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185章 诡异平衡
    “坐山观虎斗?”易晶兰也是一笑后说道,“不过这赵家是强龙难压地头蛇,齐小姐这次怕是要失望而归了。”

    “真得吗?陆家那可也是强龙一条,你把他必做地头蛇也是不太合适。”齐思瑶也是笑着说道。

    “齐小姐都明白,那为什么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易晶兰也是笑着说道。

    “赵正菲也配当赵家的这个家?”齐思瑶也是冷笑着说道。

    “也是赵家也就赵正平算是个人物,他和公子乃是当今龙凤榜的数一数二的人物。”易晶兰也是眉角带笑的说道。

    “你忘了这榜单都是我思问阁出的了吗?”齐思瑶也是押了一口茶后说道。

    “这又怎么样?你们思问阁也不也不敢再这东西上作假。”易晶兰也是满不在乎地说道。ii

    “这么过分吗?”齐思瑶也是将杯子一放后笑着说道,“如你所说的那样,这东西我们自然是不会瞎排的,但是总有人不喜欢上榜,而且这榜单有时候也会是个催名单,总有人喜欢在意这东西。所以我们也会替一些隐瞒他们的名次。”

    “这个价格一定不菲吧。”易晶兰也是嘲讽着说道。

    “当然了,若是人人都瞒着那这榜单还有什么意义呢?”齐思瑶又是将二人的茶杯倒满后说道。

    “你替方潇隐瞒了排名!”易晶兰也是一下子反应过来说道。

    “真聪明,聪明得让我决定要多留你一段时间了。”齐思瑶也是说道。

    “那齐小姐我斗胆问一句,方潇方公子能上龙凤榜吗?”易晶兰也是一脸虔诚地说道。ii

    “告诉你也无妨,反正只要我思问阁不发这都是虚言。”齐思瑶也是笑着说道,“龙凤榜已经留不住他了。”

    “留不住他。”说着易晶兰的眼睛也是瞪大后说道,“天地榜!不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人呢?连公子都没有达到的境界,他是不可能达到的。”

    “这就是我们眼界的区别吧。”齐思瑶也是不放过这个打击她的机会,而后也是站起身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走出了房间。

    “纵然他方潇是天地榜上的人物有如何,你真期望他能为你得罪思问阁和赵家两个庞然大物?”易晶兰也是对着齐思瑶走出去的背影喊道。

    听到这句话,齐思瑶的身子也是一晃,而后也是站定后背着身子说道“我相信他,同时更相信我自己。”ii

    从狭隘的街上只看见了一条长狭的茫茫无底的天空,浮了几颗明垦,高高的映在清澄的夜气上面。而在街上游荡着三个快速闪过的人影,刘玉田也是一马当前的走在前面,方潇和牧流也是运转着轻功跟在他身后。

    “你们快点,这动作还没我这老头子快,也不知道羞愧。”刘玉田也是看了眼跟在身后方潇和牧流说道。

    “老刘头我们是尊敬你呢?你还真以为你子多快呢?”牧流说着也是脚步一个滑步,身子顿时就如同离弦之箭飞了出去,方潇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后,脚上一用力,踏着步子,如凌虚空,身子也是仿佛腾空行走,也是追着牧流而去。刘玉田也是一笑,脚下一用力,也是追着自己的两个小辈而去。不一会儿三人也是在方府门口再次相见。“老刘头你这不行啊,小爷我等了好久了。”牧流也是看着比他后到的方潇和刘玉田开口说道。ii

    “这你老师的地方,我都不用打你,等会儿我就让你老师罚跪你信不,我听说他的书房里有一张孔圣人的画像就是为你准备的。”刘玉田也是开口说道,

    “这当然不是我一个人的啦。”牧流说着这个也是一阵尴尬忙解释道。

    “是吗?我怎么记得方潇没跪过吧。”刘玉田也是嘲笑着说道。

    “我早问过徐湘了,他也跪过。”牧流也是嘿嘿一笑后说道,“再说方潇他是不跪孔夫子的画像,他跪他自己的祠堂啊。”

