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164章 无一简单
    “是啊,方公子,我们又见面了。”易晶兰也是撑着身体微笑着说道。

    “我们还是等会儿寒暄,先让我帮你把一把脉吧。”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也好。”易晶兰也是说着伸出了手,小丫头雨儿也是早就很有眼力见的,把靠垫放在了易晶兰的手下。方潇也是当易晶兰放好后也是将手待在了她的手上,易晶兰也是肤色雪白,以致手腕处上的血脉清清楚楚地现出来,像根根的青绳子。

    “方公子怎么样啊?”小丫鬟雨儿也是看方潇搭了好一会儿后也是出口问道。

    “雨儿?”易晶兰也是不喜地看了雨儿一眼。雨儿也是知道自己多话了忙不再言语。

    “方公子,我这丫鬟我平时待她如同姐妹,所以要是言语冒犯了你,你千万别生气。”易晶兰也是看向方潇说道。ii

    “无妨,我倒是羡慕你们这主仆情深。”方潇也是说着将搭着的手放了下来,只是方潇在放下的时候却没有发现易晶兰的睫毛也是微微地抖动着。方潇也是在扭过身来对雨儿说道“雨儿你也不用太过当心,你们小姐远比我想象的要好的多。”

    “这么真是太好了。”雨儿听到着消息也是高兴地欢天喜地。

    “你别急着走,帮我拿纸笔过来。”方潇看着就要走出房门的雨儿也是说道。

    “好咧。”雨儿答应了一声就往房间的桌子上拿来了纸笔递给了方潇。

    方潇也是接过那份纸笔后说道“虽然这毒是差不多了,但还是吃些药为好,最不济也是补一补身体。”方潇说着也是在纸上写道‘石膏、菊花、知母、柴胡、银胡、白薇、决明子、夏枯草、栀子、芦根、牛黄、玄参、黄芩、黄连、黄柏、龙胆草、金银花、连翘。蒲公英、白头翁、与齿苋、柴草根、青葙子、西瓜、虎耳草。’ii

    “哇,这么多啊。”雨儿看着方潇写的长长地单子也是被吓了一跳说道。

    “这些你且去买回来就好,至于计量嘛。”方潇也是一顿后说道,“你与那药铺老板说你这方子是解毒清热用的,他会为你定量的。”

    “好嘞,我谢过方公子了。”雨儿也是一把从方潇手里把这纸一把抽了过去后说道。

    “这丫头。”易晶兰也是看着已经跑出去的雨儿说道,”方公子,这丫头就这个性,你千万别见怪。“

    “放心,这丫头的个性我反而是喜欢的紧呢。”方潇也是说道。

    “如此就谢谢方公子多担待了。”易晶兰也是靠着床一笑。易晶兰笑很温暖,她的眼神也充满温柔,就像是雨后的一束阳光,晴朗,明亮。不过方潇显然是没有什么看这笑容的意思。ii

    “易姑娘。平时都是给别人唱曲,今个儿要不我为你唱上一曲?“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怎么方公子还会唱曲?”易晶兰也是笑着问道。

    “怎么易姑娘不信?”方潇也是故作惊讶地说道。

    “方公子是贵人,怎么会这等末流的事。再者您的口自然是用来吟诵文章的,哪能干这种事呢?”易晶兰也是一字字地说道。

    “哈哈哈,你这话对我可是很不合适啊。”方潇也是笑着说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争辩了,你且听好了。”

