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184章 还想如何?(8000字打卡)
    “当然,你妹妹我是做事这么差的人吗?”赵晴可也是瞪了赵正菲一眼后说道,“怎么了?你突然问这个问题。”

    “没什么,只是我的探子说最近有人一直在探查相关的事情,看来想把我们赵家也拖进泥潭里。”赵正菲也是说道。

    “我们不是最近一直都挺好的吗?”赵晴可也是用手托着下巴说道。

    “那是因为福王死了,不然你觉得我们赵家会这么安稳吗?”赵正菲也是说着一顿后继续说道,“那个陆家的事情和你有关吗?”

    “陆家能和我有什么关系?”赵晴可也是白了赵正菲后说道。

    “陆家突然被人从地下给逼出来了。”赵正菲也是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

    “什么陆家出世了。”赵晴可也是眼睛一亮说道,“这可是好事情啊,我要给大哥写信去。”说着就要往里面走。ii

    “就他是你哥,我不是你哥了是吧?”赵正菲也是一把把赵晴可给拉回来说道。”

    “三哥,你和大哥像从前一样不行吗?都是为了赵家。”赵晴可也是看着赵正菲说道,若是以前的赵晴可一定是不会说这些话的,不过随着昨天的年夜饭,赵晴可也是回忆着和赵正菲从小一起的记忆,所以面对着两边的亲情她也是两边受着熬煎。

    “若是我放手了,大哥真得能放心吗?”赵正菲也是缓缓地说道,“老爷子眼里从来都没有我不介意,但是我担心自己的命,更担心我妈的命,所以我一定要争,因为我讨厌把命运交给别人的样子。”

    赵晴可也是知道劝不动他,也是说道“三哥,我两边都不帮,但是我希望你不要为了争东西而毁了赵家。”ii

    “我也姓赵啊。”赵正菲也是对着赵晴可说道。赵晴可也是点了点头扭身去里面写信了。

    而在思问阁里的易晶兰则是用手扣着桌面慢慢地唱着“马嵬坡下草青青,今日犹存妃子陵,题壁有诗皆抱恨,入祠无客不伤情。万里西巡君前去,何劳雨夜叹闻铃。杨贵妃梨花树下香魂散,岑元礼带领着军卒保驾行。叹君王万种凄凉千般寂寞,一心似醉两泪如倾。愁漠漠残月晓星初领略,路迢迢涉水登山哪惯经。好容易盼到行宫歇歇倦体,偏遇着冷雨凄风助惨情。剑阁中有怀不寐唐天子,听窗外不住的叮当连连地作响声。忙问道“外面的声音却是何物也?”高力士奏“林中雨点和檐下金铃。”这君王一闻此言,长吁短叹。说“正是断肠人听断肠声啊!”似这般不作美的铃声,不作美的雨呀。怎当我割不断的相思,割不断的情。洒窗棂点点敲人心欲碎,摇落木声声使我梦难成。当啷啷惊魂响自檐前起,冰凉凉彻骨寒从被底生。孤灯儿照我人单影,雨夜同谁话五更。从古来巫山曾入襄王梦,我何以欲梦卿时梦不成。莫不是弓鞋懒踏三更月,莫不是衫袖难禁午夜风。莫不是旅馆萧条卿嫌闷,莫不是兵马奔驰心怕惊。莫不是芳卿心内藏余恨,莫不是薄幸心中少至诚。既不然神女因何不离洛浦,空教我流干了眼泪望断了魂灵。”ii

    “易小姐还真是唱得好听啊。”齐思瑶也是推开了易晶兰的房门说道。

    “显然无事,就喜欢唱上两句。”易晶兰也是冲着齐思瑶说道。

    “杨贵妃别唐明皇,易姑娘我才跟你说过唱悲剧的都没什么好下场。”齐思瑶也是摇着头坐到了易晶兰面前说道。

    “齐小姐怎么来我这了?”易晶兰也是笑着说道,“莫不是方才问的还不够,还想问一问我?”

