

    方潇点点头表示了解后对着陆绩语说道“还请陆公子继续说吧。”

    “这第二种嘛就是摘星门忘忧步。”陆绩语也是一笑后说道。

    “忘忧步,这确实有点像忘忧步的路数。”牧流也是沉吟着开口道,“不过这摘星门虽然是干着偷鸡摸狗的勾当,但是他们可是号称从不杀人,而且有前面我们所说这样内功的人,还年轻,必然是在摘星门中有着一定地位的人。所以除非我们把前面对于那妓女死亡原因进行推翻,不然这摘星门应该也不是我们要找的人。”ii

    “牧公子不用急,我这不是还有最后一个答案吗?”陆绩语也是笑着说道。

    “在下愿闻其详。”方潇也是认真地说道。

    “第三种就是武当梯云纵。”陆绩语也是认认真真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陆公子你搞错了吧,武当梯云纵不是往上走的吗?”牧流也是开口说道。

    “不。”赵晴可这时候也是开口说道,“武当梯云纵可是横着用,这么已然其上身就好像保持着平直完全没有变化的样子,而左右脚则是相互交替着向后用力,将身体往前推,从远处看就像是在飘动着一样。”

    “秦公子高才,确实如此。”陆绩语这时候也是开口笑道。

    “如此方潇受教了,感谢陆公子和秦公子了。”方潇一拱手说道。ii

    “不敢当,不敢当。”两人也是连连摆手说道。而后五人之间也是相互试探了几波都是各自心中自有盘算。杯中的茶水也是添了又添,日头也是终于西斜。方潇四人也是纷纷起身后告辞,陆绩语也是笑着劝慰后自己一个人往远处去了,而后因为方潇和牧流要直接返回六扇门也是在街口与赵家兄妹告别。带走出了一段路后,牧流也是眼神一收后说道“方潇你觉得这陆绩语的话有几分可信度?”

    “九成。”方潇也是马上就肯定地回复道。

    “你这么放心?”牧流也是眉毛一挑说道。

    “这件事绝对不可能是陆家与太子做的,因为这个妓女跟秦淮四花不一样,所以这不是一个他们必须要杀的人。恰恰相反的是他们是最需要隐藏起来的人,好避过我们的诘难。所以这件事一定是陆家所避开且唯恐不及的。”方潇也是慢悠悠地说道。ii

    “这么说这件事真是武当干的?”牧流的眉毛也是有规则的锁成了一个人字。

    “确实在我看来武当有着干这件事的几个条件,一来武当是算福王一边的,并且在易晶兰宣告不行后,那么让太子犯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并且武当有太多的人在我们手上了,这让他们投鼠忌器不敢在正面策划对太子一派的打击,只得转用这种手段。”方潇也是分析道。

    “可是,就算把太子搞下来也未必能让他武当如愿吧。”牧流也是皱着眉问道。

    “他们现在要的已经不是一个支持他们的皇帝了。”方潇也是叹了一口说道,“当他们让易晶兰去争花魁的时候他们所追求的就是一个混乱的王朝,而后有他们控制着一切。”

    “宗门现在野心都这么大了吗?”牧流也是咬着牙说道。

    “谁知道呢?说不定有一天我们的野心会比他们还大呢?”方潇也是笑着开口。在夕阳下两个少年的背影也是被这霞光不断的拉长、拉长。

    而在太子府的一间房间内,步勇也是猛地翻身跳起,拨出了放在桌上的宝剑喝道“是谁?还不出来?”

    “步侍卫,好大的威风啊。”随着这一声娇呵,一身白衣的白凤也是从房梁之上翻身跳下。

    “你是谁?”步勇也是眯着眼睛看着白凤问道。

    “我只是一个给你传话的人。”白凤也是嘴一撇后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