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167章 三事之约
    “我们先吃饭。”齐思瑶也是微微一笑将方潇的话划过说道。

    “也是,孔老夫子都说过食不语。”徐湘也是笑着说道。

    “方才就属你话多。”方潇也是他勾起嘴角,俊朗的脸上带着魅笑。

    齐思瑶看着方潇也是不觉就痴了。几人也是各怀心思慢悠悠地吃着饭。

    而在南京城里易晶兰的院子里也是坐着一个黑衣的男子,那黑袍随着风飘来飘去,怎么看都觉得这家伙阴气很重。这黑衣人也是看高空中的一轮弯月笑了笑,对着亮着灯的房间内说道“你应该已经感觉到我来了,又何必演戏呢?”

    “你来做什么?”房间内也是传出了低沉地女声道。

    “哼!”那黑衣人也是冷哼一声道,“我想来便来,想去就去。难不成还要向你汇报不成?”ii

    “上使误会了,我怎么敢管你呢?”那里面的女声也是娇呵着说道。

    “但是我没有看到应有的尊重啊。”黑衣人也是把玩着桌上的一件小东西也是说道。

    “你还真把你自己当个人物?”里面的女声也是说道。

    “你当我不会杀人吗?”黑衣人也是眼色一寒说道,”你别玩了为什么现在秦淮四花只有一朵了。”

    “那你也可以进来杀人啊,我绝不反抗。”里面的女声也是冷笑着说道,“我给你脸,你要自己兜着,你也不过只是一条狗,你现在不要说杀我就是动我一个手指,你也没什么好下场啊。”

    “你很棒。”黑衣人唇角一勾,浑身上下散发着凛冽杀气。

    “多谢夸奖,你要动手就快些。”里面的女声也是笑着说道。ii

    “我没那么好的心情与你打趣。”黑衣人也是将紧握的双手放了下去说道。

    “你要说什么就赶紧说,这大过年的我也没心情见你。”里面女声也是在房门上透出一个灯下的剪影。

    “今天方潇他们来了?”黑衣人也是干脆地说道。

    “没错来了。”里面的女声也是爽快地回答道。

    “他们来干什么了?”那黑衣人也是眉头紧锁起来。

    “来干什么?”那女子也是发笑起来道,“这就要问你们了啊?自己计策出现问题,被人找到了我这里,现在还好意思来问我?”

    “你这是在怪我?”黑衣人也是说道。

    “不然呢?难不成这事还要怪在我这个门都未曾出去过几次的女子身上?”那女子也是有些气恼地说道。ii

    “好,知道了。不过就算是方潇找到了这里对你来说应该还是安全的。”那黑衣人也是笑道。

    “你未免把我想得过分安全了吧。”那女子也是冷哼着说道。

    “你不要以为有那位罩着我就不敢动你?”那黑衣人也是不爽地眉毛皱到了一起。

    “你若是能动我会忍到现在?你有时间在这里与我扯皮,不是应该去找那位给你一份保证吗?”那女子也是往里面走着,因为那剪影也是慢慢地消失了下去。

    看着走回去的女子,那黑衣人虽然眼中的一再变化,却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了。而后他也是施展轻功,纵身一跃,轻而易举地上了楼顶,却也不急着走看着被灯笼照得亮堂堂的南京城心内却是浮现出一丝悲凉。而后脚尖一点,望着城北的地方飞去。ii

    赵晴可今天晚上早早就把自己装扮起来,她知道既然赵正菲,一字字跟他说清楚要有晚宴,那她便一定是要规规整整地去。赵晴可在赵正菲那下后,也是改变对这个偏房哥哥的印象,所以她决定去试一试赵正菲毕竟他还是更看好自己的亲大哥多一点。于是在打扮齐整后,赵晴可也是走往了正厅。正厅里只有赵正菲和赤老坐在那。看到赵晴可走过来,赤老也是说道“晴可来了,那我们开饭吧。”