    “哪里,我是真不想再打扰你了,不过是被你的歌声所吸引,而过来看看。”齐思瑶也是白了她一眼后说道。

    “这么我再给齐小姐唱上一段了?”易晶兰也是看着齐思瑶说道。

    “算了吧,我还是和易姑娘聊上一会儿吧。”齐思瑶也是将茶杯放好,给二人都满上茶后说道。ii

    “那不知道齐小姐想听什么呢?”易晶兰也是一笑后说道。

    “就说说,陆家能不能对抗赵家吧。”齐思瑶也是笑着说道,那抹媚笑总是能让人心头一荡,但易晶兰则是被齐思瑶的话给一惊,猛地站起来说道“你把陆家和赵家挑动起来了?”

    “挑动这个词用的不好,因为他们本就做不了朋友啊,”齐思瑶也是不管怒气冲冲的易晶兰喝着茶慢悠悠地说道。

    “你这个女人就是个疯子。”易晶兰也是用颤抖的手指着齐思瑶说道。

    “疯子?易姑娘何处此言啊?”齐思瑶也是将脑袋一摇对着易晶兰说道。

    “我帮陆绩语,一来是我喜欢他,但更重要的是他对我有救命之恩。你为了一个方潇不惜整个南京城混乱,你不是疯子,你是什么?”易晶兰也是把颤抖的手缓缓地放下而后说道。ii

    “救命之恩吗?”齐思瑶也是一声轻笑,“他现在还没有救,不过以后一定会有的。”

    “齐思瑶你这么干,你不怕你父亲和你哥哥怪罪吗?”易晶兰看着齐思瑶的状态也是心里凉了半截,但还是继续说道。

    “他们?现在我就算把南京的天给捅破都没有关系,因为他们知道我不过是在发泄对于几个月后嫁出去这件事而已。”齐思瑶也是喝着茶慢慢地说道。

    “好算计,就是不知道齐小姐可曾恨自己为女儿身?”易晶兰也是眯着眼看向齐思瑶说道。

    “还好吧,这些事难得做做还行,一直做容易太过劳累。”齐思瑶说着伸了一懒腰说道,“我呀,还是喜欢当个小女子。”

    “谁能想到娇滴滴的齐小姐,能有这样一幅心机呢?”易晶兰也是开口说道。ii

    “你不用嘲讽我,若是有用,你现在早就被我放走了吧。”齐思瑶也是看了看易晶兰后喝着水说道。“齐小姐然后呢?你还想干什么?”易晶兰也是索性坐定下来后说道。

    “做什么?”齐思瑶也是一笑后说道,“这要看陆家和赵家谁更加厉害了。”

    还是把今天引用的下半部分词给诸位看看一个儿枕冷衾寒卧红罗帐里,一个儿珠沉玉碎埋黄土堆中。连理枝暴雨摧残分左右,比翼鸟狂风吹散各西东。料今生璧合无期珠还无日,但愿得泉下追随伴玉容。料芳卿自是嫦娥归月殿,早知道半途而废又何必西行。悔不该兵权错付卿义子,悔不该国事全凭你从兄。细思量都是奸贼他把国误,真冤枉偏说妃子你倾城。众三军,何仇何恨和卿作对。可愧我想保你的残生也是不能。可怜你香魂一缕随风散,却使我血泪千行似雨倾。恸临危,直瞪瞪星眸,咯吱吱的皓齿,战兢兢玉体,惨淡淡的花容。眼睁睁既不能救你又不能替你;悲恸恸,将何以酬卿又何以对卿。最伤心一年一度梨花放,从今后一见梨花一惨情。我的妃子呀!一时顾命诬害了你,好叫我追悔新情忆旧情。再不能太液池观莲并蒂,再不能沉香亭谱调清平。再不能玩月楼头同玩月,再不能长生殿内祝长生。我二人夜深私语到情浓处,你还说恩爱的夫妻世世同。到如今,言犹在耳人何处,几度思量几恸情。窗儿外铃声儿断续雨声更紧,房儿内残灯儿半灭御榻如冰。柔肠儿,九转百结百结欲断,泪珠儿千行万点万点通红。这君王一夜无眠悲哀到晓,猛听得内宦启奏请驾登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