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173章 不必继续
    “好。”牧流也是应承一句后扭身将这那两人押着往回走。方潇也是轻轻地在牧流的肩上拍了一拍。牧流见方潇如此也是笑着转身给了他一个还可以的眼神。两人这样交流完毕后也是各自行事了。牧流押着这二人也是回到了六扇门,刘玉田也是简单说了两句后,就让牧流将他们关到张元综一旁就好,对此牧流也是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些事情向来都是刘玉田一言而定。而在牧流将人押走后,刘玉田则是将自己关在了书房里,面目上则是满脸的忧虑,今天的事情让他感觉到太顺了,顺到让他觉得这是一场别人安排好的表演,而他们都只是这表演中并不怎么好的演员。想到此间,他也是站起身子,将书房的门轻轻地打开书房的门,匆匆走往那六扇门的地牢。牧流也是刚刚安顿好那两人也是在牢房中间的守夜的地方,坐着休息。看到刘玉田这时候走过来也是坐着问道“老刘头你怎么过来了?”ii

    “我有些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刘玉田也是说着走了进来。

    “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刘玉田这么说让牧流也是眉毛一皱问道。

    “你不觉得这件事太过平顺了吗?”刘玉田也是不急着往前面走了,索性与牧流聊起天来。

    “这我那确实感到一丝不安,但这这些都可以认为是巧合,而且方潇想到雨儿的事情也是他们自己露出了马脚啊。”牧流也是坐着用自己的手托着下巴说道。

    “你呀,还是太过表面,我的意思不一定是武当有什么后招,而是可能有人引导着我们在查这个案子。”刘玉田也是摇着头说道。

    “引导我六扇门办案,那倒也可以算是一件好事啊。”牧流也是接口说道。ii

    “好事?”刘玉田也是不可置信的看了牧流后说道,“一个藏头露尾的人远比我们明面上敌人要可怕,而且如果他真是有心帮我们,没有必要暗中引导一封书信就可以解决,这说明他还是恐惧我们去清查他的,也就是说这个人见不了光。”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人或者说这个组织就太过可怕了。”牧流本就愚笨的人,也是反应过来说道,“但是这一切都是基于老刘头你自己的推测啊。”

    “若是等到不是推测的时候,那就真的晚了。”刘玉田说完也是急匆匆地往里面走着。牧流也是将茶碗放下,跟在刘玉田身后走进了牢房。雨儿和那黑衣人的牢房在张元综前面。所以倒是也没有走多久。一个简单地牢房小隔间就出现在两人眼前,雨儿和那黑衣人也是被分开关押着,但是隔得并不远,在来的路上牧流也是帮着二人接上了关节,但是穴位还是点着,所以看见牧流和刘玉田到来的雨儿也是一言都没有发出声来,反而是面目狰狞恶狠狠地盯着这两人。ii

    “这个怎么回事?”刘玉田不太理解这样的犯人扭身对着牧流问道。

    “这个啊,她来的时候被方潇点了穴,想来是哑穴一并点上了,所以才这么一个状态。”牧流一拍脑袋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刘玉田也是点了点头,垂在身子两侧的手也是微微一动,一道真气也是发出“咻!”的一声,准确地打在那雨儿的脖颈处,那雨儿也是觉得身子一松,咽喉中压抑感也是消失地很完全,但是她却没有一点对这个拯救自己的中年人的感激,因为她知道这个家伙就是南京六扇门的总捕头,所以即使解开了哑穴,他还是狠狠地看着刘玉田,仿佛要将他吃进去一般。刘玉田也是眯着看这个年轻的姑娘,到了他这个年纪,早就过了靠面相来判断一个人好坏的年纪。所以他也是简单打量了一下,自己面前的这个小姑娘。而后也是收回目光说道“你叫雨儿是吧。”ii

    那雨儿却依旧冷冷地望着面前的两个人,大有撕不开口的意思。牧流也是一皱眉说道“你应该已经能说了,这样有意思吗?”