    “是,师傅。坐吧妹妹。”赵正菲也是招呼着就向后面示意了一下,后面的小厮也是忙走了出来将准备好的菜端了上来。

    “水晶肴蹄、清炖蟹粉狮子头、金陵丸子、黄泥煨鸡、清炖鸡孚、金陵板鸭、金香饼、鸡汤煮干丝、肉酿生麸、凤尾虾、三套鸭、无锡肉骨头、酱猪头肉。”那小厮也是端着菜一边解释这菜名。ii

    “好了,我们会看,你且退下吧。”赵正菲也是有些不耐烦地看着自己的小厮,大有一种若不是自己就要一脚踹上去的态度。

    “三哥,大过年的。他也是一片好心嘛。”赵晴可也是说道。

    “我又没说要把他怎么样啊?”赵正菲也是哭笑不得地说道。

    “晴可这丫头说的对,你这一天天的脾气这么暴,像什么样子。”赤老也是说道,“不过晴可,你这丫头可是没良心啊。”

    “赤叔这话怎么说啊?”赵晴可想过各种可能,但赤老这话也是让赵晴可也是不解。

    “你说呢?小时候你也是跟在我身后。现在到了南京就住在一个宅子里也没来看过我几次。”赤老也是笑着说道。ii

    “这倒是我的不是了。”赵晴可也是说着而后也是一笑道,“我以后一定一天三次来参见。”

    “你这丫头又没个准头起来了。”赤老也是夹起一块鸭肉往自己碗里放着说道。

    “师傅可是这饭食不合口?”赵正菲也是看见了赤老的动作问道。

    “这江南的饭食自然是精致的紧,不过我们都是关中人,今个儿过年都吃不到家乡的东西,让我有些哀罢了。”赤老也是解释道。

    “这倒是实话,毕竟这江南饭食虽好,却不怎么养人。”赵晴可也是说道。

    “你才来这么点事情就感觉到了?”赵正菲也是仰着脑袋说道。

    “三哥,你这话说得。我来这也是为了吃一吃这江淮菜的。”赵晴可也是说道。ii

    “还有和福王聊聊天?”赵正菲也是笑着说道。

    “三哥这话就说得没意思了啊。”赵晴可也是神色一变说道。

    “正菲你也是的,今个儿就不能好好吃个团圆饭吗?”赤老也是说道。

    “是是是,徒儿知错了。”赵正菲也是说道。

    赵晴可此时心内也是暗自盘算起来,她没有想到赵正菲这么快就把这件事给放下了。反而心内张了一个疙瘩,但她又不能开口追问赵正菲这选择是为了哪般,只得笑着迎合赤老的话,一时间也是饭桌上其乐融融,看的众人也是一副正常家庭的团圆餐的景象。

    那头方潇几人也是吃完了饭。方潇刚想开口,却见齐思瑶向后面招了招手,一个小厮就跑了上来吗,将一个锦囊递给了齐思瑶。ii

    “原来小姐早就有所准备,既然如此方潇就却之不恭了。”说罢方潇也是伸手就要来拿锦囊。不想拿齐思瑶也是将手一缩,让方潇那伸出去的手直直地停在了半空。方潇也是一笑后将手收回说道“齐小姐这是何意啊?”

    “方公子,这事我办的不容易啊,你想要这么伸手一拿可是说不过去啊。”齐思瑶也是笑着说道。

    “这么干确实有些不合适,是我孟浪了,这么办,还请齐小姐报个价格吧。”方潇也是一拱手说道。

    但齐思瑶却是摇了摇头道“这信息,我要是卖给方公子,那么恐怕南京六扇门加一块都未必能凑齐。”

    “那齐小姐要什么?只要我们有,这都不是问题。”牧流也是急忙说道。ii

    但齐思瑶却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反而继续和方潇说道“这锦囊我送给公子,不过我要公子答应我三件事。可否?”