    方潇说完也是一笑扭身往桌子面前一坐后,喝了一口水开始唱了起来“那庄公闲游出趟城西,瞧见了那他人骑马我就骑着驴。扭回头看见一个推小车的汉,要比上不足也比下有余。打墙的板儿翻上下,谁又是那十个穷九个富的。说是要饱还是您的家常饭,要暖还是粗布衣。那烟花柳巷君莫去,有知疼着热是结发妻。人要到了难中拉他一把,人要到了急处别把他来欺。要远看青山一块石,那近瞅树木长不齐,十个指头伸出来有长有短,树木琅琳有高有低。在那山上石头多玉石少,世间的人多君子稀。劝诸位没有钱别卖您的看家狗。有了钱别娶活人的妻。要屈死三分别去告状,宁饿死别做犯法的。有三条大道在当中间儿走。曲曲弯弯使不的。天为宝盖地为池,人生世界上混水的鱼。那父母养儿鱼拴着子,有孝子贤孙水养鱼。弟兄们要相和鱼儿帮着水,妯娌们要和美水帮着鱼。您要生了一个孝顺的子,你叫他往东他不往西。您要生了一个忤逆子,你叫他打狗他去追鸡。人要到了十岁父母月儿过,人要到了二十花儿开了枝。人要到了三十花儿正旺,人要到了四十花儿谢了枝。人要到了五十容颜改,人要到了六十白了须。那七十八十争了来的寿,要九十一百古又稀。那位阎王爷比做打鱼的汉,也不定来早与来迟。今天脱去了您的鞋和袜,不知到了明日清晨提不提。那花棺彩木量人的斗,死后哪怕半领席。空见那孝子灵前奠了三杯酒,怎能见那死后的亡人把酒吃。就空着手儿来就空着手儿去。纵剩下万贯家财拿不的。若是趁着胸前有口气儿在,您得吃点儿喝点儿乐点儿行点儿好。积点儿德为点儿人那是赚的。”ii

    “方公子这。”易晶兰也是呆呆地听完了方潇的这一段唱。

    “怎么?现在易姑娘怕是不能说我这不会唱了吧?”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方公子还有这本事,倒是晶兰愚昧了。不过这劝人方的曲子会的人可不多啊。”易晶兰这么说着也是轻轻地舔了舔嘴角,心中也是把那话的后半句‘这曲子都是穷苦潦倒的勾栏之人才会唱的,多是用来讨钱的。这富家公子怎么会呢?’

    方潇也是看出易晶兰眼中的疑惑,也是笑着将手中的折扇一合道“这劝人方的曲子,我一个师傅倒是很喜欢唱,我这人没有别的优点,不过善记。多听了几遍也是就会了。不过这曲子唱出来,易小姐终归还是要给我些赏钱的。”

    看着说笑的方潇,易晶兰也是噗嗤一笑,脑袋轻轻摆动时,这一头的如墨的长发也是甩动着。ii

    “方潇方公子第一次登台献艺,要赏地这是要赏地。”易晶兰笑完后也是说道。

    “我要的这赏,可不要钱啊。”方潇也是说道。

    “那你要什么啊。”易晶兰的语气中不是疑惑,而是一种不太稳定的情绪。

    “我要知道你所知道的。”方潇也是坐直了身子道。

    易晶兰的眼眶里顿时闪起了泪光,扫视了一眼面前的方潇。再回头时,亮亮的泪痕已划在红润润的脸颊上。未语泪先落,让方潇也是不由得心内生出一丝不忍。“方公子只管问,易晶兰知无不言。”易晶兰也是收起悲声说道。看到易晶兰如此方潇也是不可察觉地皱起了眉头。

    “既然易姑娘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客气了。”方潇也是将折扇一收道,“你们想做什么?或者说他们想做什么?还有就是最关键的他们是谁?”ii

    “他们应该是想把我捧上那花魁之位。”易晶兰也是说道。

    “为此对这些你的对手进行了无差别的打击。”方潇也是说道。

    “这我不清楚,但林诗轩背后应该是有他们的手的,因为我在林诗轩船上见过那些人的信物。”易晶兰也是回忆着说道。

    “信物?那是什么东西?”方潇也是问道。

    “一枚玉佩。他们的人都会有一枚玉佩上面有着一枚剑的标记。通常这东西他们传来任务时会附一份过来。”易晶兰也是说道。

    “那么这谢银鹭也是你们干的?”方潇也是继续问道。

    “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就想到是他们干的了。”易晶兰也是说道。

    “为什么呢?”方潇也是说道。ii

    “因为他们中的一个就是飞刀的好手。”易晶兰也是说道,“他有一次在我面前炫耀,抬手间一枚飞镖就打下了一只飞鸟。”

    “好,既然如此他们是谁呢?”方潇说着兴味浓浓的眼眸也是看着易晶兰。嘴角微微挑起,一种邪魅地微笑也是让易晶兰感到一阵寒意。

    也是问道“方公子可是不相信我?”