    “我是谁,牧公子不清楚吗?何必劳烦刘大捕头再问一遍呢?”雨儿也是冷笑着开口。

    面对雨儿咄咄逼人的话语,牧流显得有些恼怒,但刘玉田则是笑着说道“我们六扇门不就问一些大家都知道的话题吗?”

    “呵,刘大捕头可是手下有两个厉害的人物啊。”雨儿也是不与刘玉田深聊,继续阴着脸说道。

    “他们做事我放心,只是不知道张元综放不放心你们的呢?”刘玉田也是笑着说道。

    “这就不劳烦刘大捕头操心了吧。”雨儿是回答道。ii

    “好好好,不劳烦我想,那我等会儿就去问他一下吧,反正这牢房之间也是不远。”刘玉田也是笑着说道。

    “呵,刘捕头这吹牛的功夫怕是排个榜单,您一定是第一位的。”雨儿也是嘴角勾起了一抹嘲弄般的笑容。

    “你不信?”刘玉田也是故作惊异地说道,“既然如此,那牧流我们就带她去见一见世面吧。”

    “也好,正巧我想断了她们的心思。”牧流也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不,不会的。你们一定是在诈我。”看着走上前来的牧流,雨儿也是连连说道,身子也是抗拒地扭动着。但是一个被封了内力的女子,怎么能是牧流的对手,牧流也是几下的功夫就将那雨儿擒拿在了自己手里。刘玉田则是没有关注那边早就往张元综那走去,而牧流也是擒着雨儿忙跟了上去。ii

    “我们又见面了。”刘玉田也是看着哪里低着头的张元综缓缓开口。“是刘大捕头吗?”张元综现在看上去有些虚弱,缓缓地抬起脑袋,目光看上去有些涣散。但刘玉田则是冷哼一声说道“我说张道长不过几个时辰,还不至于你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吧。”

    “这不是你想看见的吗?”张元综也是笑着了起来,但神情中哪里还半分方才的样子,他也是看着刘玉田后换了一个更加高傲的语调说道“我想刘捕头找我不会是来聊这些有的没的吧。”

    听到这句话,刘玉田也是乐了,但他也是没有空去搭理依旧保持着高身段的张元综,笑了笑后说道“你想错了并不是我要见你,而是你的一个熟人要见你。牧流把人带过来。”其实牧流把雨儿控制在外面,雨儿也是一脸震惊地走了过来。ii

    “怎么样,我没有和你开玩笑吧。”刘玉田也是笑着,这笑声却直接击碎雨儿那已经紧紧绷着的心弦。

    而在易晶兰的小院里,方潇刚刚将熬好的药一口口喂到易晶兰嘴里。好了以后,方潇也是用手帕将易晶兰嘴边的残渣轻轻擦去。方潇也是将碗放到了桌面上后说道“易小姐能让我这个礼部尚书的公子这么服侍,你也应该满足了吧。”

    但是方潇的话易晶兰却依旧是躺在那一动不动。

    “哈哈。”方潇也是轻轻笑了笑坐到了正对那床的凳子上继续说道“血脉虚浮绝对死不了人,可是我刚把上脉的确实吓了一跳,因为我没想会有这么虚浮的人,不过也就是一个闪身的功夫我就想明白了,因为总有同样有意思的药,我在你身上已经见过一次了,所以这种让人出现脉象不稳地东西,对于你来说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但是我还有忧虑地,毕竟万一我错了那就是一条人命,所以我就买完药后赶紧赶了回来。就在我与牧流告别后我有一次探了探的你的脉象,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你的脉象已经稳定了不少。所以我就很安稳的在这里等起来了。”ii

    但床上的易晶兰却还是一动不动地躺着,甚至连呼吸都依旧平稳着。方潇对此却依旧只是一笑,走到易晶兰的床边说道“其实有一种很快的方法,但是我还是不忍心啊。”说着也是将那放在床头的琵琶拿了起来。而后也是继续说道“既然易小姐喜欢躺着那就多躺一会儿,我就唱首曲子给你解解闷。”方潇也是笑着提着琵琶走到了方才的凳子上坐下后说道。