    “滚滚滚,还不快进去。”这句话不是刘玉田说的而是方潇提着身子就把牧流往里面赶。

    三个人也是嬉笑着走到了里面,方樑平和方夫人正准备着饭食,看到刘玉田带着方潇和牧流走进来也是对视一笑,方樑平也是将面前的茶递给边上的小丫头后对着方夫人说道“我说吧,大过年的这几天刘玉田是一定来蹭饭的。”ii

    “你这话说得,好像我刘玉田没地方吃饭似的。”刘玉田也是一皱眉说道。

    “好了,都过来落座。”方夫人则是招呼着众人坐下,而后牧流也是看着牧流说道,“你这小子多久没来老师家了?也不来看看师母?”

    “师母,主要是忙啊,你看方潇不也才进六扇门,这忙得都回不了家了。”牧流也是笑着说道。

    “你说的有道理,刘玉田听到没有,以后少压榨他们。”方夫人也是说道。

    “得了吧,弟妹,这两个小子,能听我的话?就这牧流能让我减寿十年。”刘玉田苦着脸说道。

    “那可不得了,你本来就命不长啊。”方夫人也是认真地说道。

    “我说弟妹,徐老道那个老鬼的话,你还记得啊。”刘玉田也是开口说道。ii

    “刘叔你也认识徐前辈?”方潇也是眼睛一亮后说道。

    方潇问出这句话,顿时场面也是一阵安静。最后也是方樑平看着方潇开口说道“潇儿,无论是徐老道,还是你的那四个师父,我们都认识。但是具体的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我只能告诉你,他们不会害你,我们更加不会害你,至于具体的事情,你还要在等上一段时间。”

    方潇也是眼睛转了转后说道“好的,父亲我明白了。”

    “来来来,吃饭。”方夫人也是看方潇像是想通了也是招呼着众人吃饭。

    “说说吧,今个儿找我什么事啊。”方樑平也是看着刘玉田说道。

    “你这问了,我也是松了一口气。”刘玉田也是说道,“这件事与你那好学生有关系。”ii

    “那个学生啊。”方樑平也是挠了挠自己的额头说道。

    “最大的那个。”刘玉田也是瞥了他一眼后说道。

    “太子啊。”方樑平也是漫不经心地说道,而后也是盯着刘玉田说道,“你再说一遍,是谁?”

    “你紧张什么。”刘玉田也是说道,“就是太子。”

    “废话,我是太子太傅,出了事第一个受到言官诘难的就是我,又不是你,你当然不急了。”方樑平也是说道。

    “爹,我还以为你是在担心太子呢。”方潇也是看着自己的父亲说道。

    “当然太子我也是关心的,说吧,太子又干什么了?”方樑平也是坐正身体,一副老子什么都不怕的样子。ii

    “太子就是杀了个人而已。”刘玉田也是缓缓地说道。

    “什么。”方樑平也是大叫一声,身子就往下面滑下去。“老方,想开点,没什么大不了的。”刘玉田也是走到方樑平边上拍着他的肩说道。

    “这是不让我活啊。”方樑平也是感慨了一句后看向刘玉田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快说来听听。”

    “你还记得我前些日子办得秦淮河上的洪秀倩的案子吗?”刘玉田坐回到位子上问道。

    “这我当然记得啊,这案子才刚刚结掉吧。”方樑平也是说道,“还是潇儿和牧流一块办得,也是一个秦淮花魁,叫什么林诗轩对吧。”

    “这案子还有隐情,真实是一个叫谢银鹭的秦淮河上的清倌人干的。”刘玉田也是慢慢地说道。ii

    “这也不影响吧,毕竟都是秦淮河上的事情,难免有冲突。”方樑平也是笑着说道。

    “这不是重点,这个谢银鹭就是太子的人。”刘玉田也是说道。

    “太子有青楼这事我知道,不过这就算他的人有点牵强。”方樑平也是说道。

    “你就别替太子说话了,我既然说他干了,那一定是有依据的。”刘玉田也是看了方樑平一眼后说道“那洪秀倩是福王的养的,而且一天前洪秀倩刚刚到过太子府上。”