    方潇也是没想到齐思瑶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也是看着齐思瑶那水灵灵的眼睛良久后,说道“既然齐小姐想要我方潇的三个承诺,那我方潇给你便是。”

    “也是,想来齐小姐也不会提出一些违背侠义道德的事情。”徐湘也是笑着说道,却把齐思瑶的话给堵死了。齐思瑶也是好奇地看了徐湘两眼,心中也是暗说这方潇的朋友也是没有俗人。微微抿起的嘴角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笑道“徐公子这话说得是这个礼,既然方公子这话已经答应了,那这锦囊就拿去吧。”齐思瑶也是把这锦囊扔到了方潇的手里。

    方潇也是一伸手将这锦囊拿到了手里后对着这齐思瑶说道“这东西我拿了,齐小姐不妨说事情吧。”ii

    “这事情先记着吧。”齐思瑶说着也要起身。

    “齐小姐稍等一下。”方潇也是叫住了她。

    “方公子还有什么事?”齐思瑶也是好奇方潇这个时候拦住他做什么。

    方潇也是先起身,而后伸手将腰间的玉佩去了下来。递给齐思瑶说道“齐小姐日后若是想到了事,就命人带着这玉佩来找我,但凡我方潇能够做到的,定然竭尽全力。

    “如此我就收下了。”齐思瑶也是笑着接过方潇的玉佩,而后往外面去了。

    “好了,老朽岁数大了,也就不陪你们这些年轻人了。”董不懂也是说着站起身来说道。

    “董先生只管去做自己的事情吧,我等自会安排。”方潇也是拱着手说道。ii

    “齐八啊,你好好招待三位公子。”董不懂说完也是往外面去了,一边走也是一边说道“岁数大了这身子骨是熬不住了。”

    “好的,小的明白了。”齐八也是朝着董不懂远去的身影一摆手说道。

    “好了,既然已经吃饱喝足了,那就劳烦齐兄带着我们去房间吧。”方潇也是拱手笑道。

    “哎呦,方公子您就别再那我开涮了,这话要是董先生听见了指不定怎么收拾我这张皮呢。”齐八也是苦着脸对方潇说道。

    “好了,方潇这人就是这样一人,再说上次我们不是也这么叫嘛。”牧流也是开口说道。

    “牧公子,您们三位还是跟着我来吧。”齐八也是一笑后扭身给三人带路去了。ii

    “今个儿是几楼啊。”徐湘也是顺嘴问道。

    “自然是顶上,反正也没人住。”齐八也是说道。

    “你看看,这话说的好像我们是剩下的一般。”牧流也是敲了齐八的脑袋一下说道,“这你就要跟着方潇学着说话了。”

    “我说公子啊,你们就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吗?”齐八也是摸着自己脑袋说道,“我的意思是三位公子本就该住顶上,再加上没人这就是顺利成章的。”

    “好了,你们两个也别逗趣了。有这个时间我们都走上去了。”方潇也是说的。

    “就是。”徐湘也是自己抢先走在了前面。见此剩下的三人赶忙走了上去。三人本就不是第一次,也算是轻车熟路,就在房间里安顿好了。ii

    “既然如此小的就告退了。”齐八也是对着三人一拱手说道。

    “劳烦你了,且去过个好年吧。”方潇也是说道。

    “承公子的吉言了。”那齐八也是一还礼就往楼下去了。此时方潇也是将房门关上,招呼徐湘与牧流来到这圆桌前。

    三人也是没用多大的力气就坐定下来。方潇也是把锦囊拆开,从中间拿出了一张薄薄的纸。

    只看了第一行方潇顿时有种被雷击中的感觉,身子也是不由得一抖。

    “怎么了?“牧流也是眉毛一抖问道。

    “我看看。”徐湘则是把那张纸拿到手上,也是看了一眼就身子一抖说道“这这这。”

    “你们都怎么了啊。”牧流也是拿过纸念到“艺名墨兰,清而雅,很是符合道家的想法。我还要写的在清楚些吗?根在武当,但其事务未必与其有关了。再者就是福王虽然没了,但有心思的人总能折腾出些事来,你说是吗?方公子?”

    “哎。”方潇也是觉得有些心绪难平,站起身来往窗口走去。

    “武当,只是他们把秦淮四花全被裁剪目的是什么呢?”牧流也是感到奇怪地问道。

    “我听说我们这位太子可是很不安分啊。”徐湘则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说道。

    “你是说他们想让易晶兰混到太子身边?”方潇也是回过身来问道。

    “我和方潇的态度一致,易晶兰怎么样都只是一个风尘女子,想要靠她来让太子转变不容易吧。”牧流也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