    方潇也是指尖拨动着琵琶的琴弦,顿时一阵琵琶声也是传了出来。方潇也是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嘴唇轻启道“心内不明何必点灯,不孝顺父母念的什么经。

    打僧骂道斋的什么素,咒风骂雨充的什么僧。齐州府代管齐州县,齐州县代管何家营。何家营有位何屠户,每日里宰杀度过生营。要买他一斤多给四两,要买他二斤多给半斤还有余零。何爷卖肉赔了本,回家去老母猪上了绑绳。在一旁惊动了那几个,惊动了五个小畜生。大猪要救生身母,用嘴去咬捆猪的绳。二猪要救生身母,叼去刀子刃咬崩。三猪要救生身母,叼块砖头锅里扔。四猪要救生身母,积血盆摔了一个碎零丁。就数五猪年幼小,双膝跪再在地溜平。口吐人言何爷叫,尊声何爷你是听。要宰就把我们哥五个宰,留着我的老娘命残生。我大哥也有这一百多斤肉,我二哥八十也挂零。我三哥到有这六十多斤肉,我四哥四十也挂零。就数小五猪年幼小。连皮带骨二十还有余零,何爷您掐一掐来算一算。哪头重来哪头轻,何爷闻听吓了一跳。腹内辗转暗叮咛,披毛带掌知道行孝。人不行孝不如畜生,罢罢罢来罢罢罢。从今后再不干屠宰经营,背着老母上山去。桃源深处隐身形,走一山过一山山山不断,走一岭过一岭岭岭层层。一片祥云腾空起,五彩的莲花落在了半空。若问这何爷是哪一位。古西天十八罗汉第二名,若问这小五猪是哪五个。它本是上方造孽五条龙,我一言唱不尽五龙捧圣,愿诸位居家欢笑喜气盈盈。”ii

    “这里我们两个人,方公子又何必说什么诸位呢?”方潇停下唱的时候那头易晶兰也是站起来说道。

    “唱词如此,我可不敢轻易改动。”方潇也是笑着将那琵琶放下说道。

    “方公子唱的东西还真是浅显易懂,跟您上次唱的劝人方差不多啊。”那易晶兰说着面目则是有些不适地皱着眉头。

    “浅显易懂好啊,毕竟向善都是能回头得道的。”方潇说着也是站起身来说道,“易小姐如果身子热得受不了了,不妨说一声。”

    易晶兰闻言也是啐了方潇一口道“没想到方潇竟然也是这般人儿,你给我下药?”

    “易小姐这话可是冤枉我了。”方潇也是折扇抽出轻轻摇着说道,“给你的药都是治身子虚的,如此多药下去,若说是一点效果都没有,那我不怕是已经去找那药铺的掌柜好好地聊上一聊了。”方潇也是轻笑着说道。ii

    而易晶兰则是狠狠地瞪了方潇一眼,显然对于方潇方才多说的话并不怎么相信,但身子也是热得让她有些受不了了。方潇则是摇了摇头走上前去,易晶兰也是猛地自我保护起来,警惕地看着方潇说道“你要干什么?”方潇也是懒得与她多话,简单将她控制住,一根银针扎在了她的泄合谷穴上。而后方潇也是干脆地走到了方才的位置上静静地看着易晶兰,易晶兰也是没有想到方潇将她制服后只是为了扎上一针,但顿时她又觉得身子一松,身子也是不再发热,也是出起汗来。“你是在帮我?”易晶兰也是看着方潇问道。

    “这种问题以后最好别问了,不然我可不能保证态度还是这么好了。”方潇也是慢悠悠地说道。

    “你就这么简单看穿我的掩饰?”易晶兰也是从方才的惊慌中走出来说道。ii

    “我早就知道能当上秦淮四花的女子一定不一样,那些都是小事情,只是我看你被那雨儿挟持我有些没有懂,但那时我没有空来考虑这些问题。当我仔细想时就能明白,若是那雨儿醒转是要时间的,而早就能恢复弹琴的你,现在应该已经能下地了吧。那么一个醒转的人是绝对打不过你这个有准备的人的。”方潇也是看着她一笑缓缓地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