    “没有啊。我只是在问最后一个问题而已。”方潇也是用手接着敲下来的扇子说道。

    “我不知道。”易晶兰也是淡然地说道。

    “既然易小姐不知道,那方潇也就别不识趣了。”方潇也是站起身子来说道,“方潇这就告辞了,若是易晶兰小姐还有别的事情,不妨让雨儿去六扇门找我,应该是能找到我的。”说完方潇也是带着一抹笑意走出了房间,走出后也是为易晶兰合上了房间的门,留在房间内的易晶兰也是脸上浮现了一些说不出的神情。ii

    “走吧。”方潇走进了正厅后也是对着喝着茶的牧流和徐湘说道。

    “怎么?你办完事情了?”徐湘也是喝着茶说道。

    “赶紧走,我们还要去思问阁。有些事路上说。”方潇也是一边往前面走,一边说道。

    “也是。”牧流现在就没有徐湘嘴贫了,也是答应了一句后就伸手把徐湘一拉,往外面走去。

    三人刚走到院门,正赶上雨儿回来。雨儿看着正欲走的三人也是开口问道“三位公子这就走了?”

    “我们还有要务在身,恕我们不能久留。”方潇也是冲着雨儿一施礼后就与徐湘和牧流鱼贯而出。走出这院子后牧流才开口说道“怎么了?”

    “秦淮四花,没有一个人是简单地啊。”方潇也是给徐湘和牧流一个意味深长地眼神说道。ii

    “易晶兰顾左右而言他?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徐湘也是疑惑地说道。

    “恰恰相反,易晶兰从头到尾都很配合,让我都后悔唱曲了,早知道就不唱直接问了”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这曲子唱的,我们在外面听得都头疼。易晶兰能从头到尾听完确实是个奇女子。”徐湘也是打趣着。

    “别开玩笑了。既然你不该高兴吗?”牧流也是冷着脸说道。

    “你觉得你在面临种事情的会这么镇定吗?”方潇也是反问道,“她哭得时候,我承认那时候心软了。但是一开口,我又把这颗心收了回去。”

    “为什么呢?”徐湘也是追问道。

    “因为正常人面对这种事情的第一反应一定是逃避,纵然是下定决心说清楚,也不会真么快理清楚思路,并且在她说话后没有把自己往外面拿的意思。这让我也是很敢兴趣啊。”方潇也是说道。ii

    “是啊,还有不怕事的。”徐湘也是点了点头说道。

    “可是这没有实证佐证吧。”牧流也是看着方潇说道。

    “没错,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决定马上去找思问阁的理由,因为我想对应她说的话是不是实在。”方潇也是一字字地说道。

    正当方潇三人奔着思问阁赶得时候,离方潇他们此处不远赵府里正发生着不大不小的争吵。

    “你真把你自己当哥了?”赵晴可看着自己面前这个明眸皓齿的哥哥也是说道。

    “现在是这里是南京,在这里的赵家的一切事物由我管理,而不是大哥,你应该明白我说的意思。”赵正菲也是一点都没有退步地说道。

    “这么说,你是要把软禁在这里了?”赵晴可那本就清冷如月的眼眸也是更加寒气逼人。ii

    “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我只是提醒妹妹,做事情最好瞻前顾后,不然以后难免出现麻烦。”赵正菲也是轻笑着说道。

    “你敢威胁我?”赵晴可闻言,心头的火气更加压不住了,手腕一抖,一把小巧的匕首已经出现了她的手上,而后一个闪身这把匕首已经放在了赵正菲的脖子上。

    “呵。”赵正菲也是一笑说道,“我说妹妹,这都是男人的事情,女人还是靠边吧。”说完真气也是一放顿时将赵晴可震飞了几步。这个时候赵正菲也是一个健步走前去,将那匕首夺到了手中。而后也是手中把玩一阵后对着赵晴可说道“今晚还要吃团圆饭,妹妹还是早先准备下,做兄长的我也好为你备下些压岁钱啊。”

    本章完