    “父亲,我们认为洪秀倩应该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了,所以太子必须要防止洪秀倩跟福王说,所以才谢银鹭去杀洪秀倩,因为这么死查出来也是秦淮河上的纠纷,怎么也扯不到他们身上。”方潇也是慢悠悠地说道。ii

    “都这样了,你应该打本子给皇上去,来找我做什么?”方樑平也是说道。

    “我要你救太子,我这本子往上去,皇上难免对太子又有责罚,你知道这次回京对太子本来就是一次考试,这时候这个本子再上去,会起得作用太大了,再说太子被废除,难道又要来一场龙子夺嫡的闹剧?”刘玉田也是说道。

    “这你确实说的不错,不过就算要保住太子,这个本子你也要打上去,不然让别人把这个事情捅出来们更加不好。”方樑平也是慢慢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把这个折子藏起来一部分。”刘玉田也是询问地说道。

    “不行,一定要据实上奏,你不能把皇上当傻子,这个事情一但翻出了,皇上会怎么看我们和太子,他会认为我们在帮太子隐瞒实情,认为我们已经被太子所拉拢,到那时你觉得皇上还有心情听你的解释吗?”方樑平也是说道。ii

    “那你说怎么写?”刘玉田也是手一摊说道。

    “这事你还能甩到我这来的啊,算了,算了。”方樑平也是说道,“谁让我是他老师呢,这折子我来写吧。不过如果是你们发现这件事情的话不应该可以直接和东厂联手将这件事情处理好的吗?”

    “因为这个事情不是我们发现的啊。”刘玉田也是说道。

    “这事情是东厂发现的?”方樑平也是说道。

    “如果是东厂就好办了,是一个不知道底细的人传来的信息。”刘玉田也是面露色地说道,“正是如此我才担心那人,拿捏这个消息放出去,让皇上不得不把这个事放到台面上来。”

    “这些人还真是大胆。”方樑平也是用筷子夹一块肉说道。ii

    “你就这么一句评价?”刘玉田也是开口说道。

    “不然呢?我都不懂你在紧张什么。”方樑平也是说道,“那个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你,无非就是想让你把太子那边的人查一查,搅乱一下南京的局势,对太子的势力裁撤本来就是该做的,不然皇上的心都没有办法安定啊。所以我们无非是把本来该做的事情给提前了而已。”

    “我怎么前面没想到,想打击太子势力,那就原来和福王在一块的人,那么不是赵家就是武当啊。”刘玉田也是一拍脑袋说道。

    “你别急着给他们下定论,你现在只要把太子一些不该有的势力,给一点点全部处理掉,至于太子那,等他回来我会和他聊得。”方樑平也是摸着自己的胡子说道。

    “如此,也好但是这么不是太顺着那个人了。”刘玉田也是说道。

    “顺着?说告诉你要顺着了?在南京城里面的势力一个个给我处理一遍,你要保住南京城里的平衡。”方樑平也是说道。

    “你知道这样要得罪多少人吗?”刘玉田也是像看着一个疯子一样看着方樑平。

    “你在怕什么?”方樑平也是一笑说道,“他们现在谁都不会来得罪六扇门,或者说他们现在没空来搭理你们。”

    刘玉田也是正想着,方潇则是笑着用筷子夹起了一块鱼肉说道“我倒是可以好好吃上一顿了。”

    “你想明白了?”方樑平也是看着自己的儿子笑着问道。

    “这有什么难得吗?”方潇也是撇了撇嘴说道,“一来是现在南京城里的势力诡异地形成了一个平衡,所以他们的对手是彼此,而不是站在圈外的我们。其次是只要我们在动他们的时候,注意两边各打一下,保持着这个平衡,就会让他们有动我们的心思。”

    “但是他们要是看明白了我们的想法呢?”牧流这时候也是开口问道。

    “他们不敢。”方潇也是将鱼肉放入口中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